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157回 若妤成儲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157回 若妤成儲君字體大小: A+
     

    那個黑影閃得極快,有點晃眼,甚至都有點判斷不出他的方向

    君無遐本來是不想要去追的,可是那黑影就繞在自己的身邊,似乎隨時都是會再朝著自己丟過來一個飛鏢

    君無遐怕若妤會傷著,便是壓著若妤的手想要護在自己的懷中,可是卻沒有想到,若妤卻是朝前了一步,伸手一揪

    明明是飛速閃著的黑影,隨著若妤這一揪,布料被攥在了手中,緊接著自己眼前的那人便是停了下來,臉上蒙著黑布,只露出了一雙眼

    這人自己和君無遐都是認得的

    這是那被逐出了宅子的賀海

    其實若妤當時剛剛看到了黑光的時候,便是先想到了賀海,畢竟他給自己的黑衣侍衛的印象實在是太強了,就像自己看到了淺藍色便是會想到君無遐一般,而他現在連臉上都蒙著黑布,無疑是顯得更加的神秘了

    「是你……」若妤看著自己眼前這人,有點遲疑的說道,扭頭看向了君無遐,想要問問他自己要怎麼做

    可是扭過了頭才是注意到君無遐並沒有在看著賀海,而是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蹙著眉,似乎在想著些什麼

    而賀海趁著若妤看著君無遐的時機,又是從衣襟內掏出了一個飛鏢,夾在指尖,對著若妤的手就要砍下去

    若妤下意識的一鬆手,賀海已經是馬上撤身跑走

    又是朝前邁了兩步,若妤又是要去拽那個走得急急的黑影,卻是被君無遐按了下來,君無遐在自己的耳邊說道:「別追了」

    這一停,自然也是由不得自己了,想要再伸手去拉他的時候那人早是跑得無影無蹤

    有點疑惑的抬起了頭,若妤問道:「怎麼就讓他這樣的走了?」

    君無遐卻是默不作聲,臉上的表情不是很明朗,對著若妤說道:「沒有必要」

    緊接著便是什麼都不說了,跟著若妤並肩的走著,全然失去了興緻的樣子,若妤不時的跟著君無遐說上幾句,而君無遐只是簡單的回應一兩個字,磨盡了若妤的一點點興緻,兩個人終於是沉默了下來

    出了那小小的巷口的時候,君無遐握著若妤的手一僵,腳步停了下來問道:「剛才你是怎麼拽住他的?」

    是啊,自己剛才是怎麼拽住他的呢……

    那種感覺的真是很奇怪,是一種不知不覺中達到的狀態

    就像自己當時接飛鏢似的,當自己跟著君無遐出去的時候,一開始也是見著那個黑影躥得很快,可是皺了皺眉頭,眯了眯眼,在他湊近自己和君無遐身邊的時候,就看清了他

    看得很清晰,好像兩邊是逆著時間,連他臉上兇狠的表情都看得清楚

    而當自己看到他的手摸到了衣襟內,好像要對著君無遐使出暗器的時候,若妤便是顧不得那麼多,上前就拽住了他的袖口

    這難道說什麼奇異功能?

    猶豫了一下,若妤便是要跟著君無遐解釋,開口說道:「當時覺得時間好像放慢了,就能看清,所以說……」

    「別說了」還沒有說完的話被君無遐打斷,若妤抬頭才是見得君無遐的臉色也是越拉越沉,就好像回到了自己最初遇到他時,他常常表現出的模樣似的

    「怎麼了?」心中疑惑,若妤便是直接的問道,卻是引得那表情更加沉

    要不是自己當時取下了那箭頭,拽下了賀海,現在君無遐已經不知道會傷成了什麼樣了,那樣的場面,自己是根本就不敢想的

    可是他現在卻是這樣的態度,心中也是燃起了一團的火,斜著眼看著君無遐,等著他接下來的話

    君無遐並沒有轉頭,但應該也是注意到了若妤的注視,淡淡的說道:「不要胡說,你不會武功」

    說完了這句,君無遐自己都是愣住了,這是一句多麼自欺欺人的話,自己都是看在了眼裡,可是為了給心裡一個安慰,給自己一個理由,寧願是相信眼前所見的都是假象

    傻氣而堅定的覺得自己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不會武功的

    見著若妤不回答,君無遐稍稍低了低頭,問道:「會武功么?」

    若妤看著君無遐的眼,有點一意孤行,同樣也是顯出有幾分的悲傷

    這樣的表情有點讓若妤覺得害怕了

    其實自己也是不清楚,到底是會不會武功的,自己的武藝好像是在一夜之間突飛猛進了,那本書真的是奇了,不但是能隱匿著上面的字跡,也是能讓人速成起來

    其實若妤不知,拿書能隱匿上面的字跡是真的,可是速成卻是她自己的能力

    當時自己進了若晴雯的時候,對於武藝是沒有半點的了解,就好像是一箱巨大的財富被蒙上了薄薄的紙,那書就像是一根筷子,捅破了那層薄紙,而其後蘊藏的能力也就是這樣的傳給了自己

