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24回 相擁夫有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24回 相擁夫有意字體大小: A+
     

    那兩個字兒傳到了心底,麻酥,癢膩

    雨水本來已經洗凈了臉上的淚水,可是自己心底的一根弦卻是被猛地一撥,眼淚又一次的順著臉頰淌下

    要不是門外的雨聲甚大,自己的嗚咽聲一定會傳得明顯,明明不願流淚,明明自以為堅強,而現在護著自己的僵硬的外殼卻是被擊碎,凌散了一地

    君無遐見著若妤還是套著自己遮雨的衣服,便是探出手去解開外衫,瞧著床頭有一件幹了的單衣,便接著動手幫若妤解她自己那濕透的衣裳

    畢竟是從來都沒有服侍過人,手不時的觸碰到若妤細膩的身子,手一路的向下,待到衣衫完全的攤在了床上,均是完全的亂了呼吸

    赤著上身的君無遐本來是想要避開自己的目光,可卻是側著眼,卻是又覺得眼前的風光看得清楚,那銷魂蝕骨的身子瑟瑟的抖著,誘惑著自己每一分的神志

    一時的沉默,兩個人都是無話,待到外面又是響起了一陣狂猛的雷聲,兩個人才是驚醒了似的,同時去搶在床頭的那件衣裳,也不知是怎的,向著不同的方向扯著,等回過了神來的時候,扭作了一團,相擁著倒在了床上

    同時火熱的兩具身子,縱是中間隔著一層薄布,也是擋不住那燙人的體溫,君無遐看著自己身下那濕潤著髮絲,開合著櫻桃小口的嬌人紅了臉,僵著身子不知如何是好

    君無遐見著若妤的眸子漸漸的回了神,知道那媚葯或許已經是沒有了藥性,被還沒有停的雨給淋退了,明白若妤一定是討厭而抗拒著自己,不想要強行的佔了那身子

    自己真的是變了,居然會站在別人的立場考慮

    猶豫的半撐著胳膊的時候,君無遐覺得自己的胸腔內簡直是要著起了火來,一直被按壓著的慾望抬起了頭,在心中叫嚷著,喧囂著

    正要俯身下去,卻是見若妤先起了身子,別著臉朝著床邊挪著身子

    不禁苦笑了一下,清醒了過來,她終究是不願意呵

    卻是沒有想到,若妤傾著身子並沒有下床,而是吹滅了床頭的油燈

    一時光線暗了下來,還保持著僵硬著身子的君無遐,覺得那雙溫軟的胳膊再一次的環上了自己的脖兒,怯生生的吻上了自己的唇,還伸了伸小舌,無比誘惑的tian了一圈,很癢膩

    而接受著暴風雨般的熱情回吻著的若妤,輕輕的閉著眼

    至少現在不想要再去想自己一直在乎的那些,至少是今夜,自己只是一個女子,回到了若妤的身份

    半張著小嘴兒隨著他的動作加重著呼吸,由著那燙人的唇舌一路的向下,褪去彼此所剩不多的遮攔

    外面越來越大的雨聲也是擋不住床帷間那二人的交織的聲音,汗順著君無遐精瘦的胸膛淌下,滴上若妤的小腹,分不清是涼是燙

    沉著身子一挺,若妤的緊緊的咬著下唇,指甲扎進君無遐的背,大口的喘著氣兒,有些緊張,又是疼痛

    「若妤」他念了一句,似乎是想要藉此免去那小人的一些疼痛

    聽了那一句,若妤慢慢的鬆開了指尖,秉著氣的撫著他的背,放鬆著自己緊繃的身子

    待到又是一道亮得晃眼的閃電劈下,那聲響才是停了下來,漸漸的沒了聲響

    雨卻是下了一夜,滴滴答答的響在門外,聽著卻是覺得有些許的安心,不知是不是那茶水最後的效應,睡得竟是格外的死,等醒過來已經是天明

    明明是不該記得昨夜的事兒的,可是掙開雙眼的時候,連他滴落在自己身上的汗水都是記得清楚,更是記得他念的自己的名字

    小心的睜開眼,卻是見自己身邊的榻已經空了,只留著自己一個人躺在凌亂得很的榻上,摸著自己身上換了乾淨的衣服,才漸漸的放下了心來

    難道,柳昕嬋回來了?

    「你醒了」聲音有點沙啞,帶著一點點的鼻音響了起來

    聽了這一句,若妤馬上別過了頭,不想要去看君無遐,接著餘光去看進門的君無遐,瞧著他手上端著一碗的東西,有點笨拙的樣子用另一手握著筷子

    像是怕那筷子會跑了似的,用了四指,捏得極緊

    而那臉似乎比自己還要紅上幾分,怎麼,他這還是害羞了不成?

    覺得稍稍的有一點點想笑,少了一點尷尬,便是故意裝得極其淡然的樣子,點了頭回答道:「嗯,剛剛醒」

    剛想要下榻,這才是覺察到自己的身子格外的軟,沒有一點的氣力,好不容易才是喘順了氣兒強裝著無事的走到了桌邊

    桌子上擺著的是一碗面,上面只是飄著點蔥花,幾片肉切得極粗,大大小小的

    這可不像是柳昕嬋的好手藝

    想要抬頭問問君無遐知不知道柳昕嬋去了哪裡,卻是見他將桌上的筷子愣愣的塞進自己的手裡,僵著聲音說道:「我出去了」

    轉身要踏出門的時候,也不回頭的又加了一句:「你哪裡也不要去」

    也不知自己是怎麼想的,看著君無遐這樣急的,像是不耐煩似的,沒有解釋一句便是離開,便直接的問道:「怕我惹上壞人給你添麻煩么?」

    自己的這一句剛是問出了口,君無遐背對著自己的身子便是僵住,杵在了原地

    等到再邁起了步子的時候,硬梆梆的竟甩下來一句:「我會擔心」

    會擔心……

    擔心的話居然會是從他的口中說了出來,若妤收了視線看著自己眼前那碗沒有半點的手藝的面,臉也不由自主的紅了

    昨夜,是改了兩人的關係了么?

    要是如此,自己倒還是得謝謝皓月幫的那碗茶,儘管不明白自己現在對於君無遐感受,可是,手撫上自己的腹部,臉上浮起了一個笑,至少自己腹中的這個孩子是沒有罪過的,是要來到世上的

    可是撫著撫著,卻是手上一僵,手下的布料提醒著自己,當時冒著風險從葯堂取得藏在衣服里的草藥沒有了蹤影,忙看著榻,翻著被褥都是沒有見到那些草草枝枝的

    便起身出了門,扶著門框,看著外面的還積著水的地面中也是沒有草藥的蹤影

    繞到了院內,卻是突然聞到一陣淡淡的香氣,類似於青草的味道

    尋著那味道一路到了梨樹下,便是見到梨樹下撐著一張小桌,桌上擺著一彎還冒著熱氣的東西,淡褐色,有點粘稠

    旁邊有一字條,寫著長挑的兩字:敷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