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10回 疊親節出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10回 疊親節出遊字體大小: A+
     

    若妤回去的時候,一推自己的房門便看君無遐等在裡面,手托著下巴,似乎在想著些什麼

    淡淡的笑了笑,走到了君無遐的身後,抬手想要捂住君無遐的眼,可是還沒有抬起便是被按了下去,他轉向了自己,問道:「去了哪兒?」

    其實君無遐現在臉上是帶著笑意的,可是若妤總是覺得他似乎哪裡不對似的,稍稍的有一點的疑惑的回答道:「我去小亭那兒了」

    自己卻是去了小亭子那邊,不過去了那兒的時候聽到王霓芊和君穎的打鬧聲,便折了步子

    君無遐聽了之後點了點頭,還是笑著,又問道:「去幹什麼了?」

    去幹了什麼,自己想要拉架不成,之後給王易天倒了一杯水,其實這也真是沒有什麼的,可是總是覺得君無遐不會喜歡聽到這樣的話,便是隨意的說道:「就是去散散心」

    自己說著這話的時候,君無遐是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那目光簡直是要將自己看穿了一樣,薄唇抿著半天也不說一字兒

    許久才是啟了唇,笑了笑說道:「這樣啊」

    說完了,握了握若妤的手又加上了一句:「回來就好」

    只當時這樣的答案便是沒有看出一點的破綻,卻是不知君無遐在說這話的時候,心卻很是躁動,是不停的想著自己答應過的那次相信,才是強忍著不去多問一句

    君無遐拉著若妤的手,將她圈在自己的懷中,手理著若妤的髮絲,慢慢的滑了下來落在了若妤的腹上,笑了笑之後問道:「我們的孩子幾個月了?」

    說這話的時候,君無遐的唇貼在若妤的耳邊,整得若妤覺得痒痒的,被他覺察出來,更是被不停的摩擦著脖兒,偏偏又是怎麼推都推不開

    好不容易拉開了一點的距離,若妤側過了臉沒有多想便是說道:「四個月」

    聽到了這兒,君無遐的手更是上下的咯吱著若妤,空出了一隻手還點著若妤的頭說道:「自己懷孕了幾個月都不知道」

    手還鑽到了若妤的衣服里,只是繞到了腹前的時候,放柔了動作,緩緩地一下下的撫摸著,過了半晌笑呵呵的自言自語般的說道:「三個月就能摸出來了呢」

    若妤本來還想要推開君無遐,想說怎麼可能自己都記不準時間,而他偏偏還記得,可是看著他的認真的模樣,才是意識到他確實是以為只有三個月……

    自己懷了孩子的那次他受了皓月幫的毒,誤認為是夢悠蝶陪著的,所以說把日子算晚了一個月,自己剛才一不留神居然說漏了

    君無遐身子緊緊的貼著若妤,等留意出若妤失神的時候已經是過了有一會兒了,便是環著若妤的身子問道:「怎麼了?」

    若妤聽了,這才是回過了神來,彎了彎唇說道:「是我記錯了」

    君無遐聽了,彎腰將若妤抱了起來,擱在了床上,撫了撫若妤的頭髮,解了外面的衣衫躺在了若妤的身邊

    兩個人並不說話,都只是靜靜的躺著,慢慢的被子稍稍的抬了抬,君無遐的手握上了若妤的,輕輕的撫摸著,見著若妤沒有反應,稍稍的使了一點勁兒捏了一下

    其實若妤是醒著的,可是感覺著君無遐現在小動作,就偏偏裝著自己還沒有睡,想要看看他到底這是要做什麼

    君無遐見著若妤一直都是沒有什麼反應,便是起了身,小心的掀開了若妤的被子

    而接下來的動作,若妤後來每次想起的時候都是覺得特別的感動

    君無遐半伏在若妤的身前,將已經掀起的被單卷得更高,手覆上了若妤的小腹,動作很輕柔,有一點點粗燥的指肚輕輕的摩擦著,要不是強壓著自己的笑,估計必然會出了聲

    忽然那手指收了回去,換作了髮絲於自己的腹上,他的耳貼上來,一動不動的聽著,不時的笑上一兩聲,還念了一句:「兒子」

    這傢伙,原來也是想要抱個兒子的

    而君無遐也不管自己的肚子的裡面的孩子能不能聽到,又是念道好幾遍,說的時候一直都是笑著的,而且還是傻傻的笑著的

    若妤記起原來自己睡早的時候也總是覺得有人這樣的聽著自己的腹,當時睡的太沉,還以為是在夢中,沒有放在心上

    現在才是知道,只君無遐這般的愛護著自己的和那未出生的骨肉

    自己說這些的時候,君無遐已經在自言自語的說起了滿月宴,想得還真的是遠呢

    這十月的懷胎,自己才是走了一小半

    可是既然他這樣的喜歡這孩子,那以後的自己便是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就這樣的睡著的,等到了第二日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日掛天邊,暖暖的一輪,照著整個王府

