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07回 為情一身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07回 為情一身血字體大小: A+
     

    聽了君無遐的這句話,若妤便是也緊緊地握住了君無遐的手,人也是靠了過去

    「喂,喂,快開門!」忽然聽到重重的砸門聲以及那著急的喊聲

    喊話的這個娃娃是王霓芊

    她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若妤著急就是要起身,可是低頭一看自己還是不整著衣衫,只能幹著急,卻不知道如何是好

    因為是王霓芊來找的君無遐的,所以說君無遐還是記得這聲音,便將塌邊的一件衣裳披在了若妤的身上,自己則是很快的理了理衣服就下榻去開門

    那門一推開,若妤便是看到了王霓芊背著一個滿身是血的人

    那血光很重,重得簡直讓人都不敢多看一眼,特別是他被扶在王霓芊小小的身子上,顯得更加的悲涼

    這個人……不會是王易天?

    情不自禁到了這兒,若妤的手心已經是濕透

    畢竟王易天是為了自己才得罪的師門,怎麼說自己都是有很大的責任,他在那兒拼盡全力的時候,自己又是在做什麼呢

    語調不是很肯定,若妤問道:「霓芊,這是?」

    得到是王霓芊狠狠的白過來的一眼,身子被放平,自己看著那滿是血污的臉,才是明白自己得到的結果正是自己最怕的

    當時若妤想得的確是沒有錯,王易天的武功要是自己一個人,一定能很輕易的逃脫,可是卻是沒有想到,他之所以會那樣的抵抗著施萬賀全是因為自己

    看著若妤已經跳了崖,又是被君無遐接在了懷裡,便是覺得也沒有什麼值得擔心的了,放下了自己的刀,受著那已經不認自己的師父的罰

    一刀刀的砍了下來,雖沒有砍在臉上,可是卻已經是徹底一臉的血,都是被自己身上迸濺出來的血甩在臉上的

    君無遐轉頭看著若妤,見著若妤揪著手,臉色有些蒼白,很是緊張的樣子,明明知道自己不該多想什麼,可是還隱隱的有一點點的不安了起來

    自從王霓芊背著王易天進來之後,若妤便是再沒有看過自己一眼

    微微的搖了搖頭,君無遐邁大著步子對著外面的人說道:「把尹楓澤叫來」

    在醫術方面,尹楓澤無疑是最厲害的

    雖然夜已經很深,但是尹楓澤很快便是背著藥箱走了進來,見著一身是血的王易天倒是也沒有多麼的慌張,先是探了探王易天的鼻,再就是把了把脈

    等在一邊一直在哭的王霓芊見狀馬上的問道:「我哥哥怎麼樣,怎麼樣了?」

    問的時候,王霓芊的小手還使勁兒的拽著尹楓澤,似乎生怕他不會注意到自己似的

    尹楓澤還是一貫的冷冷清清的樣子,過了半天,搖了搖頭

    搖頭?

    難道說王易天的狀況真的是那麼的棘手么……

    君無遐見著若妤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了起來,胸口又是一疼,便攬著若妤的身子說道:「你不是不喜歡血光么,去旁邊的營棚」

    若妤抬頭看著君無遐,並沒有說話,也是沒有挪著身子

    想了想,君無遐便是拍了拍若妤的肩說道:「別擔心,他沒事的」

    說這話的時候,其實君無遐是覺得自己心中一酸的

    若妤想了想,見著自己也是幫不上一點的忙,便是推門走了出去,看著外面的月光,覺得是那樣的涼,剛才的身上的熱燥都褪盡,淡淡的,有一點的憂傷

    而王霓芊也是跟了出來,拽住了若妤的袖子說道:「你為什麼要這樣的對我哥哥,為什麼?」

    這樣的問題,若妤一時實在是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樣的回答

    想了半天才開口說了一句:「對不起」

    王霓芊的淚水還是在不住的流著,似乎永遠都不會停了,小手不住的搖著若妤,聲音很是模糊的說道:「你知不知道我哥哥特別的想要當皓月幫的幫主,為了練功都整整一周不睡覺,可是卻為了你……為了你斬了發,出了師門,要不是他們以為哥哥已經死了,連這身子都不會讓我拿回來!」

    說的是那麼的傷心,若妤看著都是覺得那樣的撕心裂肺的感覺穿透了心口

    自己當時只是膝蓋被擊中了一次,便是疼痛的一發而不可收拾,而他是被那麼多刀砍在身上,那樣的疼痛一定是不可估量的

    雖然知道自己不該問這樣的一句,可是話還是到了嘴邊,若妤看著遠處天邊的那一彎的月問道:「他為什麼不躲?」

    明明是可以避開的,幹嘛要受這樣重的傷

    王霓芊聽了這句,越發的不高興了起來,可是握著若妤衣衫的手還是慢慢的收了下來,也是看著遠處,慢慢的嗚咽的說道:「在皓月幫有幫規,凡是要出師門的人,都是得受這樣的刑」

    一直都是有這樣的刑,他明明就是知道的

    正想著這人的時候,忽然感覺自己的臉側有一陣的風,轉頭才是看到蘇蕭瑟搖著扇子走向了自己,還是一副萬年不變的沒有正經的樣子

    想到了蘇蕭瑟的立場不明,若妤一時倒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的面對他了,再加上王霓芊還在身邊,想了想問道:「何事?」

    蘇蕭瑟聽完不怒,彎著眉一笑,將手中的扇子搖得更加歡快的說道:「好事」

    扇子一收,點著王霓芊的額頭說道:「小丫頭,你去那邊看看,好像我聽著你哥哥喊你來著」

    手正好指著王易天躺著的那個帳篷

    自己剛才並沒有見到蘇蕭瑟,他卻是知道王易天就是在那裡,而且還是知道王霓芊是王易天的妹妹,真的是不簡單

    王霓芊聽到了這句,馬上就是奔著那出去了,留著若妤和蘇蕭瑟站在了一處

    蘇蕭瑟總是扇著風,抬頭看著天笑呵呵的說道:「你瞧,天色多好呢」

    都這樣的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情看天,自己的這個師父也實在是有閑心了

    若妤終究是耐不過蘇蕭瑟便是先說到:「什麼好事?」

    蘇蕭瑟哈哈一笑,對著若妤搖著頭說道:「徒兒,你怎麼對為師這樣凶的態度呢,我說的好事兒你聽了一定高興,來你湊近些」

    聽了蘇蕭瑟話,若妤慢慢的湊了過去,聽到蘇蕭瑟對著自己說道:「烽國和凌國暫時的停戰了」

    果然是好事,可是為何突然的停戰……

    心中猶豫便是問道:「為什麼?」

    蘇蕭瑟笑得更加的不正經起來,湊得很近的說道:「喏,還不就是因為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