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329章 誤會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329章 誤會賬字體大小: A+
     

    前院書房,弘暉和弘暄哥兒倆湊在一起聊天。

    「四弟,你前兩天在屋裡幹什麼呢?」弘暉訝異問著弘暄話的同時,當先一步往涼亭走去,「以往你總是往屋外跑,喜歡在屋外嬉戲。」

    說到這,弘暉眼裡閃過一縷羨慕。

    四弟身體好,想怎麼玩就怎麼玩,自己這身體,想著,剛抵達涼亭的弘暉眼裡黯淡了些,自己只能作為旁觀者,看著四弟玩。

    他也好想,好想痛痛快快地踢踢蹴鞠,練練武,射射箭,甚至是騎馬,可惜……眼神一瞬間更為黯淡的弘暉,不禁握緊瘦且蒼白的手。

    走在弘暉身後的弘暄,並沒看到弘暉表情的變換,但敏銳的他,還是能感覺到對方周身縈繞著一股失落的感覺。

    這感覺很熟悉,聯想以前,小傢伙很快便明白大哥這是在哀傷自己身體不好了。

    小傢伙其實也挺擔心弘暉身體狀況的,但,大哥不需要,也不喜歡自己被人同情和擔心,所以小傢伙也在進入涼亭,弘暉轉身坐於亭中正中凳子上的一瞬間收斂了眼裡的擔憂,故作不知地回答道:「大哥你問前兩天啊,我額娘那要照顧五弟,積攢了不少賬冊,她讓我幫忙看看。」

    弘暄並沒有瞞著弘暉,一來這沒什麼要緊的,也沒什麼好瞞,二來兄弟倆感情好,為這麼點事情瞞著對自己好的大哥,無端端的生了隔閡就不好了。

    弘暄很認真對待這份兄弟感情,而對於如此誠摯的弘暄,弘暉雖然羨慕弘暄小小年紀便如此能幹,但不嫉妒,一方面是他為人寬厚,另一方面他也感受到弘暄對他誠摯的兄弟之情。

    恰巧從涼亭背後走過的蘇培盛,見到、聽到兩位小阿哥如此友愛,心裡不由的為自家主子欣慰。

    唔,這事,等會一定要說給爺聽,爺聽了一定高興。

    來到四爺書房,蘇培盛見四爺正在忙,便將原本打算和四爺說的話給咽了回去。

    心想,還是等爺忙完了再說吧。

    四爺這一忙,便忙到了晚膳時候。

    還是蘇培盛提醒了,四爺才反應過來,該是用膳的時候了。

    他當即擱下手中毛筆,隨手收拾好面前案上的東西,在蘇培盛的伺候下,洗手洗臉,用過晚膳。

    用膳的時候,四爺講規矩,食不言寢不語,蘇培盛沒敢和四爺說閑話。

    直到四爺洗澡的時候,蘇培盛才找到閑暇時間說一說今兒個下午發生在涼亭的事。

    「爺,奴才今兒個下午經過涼亭的時候,聽見大阿哥和四阿哥……」

    四爺聽見倆兒子相處很好並很是友愛后,騰騰霧氣中,他嘴角沒怎麼掩飾地翹了,眼裡笑意滿滿。

    如蘇培盛所料的那樣,四爺很是欣慰高興。

    不過,當聽到蘇培盛說弘暄在忙著桃院那邊拿來的賬本后,四爺皺起了眉。

    洗過澡,換過衣裳后,四爺讓人提著燈在前,身邊跟著蘇培盛等人,急匆匆地往桃院而去。

    本來聽到消息說四爺在前院用膳洗簌后,準備也洗簌,然後早早睡覺的後院眾得知四爺竟然去了桃院后,一個個的心湖掀起了漣漪,甚至波浪。

    端院的福晉,最為端的住。燈前,她垂下眸,一瞬間,她心裡想了許多。

    無論前世今生,她經歷的多了,雖然心裡也不是一點波動沒有,心裡也起了點漣漪,但想想前世的李氏,前世的年氏,那可比瓜爾佳氏可很多了,而且對自己最為重要的只有弘暉,所以很快的福晉便平靜下來。

