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18章 回府(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18章 回府(二)字體大小: A+
     

    這,這,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額雲嗎?

    猶記得,額雲雖然很是聰慧,但從未如此兩面三刀,呃,不是,是表裡不一,呃,好像這詞也不對,太貶義了。

    「嗚嗚,佳恆,嗚嗚,鄂林……」佳茗邊哽咽著,述說著內心的不舍。

    那話,若是她手沒有在佳恆手心亂比劃的話,絕對感人肺腑。

    門口處,守候著一臉感動的紅桃,就是最佳人證。

    「佳茗額雲,你這是……唔」,鄂林眨眨眼,看向佳恆,眼神示意:為什麼掩住我嘴巴?

    佳恆豎起食指在嘴巴前,表示:這事,不能聲張。

    佳茗忽地覺得有些對不住鄂碩大哥,他將鄂林託付給她,卻把他培養出這麼粗大的神經。

    其實,佳茗多慮了,鄂林只是小事糊塗,大事上,很精明的。不然,也不會得到旗學師傅們、還有四爺的賞識了。

    佳恆看鄂林明白后,放開掩住他嘴巴的手,然後看向佳茗,表示可以繼續了。

    佳茗剛就著佳恆手心寫下一個字,冷不丁的,從她斜處里伸出一隻手,正好疊在她正比劃著的佳恆手心處。

    抬頭,佳茗不自禁顫抖惡寒。只見濃眉大眼的鄂林,一臉委屈像,巴巴地望著她。

    天吶,如果這幅表情,換個人做就好了,比如佳恆。鄂林這麼壯實的少年,做出這副表情,真是太嚇人了!

    「我也要。」鄂林看佳茗一副雷劈過的模樣,愣愣地盯著他,以為她不明白他意思,當即伸手在她手心寫下三個字。

    哼!他也是佳茗額雲的弟弟,怎麼可以落下他呢!

    「不行,我先。」佳茗還沒回過神,佳恆首先反對,一把將鄂林的手挪開,在他手心寫下四個字。

    「我先。」鄂林,也不甘示弱。

    在這屋子裡,倆人彷彿回到了自己家一般,和以往一樣,為爭奪額雲注意力,爭起寵來。這不過,現在這場爭寵戲碼,是無聲的罷了,但,一樣激烈。

    佳茗看著面前的這一幕,頭又痛了。當即,撫額,暗嘆:唉,又開始了,真是的,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

    好在,佳茗就在他們兩人之間的前面一點點,所以,眼睛不瘸的佳恆、鄂林一下子就看到她撫額無語的作態。

    回味過來這不是家裡,額雲有秘密要說的倆人,神情訕訕地摸摸自個頭,不好意思的咧嘴。

    佳茗沒好氣地瞪了倆眼倆人,紅唇輕啟,哽咽聲,再次出現。

    不是吧!佳恆、鄂林驚訝地張嘴,此前訕訕的表情還未完全消失,疊加在一起,很是滑稽。

    「嗚嗚」,哽咽著的佳茗,卻是笑彎了眼。

    終於,佳恆和鄂林消停了,沒再整出幺蛾子。

    由佳茗指定,先跟佳恆手心比劃交流,再輪到鄂林。

    佳茗所比劃的,均是關於她恢復記憶的這些年製作的藥品,以及,她秘密於花叢間種下的各種稀有的草藥。

    「……這些,你們的。我的,梳妝盒裡,想辦法,送來。」

    佳恆皺眉,伸手在佳茗手心比劃回話道:「太少了,多拿些。」

    佳茗:「不用,可以自己配。」

    對哦,這些葯本身就是額雲配置的,只要有些備用的就可以了。佳恆想明白后,沒有再糾纏下去。

    等佳茗和鄂林手心比劃交流完后,她嘴裡的哽咽啜泣聲也隨著這比劃停止,而聲音越來越低,快要止住了一般。

    佳恆扯扯嘴角,雖然想笑,但還是忍住了,還跟著演起戲來:「好了,好了,額雲不哭了,到時,弟弟向四爺請求進府看你。」

    鄂林也反應過來,興緻勃勃的也參了一腳進去:「就是,額雲,不哭了。」

    他看著佳茗,一臉堅定道:「額雲,我雖然不像佳恆那樣會讀書,但我兵法武藝也很不錯,我會好好努力,當大官,成為你的支撐,讓你橫行四爺府。」

    佳恆轉頭,瞪他:「這是我的責任,還有,這話也是我該說的。要做額雲的支撐,那也是我做。要讓額雲橫行四爺府,那也是……」

    「什麼啊!」鄂林聽不慣這話了,打斷這話后,反駁道:「額雲也是我的額雲,也是我的責任,也是……」

    轉眼間,倆人又開始爭起來。

    門口處,紅桃聽著裡屋里的爭吵聲,忽地,覺得昨晚大力哥那個提議,其實也挺好的。格格和格格娘家人這麼重情,看起來也是很好的人,跟著她,也挺好的。至少,比現在要強。

    「咚咚咚」,敲門聲,打斷了屋裡的爭吵聲。屋裡一靜,敲門的紅桃,當即惴惴不安道:「格格,奴婢有事回稟。」

    佳茗示意佳恆和鄂林趕緊坐好,不要失禮了,然後道:「進來吧!」

    「什麼事?」佳茗看著跪在地上不起的紅桃問。

    紅桃忍不住深吸了口氣,按捺住惴惴不安的內心,請求道:「格格,回貝勒府的時候,能不能帶上奴婢?」

    佳茗皺眉思考,長長的沉默,讓紅桃以為自己沒希望了。她失望的閉上眼,剛準備為自己的冒失請罪,就聽一聲清悅中帶著疑惑的話語傳來。

    「給我一個帶你回去的理由?」

    紅桃一聽這話,當即有些懵了。不過,很快回神。格格,這是給她機會了,她一定要抓住機會。

    旋即,紅桃將她的家庭背景說了出來,包括她繼母逼她嫁給一老頭,而她想要嫁給大力哥的事都說了出來。

    「好,我同意了。」佳茗聽完紅桃述說,就已經決定帶她一起去貝勒府了。畢竟,初入貝勒府那段時間,是最容易被算計,也是最為難熬的。

    所以,有一個可靠的丫鬟在身邊,總比身邊都是些不知可信不可信的丫鬟要強,至少,還有一個人是她可以相信的。而紅桃,她能確保她目前是可信的。

    她讓人將她要多帶一個丫鬟回府的事上報蘇培盛,甚至四阿哥。如她所料的那般,那邊很快就回復說是可以。

    午時一過,佳茗在別院奴才的引導下,往門外馬車而去。剛一掀帘子,正正的對上身姿挺拔,整個人散發出清冷氣息的四爺。

    佳茗微微一愣后,趕緊向他問安。

    胤禛點頭,無意識地瞟了佳茗一眼,淡淡道:「進來。」

    佳茗剛坐定沒多久,馬車就動了。

    秋天的中午,陽光剛剛好,溫度也剛剛好,不冷不熱的,正是舒服氣候。

    但車廂里,卻是一片冷寂,佳茗覺得這根本不是秋天,應該是初冬才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