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34章 閑聊,發現(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34章 閑聊,發現(一)字體大小: A+
     

    一覺醒來,佳茗只覺得全身舒坦極了,因著已經是中午時間了,該是用午膳了。

    佳茗讓紅桃去大廚房將自己的份例端了過來,這次的是鍋燒鴨子,很是美味。

    吃完午膳,佳茗兩眼無神地望著窗檯外面,很是覺得無聊。

    唉!若是能像在家裡一樣,認她侍弄植物就好了!一連兩天沒有用過體內異能侍弄植物的佳茗,很有些坐不住了。

    可不行啊,這是四爺府,做什麼都要經過批准才行。

    唉!佳茗再次無聊地嘆氣,她瑩白的手指捻起一塊點心,有一下沒一下地吃著。

    眼角餘光瞅見紅桃熟稔地裁剪布料后,她忽地有了主意:「紅桃,幫我把綉筐準備好,有些無聊啊!」

    紅桃聞言,雙眼立即亮晶晶的,「還是主子你想得周全,是得給爺綉幾個荷包。」

    這個主子會爭寵,太好了。

    主子得寵,她們這些下人也能更有前途。

    佳茗聞言,捻起點心的手一頓,臉色一僵,乾乾笑道:「我許久沒動針線活了(才怪,幾天而已),手有些生,一下子有些做不好,先不給爺做,還是給我弟弟他們做幾個找找感覺吧!」

    紅桃沒出聲,還真以為主子是手生的緣故,不好將做得不好的荷包給爺。

    也是,主子爺用的東西,都是最好的!

    她利索地行動起來,將剛剛主子做針線活用到的東西拿了過來。

    佳茗將手裡捻著的只剩一口的點心,迅速放進嘴裡,又端起茶盞喝了茶后,接過綉筐,認真做起針線活來。

    不過在,這麼一下午都做著針線活,還是有些無聊。想著以後她天天做針線活,哎,這日子,可這麼混過去啊!

    家裡的時候,佳恆和鄂林總要外出上學,而她也經常一個人在家呆著,但是,他們回來后,總會和她聊些外面的事情。

    對了,可以和紅桃聊聊。反正,她目前挺可靠的,又是自己身邊的貼身丫鬟,說不定多聊聊,互相促進感情呢!

    說風就是風,說雨就是雨,佳茗此刻頗有些說干就乾的風格。

    「對了,紅桃,京城裡有什麼新鮮事兒?」

    女人們,大多都喜歡八卦,佳茗是,紅桃也是。

    這不,一聽到新鮮事兒這詞,紅桃也是興緻勃勃,一臉八卦樣:「說起新鮮事兒,還真有好些。」

    佳茗雖然也很八卦,但她一向臉部表情控制能力出色,一點也看不出此刻她八卦的興味來。

    「說說。」

    「昨個夜裡,城西那邊的王家失火,將大半個王家給燒沒了!要不是附近的人夜裡還算警醒,怕是都要連累他們家也要被燒沒了。」

    「城西王家?失火?」佳茗瞪大雙眼。

    不是吧?城西王家,不會是那個城西王家吧?失火?

    一下子,紅桃就提起了佳茗的興緻,城西王家可是她的重點關注對象。

    「是的,聽說那家的三姑娘給燒死了,對了,就是那個家裡經營公仔布偶以及肥皂香水的王家。」

    佳茗一聽,就知道被燒死的王家三姑娘,指的是那位穿越女同仁王雪珍。

    她有些發暈,那穿越女,竟然就這麼死了!那劉若莞不是說,穿越女有光環在,一般不會輕易死亡的么?

    呵呵,她也是醉了!傻了!那劉若莞的記憶,許多不靠譜的,自己竟然還這麼想!

    佳茗心裡搖搖頭,告訴自己,以後要堅守自己內心,絕對不能被劉若莞不靠譜思想侵蝕內心。

    至於那位穿越女同仁的死亡,佳茗沒什麼感覺,一陌生人而已,末世死人她見多了。

    「除了這個,還有什麼新鮮事么?」

    佳茗手上針線活不斷,看樣子,很明顯,一邊聊天,一邊做針線活對她一點影響也沒有。

    紅桃聞此一問,抿嘴一笑:「當然有了。」

    「就是ZLQ完顏都統府的事兒,他們家大阿哥,聽說才比納蘭容若,詩詞一絕,聽說還得了皇上誇獎!」

    原來是那個種馬穿越男!佳茗心下瞭然,知道他說的是誰了。

    完顏如海,這個穿越男,在家裡時,聽佳恆和鄂林說起他的詩詞時,她就知道他一定是穿越的了。

    沒辦法,那些詩詞,都是紅樓夢裡還有清雍正以後的詩詞。

    佳茗覺得這人真厲害,竟然能將這些詩詞一一記得,就憑這,即便知道這些詩詞不屬於他,她也沒有很鄙視他抄襲。

    實在是想她,只是對這些詩詞有印象而已,絕對做不到完顏如海那樣記得牢牢的。

    被誇讚記憶里好的完顏如海,此時無比的幽怨地看著腦海中的搜索引擎,很是鬱悶。

    哥可是穿越男,有金手指很應該,但是,金手指你能不能給力點,只限制查閱古文詩詞賦是怎麼回事?

    哥要實力,要強大,要……要做文人,但不要做弱雞!

    提到完顏如海,因著又是穿越者同仁的緣故,佳茗也有些興緻。

    但畢竟,這人跟她沒什麼關係,也沒有什麼接觸,比起有過一面之緣的王雪珍,她對他不算特別感興趣。

    但還是介面道:「你說他啊,我也有耳聞,據說風流倜儻,很得女子喜愛?」

    不然,這聊天還怎麼聊,任由紅桃一個人在那裡一個人張嘴不成!那樣太打擊她八卦的積極性了,簡直就是以後沒得聊的節奏。

    紅桃有些訝異:「主子,這你也知道啊!」沒成想,原來自家主子也是個八卦的,她嘴角不禁抽了抽。

    佳茗很無語,「你主子我又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書生,怎麼可能不知道。」

    呵呵,紅桃當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過,他最近變畫風了,很是痴情起來,說是有喜歡的人了,不要家裡包辦親事。」

    畫風?這是什麼意思?紅桃一雙眼睛頓時迷糊起來。

    一臉平淡說著八卦的佳茗,內里一點都不平淡。

    這不,連一直避諱著,注意著不說現代語的她,竟是將「畫風」說了出來都沒反應過來。

    「對了,這兩天,情況怎麼樣了?」

    被佳茗這麼一問,紅桃那點對於「畫風」的糾結,一下子就被丟到了一邊,再也沒記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