    在柳紅,姚黃等人擔憂目光下,福晉手穩穩地挑了挑燈,等燈火足夠亮后,她無比自然地放下手,坐起來,對著柳紅等人吩咐道:「備熱水吧!」

    柳紅等人見主子依舊如此平靜,心裡的擔憂頓時按下並紛紛鬆了一口氣。

    梨院李氏卻是羨慕嫉妒恨的掰斷了指甲套,倒霉的是折到了自己手的指甲,手受傷了,疼。

    梅院的赫舍里氏,她知道自從她謀害小阿哥的事發生后,四爺就厭上了自己,即使來了她這裡,也只是純蓋被子。

    看起來四爺來不來她這裡都一個樣,但是,來了,萬一哪天四爺願意臨幸她了呢,到時她有了小阿哥,那……美夢醒來的赫舍里氏,面對現實——四爺去了桃院瓜爾佳氏那,她心裡那個羨慕嫉妒恨啊!

    洗澡中的她,忍不住使勁拍浴桶里的水。

    「啊!」很不巧的,水沒有濺出去,卻是撲了赫舍里氏滿面,眼睛睜不開就算了,還進了好大一口洗澡水嘴裡,也挺倒霉的。

    四爺到了桃院,剛洗完澡的佳茗聽聞下人回話后,無奈地從床上起來,走到卧室門口處等待。

    才一個呼吸間,四爺便來到了佳茗跟前。

    「爺,您怎麼這個時候來了?」隨著四爺進入屋內的佳茗,隨口問道。

    四爺來到凳子前,轉身,他一撩下擺,坐下,旋即看著佳茗挑眉:「你不知道?」

    佳茗眨眨眼,疑惑道:「知道什麼?」

    四爺眯眼,提醒道:「弘暄算賬。」

    「原來爺你指的是這個啊!」被問的佳茗一點也不緊張,很是淡定地在四爺旁邊的凳子上坐下,繼續道:「不知這個有什麼好問妾的?」

    「你確定?」四爺又一次挑眉。

    佳茗不直接回答四爺,而是在回視中反問:「那爺您覺得暄兒有耽誤功課的時候嗎?」

    「沒有。」

    「那不就行了。」這次輪到佳茗挑眉了。

    因為四爺差不多已經知道自己的真面目了,所以獨處時,在四爺面前,佳茗不怎麼「裝」。

    聞言,四爺眯眼。

    佳茗絲毫不受四爺氣勢影響,依舊大膽,「哎呀,爺您不會也認為妾身沒資格使喚暄兒,教導暄兒吧?」

    「沒有。」四爺很是乾脆的否定,他是真的沒這麼覺得,當然,只限於瓜爾佳氏,若是像李氏就不一定了。

    弘暄和弘時,一對比,明顯的,弘暄大氣,弘時有些小家子氣,在沒搬去前院時,弘暄明顯比弘時強的多,除了弘暄比較聰明外,也是瓜爾佳氏教的好。

    「那就好,其實我這也是為了暄兒好。」佳茗笑眯眯的說道。

    四爺看了眼佳茗,然後視線挪向前方虛空,若有所思后,突地說道:「的確是為了暄兒好,不過就是有些輕鬆了。」

    「啥?」佳茗聞言一懵逼,不可置信地看著四爺。

    「你這裡的賬冊太少,且簡單了些,對暄兒的鍛煉,不夠充分。」

    佳茗頓時對弘暄表示了同情。

    暄兒啊,誰讓你以前總是坑爹的,你阿瑪要找你算賬了,以後怕是要過上更忙碌,水深火熱的日子了。

    「這個啊,爺您鍛煉暄兒,妾感激,不過,希望您好好控制一下,別太難為勞累暄兒,畢竟他才是幾歲的娃娃,可不能當大人使喚。」

    四爺聞言,瞪了眼佳茗,「你當爺是什麼,會往死里去難為他嗎,放心,爺有數。」

    「嘿嘿」,佳茗乾笑,「爺您有數就好,是妾身多慮了。」

    四爺眯眼,「的確是你多慮了,竟然如此看待爺」,話落,他湊近佳茗耳旁,語氣卻不是很冷,「茗兒,說說你這筆「多慮」的誤會賬,要怎麼算?」

    曖昧的氣氛頓時縈繞倆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