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25回 路逢美啞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25回 路逢美啞女字體大小: A+
     

    有點警惕的舉起那碗,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異樣,再瞧著自己的四周,也是沒有看到旁人,地上積著水,不曾留下一點的足跡

    昨日自己才是差點又被別人騙了,今日面對這突然多出來的藥膏,自己又是怎麼敢相信呢?

    而且自己想要用顏禾枝熬成藥給君無遐敷臉的事兒,也是只有柳昕嬋和施婆婆知道,柳昕嬋現在沒有蹤影,施婆婆又不像是會飛檐走壁,悄悄進屋的

    猶豫的舉著碗,忽然聽到傳來了一陣的敲門聲,慢慢的敲三下便是等一等,很懂禮節的樣子

    輕著步子走到了門邊,若妤耳貼著門,不想要輕易的看門,可除了敲門聲外,聽不到一點的聲響,不禁心中起了疑惑,難不成自己又是被麻煩找上了門?

    等了稍一會兒,才是聽到有東西被擱在了地上的聲音,之後便是漸遠的腳步聲

    這才是開了門,見著門口放著的是一匹布,一匹上好的淡藍色綢緞,跟自己往葯堂走的時候在街上見到的那布料是一樣,自己當時就是想要買下了布,只是想要身邊還有柳昕嬋,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住的這戶在小巷的盡頭,進出只有一條路,而離自己二十多步開外的穿著長衣的女子一定就是送步的人了

    雖然明白自己不該去追,可也不知是怎麼的了,就是覺得那女人的背影逼著自己一定要上前看看,便是抱起那布,對著那人道:「你等一等」

    明明是很大的聲音了,可是那女子卻像是根本沒有聽見一樣,挪著小碎步不回頭的走著,沒有一點回頭的意思

    若妤也是顧不得自己身上還是無力,加快著步子追了上去,拉住離那人,轉到了她的身前,微喘著氣道:「等一等,剛才是你放的布?」

    走近了才是看清了那人,有點看不出那女人的年齡,大概跟唐芷嫣的年紀相仿,膚若凝脂,眉如翠柳,溫溫婉婉的樣子,說不出的美麗,特別是看向自己的時候,嘴角嗜著淺笑,很優雅

    只是聽著自己的話的時候,還是微怔的樣子,好像不明白自己的說得清楚的話是什麼意思

    其實若妤看到這張臉的時候,也是覺得有些愣,自己雖是確定自己眼前這人,自己一定是沒有見到過得,卻是覺得格外的熟悉,似乎和一個人生得很像

    自己手指向了那匹布,慢慢的又念了一遍:「這是你的?」

    看著若妤的指尖,那女人才終究是聽懂了似的,點了點頭,彎著唇沖著自己一笑,手心朝上合做了一起,瞧了眼布,推手朝向自己,作了個『給』的動作

    至始至終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若妤這才是明白了過來,原來自己眼前的這貌美的女子是不會說話的,所以只能看著自己的口型猜著意思,再作著手勢告訴自己

    自己正要再問問,是誰叫她來送這布的時候,卻是聽見了遠處傳來了一聲清涼的聲音:「小姐,小姐」

    朝著那邊看去,便是見到柳昕嬋奔跑了過來,擋在自己和那女人之間,皺著眉頭對著那女人冷聲道:「送完東西就趕快走,要早知道是你送就不買了」

    語氣生硬,一點都不客氣

    可那女人好像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冷眼似的,欠了欠身子就直接的離開了,接著挪著小碎步越走越遠

    若妤覺得柳昕嬋雖然性格比較的直率,可是待人總是非常的溫柔,沒有想到居然會對那樣一個長於自己年齡的人那麼凶的樣子

    看向了自己的時候,卻又是親親熱熱的樣子,小手挽著自己的胳膊說道:「小姐,昨天我因為急事沒有陪著你,還好你沒有什麼事兒」

    居然閉口不提剛才的女子

    若妤想了想,還是壓不住自己的心中的疑惑,便是問道:「剛才的那人是誰,怎麼對她那樣凶的態度?」

    聽了這話,柳昕嬋一拍自己的額頭,拽緊著若妤的衣角,拉近了一點的距離,湊在若妤的耳邊說道:「小姐,不是我對她的態度凶,是這裡的人都是對她如此,明明是個妓女還到處的走」

    妓女?

    自己剛才看到的那個溫文爾雅的女人居然是妓女

    也是跟著蘇蕭瑟去過浮生亭,自己還是記得那是見到的人都是濃妝艷抹的,身上染著過重的麝香薰草味,而她看上去卻是那樣的乾淨,或許正是因為不能說話,愈是顯得那雙眼極其的有神,彷彿會說話一般

    柳昕嬋見著若妤一直都是沒有說話,便是以為若妤已經接受了自己的想法,便是接著的說道:「聽說她以前有過一個孩子,現在也不知丟到哪裡去了,她甚至還以為那是皇上的龍子,真是可笑」

    推門進屋的時候,還不忘囑咐了一句:「小姐以後見她躲得遠點,別沾了她身上的氣兒,不乾不淨的」

    若妤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手卻是越發的握緊了那匹布,沒有覺出半點的厭惡,可是進屋的時候手上的布卻是落了地兒,看著院子里突然多出來的人嚇了一跳

    僵著身子立著的那人,不是尹楓澤是誰

    自從自己離開了王府便是再沒有見到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此時會在這處瞧見他,明明自己出去的時候還沒有見到這人,回來的時候就見他冷不丁的立在那兒

    應該是聽到了聲音,尹楓澤清冷著表情回過了身子,看向了若妤,微微一點頭,彎了彎腰說道:「王爺叫我白日在這兒護你周全」

    說完了也不去解釋自己是什麼時候進來的,直接的坐在了梨樹下的小桌邊,看著桌子上的那碗淡褐色的葯

    自己跟著君無遐下山了這些日來,他沒有接自己回王府就已經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而現在不但還沒有動身的意思,竟將尹楓澤也帶了過來

    這難道是要慢慢的將整個王府都搬到這個小院不成?!

    想著這些的時候,尹楓澤抽出碗下的那張小紙條,看著上面的字兒,又聞了聞那碗東西自言自語似的說道:「還真是褪痕的奇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