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347章 保不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347章 保不住字體大小: A+
     

    嘴裡雖然咕噥著,但弘暄依舊沒有放下手中信,一直到看完為止。

    他才不要看得不舒坦了就放下,卻又放不下,然後又拿起信繼續心情不舒坦,他覺得還是一次性不舒服到底,然後再平復心情,接著就不會再這麼想心裡後面有寫什麼的好奇心了。

    別人如何他不知道,反正他就是這樣的心理。

    而且他是這麼想的,也這麼做了。

    看完信后,他再次不斷給自己做心裡建設,隨著信被他重新疊好,並小心的放入暗格里,因著信裡帶來的不舒坦漸漸地消弭了。

    禁不住的,弘暄歪著身子,靠在椅背上嘚瑟道:「嘖嘖嘖,小爺我心情調節能力強著呢!」然後拿起一塊糕點,丟進嘴裡吃了起來。

    他眯著眼,品味糕點的美味,同時心裡感嘆:果然心情好,吃東西也覺得好吃。

    屋裡伺候的小李子樂呵呵的附和道:「主子您是真的厲害,沒多久呢,您都不愁了!」

    話落,眼尖的他看見有人來了,正是負責去廚房取食物的人,當即湊近弘暄,小聲提醒道:「主子,有新的點心了。」

    「哦!」弘暄立馬將身子坐正,雙眸看著門口處進來的侍從,問道:「這次的是什麼?」

    侍從先是給弘暄行了禮,才回答:「是冰碗。」

    弘暄一聽,忙不迭的示意侍從,「那趕緊的,呈過來。」

    侍從被這麼一催,手裡的動作立馬加快了不少,卻也沒有快中出錯。

    掀開食盒的蓋子,將冰盤拿出,放到屋裡的冰盆上,那冰盆是專門用來凍東西的。放置好后,才拿了碗,盛了一碗子。

    弘暄看著面前的冰碗,有甜瓜果藕,百合蓮子,杏仁豆腐、桂圓、葡萄乾……看著,就覺得有胃口,感覺著碗中散發的絲絲涼意,就覺得涼爽。

    只是看著可不過癮,弘暄當即拿了調羹吃了起來。

    涼涼的,甜滋滋的感覺,好極了。

    正吃著開心,忽的耳邊傳來打擾的聲音,是小李子的,「阿哥,貝勒爺那的蘇爺爺來了。」說話間,他周到的拿了一手帕朝著弘暄遞過去。

    弘暄沒理,繼續舀了一口進嘴裡,快速咽下了嘴裡的東西后,才接過手帕,快速擦擦嘴角,將手帕遞迴去給小李子。

    待弘暄一番收拾好后,蘇培盛進來了。

    「蘇諳達,您這次來,阿瑪又有何吩咐?」

    蘇培盛看著弘暄笑盈盈的小臉,霎時間,有些領會自家爺喜歡逗他變臉的惡趣味了。

    「四阿哥,方才您收到瓜爾佳庶福晉的來信了吧?」

    怎麼問額娘的來信有沒有收到,心中不好的預感讓弘暄突地覺得椅子有些不好坐了,不自住的動了動屁股,「收到了。」

    「您看完了吧?」蘇培盛繼續笑眯眯的問。

    想起原本額娘寄來的信全被阿瑪拿走的弘暄,再加上心中突突突的不好的預感,「看完了」三個字到了嘴邊后,愣是變成了,「沒看完。」

    聞言,蘇培盛一愣,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他還以為四阿哥弘暄已經看完了呢,畢竟收到信回來的時候,據說腳步匆匆,挺急待的。

    不過沒看完,也沒事。

    「爺想看了,奴才就先拿走了,至於四阿哥您沒看完,若是還想再看,可以去找爺要來看。」

    蘇培盛這話一出,弘暄那點小心思瞬間就破滅,同時,一種石頭終於落地了,不詳預感終於到來了的感覺。

    但他並沒有感到輕鬆,心情是沉重的。

    他苦著臉,語氣很是鬱悶對蘇培盛說道:「蘇諳達,您能不能不拿走啊?」

    話雖是這麼說,但,他其實已經有了答案,不可能不拿走的。

    果然,蘇培盛搖搖頭,「阿哥您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弘暄頓時更加沮喪了,哭喪著臉,「知道,當然知道了。」畢竟,是阿瑪吩咐了蘇培盛,蘇培盛自己是做不了主的。

    「那阿哥,信呢?」蘇培盛笑著問弘暄。

    弘暄看著蘇培盛臉上的笑容,覺得礙眼。

    唉!這信,他又沒有保住,真是的,我想念的額娘,我想念的可愛的五弟,唉,都沒有了!

    哀怨的瞅了眼蘇培盛后,弘暄才依依不捨的將信從桌子的暗格里拿出來,放到桌子上並乾巴巴的回答:「吶,信都在這裡了。」

    話落,就見一隻挺好看的手伸了過來,可弘暄就是覺得這隻手哪裡哪裡都不好看,明明適度的白皙被他嫌棄太白,明明纖瘦適度被他嫌棄太瘦太干……

    可再不願意,他也不能阻止,畢竟,他阿瑪可是威脅過他的,萬一他拒絕了,晚上就過來檢查他兩個時辰的功課怎麼辦,更甚至來的更勤快些。

    當然,天天來是不可能的,畢竟阿瑪還是挺忙的,但是隔三差五的來,只要阿瑪願意,還是可以的。

    可就算阿瑪願意,他也是不願意的,結果,當然是眼睜睜的看著信被蘇培盛接過拿在手中。

    心塞的感覺,真是不好受極了,弘暄閉眼,來了個眼不見為凈。

    「那阿哥,這信,奴才就拿走了。」蘇培盛說道。

    弘暄連忙擺手,「拿吧,趕緊拿走吧!」

    「那奴才走了!」話落,蘇培盛拿著信,轉身離去。

    弘暄依舊不睜開眼,他實在不想看蘇培盛拿信離開的身影,就怕睜開眼后,一個控制不住,追上去,討要回來。

    那後果就是檢查功課,他更怕這個,所以他要閉著眼睛,忍忍忍,忍到不見了蘇培盛的身影就行了。

    「對了!」驀地,蘇培盛挺住腳步,一個轉身看向閉眼的弘暄,臉上帶著笑,卻語帶抱歉的說道:「爺吩咐的,奴才還忘了一句沒跟您說。」

    閉著眼的弘暄,眼皮跳動了幾下,他總感覺不是什麼好話,他一點不想知道。

    可,不行啊,於是緊抿著的嘴終還是動了動,「蘇諳達,你說!」

    蘇培盛笑眯眯道:「爺交代奴才告訴阿哥你,以後瓜爾佳庶福晉再來信,阿哥你看完后,請讓身邊的人拿過去爺那裡。」

    竟是連以後的也保不住了!

    晴天霹靂!

    炸得弘暄刷地睜開了一直不願睜開的眼睛。

    蘇培盛看著弘暄小阿哥眼睛里的一片茫然和懵逼,心裡很有種偷偷樂的滿足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