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33章 過猶不及(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33章 過猶不及(四)字體大小: A+
     

    「過猶不及?」紅桃反覆咀嚼了幾下,還是不明白。

    佳茗抿唇笑了笑,眼睛狀似不經意地又環掃了遍四周,發現離她最近的人也聽不到她們這裡對話后,道:「呵呵,這麼說吧,若你是福晉,你……」

    「主子,奴婢一個伺候人的,哪敢妄想!」紅桃頓時被佳茗的話給唬了一大跳,連忙打斷了佳茗話語。

    佳茗也意識到自己這句話不該這麼說,但她看了下四周還是沒人後,繼續大膽了下去:「這是個假設,不是真的!」

    反正周圍沒人聽到,即使這句話犯了這個時代的忌諱又怎樣,沒人聽到,就相當於她沒說過,沒事!

    「主子!」

    佳茗不害怕,有信心保證周圍沒人聽到,紅桃卻是沒有這個自信。她臉都被佳茗的大膽給嚇白了,額頭冷汗直冒,再次說話的聲音都打著哆嗦。

    佳茗看她這麼害怕,想了想后,還是理解的沒有再堅持下去,「好了,算了,換個說法吧!」

    「對,主子,換個說法!」紅桃大大地鬆了口氣,抹了抹額頭冷汗。

    「這麼說吧,你若是正室的話,後院侍妾,你覺得她們是團結成一夥的好,還是互相針對鼎立的好?」佳茗問。

    「當然是互相針對鼎立的好啦!」紅桃不假思索地回答。

    「呵呵,福晉也是這個想法。李庶福晉她們剛剛太團結了,惹了福晉的眼,觸動了福晉的底線。」

    「噢!明白了!」紅桃恍然大悟,旋即又皺眉:「不過,主子,奴婢感覺您說的過猶不及好像不只這個意思吧?」

    「當然不只這個意思!」佳茗笑眯眯地看了眼紅桃,心裡暗道沒想到紅桃蠻敏銳的嘛,竟然能聽出我話語中的未盡之意。

    本著培養她,讓自己身邊之人更為得力的想法,佳茗開始像以前引導自己弟弟和鄂林一樣引導紅桃,當然,是簡化版的。

    「呵呵,還記得昨晚小何子說的嗎?福晉推波助瀾,想要後院女人針對我。」

    紅桃點頭,表示記得。

    「今天,福晉如願以償了,後院女人真的齊齊針對起我來。」佳茗說到這裡時,停頓了一會。

    眼角餘光看到不遠處出現幾個僕從的佳茗迅速地住了口的同時,趕緊地給身邊的紅桃使了個眼色。

    紅桃一開始有些摸不著頭腦,「主子,你眼角抽筋了?」

    一路行走,並不停下的她們,越發的接近不遠處的僕從,紅桃的話當即入了這些人的耳。

    佳茗囧!嘴角抽了抽,「沒有」,再次使眼色。

    這回終於看到那幾個僕從的紅桃懂了,沒有再說話,倆人沉默著走過幾個僕從,再次走到沒人能聽到她們話語的地方后,佳茗首先開口了:「但是李庶福晉她們太團結了,犯了福晉的忌諱!」

    這個解釋怎麼覺得說了跟沒說一樣呢,前面說過了啊?紅桃眉頭越發的夾緊。

    佳茗搖搖頭,賣關子道:「是也不是。」

    「主子?」紅桃鬱悶,怎麼偏偏在這裡賣關子呢,她眼巴巴地望向佳茗,心裡仿若被貓撓了般,很是急切。

    佳茗也沒賣多久關子,再次反問:「除了她們太團結,你沒發現,她們都是以李氏為中心,以她為領導針對我嗎?」

    問完,也不打算讓紅桃回答,直接繼續道:「要知道,這四貝勒府只有一個嫡福晉,李氏只不過庶福晉而已,在上首坐著福晉的時候,她竟然成為了領導的核心。李氏她們這麼行事,簡直就是將福晉視為擺設,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呵呵,活該!」

    紅桃眼角餘光狠狠地瞅了眼身後還可以看到的後院女子身影,很是解氣道:「前面還圍攻主子您,現在被福晉收拾了吧!」

    佳茗和紅桃就這麼一路或交談,或沉默中,很快的,就回到了桃院。

    她們前腳剛回到桃院,後腳福晉身邊的劉嬤嬤就帶著幾個奴才上門了,手裡還捧著蓋著紅布的盒子,裡面放著給她的賞賜。

    一番賞賜,謝恩的流程后,佳茗讓小何子送劉嬤嬤帶著幾個奴才離開。

    賞賜的東西,佳茗只匆匆看過幾眼后,就讓紅桃給收了起來。

    自個卻是急忙的,非常不顧形象地,倒茶水,灌茶水。

    一早上在福晉那裡,一點水都沒沾,還要運轉異能裝害怕冒冷汗,這水分只有支出沒有收入,真是渴死她了。

    三杯過後,終於解渴了!

    佳茗這才又倒了杯茶水慢悠悠地喝了起來,等紅桃出來時,看到的就是優雅地品茗著茶水的主子。

    「紅桃,去看看小何子回來沒!」

    「是!」紅桃行了個禮,領命出去了。

    一會兒后,紅桃跟小何子一起回來了,「主子,不知找奴才何事?」

    佳茗放下手上端著的茶盞,看向何柱認真地問道:「昨天福晉和李氏有沒有發生什麼衝突?」

    「沒有。」小何子面上雖然依舊平靜,心裡卻是各種思緒翻騰。

    到底是因為什麼,主子竟特特找了他來問這話?難道……

    「那奇怪了,雖然今天我特意引導這些人針對我,但是按之前說的情況來看,福晉和李氏之間關係即便發生了今天的事,福晉也不會那麼快幫助我的,怎麼也要經歷多那麼幾次類似的刺激才行,至少也再多一次。」

    小何子今早沒有跟著去正院,所以不知道今早發生了什麼事?於是將疑問的目光看向紅桃。

    紅桃小聲又簡潔地給小何子說了下今早發生的事情大概。

    小何子聽了這話,想了想后,猶豫道:「或許私下裡發生了什麼?」

    佳茗一聽這話,頓覺有理:「也是,看來李氏和福晉之間的關係還是很緊張的。」

    她畢竟初初入府,勢單力薄,只知些表面的事情也是正常,私下裡發生了什麼,她又沒有眼線,怎麼可能知道。

    雖然小何子情報收集得不錯,但到底,他只有一人。何況,即使收集得再全面的情報,也可能其中有著遺漏。

    想清楚后,佳茗稚嫩的娃娃臉上,認真嚴肅又化為一抹輕鬆的笑容,「她們私下關係緊張也好,也省得我還要再次面對和今天差不多的場面,身邊再次出現成千上萬隻鴨子,那真是鬧得慌!」

    成千上萬隻鴨子?!

    府里的庶福晉格格侍妾們,是鴨子?!

    紅桃和小何子不禁相互對視一眼,嘴角同時抽了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