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332章 四爺紅了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332章 四爺紅了眼字體大小: A+
     

    弘暉得到同意的一瞬間,再也忍不住雀躍了起來。

    見孩子這麼高興,福晉認為自己這個決定還是做的好的。不過,她同意了還不成,「你阿瑪那裡……」

    話未完,弘暉便急忙接過話語,「阿瑪那裡,兒子去說」,說著,轉身往門外走,「我現在就去找阿瑪,額娘你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話說完,人便已走到了門口。

    對於弘暉的急切,她本想對他說「不急」的,可人已走遠,再者看暉兒興匆匆的模樣,難得有活力,福晉不舍阻了,便這麼算了。

    前院,四爺才進了書房沒多久,便聽到蘇培盛回稟:「爺,大阿哥來了。」

    四爺先是一愣,暉兒來找自己何事?旋即想到剛剛在福晉那裡,他那明顯的心思,便瞭然了,然後,他朝著蘇培盛微微點了頭。

    蘇培盛立馬領會,當即轉身朝門外走去,很快的來到弘暉跟前,「大阿哥,爺讓您進去。」

    話落,便領著弘暉進去了。

    弘暉有些急的給四爺行完了禮,四爺並沒有在意弘暉的些微失禮,也不說他,只話語隱隱含著關心道:「坐吧!」

    弘暉聽話的在蘇培盛剛搬來的凳子上坐下,還不待被問話,便急忙的表達自己來此的目的,「阿瑪,兒子有事想請您答應。」

    「你想一起去塞外!」四爺擱下手中紙筆,看著弘暉很是肯定道。

    弘暉點了點頭,他並不意外自家阿瑪猜到自己心思,畢竟他之前顯露過,而阿瑪很厲害的。

    「不行!」四爺堅定的拒絕。

    被拒絕的弘暉,因著此前在他額娘那裡的艱難說服經歷,他很淡定,依舊在凳子上坐的筆直,雙眼也堅定地看著他阿瑪,「兒子知道自己的身體挺遭的,但兒子想去。」

    四爺聞言,眼皮一跳,心裡鈍疼,轉瞬間,一個念頭「暉兒的知道,和自己的知道一不一樣」在心裡轉了轉,也許不一樣,所以不能露了口風,他語氣淡淡地反問:「你知道?」

    「知道」,弘暉說話的時候,是笑著的,他以前會傷心,但如今已然釋然了許多許多,「阿瑪,兒子能感覺到身體不斷變的不好,或許兒子以後只能卧床養病,甚至……」

    「不會的!」四爺厲聲喝道。

    「真的不會嗎?阿瑪,太醫應該跟您說了實話了吧?」弘暉繼續笑著說道。

    淡淡憂傷的氣氛,頓時縈繞在書房裡。

    四爺雙手不禁緊緊握住,手上青筋不自覺的暴露了出來,薄薄的嘴唇,看似薄情,卻擠出沙啞的聲音,「暉,暉兒!」

    僅僅三個字,不甘,難過……複雜的情緒糾結在一起。

    「阿瑪,您別傷心,別難過,暉兒已經做好準備了,只是,額娘那,不那麼清楚,沒有做好準備!」原本笑著說話的弘暉,笑容漸漸斂了,眼裡閃過擔憂,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低。

    算了,不說這個了。弘暉看了眼依舊難過的阿瑪,心道:這麼沉重的話題,還是就此打住吧。

    他臉上又露出了笑容,「阿瑪,暉兒不想一生為了活的久些便過的如此平淡無趣,我想看看外面和府里、和宮裡有什麼不一樣……」

    看著這樣堅強樂觀的嫡長子,他的弘暉,四爺心裡越發的不甘,但他無能為力。

    他眼眶不由的有些濕潤了,專註說著內心渴望的弘暉,沒注意到四爺——他阿瑪有多在乎他。

    漸漸的,四爺側頭,霎那間,濕潤差點盈出了眼眶。

    趁著弘暉不注意,四爺抹掉濕潤,然後轉回頭,看著訴說內心的弘暉。

    不然,答應了吧!

    那是暉兒的渴望,以後暉兒身體越來越不好,趁著身體還可以,還能滿足他的念想,不至於讓他想著,念著,甚至成為畢生的遺憾。

    可是,萬一……四爺顧慮著,害怕著。

    沒錯,一直冷肅挺拔的四爺也會害怕,害怕他的暉兒,他那個從那麼小長到這麼大,寬厚、堅強、樂觀的嫡長子因著他的答應出了意外,再也不見了,他不敢答應啊!

    忍不住的,四爺眼眶更為濕潤了。

    渴望看著自家阿瑪的弘暉愣了,阿瑪他眼眶濕潤了,那是為自己的!他感動的嘴唇動了動,「阿瑪!」

    四爺閉眼,不想心中的脆弱被孩子看到,同時,硬著心側頭以示內心的拒絕,他還是不同意他去。

    了解到自己阿瑪對自己的關切擔憂,弘暉低頭猶豫了好一會,可就是說不出一句妥協的「不去」。

    即使惹親人擔憂,但他還是不舍放棄這或許是此生唯一一次外出遠行的機會。

    他咬咬嘴唇,抬眸,從凳子上起來,然後撩起下擺,跪下。

    四爺一見,忙轉回頭,不等他吩咐蘇培盛,邊上蘇培盛見此,忙過去想要扶大阿哥弘暉起來。

    弘暉堅決不理蘇培盛,只堅定地看著他阿瑪即四爺的側臉,說道:「暉兒知道這讓您很為難擔憂,對不起阿瑪,但暉兒還是想,那念頭揮之不去,兒子不想後悔,對不起阿瑪,暉兒請求阿瑪您給與暉兒一次機會。」

    四爺不由的側臉,弘暉看不見的地方紅了眼。

    見還是不答應,弘暉忍不住再一次懇求的喊道:「阿瑪!」

    聞言,四爺閉了眼,他不想睜眼,怕看到弘暉的模樣后,不能拒絕了。

    拒絕的意味傳到弘暉眼中,但他還是不甘心,雖然話傷阿瑪心,但他就是那麼想的,也想那麼做。

    「阿瑪,暉兒寧願無遺憾的笑著離去,也不願意帶著遺憾纏綿病榻。」

    四爺心又一鈍痛,良久,然後,他聽到自己有些顫抖沙啞的聲音:「好!」

    消息傳到福晉那的時候,不太了解情況的福晉便為弘暉忙碌起來。

    她邊指使著下人忙活,邊心裡琢磨著此行塞外的事。

    弘暉高興是一方面,當然還有其他方面,比如趁著這個機會,讓暉兒好好和蒙古親戚親近,拉攏更多的蒙古勢力,為暉兒以後登上皇位造勢。

    對了,趁著這次四阿哥也去,她會好好對待他的,唔,趁此機會培養兄弟倆感情更上一層樓,將弘暄更牢的綁上暉兒的車上。

    據聞,瓜爾佳氏的兩個兒子相處的很好,兄弟倆很是友愛,如此一來,只要弘暉得了弘暄的幫助,弘景也沒了威脅,說不定還會成為暉兒的助力。

    福晉在心裡列下好些優勢后,終於將對弘暉身體的擔憂壓下,此刻深深覺得,這趟塞外,如弘暉所說的那般,他撐得住的話,值得冒些險去。

    但,並不妨礙她做預防,當即吩咐了下人準備弘暉的東西,還特地叮囑了,「對了,特別是藥材,要多備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