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230章 作死的弘暄(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230章 作死的弘暄(五)字體大小: A+
     

    「啊,這麼快?」佳茗瞪大眼,有些不相信,實在是這完成的速度太快了點。

    弘暄嘿嘿一笑,不說話,只傲嬌點頭表示,他小爺就是這麼的快。

    「真的?不會吧!」這速度,讓佳茗還是半疑半信,因為原本估計一個月完成都夠嗆的懲罰,愣是半個月多點就快完成了。

    「不信,讓人拿來檢查。」弘暄話語信誓旦旦極了。

    「不用了」,佳茗擺手,心中若有所思:原來勞逸結合的威力如此大啊!

    然後,隊伍休整時間到了,弘暄一如以往的拿起她最近畫好的小人畫,一溜煙的下了馬車,去和他的堂兄弟們玩去了。

    想到「勞逸結合」,原來竟是這麼個勞逸結合法!

    佳茗心下嗤了下,原來找了人幫忙代筆了,所以才這麼快完成的啊!而且,竟都寫的一樣的不甚好,都像初學者的一樣。乍一看是同一個人的,想的還挺周到的嘛!

    不過效果似乎不是很好啊,看多兩眼,就發現筆跡的不同了。

    既如此,得知是弘暄自己作死後,佳茗就不好再攔著四爺了。

    於是,剛剛還慶幸躲過話嘮訓話一劫而對額娘感激的弘暄,下一刻,就被四爺翻過小身子,啪啪啪的被打了屁股。

    這懲罰,比起先前的,竟還要傷他,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這下子,他怨念了,嗚嗚,額娘剛剛若是不插話就好了,最多被訓一頓罷了。

    本來,弘暄是想忍住的,畢竟他都大了,懂事了,再哭就不好了,可忍啊忍,在四爺的三巴掌下,就丟臉的哭了,而且,邊哭還邊喊著再也不敢了。

    四爺打的很有分寸,又打了幾掌后,就勒令剛被打完的弘暄站好,並開始了新的問詢,「弘暄,這些」,指了指攤在桌上寫著大字的紙張,「你讓誰幫的?」

    小弘暄抹抹哭的紅彤彤的雙眼,抽噎著答道:「弘晟,嗝,弘晊、弘曙、嗝,還有弘倬,不過,嗯,嗝,不關他們,他們的事,嗝,一人做事一人當,他們都是被我,嗝,誘惑的,阿瑪你,嗝,罰我吧!」

    四爺一聽,不禁眯起眼,細細打量起跟前膝蓋處左右高的小人,嗯,還算有擔當,這一點值得肯定。不過,沒想到這小傢伙不但在大人跟前人緣好,在小阿哥堂兄弟之間感情也挺好的。

    覺得奇怪,暄兒笑容的溫暖魅力他知道,但這對大人比較管用,沒成向在小孩里,也這麼有魅力。雖然新年的時候,弘暄和小阿哥們相處得不錯,可那都是許久前的了,而且有好到這種程度嗎?

    再者,弘晟可是三哥的嫡子,很是受寵,輕易不讓人,連太子和大哥家的,那小阿哥聽說也不是很給面子,而且嫡庶有別,嫡出的很少給庶出的好臉色,聽說他一般都是和嫡出的玩,暄兒竟然能讓他幫忙?!

    而且,相對於三哥家的弘晟,五弟家的弘晊,七弟家的弘曙、弘倬,都是庶子,脾氣相對好點,但,這麼多小阿哥幫他,還是挺奇的。

    邊上的佳茗聽到弘暄的話,似乎想起了什麼,然後哭笑不得,心道:不成想,自己原來還是幫凶啊!

    果然,隨著四爺的詢問,弘暄回答:「小人畫,畫我的,額娘畫的」,繼續抽噎一下后,接著道:「出去玩,快速翻動給他們看,我會動,好玩好看,嗝,他們也想要,但是他們不會畫,畫出來的不像自己。」

    說到這,忍不住又抽噎了一下,「身邊也沒人會畫,三伯他們是會,可是沒空,也不會給弘晟畫。」繼續抽噎,抽噎結束,繼續說:「我告訴他們,我的是額娘畫的,他們想要額娘幫畫,然後我,嗝……」

    「然後你就用幫你寫大字來交換!」四爺猛地插話。

    佳茗:果然如此。

    弘暄偷覷了下四爺,不禁對上幽深的雙眼,下意識的摸摸自己有些痛的屁股,然後才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並含糊應道:「嗯。」

    四爺眯著的眼,倏地睜開了,心道:事情原來是這樣。

    「雖然你是初犯,問什麼也誠實回答,但,錯了就是錯了,再多的借口一樣是錯了,找人代筆這樣的行為……」巴拉巴拉,四爺又開始了長篇大論式的訓話。

    不過這回小弘暄可沒不高興,反而,他內心依稀慶幸著。畢竟比起被打屁股,站著被訓話在可以承受範圍。唔,最重要的是也沒那麼丟人。

    最近在堂兄弟跟前炫耀得瑟,挺有面子的,小傢伙也是懂得要面子的小爺了。

    當然,若是能將寫大字減少些就好了。

    隨著睡覺時間的臨近,時間也不早了,四爺的訓話終於結束了,弘暄的幻想也隨之破滅了。

    寫大字,重新算起,一個月一百二十遍,比起原先完成的,還多了二十遍。

    晚上,弘暄趴在床上,咬牙默默流淚。

    佳茗給他屁股上好葯后,見他這副悲傷的樣子,伸出纖指颳了刮流下的淚珠,哄道:「別哭了,做錯事就挨罰,就是這麼個理,誰都一樣。」然後便給他舉了以前罰他舅舅學堂挨打手掌心的例子,「以後別再犯就是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不過你那寫大字的懲罰還是得做的。」

    最後因為心疼小傢伙,畢竟他被打屁股了,還有點因為自己的緣故,不然,爺可能想不起打他的吧,於是,又給出了一個承諾,「額娘明兒個給你做好吃的。」

    或許是有舅舅這麼個同病相憐的人,又或許是吃貨屬性的他明天即將得到滿足,竟真的不哭了。

    或許是因為今天心情綳得緊,加之哭累了,不用佳茗哄他,便眯上眼,睡著了。

    到了第二天,小傢伙發現他的事情並沒有像昨晚他額娘說的那樣到此為止。

    早膳,阿瑪沒有幫夾小籠包;臨走時,阿瑪沒有摸摸他頭就走了;整個早晨,阿瑪都綳著臉。

    午膳,阿瑪又沒有幫夾菜;臨走時,他也沒有摸摸他頭就走了;整個中午阿瑪出現時間,他依舊綳著比往常要緊的臉。

    晚膳,阿瑪依舊生他氣,沒有幫忙夾菜;晚上描紅時間裡,他儘力做到最好,將自己寫的最好的一張大字給他看,可他依舊綳著臉,訓斥自己這不好,那結構不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