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215章 小心眼,幼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215章 小心眼,幼稚字體大小: A+
     

    「蘇公公,又勞煩您送四阿哥回來了。」佳茗看了眼孫嬤嬤懷裡抱著的熟睡的娃后,很是客氣地說道。

    「瓜爾佳主子,您客氣了。」說著,蘇培盛忍不住用憐憫的眼神看了看佳茗。

    佳茗不期然對上蘇培盛這眼神,心裡霎時間惴惴的。

    心中免不了開始嘀咕:蘇培盛那眼神,是什麼意思?

    然而就在她垂眸思索瞬間,眼角餘光瞥見孫嬤嬤欲言又止的模樣。

    她心下一咯噔,不安吶!

    孫嬤嬤見了自家主子疑惑的眼神后,略一沉吟,又偷覷了眼蘇培盛,見其裝聾作啞后,恍然大悟。

    蘇培盛的主子是貝勒爺,他的一舉一動經常代表的是貝勒爺的意思。

    那他擺出這副樣子,看來,爺的意思很明顯了——爺就是想讓主子知道宮裡發生的事。

    於是,孫嬤嬤又沉默了一小會,整理下思路,接著便張口將宮裡的事一一道來。

    佳茗聽了后,有種要暈過去,馬上裝病的感覺。

    可惜,遲了。

    果然,孫嬤嬤話剛說完,佳茗耳邊便傳來蘇培盛的聲音,「瓜爾佳主子,爺說今晚歇在您這,這晚膳什麼的,都在您這用,主子爺都讓您準備好了。」

    欲哭無淚哇!

    說完,蘇培盛便離開了。

    佳茗被蘇培盛的話語給震在了當場,連其什麼時候離開的也不知道。

    直到許久,佳茗才回過神。

    她伸手,倚靠著紅桃,略為僵硬地走進裡屋,走近小塌。

    小榻上,小弘暄先佳茗一步被放到了上面。

    佳茗上了榻后,被忍不住將哀怨的眼神投向睡得很是香甜的小弘暄。

    看著睡夢香甜的小傢伙,佳茗心裡越發覺得不平衡。

    嗚嗚,她怎麼那麼命苦,她的娃凈坑爹,這也就算了,起碼,不能帶累她呀。

    哀怨中的佳茗,未曾注意到榻上的娃,要醒了。

    小弘暄長又濃密的眼睫毛,不停地顫動著,摹地,他的眼睜開了。

    霧蒙蒙的,看著,就知道他正迷糊著。

    小傢伙伸著小拳頭,揉了揉眼睛后,眼中迷霧快速散去,清澈的眼神在逐漸出現。

    待他看清楚面前的身影時,小傢伙不禁愣了一下,之後他眨眨眼,奶聲奶氣問道:「額娘,你怎麼了?」

    唔,額娘,看起來,苦苦的。

    佳茗聞言,埋怨道:「還不是你。」

    「我?」小傢伙眼睛瞪得圓圓的,胖胖的手指也禁不住指向自己的小胸脯。

    「就是你。」佳茗伸出食指輕輕戳了戳小弘暄額頭,繼續道:「今晨,你不是答應額娘不說你阿瑪的事嗎?」

    「暄兒沒說!」小傢伙信誓旦旦道:「嗯,說的是,呃,張氏(阿瑪是這麼喚的),摔倒,沒說,阿瑪,壞話,暄兒乖的,要糕糕吃,不說。」

    佳茗聽過孫嬤嬤的話,再一對比小弘暄這時的話,當即明白了他辯解的點所在——他認為,他是在說張格格平路走路摔倒,差點撞到了四爺,結果自己面朝地摔倒,摔得滿臉血的事。

    而且,他記得今晨和自己的約定,不說他阿瑪的事自己便給他做好吃的。

    唔,怎麼說呢,字面上理解啊,的確只是說的張氏,而四爺只是沾邊而已。

    可是,這話的意思,分明就是從側面說,張氏在向四爺投懷送抱啊!

    哦,都忘了暄兒還是個沒滿虛三周歲的娃,這麼拐著彎的話語,他該是還沒能聽懂的。

    算了,一個不懂事的娃,不跟他多計較。

    自己現在還是多做些準備討好四爺,希望晚上自己不再那麼慘。

    雖然按以往的經驗,每次暄兒坑完爺,爺要求子債母償時,自己總是很悲劇的,也明白自己事前做的那些討好根本沒用,自己第二天早上依舊起不來,中午就算起來了,自己的身體也感覺不是自己的了。

    可她依舊不敢自暴自棄,不去做討好四爺的準備,因為她真怕會給四爺火上澆油,導致爺宿在桃院后,她第二天一整天都起不來。

    那樣,她不但身體上不舒服,還覺得尷尬丟人,更甚者被後院所有女人看在眼裡,她們更加瘋狂地針對自己。

    當然,針對自己,自己也就覺得麻煩於應付這些人而已。

    相比於自己,她更擔心的是這些人從而更將視線投向暄兒,對暄兒更加不懷好意。

    就在佳茗很用心準備晚膳(都是四爺愛吃的)完成後沒一會兒,四爺攜著夕陽的餘暉踏進了桃院。

    和佳茗不跟沒滿虛三周歲的娃計較相比,四爺不一樣,他對這個太計較了。

    果然,來到桃院的四爺,用過美味的晚膳后,他就拎小弘暄到跟前,好好說了一頓這小傢伙,用做晚膳后的消食活動。

    本來嘛,今兒個中午,他去宮裡接著小傢伙回府途中,便打算對其好好教育一頓的。

    可這小傢伙當時睡著了,四爺便只好將算賬的心押后。

    被訓斥了半個時辰的小弘暄,已經蔫頭蔫腦了,可沒成想,還有一個更大的打擊出現——額娘和阿瑪一起南巡,可是,沒有我的份。

    小弘暄當即就蒙了,他眨眨眼眼睛,然後瞬間哀嚎道:「不要啊!我也去!」

    嗚嗚,不要留暄兒一個人!

    四爺面無表情拒絕:「不行!」

    哼,讓這個臭小子整天坑爹,看這次不丟他一個人在府里好好待著,順便用這件事給他添添堵。

    「為什麼?」小傢伙用控訴的小眼神看著四爺。

    四爺可不會有點自己小心眼的緣故,只單單說了:「你還太小。」

    可事實也的確如此,一般過了六歲的小阿哥才會帶著出遠門。

    「幼稚!」看明白四爺小心眼報復的佳茗心裡忍不住嘀咕,可這話她可不敢說出口,憋著氣的爺還在跟前呢!

    可小弘暄不知道啊,他當真了,真以為四爺——他阿瑪因為他太小而不讓他去。

    他倒沒認為四爺——他阿瑪是生氣生氣他今兒個在宮裡說錯話而懲罰自己,才不讓你自己去的。

    在他看來,阿瑪剛剛說過自己了,所以,阿瑪該氣消了。

    於是,他天真的反駁道:「暄兒,不小,快三歲了。」

    「如此,阿瑪和額娘去南巡的時候,你便搬去前院,像你大哥一樣,一個人住。」四爺利索地丟出一句話。

    小弘暄有些懵,自己不小了,阿瑪也同意了啊,既如此,他不應該是同意自己去的嗎?

    怎麼,還是讓自己留下呢?

    那小表情,那小眼神,呵呵,暄兒真可愛!還有,他頭頂上的那一小撮呆毛,看得佳茗心癢外加手癢。

    好想將這小傢伙摟在懷裡蹭一蹭,唔,要不,揉揉他毛茸茸的頭頂也行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