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7章 土著(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7章 土著(一)字體大小: A+
     

    唉,算了,想什麼呢,這誰當皇帝跟她一個小老百姓有什麼關係,她和他們就是兩條平行線,她這樣的小人物,根本接觸不到他們那層次的人。

    呃,還有,這什麼東西,穿越女定律?一定會跟阿哥們糾纏上?怎麼可能!

    沒成親前,她一個普通的八旗女,又不用選秀,根本不可能有接觸,就算是相見,也是像剛剛,遠遠的瞄上一眼,她又不是什麼國色天香的美人,被人見一面就被吸引,不過是兩個陌生人擦肩而過而已。

    成親后,她一后宅女子,雖然沒到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地步,但也不可能和一個皇子阿哥有什麼單獨相處的機會,對外交際,當然是交給夫婿,根本不用她出面。

    這穿越女定律,還定律呢,笑話!算了,不想了。

    不過,這穿越女卻是需要她多多關注,因為她發現,這些人似乎腦子都不怎麼好,眼前這位是,劉若莞也是。

    總之,絕對不能將自己也是從末世穿越來的事暴露,不然,她絕對會被她們這群花痴拖累死。

    唉,不過,同樣是末世來的,這些人似乎也太單純了點吧?

    那劉若莞竟然會如此大意,讓自己有機會翻盤;還有這王雪珍,竟然大庭廣眾之下,如此不遵守這個時代的教條,嘴巴都不帶門的;哪像她,至今都小心翼翼的,除了親近的弟弟佳恆察覺到自己的變化外,沒有任何一人發現。

    她那變化,都是逐步的,有過渡的,有根據的,佳恆雖然察覺了,但也沒有驚訝,畢竟,自從他多看雜書,撐起家裡對外交際后,他也有了很大改變,相對於他而言,她的改變更小一些,屬於正常範圍。

    不過,難道她要躲著她們這些穿越女,永遠不出現在她們面前不成。

    這麼一想,佳茗心裡忽然不得勁起來。

    她不想這樣,而且,她似乎暴露了呢。最為關鍵的,就是她大冬天的種出菜的事,好些人家都知道,方法她也告訴了別人,八旗就這麼大而已,姻親關係複雜,相信已經傳遍了。

    而王雪珍就算現在不知道這事,不久后也會知道。一想到她可能因為這個而暴露穿越女的身份,佳茗就皺眉,這可該怎麼辦呢?

    佳茗在想事的時候,佳恆也在皺眉思考著這詞,這是他先前影影綽綽聽到那王雪珍說的。

    可惜,想了好些時候,卻依然沒能想通。這不,當即向他看過好寫書的額雲發問:「額雲,穿越是什麼意思?」

    因為只是單純問問題,不是背後說人,不用避諱,佳恆清秀眉頭微攢,用正常聲音大小說的。

    佳恆話剛落,佳茗就發現王雪珍正好從白日夢中清醒過來,發現她正好聽到這個疑問,心裡當即咯噔一下。

    心說不好,引起對方關注了,她那冬天種菜的事還沒解決呢,心跳猛地加快。

    同樣心跳加快的還有王雪珍,此刻的她,心裡懊惱極了。

    大意了,怎麼能在大庭廣眾下喃喃自語,說什麼穿越的話,她此刻,真想自打嘴巴。

    但,她更想直接將面前這姐弟倆抹了脖子,當然前提是如果此刻手中有利器,周圍沒人的話。

    想著,她眼一眯,這或許是個好主意。

    她可以另外找時間,讓人暗殺了他們,畢竟,這可不是現代,這是古代,只要注意些,不要留下什麼證據,根本查不到她身上來。

    於是,看著佳茗佳恆姐弟倆的眼光越來越危險。

    「穿越,什麼穿越?」佳茗身後走出一個和佳恆差不多大的男孩,濃眉大眼的,詢問間,挑著眉毛。

    還有一個!

    王雪珍綳著臉,眯著的眼倏地看向鄂林,心裡直接將他也加入到發現她秘密的姐弟倆一夥中,這個也是要除掉的。

    佳茗不愧是經歷過末世的人,對於危險氣息的捕捉很是機敏,當即意識到處境不妙。

    好在,經歷過末世的佳茗,最不缺乏的就是臨危鎮定的本事,臉上沒有絲毫出乎此刻該有的表情變化。

    她好似一點沒注意到王雪珍嗜人目光一般,非常淡定看向鄂林,語氣很是自然道:「就是剛剛聽一姑娘說的。」

    旋即做感嘆狀,「我從未在任何書上見過這一詞,那姑娘和我歲數一般,卻能流利引用這詞造句說話,相比之下,我實在太孤陋寡聞了。」

    王雪珍聽了后,先是一愣,好似被他們聽到了,也沒什麼啊。

    旋即提著的心慢慢鬆懈下來,眼裡的危險慢慢消褪,臉上漾起高人一等的笑。

    同時,心裡暗道:這些老古董,切,連穿越都不懂,嘖嘖嘖。

    佳茗都不用看王雪珍臉色如何,敏銳的感覺就告訴她,危機正在解除。

    但革命尚未成功,她還需加油!她還在看著他們,沒脫離她視線,就必須要繃住,不能演砸了,暴露了。

    「額雲不必太在意,你比很多人強了,甚至是男兒。」佳恆一本正經安慰道。

    而他心裡也是這麼想的,至少,他知道的,好些比她額雲大的男兒懂的東西還沒她多。

    這都要歸功於額雲看書多,他也要多看幾本才行,可不能比不過額雲,他可是瓜爾佳的當家人,必須要懂得最多,才能接過額雲肩上的擔子,扛起這個家。

    就著這個機會,佳茗無比自然的側頭,清秀的娃娃臉上,一雙大眼笑成了月牙。「或許,你可以問下旗學里的師傅們,他們更為博學,或許知道。」

    「是個好主意。」鄂林也覺得這個主意好,不過,時候差不多了,該回去了。

    話落,鄂林展臂,猛地摟住佳恆肩膀,勒著他就要往人流散去方向而去,「走,咱們家去。」

    佳恆冷不丁被鄂林這麼來一下,雖然脖子被輕勒得很有些不舒服,但也沒掙扎,只無奈笑笑,然後微微側頭看向佳茗,「額雲,走了。」

    然後,抬腳邁步,和鄂林哥倆好的一起勾肩搭背走了。

    「好。」答應著,佳茗望著倆人友好的背影,微笑著,跟了上去。

    眼神卻在不經意間掃了下旁邊買點心的店鋪,眼光流轉間,透著幾分不舍,最後一絲無奈閃過,緊接著轉頭,走了。

    看著三人自然的舉止,自然的談話,離去的背影,王雪珍最後一絲自個暴露了的懷疑消失在心底的同時,幫著佳茗做了蓋棺定論:「果然是她想多了,純粹的古人,哪懂什麼穿越啊。」

    「你看清楚了,瓜爾佳氏,真聽不懂『穿越』的意思?」一柔媚的嗓音隔著屏風傳了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