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209章 心塞,清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209章 心塞,清明字體大小: A+
     

    四爺抬眸看著佳茗,眼中露出些微訝異。

    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她這裡聽到這類的話,就是上次暄兒得了天花,她也沒有如此直言。

    佳茗可不知道四爺這疑惑,若是知道了肯定會說,上次天花那事,她那時開始時候沒查出證據,沒錯,就是切實的證據。

    而後來,您也做出處罰了,可這次證據確著,而且最為重要的是,您還沒有做出處罰。

    沒讓佳茗多等,四爺就給出了對烏雅氏的處罰:「冷院!」

    兩個字一出,佳茗舒服了,滿意了。

    但對烏雅氏的處罰,是怎麼也繞不過福晉的,畢竟,福晉才是後院的女主人。

    這不,等四爺到了正院,和福晉這麼一說,福晉心思那個複雜哇。

    她雖然前世和烏雅氏有仇,也恨不得今生烏雅氏去死,現其被關進冷院,心中是覺得挺不錯的。

    但是,她也覺得不太舒服,因為爺竟置流言於不顧,竟然如此維護瓜爾佳氏以及四阿哥,這能讓她舒服嗎?

    肯定不能!

    這不,福晉心中衡量了一下,覺得今世的自己以後要拍死烏雅氏易如反掌,兼之看瓜爾佳氏和小弘暄不順眼后,便提出了異議。

    「爺,烏雅妹妹也不是故意的,只是被四阿哥弄疼了才撒了手,這麼處罰她,也太過了些吧……」

    被不甘心蒙蔽了清明頭腦的福晉,大意了,沒看到四爺放在膝蓋上越來越握緊的拳頭。

    於是,她繼續作死地說道:「何況,四阿哥是真的打了兩拳烏雅妹妹,又踢了一腳烏雅妹妹……」

    正找著借口為烏雅氏開脫的福晉,忽地對上已經聽不下去的四爺那冷冽的眼神,瞬間即將要說出的話都沒了,住了嘴。

    「福晉!」四爺頓了頓后,冷哼一聲接著道:「府里流言沸騰,你若是不能管好後院,就分出一部分給別人管。」

    此話一出,福晉臉色倏地一變,旋即又恢復了正常。

    四爺話里的警告,以及暗含的言外之意,均被福晉聽出來了。

    爺這分明是指她在放縱流言,在故意打壓瓜爾佳氏和四阿哥,更甚至,說不得爺會懷疑那流言還是自己的手筆。

    知曉四爺疑心重的福晉,越發覺得自己的猜測說不定正中四爺心理。

    這不,看著四爺甩袖離去的背影,福晉心中那異議只得作罷,派人按照四爺吩咐將烏雅氏趕去冷院。

    就在四爺離去不久后,大阿哥弘暉回來了。

    九歲少年的弘暉,看起來身體有些單薄,剛走進來,就對上福晉勉強的笑顏。

    「額娘,怎麼了?」弘暉擔心地問,並將原本想要說的話語壓后。

    福晉烏拉那拉氏搖搖頭,道:「沒什麼!」

    弘暉見其不肯說,也知道按以往的情形來看,自己再追問下去,肯定也是得不到答案的,便沒再追問。

    便轉移話題,張嘴便將自己原本要說的事情道來,「額娘,您該好好管管府里了,那些人真是放肆,竟然胡言亂語敗壞四弟的名聲……」

    他此次突然回來,為的就是四弟的事情。

    福晉聽著自家兒子義憤填膺地為瓜爾佳氏那兒子說好話,不禁皺眉反駁道:「暉兒,那不一定是胡言亂語,你四弟的確是……」

    「額娘!」弘暉猛然喝止,旋即皺眉冷著臉道:「怎麼不是胡言亂語,四弟經常和兒子一起玩,孩兒會不清楚四弟的性子。肯定是那位對暄兒起了壞心眼……」

    看著使勁為四阿哥弘暄辯解的弘暉,福晉不禁手撫胸口,心梗塞極了,「暉兒,你,你……」

    「額娘?」弘暉眨眼,用莫名的眼神看著烏拉那拉氏。

    福晉看著兒子純摯的眼神,心知其寬厚性子的她,即使心中再心塞鬱悶,也只得擺擺手,作罷。

    「算了,你說的也有理,額娘會讓人處理好這事的。」

    邊這麼說著,邊寬慰自己,算了,就當為暉兒拉攏弘暄而幫忙吧!況且,爺剛剛也警告了。

    再者,暉兒這性子寬厚,前世今生都如此,改不了了,她雖然有些不滿意,但如今看來,弘暄不是被這樣的暉兒給拉攏得挺好的。

    再者,爺對這樣的弘暉似乎也挺滿意的。

    這麼一想,福晉烏拉那拉氏視小弘暄為絆腳石的心態漸漸輕了許多。

    這麼一來,她的心也漸漸清明了不少。

    是了,爺不可能只有暉兒一個阿哥,沒了弘暄,還會有其他小阿哥。

    既如此,那以往的計劃,為暉兒提前拉攏兄弟,就如同爺對十三爺的拉攏一樣,的確是最好的選擇。何況,以爺對嫡長子的重視,以及對子嗣的重視,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以前不是想的聽明白的嗎?

    她想起最近自己的舉動,開始攢眉,對自己最近的所作所為開始反省了。

    就在福晉反省以往,展望未來之際,四貝勒府某一處院落里,傳來凄厲的話語聲。

    「不可能的,爺不可能對我這麼絕情!」

    「爺,妾真不是故意的!」

    「你們放開我,我要去找爺,我是冤枉的……」

    可無論烏雅氏再如何掙扎,再如何不甘,可最後,依舊被關進了冷院里。

    而烏雅氏這般作為以及她凄厲的話語傳到佳茗耳朵里后,她一笑置之,根本不往心裡去。

    而且,對於後院女人們嘀咕她為人狠戾,說烏雅氏被這麼罰,太過了的言語,也是置之不理。

    紅桃挺多這類的話語,在加上佳茗一直沉默,她不禁有些擔心自家主子多慮了。

    「主子,您不要多想,那烏雅格格,這事自作孽,該有的懲罰,而且,這事爺的主意……」

    「呵呵」,佳茗看著紅桃微微搖頭,「放心,你主子我不會多想的。」

    對於她這樣經歷過末世人心險惡的人來說,見多了那些心軟放對方一馬,結果被恩將仇報的戲碼,所以,她還真的不覺得四爺對烏雅氏這懲罰有些重了。

    畢竟,烏雅氏很有末世那些恩將仇報之人的影子。

    要知道,前世烏雅氏能對大阿哥出手,她可不敢保證,真的讓對方有了翻身之地后,暄兒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會不會步了前世弘暉大阿哥的後塵,沒對方弄沒了。

    畢竟,她不是神,不能時時看顧暄兒,在他年幼的時候為他避免一切與其相接觸的危險。

    為了避免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她寧願惡毒點,將危險扼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