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80章 沒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80章 沒了字體大小: A+
     

    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佳茗和四爺都不是什麼大度的性子,對於李氏使陰謀手段害瓜爾佳氏(自己)這事,倆人心裡頭第一個想法就是處置李氏。

    是的,處置!

    四爺是打算將李氏關禁閉,等孩子出生后,然後再進行更重的懲罰,將她給處置了。

    而佳茗的處置則是反擊,她還真想以牙還牙,以怨報怨,直接將李氏弄個半殘,讓她知道她的厲害。

    可不行啊!

    倆人紛紛感到頭疼。

    雖然頭疼的理由不同,但倆人一時間還真的拿李氏沒辦法。

    四爺還惦記釣李氏背後「大魚」,現在不能輕舉妄動,不然打草驚蛇,以後怕是再難找到如此好時機探查李氏以及她背後那龐大的勢力了。

    可難道,就任由這想要殘害她子嗣的狠毒女人繼續妄為下去,不加以限制?

    糾結啊!四爺眉頭皺緊,在書房裡轉著圈,走來走去,就是拿不定主意。

    木頭人蘇培盛看四爺這轉圈圈,看得一陣頭暈目眩。他也像替主子爺想個辦法,可惜,他想破腦子也沒想到。

    同時,他心底里也擔憂著佳茗這個間接的救命恩人,以及主子爺的子嗣,他未來的小主子。

    同樣的,蘇培盛的徒弟小何子也在擔憂著佳茗,擔憂著佳茗肚子里還未出生的小主子。

    「主子?真的沒辦法報復回去嗎?」小何子不甘心問道。

    佳茗苦笑搖頭,「你不是說,府里除了咱們,福晉意外,爺好像也在盯著李氏嗎?有爺的人在,做了什麼,露了痕迹,那就不妙了。」

    言外之意,現下真的沒辦法立馬報復回去。

    小何子雖然還是不甘心,卻知道利害,識時務,沒再琢磨著辦法報復的他將希望寄托在四爺身上,道:「只希望爺那邊能發現李庶福晉的不妥。」

    「發現了又如何」,佳茗不抱希望道:「李氏此前那麼挑釁福晉,一而再再而三觸碰爺的規矩,爺的底線,可他依舊只嘴上說兩句就算過了,我這事,怕爺也會這麼做的吧?」

    四爺對李氏的故意放縱,佳茗看出來了,她覺得四爺若是沒達到目的話,這次李氏對她所做的事,他怕也是不會追究的。因為,他還要繼續放縱李氏達到他目的。

    正如佳茗想的那樣,四爺在經過一晚上的糾結猶豫后,最後毒蛇一事成為意外,最終決定暫且放過李氏一馬。

    不過,四爺擔心李氏繼續找佳茗麻煩,暗地裡派了不少人保護佳茗。

    有著異能在身的佳茗,靈敏地感知到身邊多了好些人,目的是保護她。

    正如四爺想的那樣,毒蛇之事,四爺沒有追究,讓本就很猖狂了的李氏,越發的猖狂。

    此次,她更是不斷召集暗地裡的人馬,在和福晉繼續爭鬥的同時,開始針對桃院的佳茗布置起來。

    李氏這一折騰,讓四爺是又怒又喜。

    怒的是李氏竟在隱秘布置,打算針對暗害瓜爾佳氏以及她肚子里他的子嗣;喜的是李氏的大動大折騰,讓她暗地裡的勢力不斷地暴露在四爺粘桿處面前,與此同時,在粘桿處主動挖掘下,探查李氏背後勢力的進展很迅速。

    緊張的氣氛,在貝勒府里不斷蔓延,在桃院中的佳茗,感受更加明顯。

    因為暗地裡保護她的人,增加了,桃院里,好些個奴僕被換了。

    隨後,從小何子那情報網得來的消息,佳茗只知道李氏又打算對她出手了。

    「沒查到她打算怎麼動手的?」佳茗好看的眉毛皺緊。

    小何子苦笑,「沒有。」

    這下子事情可大發了,她雖然有異能,懂藥物,可這毒蛇毒蠍什麼的,還有其它的招數,她可不懂,也奈何不了。

    不能主動出手,不然被四爺發現了,可就糟了。只能防禦,只能憋屈的防禦,一想到這個,佳茗就心塞塞。

    四爺也心塞,他也不喜歡被動防禦,當即催促面前的粘桿處首領,「爺希望在她對桃院動手前,將她背後的一切給爺挖出來。」

    「是!」粘桿處首領領命而去。

    有了四爺的催逼,粘桿處傾盡全力,努力挖掘,再挖掘李氏背後勢力,終於,在四爺規定時間內,將李氏背後勢力全部都挖了出來。

    書房裡,長案后,四爺看著粘桿處遞上來的紙張稟告,臉色很精彩,青黑青黑的,眉頭皺緊,冷聲問那還未離開書房的粘桿處首領道:「你確定,這上面就是關於李氏的一切?李氏背後真的沒有人?」

    說著,四爺抖了抖手裡紙張。

    「奴才確定上面已經將李庶福晉的一切敘述詳盡了。」粘桿處首領很是恭敬地沉聲繼續回稟道:「操縱那組織的的確是李庶福晉,再沒其他人。」

    「李庶福晉那組織是在她經營的店鋪上建立的,雖然和許多人有來往有聯繫,比如才子完顏如海家……可只是單純的商業聯繫,並未發現……所以,可以肯定,李庶福晉背後那組織的操縱人,只是李庶福晉自己。」

    ……

    書房裡,四爺又是看過紙張上的證據,又是聽過粘桿處首領的敘說后,心裡一直提著的心,放了下來。

    只要她不是反清復明之類的反賊,處置她就不那麼麻煩了。於是,四爺終於下定決心,不再姑息李氏了。

    當然,他還記得李氏懷有身孕,想到自己膝下稀少的子嗣,四爺不免對李氏的處置不免有所顧忌,起碼,不能傷害到她肚子里他的子嗣。

    事情就是這麼的恰巧,就在四爺打開書房門的時候,蘇培盛腳步踉蹌地跑到書房跟前,面色難看極了,「爺……」

    聲音哽咽,聽著那聲音,四爺心咯噔一下,身體輕微的顫抖了下。

    「怎麼了?」三個字,一字一字地蹦出四爺抿緊的嘴唇。

    「弘昀阿哥,沒了!」

    說著,蘇培盛擔憂地看著四爺,就怕自家爺受不住這打擊。

    他可是知道爺雖然對李庶福晉不怎麼看得上,最近更是非常忌憚她,可對弘昀阿哥可是很有感情的,畢竟爺子嗣少,又是親生血脈。

    「你說什麼?」四爺雙目豁然睜大,身子一個踉蹌,差點歪倒。

    晴天霹靂!

    弘昀沒了,怎麼可能,四爺一雙銳利的眸子緊盯著蘇培盛,不相通道:「前兒個弘昀還好好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