    遲疑了一會兒,若妤點了點頭,剛想要開口,卻是被君無遐捂上了嘴,他又問了自己一遍:「會武功么?」

    急急的語速,一點的都沒有隱藏自己的情緒,臉上是恨不得馬上知道的樣子,可是又按住了若妤的唇,不讓她回答

    明白了他的意思,若妤低著頭,再抬起的時候說道:「不會」

    明明是無關緊要的問題,可是說完了之後卻是心中一酸,在自己看來一個不重要的答案,卻是變成了這樣磨人的樣子,是大大的出乎了自己所想的

    而君無遐看著若妤否定,卻是一下笑了起來,將若妤抱在了懷中,摟得緊緊地,帶著一點的鼻音的說道:「我就知道你不會」

    就好像會不會跟自己所看到的無關,跟自己所聽說的無關,甚至於跟實際的情況無關,唯一有關的就是她的回答

    她說是,就是

    她說不是,那就不是

    若妤被君無遐勒的太緊,兩個人的身子貼在一起,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對方,當然也能感覺到君無遐有點顫著身子,好像是很緊張的樣子

    便是伸手去拍了拍君無遐的背,盡量的安撫著,等到瑟瑟的風凍得若妤打了一個寒顫的時候,君無遐還是稍稍的鬆開了若妤一點,攬著若妤的肩膀往回走

    回去的時候又是經過了來時吃梨花粥的那處,可是見那邊的東西一空,就好像自己來時是錯覺似的,根本沒有什麼小的店面

    遠遠的能看到有兩個纖纖的身影立在那裡,走近了若妤才是看清了那兩個人

    其中一個人自己認識,另外一個人自己見過

    「小姐,小姐」柳昕嬋著急的奔向了若妤,很是激動的樣子,手拉著若妤的袖子,使勁的晃著

    「柳昕嬋,你過得還好么?」能看到柳昕嬋,若妤自然是高興,最初的那些顧慮都是暫且的放在了腦後,便是這樣笑盈盈的問道

    柳昕嬋也是半點含糊的跟著若妤解釋了起來,說自從若妤走了之後,她每天也是沒有什麼事兒,就是天天在院里呆著,聽君無遐派人說若妤身邊沒有了知心的人,才是想到要跟回去

    而在說道天天在院中呆著的時候,柳昕嬋的表情是悲傷的

    是那種求之不得樣子,似乎是沒有等到一個人

    便是不再問下去,轉了轉頭,若妤看著柳昕嬋身邊那個一直都沒有說話的人,她正輕輕的笑著,眸子明亮,很是迷人

    這女子就是當時賣著梨花粥的那位,體態豐盈,奪人眼球

    想了想,若妤看著她問道:「你是?」

    那女子聽了,笑著一甩頭,長發順著肩膀垂下,更是顯得動人,紅唇一啟道:「黛墨」

    是很美的名字,果然是人如起名

    君無遐一開始便是跟著自己說出來是有事情要做的,現在才是明白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接這兩個人回王府

    柳昕嬋會跟在自己的身邊,而黛墨則是跟在了君無遐的身邊

    自己跟著君無遐剛剛進了王府的時候,便是有君無遐貼身的小廝湊了上來,小聲的說了些什麼,而那話引得君無遐皺了眉頭,定不是很什麼好事兒

    君無遐囑咐了幾句好一點休息,便是跟著那些個小廝先撤了身子

    而君無遐見著若妤一離開自己的視線便是沉下了臉,大步流星的朝前走著,見了廳中的蘇蕭瑟,直接就是開門見山的問道:「消息可靠么?」

    蘇蕭瑟手中還是那把扇子,輕輕的搖著,卻還是掩飾不住他心中的波動,臉上也是沒有了那一貫嘻哈的樣子,總算是符合他的年齡沉穩的一點頭,說道:「絕對可靠」

    而那可靠的消息便是烽國皇帝駕崩

    其實那位皇帝年事已高,拖拖拉拉的病了很久,走了也實在是正常

    不過,烽國現在卻是沒有繼承人的,國不可無主……

    君無遐聽了蘇蕭瑟的話,默不作聲,過了一會兒問道:「那選了儲君了么?」

    對於儲君的選擇,君無遐想過尉千帆,那雖無血脈,卻是一直立下無數功勞的將軍,當然,也有可能是朝廷上的老臣

    可是卻是萬萬沒有想到蘇蕭瑟一點之後說道:「選了,是若晴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