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364章 吐血,想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364章 吐血,想哭字體大小: A+
     

    如眾人想的那樣,四爺極為喜愛佳茗那一身肌膚,以及冬暖夏涼的體質,還有更為出眾的體力,不會像其他女人一樣,滿足不了他,還沒盡興,只能草草了事。

    當然,這事後院的女人是不會知道的,因為明面上,四爺來桃院的次數只是略多,還比不上李氏得寵的時候。

    可加上四爺偷偷來桃院的次數,還是挺多的,但沒被人發現過。

    因為四爺也在特意的避著人,不想讓人知道,在以自己的方式給以佳茗保護,因為他也知道明面上給了過多的寵愛,那會害了她。

    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宮裡長大的他,深有體會。

    雖然他沒有愛上佳茗,但,佳茗對他來說,是有些不一樣的。不是因為肉體交流的不一樣,而是感情上的,他在佳茗那裡能夠很放鬆。

    當然,有肉體上的交流就更好了!

    當然,對四爺是好的,可對佳茗就不是了,雖然昨晚上她的確有爽到。

    第二日四爺是精神奕奕的離開了桃院,可佳茗卻是因為太過勞累,睡了個天昏地暗。

    臨近中午,快到午膳時間了,朦朧的紗帳遮擋的精緻的拔步床上,終於傳出了除了呼吸外的聲響。

    「嗯!」佳茗慵懶的悶哼一聲,眼皮顫動了幾下,長長的眼睫毛也跟著顫動,彷彿蝴蝶撲扇的翅膀,一直閉著的眼倏地睜了開來,顯出了一雙朦朧的眼眸。

    聽到響動的綠柳聞聲撩起紗帳,準備服侍主子起床。

    才醒來的佳茗,只覺得眼前更亮了,亮到她覺得有些耀她眼。

    「天已經這麼亮了!」佳茗一邊鬱悶的感嘆,一邊感受著身上酸疼。

    忍不住的,佳茗心中吐槽四爺:真是禽獸,竟然折騰了自己這麼久。同時,心裡邊不禁猜測,難道是這次去塞外鹿肉吃多了,補腎補的太過了!才……

    「已經快午時!」說話的綠柳臉紅中,不敢看著佳茗回答。

    方才撩起紗帳的時候,瞥見主子脖頸、手臂上的青紫,已經懂人事的她,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並且說不定戰況很激烈呢!

    不然,主子那一向印記很快消失的體質,哪能留下這麼多顯眼的青紫。

    佳茗一聽午時這個時間,忽地想起一事,沒注意到綠柳的害羞,連自己身上的一些酸疼也忽略掉了。

    她騰的一下坐了起來,急急忙忙道:「不好,起遲了,錯過了給福晉請安的時候。」說著,便風風火火的掀開身上蓋著的薄被。

    綠柳一見自家主子焦急的模樣,連忙說道:「主子不必急。」

    佳茗一聽這話,頓時眼巴巴的看向綠柳:「難道你們找了借口推脫了過去,所以不用去了?」

    話說到這,然後不等綠柳說話,便恍然大悟般的自說自話道:「是了,只有這樣,一向替我考慮的你們才會任由我睡著,才沒有叫醒我。」

    綠柳不禁黑線,「主子,您想多了!」

    「啊?」佳茗本來疑惑的看向綠柳,想聽其解釋的,可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可能,不禁狐疑道:「難道,福晉那邊通知今早不用過去請安了?」

    綠柳當即主子你真聰明的眼神看向佳茗,「是的,昨兒晚上,福晉那邊就派了柳紅姐姐過來說了,福晉剛回來,想好好休息休息,所以今兒個早上先不用過去請安,明兒個早上再過去。」

    佳茗先是一臉慶幸,然後疑惑地看向綠柳,「既然昨兒個晚上便收到了通知,你們怎麼不通知你主子我?」

    不過,話一說出口,佳茗就知道為什麼了,臉上突然出現了尷尬的神情。

    果然,邊上綠柳也羞紅著臉,很不好意思的小聲道:「這不是主子您昨晚和貝勒爺早早的一起睡了嘛!」

    神他媽的早早一起睡了!

    雖然都知道桃院的下人,都知道昨晚爺早早地就和她滾了床單,還滾了很久很久。

    但是不說出來,她可以自欺欺人當做不知道,可這下想裝作不知道都不行了。

    再一想到昨晚柳紅過來的時候,沒見到自己,也沒見到四爺,再一問,睡了。昨晚四爺是在桃院留宿,不用腦子細想都知道四爺和她早早一起滾了床單。

    這消息肯定被福晉知道了,唔,或許不止福晉,估計還會傳出去,整個後院都知道了。

    佳茗覺得尷尬有些羞惱的同時,更明白這對後院的女人來說是個刺激,明兒個去給福晉請安的時候,估計又是一場口舌大戲。

    雖然如此,佳茗卻立即將這即將發生的事拋之腦後,一點也不擔憂,嘴上功夫而已,這種事她可不怕,所以便不想了。

    咕嚕嚕,肚子叫了起來。

    昨晚被折騰累了,消耗大,加上早上又沒用早膳,餓了很正常。

    想吃東西的佳茗,當即加快了起床的速度。

    等穿好衣裳,梳好頭髮,一切收拾妥當后,佳茗邁步正準備離開卧室,突的發現自己放信的小箱子被打開了。

    佳茗提起的腳當即頓住,然後收了回來。

    「誰打開的?」佳茗邊疑惑的問綠柳,邊走近放信的小箱子。

    綠柳看著那小箱子,腦子裡頓時閃過此前四爺離開卧室時的影像,於是,有些猶豫的說道:「貝勒爺離開屋子的時候,手上似乎拿著一些東西,好像是一些紙張。」

    佳茗一聽綠柳的話,心裡一跳。

    當然,不是怕被四爺拿走的信里寫有見不得光的,因為根本沒有,而是怕四爺拿走了她的信這件事本身。

    這小箱子里放的都是弘暄給她寫的信,還有他畫的畫,那些畫很可愛,又有趣,滿滿的歡樂溫馨在裡面,那可都是她的收藏。

    被四爺拿走了,就不是她的了,是四爺的收藏,四爺的歡樂和溫馨了。

    可想什麼來什麼,佳茗懷著忐忑的心情,小心翼翼翻開起小箱子里的信件。

    一張張的翻開,全是字,就是沒有一幅畫。

    明顯的,四爺只留下只寫了字的信,所有的畫都拿走了!

    沒了,全都沒了,佳茗氣得想吐血!

    氣過後,佳茗覺得還是得想辦法拿回來,可左想右想,都覺得那些畫再無要回來的可能,心裡開始憋屈鬱悶的想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