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183回 招別人侍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183回 招別人侍寢字體大小: A+
     

    繞了一圈,自己是被這樣的戲耍

    心被淋濕了一片,覺得自己整個人冰涼冰涼的,很是難受

    「嘩啦——」正覺得心中濕潤的時候,身上的衣衫也是濕了,真真的是天有情,自己現在覺得如此難受之時,天邊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自己的那一份的感覺,下起了雨來,淋濕了一地

    「冷……冷……」被推在了一邊的王易天抖動著身子,背壓著青石板,而身子卻是受了雨水,本來就是那麼虛弱的身子,哪裡能受得住這樣大的雨……

    若妤使勁的掙著自己的身子,可是君無遐卻是早早想到了似的,束縛著自己的手不斷的加緊加緊,見著若妤動作越發的激烈,一把拽住了若妤的手腕,抬起了若妤的臉

    那雙狹長的鳳眸直直的看著若妤,好像要這樣的一看到底似的

    「你就是這樣的在乎他?!」君無遐的聲音凌烈,不帶一點的迴環餘地,字字問的有力

    「他這樣會死的」若妤一瞥頭掙開了君無遐的手,回頭看了眼還在念著冷的王易天放低了自己的聲音說道

    怕君無遐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橫了,若妤說話的時候把自己的聲音放得很低,很平,小小的,弱弱的

    自己是在求他……

    可就是若妤的這一點的求,讓君無遐本來打算給王易天看看醫的想法全部打消了

    「那就能讓他死了好了」

    他眯著眼,嘴角嗜著一點強裝的笑,對著若妤這樣的說道

    說完漫不經心的看了王易天一下,那樣的表情就好像他的生命跟個小小昆蟲一般,不值得一提,自己不就成了天經地義的事情

    若妤看著他,慢慢的眼眶有一點點的濕潤

    不是完全心疼那蜷著身子的王易天,而是沒有想到君無遐居然真的是這樣冷血無情的一個人,沒有一點的憐憫心,居然把一個人的性命視作了這樣不值一文的東西

    他今日對著王易天會這樣,那以後必然也會對著自己的如此

    「放開我!」再也受不住這樣的感覺,若妤對著君無遐大聲的喊了出來,掙出了手,合著指尖想要推開君無遐的身子,卻是沒有注意到君無遐在看著自己的手的時候突然變了臉色

    這樣的姿勢,是要打出蘭花掌的樣子

    那曾經給自己的打得一口鮮血吐在地上的一掌

    自己的真的是沒有料到,為了他,這個自己愛著的人會變得這樣的不管不顧了

    「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君無遐一揮手將若妤的手掌打到一邊,胳膊禁錮上若妤的腰,身子往下一是勁兒便是將若妤抗在了肩上

    「你鬆手!鬆手!」身子沒有了重心,若妤費力的使著力氣,可是君無遐實在是勒的自己太緊了

    他的胳膊好像化作了一圈圈的枷鎖,一條條的鐵鏈

    他要這樣的束縛著自己!

    他要這樣的圈養起自己!

    「嘩啦……嘩啦……」雨一直都是在下,不停地澆下來,灌進了自己的衣服,倒在了自己的領口,兩個人都是濕答答著衣服

    卻好像都感不到冷似的,只顧著如此的扭著身子糾纏著彼此

    等到若妤就這樣被君無遐扛著進了屋子的時候,王易天還是一直倒在那裡淋著雨,那好像永遠不會停的瓢潑大雨

    「你到底想要怎樣?」若妤見著那擋著門前的君無遐,覺得無力,覺得自己整個人身上都是軟綿綿的

    一是因為自己的心中實在承載了太多,二便是因為剛才的那場雨水

    自己都是那雨而渾渾噩噩的,那王易天的情況無疑是應該更糟了

    「不想要怎樣」君無遐的身子沒有移動半分,還是擋在門前這樣的回答的若妤

    若妤不做聲,就這樣的看著君無遐

    「嘩——嘩啦——」

    外面的雨聲越來越大,還夾雜了轟轟的雷聲

    閃電不時的劃破天空,照得兩個人的臉都是慘白了起來

    若妤平了平氣,之後慢慢的說話:「君無遐,剛才我差一點的被一個黑衣的人殺死,是王易天及時的趕了過來,雖然他救下了我,可是他自己卻因為耗了太多的體力而暈倒了,要是不及時醫治的話會死的」

    終於是把自己的壓著的話說了出來

    既然自己現在已經是解釋清楚了,那君無遐也該救一救他了

    但是若妤沒有想到,自己說完了剛才的那一席的話,君無遐不但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理解的模樣,反而臉色越來越沉

    畢竟在君無遐看來,這些都是早早的就安排好了

    是若妤先灌醉了自己,而且王易天是幾天前才能勉強下床,若妤的功夫自己雖然不願承認但也是清楚,她自己躲不過,王易天會能救下?

