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464章 痊癒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464章 痊癒后字體大小: A+
     

    當然不,福晉點了沒有孩子的寧氏寧格格去,她沒有孩子,即使再得爺好感,也對弘暉產生威脅。

    李氏那個憋屈生氣啊!福晉竟然阻攔了她的好事,真是可惡。心裡一個勁的詛咒腹誹著福晉。

    同是被點去侍疾的寧氏同樣也不高興,她可怕被染上時疫,於是不情不願的收拾好了行禮,上了馬車后,沒過幾天,她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失落的回來了。

    因為,四爺病情好轉不需要人去照顧的消息,被快馬加鞭,路上不停換馬的傳了回來。

    一來,她慶幸自己沒有了感染時疫的機會,二來,失落於爺病好了,可自己沒撈到功勞。唉,若是知道爺能痊癒,而且是在自己的照顧下痊癒,那爺以後肯定待自己不同。

    可惜,便宜了四阿哥了!

    這時,所以人都想起來了,四阿哥弘暄自己闖了進去給四爺侍疾,還將四爺照顧好了。

    一瞬間,想到爺以後會對四阿哥弘暄更好,並且愛屋及烏的,對瓜爾佳氏更好,後院眾女,一個個的都沉鬱了。

    而福晉,臉上也有些陰晴不定。

    畢竟,弘暄若是在爺心裡的地位高了,那,對於以後的繼承人,而且是皇位繼承人,爺會不會更偏向於弘暄。

    一想到這個可能,福晉轉眼間,就忘了弘暄對弘暉這個大哥的尊敬,忘了佳茗人不犯她,她不犯人的性子。

    頓時,開始琢磨著,怎麼扭轉弘暉在爺心裡的劣勢,最好的辦法,就是除了弘暄。

    可惜,福晉現在是在照顧弘暉的情況下琢磨的,頓時被弘暉看了出來。

    「額娘,若是四弟因著你出了事,那兒子,也沒有臉面繼續活下去了。」他記著弘暄對他的好,他記著阿瑪對他的疼愛,所以,對四弟在阿瑪得了時疫后,照顧好阿瑪,他對他是感激的。

    平平淡淡的語氣,讓福晉聽著心中一凜,頓時將心裡的不懷好意收了起來。

    因為,她知道,暉兒這話是認真的。

    福晉她們想的沒錯,四爺因著弘暄冒著這麼大的危險來照顧他,很是窩心。

    當然,她們也有猜錯的,那就是即使沒有他得了時疫,弘暄給他侍疾這一出,弘暄在他心裡的地位也是最獨特的。

    即使是嫡長子弘暉,也不例外,只是他表面上沒表現出來。

    當然除了弘暄,弘景這個總是坑他的兒子,在他心裡地位也挺獨特的。該說,比起弘暉和弘時,對弘暄和弘景兩個打小就坑他的兒子,花了更多的心思。而且兩個兒子都不怕他,即使犯了錯,被他打了罰了,對他也沒有畏縮不自在。

