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97章 八不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97章 八不活字體大小: A+
     

    又是一夜過去,清晨又來臨了。

    佳茗再次醒來時四爺已然不在了,她懶散地伸了個懶腰,也不叫人,就繼續懶散地繼續躺著,絲毫沒有起床的打算。

    都說懷孕的女人嗜睡,佳茗也不例外,她只是偷偷懶,想要在床上多磨蹭一會,這才眯了一會眼,差點就睡著了。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將佳茗的睡意驚醒了些。

    聽聲音,佳茗就知道正是四爺派來這裡照顧她的孫嬤嬤的。

    清醒了的佳茗,沒有再磨蹭下去,當即坐起來。

    聽到屋裡響聲的孫嬤嬤,平常溫和的臉此刻緊緊的綳著,「瓜爾佳主子,你醒了?」

    「進來吧!」佳茗慵懶道。

    聽到佳茗聲音的孫嬤嬤,邊走進屋裡伺候起剛起床的佳茗。

    「孫嬤嬤,怎麼了?」佳茗看孫嬤嬤繃緊的臉,皺著的眉,不禁詢問道。

    「瓜爾佳主子,今兒個是紅桃還是綠柳伺候你?她們也太失職了,老奴過來的時候竟是一個人也沒見到。」

    佳茗:「應該是綠柳,不過她一向謹守本分,今兒個如此例外,或許有什麼突然發生的事情耽擱了吧。」

    說著,正坐在梳妝台前的佳茗透過鏡子看見正走進來的綠柳,接著說道,「喏,綠柳不是來了!」

    孫嬤嬤稍稍側頭,看著剛走進來的綠柳一臉嚴肅,沉聲問道:「綠柳,一大早的你不守著瓜爾佳主子,跑哪去了?」

    綠柳趕緊道:「嬤嬤,奴婢……」

    「不用解釋了!」孫嬤嬤當即打斷綠柳話語,當即教訓道:「不管是什麼理由,你也不能讓瓜爾佳主子單獨一人,即使她在屋子裡休息,也必須留一人守候。」

    綠柳:「奴婢只是出去片刻而已,不久的。」

    「片刻也不行!」孫嬤嬤繼續沉聲道。

    綠柳被孫嬤嬤嚴肅的表情和話語有些嚇到了,佳茗透過鏡子看到綠柳這樣,有些柔軟,何況,佳茗也不覺得綠柳離開片刻會有什麼事,她瓜爾佳佳茗又不是離不開人的奶娃娃。

    「嬤嬤,你太嚴肅了,慢慢跟綠柳說就是了。」其實她更想說只要不是背叛她,若有急事也是可以稍稍離開片刻的。

    不過想到孫嬤嬤教育丫鬟自有一套,自己不好多插手。

    「主子!」孫嬤嬤不贊同地看著鏡子里披散著頭髮的佳茗,語重心長道:「您不要不以為然,這府里,即使再小心也不為過。您身邊隨時有人候著,其實也不能保證您的安全,更何況萬一有人趁著您身邊沒人,做出個什麼事,到時就毀之晚已。」

    佳茗:「在桃院,我自己的屋子裡,應該不需要如此小心吧!」話雖是這麼說,可佳茗心裡隱隱接受了孫嬤嬤的話語。

    因為她想到李氏那次導演的毒蛇事件,若是趁著她休息之際,門外沒人守候,再發生……

    雖然她已經將桃院的人篩選過一遍兩遍了,基本不可能有其她人的暗子能靠近她這屋子,可基本不可能,不代表絕對。

    何況,萬一有那等原來沒問題,後來卻背叛了她的呢?難以防範啊!

    對於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其實想法也可能有所差異。

    孫嬤嬤的想法和佳茗卻是有些不同,「主子!您要知道這懷胎生子,都說七活八不活。如今小主子在您肚子里剛好滿八月了,這可是個危險的時間。」

    這麼一聽,佳茗當即明白孫嬤嬤要說什麼了。梳妝台前,她當即正襟危坐,一臉凝重。

    原本福晉和李氏就看她不順眼,孩子又恰好剛滿八月,若是這段時間出了事,剛滿八月便出生的孩子很難養活,那些人說不定正好想著趁此機會讓自己一屍兩命呢。

    「主子看來你也想到了,您啊,可不能放鬆警惕,即使小主子生下了,依然不能放鬆,這府里時時刻刻都危機四伏中。」

    其實,府里也沒有孫嬤嬤說的那麼誇張,這不過是孫嬤嬤誇大,讓佳茗具有危機感,即使懶懶散散的,也時刻也不能少了警惕心。

    說什麼來什麼!

    就在佳茗梳洗完畢,在用早膳時,看著冒著熱氣的早膳,她那小巧的鼻子聞著那食物香中夾雜的某種氣味,不禁垂眸。

    孫嬤嬤說得對,這些人的確想要趁著她孩子滿八月,針對她,針對她的孩子。

    不過,竟能隱瞞過人老成精的孫嬤嬤,將這道食物送到她跟前,真是厲害!

    想罷,佳茗抬眸看著那道食物,然後縴手拿起筷子,伸向那道食物。

    無比自然地將食物夾到自己碗里,再無比自然地夾起食物,吃進肚子里。

    早膳用罷,佳茗始終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這事,她在綠柳的攙扶下,在自個屋子裡走來走去。

    消食完畢,佳茗才招來小何子,跟他說了幾句話后,便打發了他。

    然後讓人拿來針線,她要親自做襁褓給自己的孩子。

    和往常一樣,佳茗才綉了幾針后,便開始叫這時伺候著她的紅桃,讓她去廚房給她做道吃食。

    一連七八天的時間,佳茗的早膳或者午膳,亦或者是晚膳里,總會參雜著那一味東西。

    而佳茗一連吃了七八天,卻始終沒有聲張。

    又一次早膳過後,正做針線活的佳茗放下手中針線,看向小何子,問道:「查出來了沒有?」

    小何子點點頭,小聲地對佳茗說著他查到的一切。

    正院端院,福晉打發了送東西給弘暉的奴才后,輕輕抿了口茶后,便叫了正等候著她的一丫鬟。

    福晉:「桃院那邊有沒有被發現?」

    那丫鬟恭瑾道:「沒有被發現,桃院里一切正常。」

    沒被發現就好,福晉提著的心也放鬆下來了。

    此前她還擔心她的暗招會被爺派過去的孫嬤嬤發現,如今看來,是她高看那孫嬤嬤了。

    不過,福晉當即皺眉,繼續問道:「你確定那東西,桃院那位真的用了?」

    「確定!」那丫鬟無比肯定道:「每次用那東西做的食物,奴婢有小心探查過,瓜爾佳格格多少都用了些。」

    聽聞此言,福晉皺著的眉當即鬆開,嘴角微勾,心裡暗道:呵呵,七活八不活啊,不知瓜爾佳氏你這孩兒是否一直如此幸運,又一次挺過去。

    更何況挺過去了又如何,你瓜爾佳氏懷孕期間三次差點小產,七個月的時候又動了胎氣,若是八個月早產了,那孩子……呵呵,她覺得沒希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