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227章 作死的弘暄(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227章 作死的弘暄(二)字體大小: A+
     

    然後,小傢伙忍不住哀嚎一聲,眼眶都微微濕潤了。

    嗚嗚,真是糟糕透了,明明看阿瑪、額娘寫字挺容易的,要是早知道這麼難,嗚嗚,我就……

    「好了好了,別嚎了。」佳茗輕拍了拍弘暄毛茸茸小腦袋,然後牽起他的小手,繼續道:「咱們該下馬車了。」

    小傢伙嘟了嘟小嘴,滿腹心事地在牽引下了馬車。

    馬車外,蘇培盛正恭敬等候在一旁,一見兩位主子,當即微笑見禮道:「瓜爾佳格格,四阿哥!」

    「蘇公公。」佳茗邊應話,邊拉著弘暄半側過身,沒全受了對方的禮。

    而小傢伙也跟著答應道:「蘇公公。」

    蘇培盛笑容更真誠了,說道:「兩位主子請隨奴才來。」

    「那麻煩蘇公公了。」說著,佳茗便繼續牽著弘暄的小胖手,跟在蘇培盛身後,進了驛站自己等人住的地方。

    到了地方,梳洗過後,四爺很準時的出現了,於是又一起用了晚膳。

    晚膳期間,佳茗便發現兒子竟吃得心不在焉,心想:這不對勁哇,暄兒可是個吃貨,今兒的晚膳味道也挺不錯的。

    疑惑的她特意關注了一會這小傢伙的一舉一動,卻發現,這小傢伙竟時不時偷瞄著爺。

    唔,這是?她邊咀嚼著剛夾來的筍片,邊若有所思著。

    正想著,小傢伙又瞄了爺一眼,就好象吃飯或吃什麼菜都需要爺同意一樣。

    唔,也不對,忽地,她靈光一閃,這應該是……

    果然,晚膳過後,小傢伙腆著肚子,不似之前那般緊繃著臉,看著他,就知道其輕鬆了不少。

    「嘿嘿,阿瑪看著都不像生氣的樣子,唔,描紅那麼難,應該可以和阿瑪商量著換個罰法,其實背書就挺不錯的,要不,描紅懲罰減半也是可以的。」

    偷偷在心裡打著小主意的小傢伙,沒看到她額娘——佳茗看著他的憐憫眼神,她很了解弘暄,何況他那精彩變換的易懂的面部表情,便更容易猜到了,於是心裡對話道:「兒子,主意是很好,但沒用,你阿瑪可不是輕易改變主意的人。」

    果不其然,不過一會後,便聽到坐在椅子上正轉著扳指的四爺那清冷的聲音,「蘇培盛,把描紅的東西備好。」

    晴天霹靂哇!懲罰要開始了!怎麼辦,懲罰還沒減輕呢?弘暄木愣愣的呆住了。

    而被吩咐的蘇培盛「嗻」的一聲領命而去,很快又空身回來了,「爺,備好了。」

    「嗯。」四爺低沉的應了聲,然後長身而起。

    木楞中的弘暄依然沒有回過神,佳茗摸了摸小傢伙小腦袋,心中暗道:可憐的娃,打擊來的是如此快,如此深,竟還沒回神。

    四爺可不管這個,他撂下一句「弘暄隨我來」,沒等弘暄跟上甚至回神答應,便邁著大長腿往旁邊耳房——專門收拾出來當作書房而去。

    他不擔心小傢伙不來,不來,他罰得越重,何況,那屋裡還有茗兒,她是個懂事的額娘,不是個導致敗兒的慈母,再說,還有蘇培盛在,實在不行,他會提醒的。

    終於回過神的弘暄,始終磨蹭著不肯去。

    佳茗看不過眼了,很嚴肅的呼喚提醒:「暄兒!」

    「額娘!」小傢伙可憐巴巴的望著她,施展苦肉計,「描紅難,暄兒小,沒力氣。」

    「描紅難,」其實並不,只不過爺要求嚴,所以在爺的手底下學寫大字,呵呵,是挺難的。

    至於「沒力氣?!」想起曾經被他搬來搬去的還算重的物件,想起那被打了一拳踢了一腳的烏雅氏,以及……

    佳茗看著為難的小傢伙,兩條小眉毛都皺成小蟲子了,明顯說謊話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不禁眼角抽搐,暗道:臉皮真厚,不過,臉皮厚好哇,有前途!

    這麼想著,也不耽誤她張嘴恐嚇道:「你別再磨蹭了,當心你阿瑪以為你不真心受罰,懲罰加倍,唔,說不定怒氣當頭,懲罰三倍甚至更重。」當然,在她看來,這並不是恐嚇,而是提醒,畢竟那話語里能聽出來的是真誠。真誠的東西,怎能歸類為恐嚇呢!

    小傢伙一聽,眨巴了下眼睛,好似想象到了那不好的後果,嗚嗚,他才不要懲罰加重,如今已經夠他受的了。當即,蹭的一下,不再磨蹭了,小短腿飛快的跑動著,奔向隔壁耳房。

    耳房的門開著,小弘暄一勁地沖了進去,張嘴響亮喊道:「阿瑪。」生怕他阿瑪,以為他沒來。

    「來了」,四爺垂眸望去。

    「嗯。」弘暄因為擔憂,小身子站得挺挺的,答話卻吶吶的。

    四爺修長的手指指了指他旁邊的椅子,說道:「坐。」而桌子上,則擺放著剛剛蘇培盛備好的整齊的描紅用具。

    弘暄這會兒,才反應過來,阿瑪這語氣,不像生氣哇,聲音一如以往的清冷。想著,小身子稍稍放鬆了許許。

    不過,他剛好似被他額娘忽悠了,額娘她根本不打算幫他求情。唉,看來,還是得靠自己減輕懲罰,想著,他咬牙,磨磨蹭蹭的,小腦子高速運轉著,拖延著即將接受懲罰的時間。

    四爺目光火炬,如何不明白他這小阿哥的心思,但他也不表現出任何看法,任由弘暄磨蹭,只心裡情緒的波動,表明了他還是在意的。

    邊上跟隨弘暄進來的蘇培盛,此時悄然地站立在一旁,了解四爺的他,垂眸為小阿哥的作死默哀。

    最終結果,屋內三人中兩人心中有數,果然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弘暄依舊抗不過四爺,描紅懲罰繼續,遍數依舊,看似沒有絲毫改變。

    只有教導著弘暄寫大字的四爺,以及一旁侍立的蘇培盛知道,這次的教導,可比以前初初教弘暉的時候嚴格多了。

    首先,要求嚴格多了。

    不過弘暄手勁大,手穩,感知又敏銳,還算做到了四爺的略高要求。於是,無知無覺的弘暄,此刻,踏踏實實地揮舞著手中毛筆,邊寫還邊心裡埋怨:額娘真是的,就是愛糊弄嚇唬人,這寫字描紅什麼的不難嘛。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