    走到了小院的時候,看著這銘琥堂卻是格外的熱鬧,好多的器物飾品不斷的搬了過來,這是要做什麼……

    走近了兩個搬著大花瓶的小廝相互的說著話

    其中的一個圓臉的小廝說道:「側王妃的東西可是真多呢,都搬了一個時辰了」

    另外的一個拭了一下額頭說道:「是啊,不過這從今往後和那姓若的住在一起,還不知道要受多少的氣呢,嘖嘖嘖」

    聽到了這兒,圓臉的小廝馬上來著興緻,便是馬上說道:「是啊,昨天剛回來就給了側王妃一個下馬威,把側王妃的孩子都整沒了呢,真是造孽啊」

    好像就是一夜之間,自己和夢悠蝶之前像是換了位置

    她成了楚楚可憐的人,而自己則成了萬惡不赦的罪人

    不過,夢悠蝶要搬到這來住?

    本來想要問一下那圓臉的小廝,可是怕自己一問會嚇壞了他,便是將自己沒有說的話收回了腹里,瞧著遠處搬來的越來越多的東西,心中便是瞭然

    這夢悠蝶還真是要住進銘琥堂了

    便是轉身又回了自己的屋子,莫名的覺得自己的心中有幾分的煩躁,聽說柳枝已經被派去做別的事情,若妤這些日子便是自己打理著生活

    翻出自己在兵營時的那個包裹,有樣東西抖落到了地上,拾起來才見得是本書,蘇蕭瑟給自己的那本無字書

    一開始想要放在一邊,可是微微翻開的頁上似乎有字

    忙將書打開,發現裡面卻是密密的小字還有對應的圖,是本習武用的書

    而且書最前面寫的便是自己的最想要學的輕功

    這時空的功夫練法並不像自己曾經所想,念念口訣再比劃上幾下便可,而是近乎於一種磨人的反覆練習,而且每一個動作都是要求的格外的高

    想起蘇蕭瑟那時跟自己說的話,若妤明白過來他給自己這本書,應該是想要自己來自學,可是自己對武藝一點都不了解,就算是他在身邊手把手的教著,自己都未必能學會

    這樣就更不可能會了

    不過也實在是閑來無事,若妤便站於自己的屋子中央,翻到了中間的一頁,講得是聚氣,便是按著上面所說的推著手,邁著步

    本來只不過想要玩鬧一下,轉了一圈身子,將手朝外展開對向了門

    可是沒有想到,自己的手一展,正對著自己手面的門便一下沖開,估計要是自己再試一點的力氣,那門都能直接的掉了下來

    果然自己是借了若晴雯的身子,練起功夫來居然是這樣的簡單

    有點害怕了起來,若妤一開始並不想要去學,可是那書擺在那兒,而自己又沒有什麼事兒,便將門板重新的關好,按著上面學了起來

    不過也都是簡單的練上一會兒,沒有哪一樣的是深究的

    等到君無遐中午回來的時候,若妤笑著自己幫著他撣去身上的灰塵的時候,君無遐將若妤的手握在手心中,說道:「怎麼使了這麼大的力氣,是我嫌我欺負你,只是在報復么?」

    若妤忙收回了自己的手,這才意識到不知不覺得使大了力氣,要是這樣的想起來,這本書自己可是要防的

    君無遐見著若妤沒有說話,便是又說道:「今天是疊親節,想要出去走走么?」

    疊親結……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還有這樣的一個節日

    心中疑惑,便是問道:「疊親節……外面的人不會很多麼?」

    君無遐聽了,摸了摸若妤的發,開始換起了自己的衣服,一邊換一邊的說道:「就是因為市井上熱鬧才是要出去看看,而且我還要去查樣事兒,放心你夫君這樣的出去么?」

    夫君……

    聽他這句的不正經的話,若妤便是微微的紅了臉,便嗔怪的去瞪他

    明明是看了他那麼久了,白日里看,夜裡看的,可是現在見著他站在微撒的日光下,還是覺得眼前的人美的有點晃眼

    他臉上的傷已經好的完全,穿著一身的藍綢衣,自己做的那束腰環著腰鬆鬆的繞了一圈,揚著唇角看著自,眸中帶笑

    總是覺得他似乎是哪裡不一樣了,定神的瞅著那狹長的眸,才是明白是那眸中多了一汪的似水柔情

    而跟著君無遐出去,才知道那所謂的疊親結就像是情人節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