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04回 紅蓋頭罩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04回 紅蓋頭罩下字體大小: A+
     

    關於自己要離開皓月幫的事兒,自己只是告訴了王家兄妹,王易天不喜不悲的有點讓人看不透,而小姑娘則是一會兒喜,一會兒悲。

    幾乎是沒有帶什麼東西,想起自己上一次收拾行囊的時候,那一包裹的東西剛剛整理好,人卻被那個黑衣侍衛關到了地牢。

    那一包的東西也應當是落入了他的手裡了吧,而那堆東西裡面還有尉千帆的給的玉石,總是覺得那塊玉石有點與眾不同,應該是不同於前些日子被碾碎在地上的那塊兒。

    而其實若妤是不打算按照跟王易天定好的日子走的,自己不想要那樣的牽連他,畢竟他們皓月幫的等級制度自己也是漸漸明白,嚴的很。

    況且自己還認識了......

    想到這兒不禁輕輕一笑,覺得暖心了幾分,將包袱被在了肩上,推門便直接的走了出去。

    此時月正圓,若妤沿著樹影下的位置走,特地的挑著桃樹,不是因為桃樹生得美麗,而是為了解皓月幫的陣法。

    往往越是顯得複雜的陣法,其實越是簡單,並沒有人告與過自己,只是見來來往往的人行走猜來的。

    而若妤正要朝著前面的一棵樹繼續的走著,卻是見有人突然叢樹影后跳了出來,飄逸著衣角,偏偏然立在自己面前,這人生得玉樹臨風,翩翩然的,喚作墨逸澤,不知叫做這皓月幫的『花魁』算不算妥當,但確實是極迷人的公子哥,而押著自己上南山的半路抱走了柳先生的人,便是他。

    乍一看到他,若妤稍一驚,但很快平靜了面色,問道:「你怎麼知道我今日要走?」

    自己只是問過他柳先生的近況,並未曾告訴過他自己今天便是要走。

    墨逸澤輕輕一笑,臉上撒著月光,對自己道:「掐指一算而已,我武功學得不精,也就會這些才能在幫派混個一席之地。」

    難道古代還真的有占卜之類的?若妤看著他始終笑著的模樣,揣測不出他到底是不是在同自己開著玩笑。

    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若妤瞧著他,緩緩地才說道:「柳先生還托你照顧,我出去尋到了師父就會來找他,以後的這段日子就麻煩你了。」

    可是墨逸澤聽這完自己這話,不但沒有讓開一點步子的意思,反倒將前路堵得結識說道:「其實我還算了一卦,卦象上你必然會在幾日後嫁給副幫主的,我倒是覺得既然是如此不如省些麻煩。」

    說完笑得便是更加的魅然,俊雅著模樣看著自己。

    若妤聽了這話,只是覺得自己手心一涼,腦海中似乎都浮現出了自己罩著大紅蓋頭的樣子,旁邊的人還是那王易天,那場景著實的可怕,若妤搖了搖頭,試圖將那樣的念頭從自己腦海中趕走,可卻是越發的明顯了起來。

    看著自己眼前這人的樣貌也是覺得模糊,讓自己看不清楚,迷迷糊糊的,都分不清自己還站在何處。

    覺得自己眼皮一重,累得睜不開,被攏在一團的黑暗之中,等到黑暗終於散去,才是看見眼前的紅。

    眼前的是正紅色,想起方才耳邊的說的婚嫁的話,自己忙伸手去拽開擋著自己的那塊布料,可是這想著要伸手卻是發現身上沒有一點的氣力。

    耳邊想起的是陌生人的聲音,那話的內容讓自己覺得害怕了。

    「你沒瞧見這新娘子,生得真是好看呢。」

    「是啊,可算是迎來了幫中的這樁喜事兒呢,那副幫主要是瞧見了不知道樂成什麼樣呢。」

    「嘖嘖,以後他能瞧得的時間還不是多的是,白里夜裡都是能瞧見。」

    說到這兒,身邊那寫錯雜的聲音都笑了起來,她們的聲音外還夾著遠處歡快的樂聲。

    若妤只是覺得聽著那樂聲格外的心痛,自己這次是又識錯了人還是怎麼,竟會在全身無力的束上喜衣。

    其實若妤中的是皓月幫的一種蠱,很深很難解的蠱。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