    自己是真的不相信

    兩個人都是長久的沉默,相互的看著誰都不說話

    到底是君無遐先開了口,一字字的慢慢說道:「要是你真的想要救他,就作出個真正求人的樣子」

    畢竟若妤現在高傲的模樣,就好像是自己的犯了錯一樣

    若妤不喜歡求人,這點自己很是清楚

    那她會不會為了王易天而……

    君無遐的話音剛落,便聽撲通一聲,若妤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那生得魅惑,生得妖嬈,生得讓自己不管看了多少遍也不知倦的小臉仰了起來,眼眶有點濕潤的瞅著自己,小小的手掌攥著君無遐的衣擺,輕輕的搖著

    半晌,道:「我求你」

    雖然只有三個字,但是字字說得直白,直逼君無遐的心底

    君無遐聽了,先說了一個字

    他說:「好」

    說完轉身,甩開了若妤的手,開了房門停了步子,緩緩地回過了頭來,看著若妤又補上了一句:「很好」

    說完了這兩個好,便是什麼都不再說了,沉著臉邁大了步子走了出去

    雖然心痛得好像被無數的尖針刺穿,雖然想要讓王易天就那樣的凍死在黑夜之中,可是她終究是跪下了以這樣的方式唯一一次的對著自己屈服,自己便只能答應去救那個讓自己嫉妒得發瘋的人

    而若妤並不知道的是,其實君無遐剛抗著自己離開的時候,被君無遐據交代了的黛墨便是將王易天帶到了房中,好端的醫治了起來,現在已經是裹上了暖暖的被子,躺在了軟榻上,和著溫溫的湯

    自然,那沒有損傷元氣的君無遐卻是火得不得了

    在離開了若妤視線的時候,君無遐臉上的表情終於垮了下來,哪裡還有半點的笑,整張俊顏此時都沒有了一點的生氣,眸中的火苗燒著,燃燒著自己的怒火

    進了隔壁的屋子,下人馬上都圍了上來,端著盆,拿著手巾,卻是在舉到了君無遐的手邊的時候被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君無遐皺著眉頭,對著那些丫鬟小廝厲聲道:「滾!」

    君無遐喊得大聲,沒有了一貫的優雅

    君無遐雖然並不是溫文爾雅的好脾氣,但是對待別人都是隱著自己的情緒,對著下人更是隔著一道厚厚的牆壁,很少暴露出自己的真情的情感,可是現在卻是真真的再也壓不下一星半點的火氣

    好像自己被褪去了一切的偽裝,卸掉了一身華麗的羽毛,只能這樣赤裸著情緒的面對著眾人

    君無遐看了一眼那還是圍著的眾人,一腳踢翻了離自己最近的小桌,又喝了一聲:「都給我滾!」

    其實君無遐這一踢桌子,眾人已經是有點嚇破了膽子,馬上都是四散的跑了出去,最後退出去的老老實實的關緊了房門

    終於只剩下了自己一個人,這才是覺得稍稍有一點點的清靜,但是心還是躁動不已,自己滿腦都是她在雨中安慰著王易天的聲音,還有剛才為了求情的重重一跪

    自己是多麼的希望能有一個人陪在自己身邊,不離不棄的總是溫柔的說一句:別難過了,我在呢

    因為是在專註的想著自己的事兒,所以門被推開的時候,君無遐並沒有注意,直到自己的聽到了那一句:「別難過了」

    這聲音柔柔的,聽著是那樣的舒服,暖暖的飄到了自己的心坎了

    可……好像並不是若妤的聲音

    君無遐抬頭,便是看到夢悠蝶穿著一件極薄的羅衣站在自己的面前,亭亭玉立的,長長的髮絲沒有梳起,自然的垂在腰間,髮絲的末梢微微的捲起,很是好看

    其實夢悠蝶本來就是很美麗,可打扮的總是過於妖媚了,而今晚素顏著,倒是顯出一種脫俗的美麗,而這一份的美麗是君無遐之前所沒有注意過的

    特別是在這樣的時候,看到眼中的感覺更是有了不同的詮釋

    夢悠蝶看著君無遐,輕輕的一笑,手輕輕放在君無遐的肩上,自己的身子則是軟軟的坐在了君無遐的懷中,慢慢的靠過去,手圈君無遐的脖,小聲的說道:「王爺,我一直都陪著你呢」

    君無遐一直都是僵著身子,而在聽到了夢悠蝶這句的時候,身子輕輕一顫

    而在隔壁仍舊跪在地上的若妤,則是聽到門外走過的下人相互的說道:「王爺招側王妃侍寢了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