    不像弘時,而,弘暉,他以前也是怕自己的,等經常生病後,或許是自己對他不再嚴厲嚴格后,就不怕自己了。

    可,他對弘暉,憐惜居多。

    不像弘暄和弘景,他高興不高興,對他們,想怎麼來就怎麼來,不用顧著這,顧著那。

    而且,兩個兒子,想著,四爺眼裡的笑意越發的濃了。

    景兒雖然貪財,可他過生辰的時候,年紀小小的他,卻捨得將自己東西里最為珍貴的那一批里和田玉梅蘭竹菊四君子筆筒給了他,做生辰禮。

    他很確定,沒有人跟他說過他生辰,他最好送禮,一切出自他的自願。

    而且,那和田玉梅蘭竹菊四君子筆筒他看見后,只不過拿來多把玩了幾下,就被他記在了心裡,知道是他喜歡的。

    可見,這小傢伙也是將他放在了心裡。

    至於暄兒,就更不用說了。

    四爺沒有說賞賜弘暄的話,他能不費力的站起來后,一把抱著弘暄,良久不說話。

    弘暄伸手回抱四爺,心裡很是安心放心。

    阿瑪終於好了,能站起來了,真是太好了。

    只是,他腦袋在四爺懷裡蹭了蹭,聲音悶悶道:「阿瑪,你瘦了很多,都蹭到你骨頭了,得好好修養才好。」

    四爺放開弘暄,摸摸他頭,勾著嘴角,眼帶笑意道:「好,都聽你的。」

    四爺這裡沒有給予弘暄賞賜,康熙那裡卻是流水般的,賞了很多東西過來。

    弘暄把玩著其中一件物品,對著四爺笑呵呵道:「真慶幸弟弟不在,不然,怕是被他看到這麼多好東西,怕是又被他磨去不少了。」

    四爺想起弘景那貪財的性子,忍不住也笑了。

    又過了倆天,又好了許多的四爺,在弘暄和蘇培盛的服侍下,走出了這個被隔離的院子。

    弘時趕緊過來見四爺,四爺和他說了幾句話后,便讓他離開了。

    然後,他帶著弘暄,去見了康熙。

    見過康熙后,回來后,赫舍里氏和耿氏那邊,聽說四爺痊癒出來了后,鬧騰著冤枉,想要出來見四爺伸冤。

    這消息傳到弘暄和蘇培盛這裡,就被弘暄攔住了。

    他對報信那人冷笑道:「隨她們鬧,哼,只要她們不打擾到阿瑪修養,不必管她們。」

    報信那人,猶豫的站著,沒有領命離去。

    他有些替四阿哥弘暄擔心,畢竟,那兩位,可是四爺後院的人,四阿哥一個兒子的這麼管束著,先前還沒什麼,現在四爺出來了,是不是,請示下四爺再說。

    他的猶豫,看在弘暄和蘇培盛眼裡,沒等弘暄說話,蘇培盛就附和道:「就按四阿哥的話去做。」

    他想起來,爺此前病重的時候,也有開口說道赫舍里氏,想來,那時就是想要自己將倆人看管起來。

    果然,過了幾天,在即將隨著聖駕返回京城的時候,蘇培盛和弘暄對四爺說了對赫舍里氏和耿氏,以及她們手底下的人的處置后,四爺沒說弘暄做的不對,反而繼續將這道命令延續下去。

    「繼續將她們禁足看管著,等回了府再說。」

    因著四爺即使病好了,可身體還是有些虛弱,所以,坐在馬車裡,慢悠悠的走在最後面。

    回到雍親王府後,四爺繼續將赫舍里氏和耿氏禁足,然後將赫舍里氏和耿氏這次帶著出去的下人,交給高無庸審問,然後,在府里待了半個月後,就去了圓明園修養。

    這次弘暉也去了,福晉沒有去。

    弘時、大格格去了,李氏沒有去。

    弘景去了,弘暄沒有去,他繼續進宮讀書去了,而佳茗,是四爺唯一帶著去圓明園的女人。

    原因嘛,弘暄把她賣了。

    而且是四爺一回到府里當天,就把她推出去當四爺的專職廚娘。

    「額娘,都說葯補不如食補,阿瑪大病一場后,都瘦成這樣了,您用那手葯膳手藝,給他好好補補。」

    邊上自打見了四爺后,就眼睛紅紅的弘景,也跟著道:「額娘,阿瑪就交給你了,一定要養胖他。」

    這不,回到府里半個月後,在佳茗的葯膳照料下,四爺臉色好了許多,雖然還是瘦,但明顯的,比之前好了些。

    圓明園這一住,四爺就住了三個月。

    而且,明面上,還真的是修養,一點都沒有參與朝堂上的事情。

    每天種種東西,活動下身體外,就是聽佳茗彈古箏。

    佳茗的古箏,隨著幾年不間斷的練習,技藝非凡。

    四爺乍一聽到的時候,還很驚艷。

    於是,他每天就多了一樣舉動,就是聽佳茗彈古箏,而且,聽著佳茗彈,似乎覺得不過癮。

    讓人拿了洞簫來,和佳茗合奏。

    第一次合奏就很成功,並且雙方都很有感覺。

    合奏的人很滿意,聽的人,也眼睛亮亮的,顯然這次合奏很是成功。

    這次合奏彷彿打開了四爺音樂的開關,每天固定的,他都會和佳茗合奏一曲。

    「嘖!老四(四哥)這日子過的真悠閑舒服!」這是聽說了他近況的兄弟們共同的感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