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366章 又被針對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366章 又被針對了字體大小: A+
     

    第二天早上,佳茗早早的起床,換好衣服,梳好頭髮,用過早膳后,親自抱著弘景,去正院給福晉請安。

    佳茗來到的時間不算早,但是也不算晚,從她在貝勒府上的地位上來說,她到來的時間剛剛好,就比李氏和赫舍里氏早了那麼一點。

    剛一踏進正院正廳,屋裡眾人將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他。

    早有料到,佳茗一點都沒有被嚇到,不過在後院眾人面前她一向扮豬吃老虎,於是臉唰的一下白了,抿著嘴唇的同時,手臂不自主的攏緊。

    懷裡的弘景,很配合的掙扎了起來。

    佳茗清楚自家事,她那手臂雖然看起來攏緊了,可那只是表現。

    畢竟,她是孩子親額額娘,不會做那種為了演戲傷害的事。

    那景兒為什麼掙扎?

    垂眸的佳茗,清晰的感受到來自屋裡的各種不好視線,或嫉妒或不屑……再看看懷中掙扎的小弘景,恍然大悟。

    佳茗雙手以最大的遮擋範圍抱著弘景,垂直眸,心情很是不好的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正廳里靜悄悄的,剛坐下的佳茗,低頭正在給弘景整理衣裳。

    眾人目光絲毫不因為佳茗抱著一個孩子而有所收斂。

    小弘景頭一次經歷這種陣仗,敏感的他感受著種種惡意目光,越發的感覺很不舒服,隱隱的還有些害怕了。

    坐在佳茗大腿上的他,感覺額娘雙手已經更多的幫他阻擋可怕的目光后,掙扎著想要鑽進佳茗的懷裡。

    佳茗抱緊他,將他攏的更嚴實了。

    不過,對於周遭的目光她很生氣。

    什麼扮豬吃老虎,兒子才是最重要的。

    只見,原本低頭垂眸的佳茗,猛地抬頭,猝不及防和她對視了的後院眾女,被狠狠的眼神給嚇了一跳。

    該死的,這眼神,嚇死了!

    拍著胸脯,回瞪佳茗的眾女,正打算找佳茗麻煩,卻先被佳茗撂了話。

    「看什麼看?要是嚇到了我的小阿哥,別怪我找爺評理去。」佳茗惡聲惡氣道。

    「什麼找爺評理,分明是找爺告狀!」快人快語的索綽羅氏憤憤道。

    正廳里,後院眾女紛紛投給索綽羅氏贊同的眼神。

    佳茗對此,理直氣壯:「就是告狀怎麼樣?」憑本事借的爺的勢,為什麼不用。

    眾女氣急,瓜爾佳氏怎麼不受刺激上當呢,唉,不過也是,這麼簡單的,都稱不上激將法的畫語,瓜爾佳氏能上當才怪。

    佳茗不管這些人心裡想什麼,繼續冷聲說道:「警告你們,無論怎麼對我都行,就是不能針對我的孩子,比如你們剛才看著我的目光,請你們收斂點,不然你們會知道,爺對阿哥的重視的。」

    威脅的話語一出,看著她在他和弘景身上的目光,頓時收斂了許許多多。

    眾女:先放你一馬,等小阿哥不在場了,看不用目光殺死你,不用話語懟死你。

    於是,屋裡陷入了詭異的平靜。

    可沒平靜多久,李氏和赫舍里氏來了。

    三阿哥弘時沒有跟著一起來,他和弘暄一樣,此刻正在前院學習。

    隨著兩人的到來,剛被佳茗威脅得來的平靜,瞬間打破。

    互相見過禮后,赫舍里便迫不及待的針對佳茗:「呦,瓜爾佳氏……」

    「福晉到!」唱和聲傳來,打斷了赫舍里氏的針對。

    赫舍里氏瞪了佳茗一眼,當即轉身面向上首,等待福晉的到來。

    佳茗心裡白了赫舍里氏一眼,然後,抱著小弘景站了起來。

    一場好戲,沒開始就被打斷了,餘下眾人紛紛露出可惜了的表情。

    就在這時,福晉從正廳的側門進來了,側門離上首處很近,沒幾步,福晉便來到上首的座位處,然後扶著姚黃的手,坐了下來。

    霎時間屋裡眾人收斂起表情,恭敬道:「給福晉請安,福晉金安!」

    「各位妹妹免禮!」

    接著,福晉賜座,讓人上茶!

    「對了,剛進來的時候,挺熱鬧的,怎麼回事啊?」進來的時候已經聽到了的聲響的福晉,故作不知的問道。

    「這個啊,妹妹知道!」李氏率先開口說道:「赫舍里側福晉似乎有話和瓜爾佳妹妹說,不過還沒說呢,福晉您就來了!」

    福晉笑道:「這麼說,本福晉來的不是時候?」

    「哪裡?」赫舍里氏介面道:「現在也不遲。」

    「那赫舍里氏你繼續。」

    赫舍里氏聞言,轉身,目光銳利的看向佳茗。

    就在這時,福晉溫和的看著佳茗懷裡抱著的小弘景,說道:「五阿哥都這麼大了,此前出去了一趟,許久未見她了,有點想了。」

    佳茗心裡翻白眼,根本不相信福晉,會想她的孩子,又不是她親生子,要她看來,福晉恨不得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大阿哥弘暉身上。

    不過對於福晉想要展現嫡額娘的風範,將自己的孩子抱過來,關心關心,她也不反對。

    大庭廣眾下,她一點都不擔心福晉會對小弘景下手。

    於是在姚黃過來到她身邊后,她利索的將小紅景交付給了對方。

    在這一過程中,所有人默契的喝茶,彷彿剛才的口舌之戰一觸即發,是錯覺一般。

    等小弘景一到福晉懷裡,剛才的錯覺,瞬間活了過來。

    赫舍里氏率先發起進攻,「瓜爾佳氏,你個狐媚子,不是個好東西,不知道爺的身體是最為要緊的嗎,前兒個晚上勾的爺一整個晚上都沒睡,陪著你胡鬧,不要臉!」

    沒了孩子在身側,佳茗戲精上身,一臉委屈道:「赫舍里側福晉,你說的話也太過了吧?」

    「呵!」索綽羅氏忍不住插嘴道:「哪裡太過了,我看赫舍里側福晉說的是,你勾引爺一整夜不睡,陪著你胡鬧,就是不要臉,就是狐媚子,就是不顧爺身體。」

    「就是!」眾人紛紛附和。

    「可我臉長得稚嫩,沒有狐狸精的魅惑呀!」

    眾人:……這確是實話。

    但是,問題更嚴重,雖然瓜爾佳氏皮膚好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的,可以前爺也沒有對瓜爾佳氏那麼沉迷。

    一時間,屋裡除了上首裝作看不見,正握著弘景肉窩窩的手玩著的福晉心裡嗤笑外,屋裡眾人,一個個的看著佳茗冷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