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367章 不要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367章 不要臉字體大小: A+
     

    不過,想著赫舍里氏剛那番行徑,覺得暫且先不用上陣和瓜爾佳氏對上,等著赫舍里氏繼續就是了。

    果然,赫舍里氏立馬冷笑道:「呵呵,那好,你不是狐媚子,但是勾引了爺一整夜,胡鬧的是不是你?這不禁讓本側福晉懷疑,你是不是給爺下了葯,不然就憑你這姿色,能對爺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佳茗頓時冷了臉,「赫舍里側福晉,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也就算了,不要太過分了,胡亂栽贓污衊別人。」

    「污衊栽贓」,赫舍里氏冷笑:「那你拿出證據來證明自己有那樣的吸引力,用不著下藥。」

    佳茗被她的話給氣笑了!

    「赫舍里側福晉,你要是真的認為我瓜爾佳佳茗給爺下了葯,那你就拿出證據來,而不是讓我自證,不然空口白牙的就說我下了葯,簡直就是個笑話。」

    赫舍里氏張嘴想要繼續說,可佳茗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繼續冷冷的說道:「難道你們赫舍里氏都是這樣的教育,這不禁讓人懷疑難道你們家族的人,在朝堂上也是沒有證據就胡亂給人定罪?」

    被扣了這麼一口鍋,甚至是扣在了整個赫舍里氏家族身上,赫舍里氏氣憤極了,指著佳茗:「你,你……」

    「我怎麼了我,我的畫難道沒道理?」佳茗犀利的眼神掃視眾女。

    可惜,不管用,愣頭索綽羅氏又跳了出來,「你大膽,朝廷上的事是你能說的……」

    「我說的是朝廷上的事嗎?真懷疑你有沒有腦子?」佳茗嗤笑著說道。

    被說沒腦子,索綽羅氏當即氣紅了臉,「你剛才說了在朝堂上也是沒有證據就胡亂給人定罪。」

    「難道赫舍里氏家的人真的這麼做了,只有構成事實了,才是朝堂上的事。」說畫的時候,佳茗訝異的眼神看向赫舍里氏。

    被拖下水的赫舍里氏生氣極了,怒喝索綽羅氏:「閉嘴!」

    再讓索綽羅氏繼續說下去,剛剛瓜爾佳氏扣給她家族的那口鍋,說不定就被扣的更緊了。要是這話被傳了出去,影響了赫舍里家族的聲譽,那家族的人可不得恨死自己。

    至於李氏、宋氏等人,只覺得索綽羅氏和赫舍里氏的戰鬥力真是差,被瓜爾佳氏三言兩語就給憋了回去。

    幾人視線交錯了一會,宋氏等人繼續先前的動作,喝茶的喝茶,無聊攪弄帕子的攪弄帕子……

    李氏卻是放下手中茶盞,語氣涼涼道:「扯遠了,瓜爾佳妹妹,就算你真的沒給爺下藥,可你和一整夜的胡鬧,這行徑,可是真的沒顧及爺的身子,這錯,你得認吧?」

    佳茗驚訝的看著李氏說道:「這怎麼是錯呢?李姐姐,你,胡思亂想多了吧?」

    然後不等任何人開口,便繼續道:「你們太低估爺的身體康健了吧,一整夜而已,爺受的住。」

    這種不要臉的話也說的出口,眾女包括福晉驚得下巴都差點掉了。

    佳茗當然沒有不好意思,只見她有些羞澀的繼續道:「聽說昨兒個早上爺離開的時候,可精神了,可見爺的身體是頂好的,所以諸位姐妹們不必如此憂心。」

    又一次被瓜爾佳氏的話給震到了的福晉等人,下巴還沒合回去,精神持續恍惚中。

    佳茗看了眼恍惚中的福晉等人,挑眉一笑:「至於說妹妹我為什麼有那個吸引力讓爺陪了一夜,唔,妹妹想了下,還真有原因。」

    眾女一聽真有原因,為了得到四爺更多寵幸,彷彿看到了專門的秘籍一樣,頓時將對佳茗的不要臉的震驚丟於腦後,連忙追問道:「是什麼?」

    佳茗嬌羞道:「妹妹我抱著二十多斤的五阿哥,從桃院走到這裡,可是氣不喘臉不紅,唔,估計這狀態能保持至少一個來回,比絕大多數人的身體都好,爺的身體也很好,所以爺能更盡興。」說到這裡,還意有所指的掃了一眼屋裡除了福晉之外的人。

    那意思,眾人立馬腦補出來了。

    你們的身體太差勁了,經不起爺折騰,爺哪裡有那個興緻。

    眾人就著這意思深想,挺有道理的,而且,想著以往爺去她們那裡的時候,好吧,似乎的確沒那麼有興緻。

    然後繼續腦補著,眾人繼續腦補出——就算有,一夜七次郎估計不是爺受不了,是自己身體承受不住。

    頓時,眾人一臉菜色,旋即又振作起來。

    若是將自己的身體變的更好了,那,瓜爾佳氏的曾經,就是自己的未來。

    懷著這樣的心思,一個個的頓時沒有了繼續找佳茗麻煩的興緻,恨不得立馬回到自己的地方,發揮自己的最大能量,盡一切努力,或是服食補品補藥,或是多多鍛煉身體,將自己的身體變的更好。

    不過,她們消停了,佳茗可沒有。

    「李姐姐,弘時阿哥您教好了嗎?」佳茗戳李氏痛腳,「唉,弘景那孩子,因著他三哥不理他,那個不高興傷心吶,回去之後,一向胃口極好的他,午膳都沒吃多少。」

    邊上聽著自家主子這畫的綠柳,內心無語翻白眼。

    主子,五阿哥的確午膳沒吃多少,也是因為不高興傷心,可他的不高興傷心根本不是因為三阿哥好嗎?

    您張冠李戴的本事,真是厲害,五阿哥分明是因為您太過忽略他,只關注四阿哥,讓他受了冷落才不高興的。

    在佳茗不允許桃院內里消息傳出的時候,李氏沒有那個本事得知內情。

    不過,她也沒全部當真,在她看來,那麼小的孩子,說不高興有可能,可傷心,呵呵,應該還不懂吧,當然,更可能是沒到那個程度。

    弘時跟五阿哥又沒有見過多少面,估計五阿哥對弘時都沒有什麼記憶,在這種情況下,說會為了弘時的不理而不高興傷心,鬼才信呢!

    心裡如此,可明面上,李氏只得朝佳茗低頭。

    「爺回來那天訓過他,也罰過他了,弘時他知道錯了。」畫落,李氏看向佳茗,期待佳茗不要再抓著這個不放,就這麼沉寂下去對弘時更好。

    佳茗針對的是李氏,見李氏低頭后,便沒再繼續下去,畢竟繼續下去對自己也不好,畢竟,弘時也是爺的兒子。

    看這兩天,沒有關於弘時的一點閑話傳出來就知道肯定是爺壓住了,至於福晉,她的話估計巴不得呢。所以,不僅李氏不希望此事再被提起,爺也一樣。

    然後,佳茗轉移了目標,下一個就是宋氏。

    沒兩句話,宋氏緊跟著李氏之後,歇菜了。

    佳茗眼神掃視下一個目標,頓時一個個眼神逃避。

    瓜爾佳氏嘴皮子那麼厲害,還是不要和她對上了,免得難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