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54章 精彩演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54章 精彩演繹字體大小: A+
     

    傷心中,她忽略了一般為主子著想的丫鬟,都會主動瞞住主子,而不是不經過問詢,就將打擊極大的事實說出來,再給本就受不了沉重打擊的主子重重一擊,只失魂落魄地喃喃著「不可能」。

    被抓疼的小荷憤然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不可能?」

    「你懂什麼!」武氏猛地呵斥一句后,神色開始癲狂起來:「都是瓜爾佳氏那個賤人摔倒嚇到我,才讓我不小心摔倒了,弄沒了我的小阿哥,爺怎麼會不憐憫我,不來看我呢?」

    「你說,是不是,爺是不是一定會憐憫我!」武氏癲狂地搖晃著小荷的手。

    嘶!這又疼又暈的感覺,小荷覺得無比的難受!

    心裡越發的激怒起來,再次給予曾經的主子重重一擊:「奴婢也不知道,不過,爺肯定憐憫瓜爾佳格格了,因為爺去看她了。」

    「什麼!」武氏猛地停止了搖晃,一雙眼睛狠狠地瞪著小荷,手上更是猛地抓緊。

    小荷臉疼得忽地一下扭曲,報復心更濃,當即又拋下一枚炸彈:「瓜爾佳格格有孕了,雖然差點小產了,但保住了。爺聽說后,一回來就去了桃院。」

    起初,那人收買她的時候,她還有些猶豫。可昨兒個看到小青姐如同死狗一樣被拖走的悲慘命運,她同意了。

    本來有些可憐她失了孩子的悲劇,加上她們主僕一場,打算即使背叛也稍稍收斂那麼一點點,打擊不那麼重的。

    可誰讓你抓疼了我呢!別怪我一點情分都不講。

    武氏哪有心情關注這個,此時她聽了這消息正嫉妒得心啊旰啊正疼著呢!

    「怎麼可以,我的孩子沒了,她怎麼可以有孩子!」武氏嫉妒的嘴臉扭曲,讓她一張清麗脫俗的鵝臉蛋瞬間變得無比的醜陋。

    「爺怎麼那麼狠心,我的孩子也是爺的子嗣啊,可因著那賤人沒了,爺不懲罰她就算了,怎麼不憐憫憐憫我,看看我那失去的孩兒……」

    小荷低頭翻白眼,心裡嗤笑的同時,再一次火上澆油道:「格格,認命吧!誰讓瓜爾佳格格懷了身孕,正揣著保命符呢,您啊,小阿哥又沒了,怎麼比得上她。」

    「瓜爾佳氏!賤人!」武氏面色陰沉更為扭曲,眼中滿是狠戾,手上重重一捏。

    「嘶!」小荷自作自受被捏了個正著,疼得條件反射地狠狠一甩。

    剛一甩開那捏得她疼痛的手,還沒來得及感受疼痛的消失,看到被她這用力一甩而倒仰的武格格,當即惴惴不安起來。

    武格格現在表面上還是她主子,她如此無禮地對待她,她會不會受懲罰啊!

    對上其狠戾的眼神,小荷越發的慌了。

    驚慌中,小荷看著武格格陰沉扭曲醜陋的面容,不禁憶起那人交代她的事情。

    靈光一閃,「打擊過重了,甚至會沒了姓命」是嗎?

    她眼神一利,當即一句句深剜武氏心的話語從她兩片有些厚的嘴唇吐出。

    「格格,您不能太激動,大夫說您最好不要這麼做,不利於養身子。而且像您這樣傷心失落也沒用,人家瓜爾佳格格現在走在了您的前頭,懷了身孕,穩贏您。」

    「雖然您再難有身孕了,但怎麼也要養好身子,才能重振旗鼓在爺跟前爭寵啊!」

    「雖然以後您不可能再有孩子,但是我相信,憑著您的容貌……」

    武格格如遭雷劈,表情瞬間凝住了。

    雙眸開始慢慢聚焦,一個字,一個字地艱難蹦出口:「什麼,你剛剛說什麼?」

    小荷對於武氏這副模樣,很是滿意。不過,她還記得自己目前還是武氏的丫鬟,於是頂著有些假的擔憂眼神下,摘說著那句剜心的話語,「大夫說您以後難以再孕,怕是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我再難懷孕了!」武氏當即崩潰,不顧身體不適,抱著腦袋,哭嚎著,「不可能,不可能……」

    「一定是大夫的醫術不好!」武氏又一把抓住剛得自由的小荷的手,命令道:「你去,讓福晉給我請太醫來,太醫……」

    「格格,這話就是太醫說的!」

    武氏瞬間全身無力,癱倒在床上。

    「啊!」她凄厲哭嚎,將床上所有東西瘋狂掃落地上。

    床上空了后,似乎身體從來沒有不適過一樣,動作迅猛地竄了起來,在屋裡發瘋地使勁砸各種東西。

    「砰!」武氏最為喜歡的花瓶碎了!

    「嘩啦啦!」從前不準別人碰一碰的一整套四爺賜的白瓷茶具不完整了。

    ……

    小荷冷眼旁觀著,為引開武氏視線,忘了她失禮的事竊喜。當然為了繼續轉移武氏的注意力,也為了更完美完成那人給的任務,讓她以後有光明的前途,她深覺得要再接再厲。

    但不是現在,而是如此刻。

    小荷看武氏有些疲軟了后,當即一副為其著想的忠僕樣,繼續刺道:「格格,大夫說了,您身體需要休養,不宜……」

    「休養,休養什麼?」武氏大喊,聲音凄瀝如杜鵑啼血,「我再也不能孕育子嗣了,休養得再好又如何?嗚嗚……」

    哭喊著,哽咽著,使勁地砸著屋子裡被她看在眼裡的東西,那瘋狂勁,彷彿剛剛那絲疲軟彷彿錯覺一般。

    按著這個「武氏軟了,她就再接再厲」的行動方針,小荷瞅準時機,刺耳的話語不斷將武氏玩弄。

    好一陣子后,看著武氏被她刺激得都要站不穩了的身體,她覺得只要再給一擊就可以了。

    當即小聲嘟噥道:「造成現在這困境,這還不是您自作孽的結果,要怪也只能怪您當時想算計別人,選錯了人選。人家瓜爾佳氏命好哇,懷孕了,即使經了那麼一遭,也牢牢地保住了小阿哥。您卻連累自個再難有孕,以後都不會有孩子了。」

    瓜爾佳氏命好,她命不好!

    所以瓜爾佳氏的孩子還在,她的卻是死胎!

    瓜爾佳氏將會有個小阿哥,她卻不能再孕,再有孩子!

    聽了個正著,禁不住對比的武氏,「噗」的一口血噴出,仰面倒下去,而她才止血不久的下身再次流血了。

    「啪啪啪」,佳茗和紅桃使勁拍著手,「小何子,你太太太厲害了!」

    緊接著,佳茗朝他豎起大拇指,臉上滿是驚嘆。

    原來剛剛小何子在一人分飾倆角,演繹著武格格和小荷精彩的對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