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5章 初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5章 初見字體大小: A+
     

    不過,單以為只有這麼點可能就錯了,佳茗話還沒結束呢,「若單單隻是送禮,別人問起的話,只說家裡只是嘗試種了點,夠吃而已,這禮還是節儉了好一陣子下來的,這樣子就算被覬覦,最多主動將方法給了出去也沒事,別人也不會多想。」

    「怎麼不會多想?」佳恆還是不解。

    「你想啊,咱們家沒錢吧?」

    佳恆點頭,但還是不明白跟別人會不會多想有什麼關係。

    佳茗:「冬天的青菜,賣出去肯定值錢,既然家裡沒錢,能大規模種菜的話,怎麼可能不賣,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種得少,夠自己吃而已,沒多餘的賣。」

    這下子,佳恆懂了,他佩服地看向佳茗,「額雲,你懂的真多。」

    這話一出,佳茗當即一愣,旋即心下打了個激靈:唉呀,似乎表現得太過了,以前的自己想法可沒那麼深入,以後一定多多注意。

    表面上卻是一副沒什麼了不起的樣子,還裝作一副就該是這樣語氣道:「唉呀,你多多讀書就知道了。」

    「真的?」佳恆雖然這麼問,卻是有些相信了,因為最近額雲經常在書房翻書看,當然多是些雜書。

    佳茗他們雖然姓瓜爾佳,混了個滿族大姓,但卻只是其中一個小分支,祖上沒什麼當大官的,但到底也從龍入關過。

    小官小兵,得到的戰利品當然是大官選剩的,當時剩得最多的就是書,理所當然的就便宜了佳茗他們家。

    佳恆等佳茗點頭肯定后,他越發的相信了,然後想到自個從來看的都是蒙學考舉的書,她額雲也看過,但她還看雜書,看來自個以後要多涉獵些雜書才行。

    而佳恆將這一念頭付諸行動后,果然從雜書里得到許多知識,為他以後起了相當大的作用。

    康熙三十六年,新年剛過沒多久,熱鬧的氣息還沒消停,一波既冰又熱的水就潑了上來。

    康熙皇帝打算不久后御駕親征准格爾部,對於滿人的親貴子弟來說,這是一波熱水,他們跟著去,一般不會遇上太過危險的情形,俗稱打醬油,只要不是運氣太衰,回來就是立功。

    而對於一般的滿人子弟,如佳茗的未婚夫婿齊佳鄂碩這樣的人來說,這水既冷又熱。因為他需要上戰場和准格爾進行生死之戰,戰後生還,斬殺敵人,作戰勇猛,立了功,這水就是熱水;反之,那就是冷水。

    康熙三十六年春,大軍出發之前,鄂碩帶著弟弟鄂林來向佳茗告別,並留下鄂林讓她幫忙照顧,因為他不知道這一去要去多久,更或者一去不回。

    「佳茗,若是,若是我不在了,你另外找人嫁了吧。」鄂碩面貌是硬漢的那種英俊,但不算出彩,只一般,十七歲就將近一米八的他,很是高壯,站在身高一米六,一張娃娃臉的佳茗面前,若是不聽他們之間的對話,很有種哥哥囑咐妹妹的感覺。

    佳茗沒愛過,不懂愛是什麼,但她把鄂碩看得很重,當做親人,只比如今唯一的親弟弟佳恆輕些許。

    現下一聽鄂碩的話,當即有些心慌,當即反駁:「你不會有事的,我等你回來。」

    說著,就急忙忙跑回去將自己最近做的一些藥物取出,又急忙忙的跑回院里樹下,一股腦的將裹著許多藥瓶的布包塞給鄂碩,「這些葯都是給你準備的,有癒合傷口的,有解毒的,很多,都貼有紙條,你回去看就知道了。」

    塞完東西給鄂碩,佳茗心裡因著這些有用的藥物平靜了下來,信誓旦旦道:「有這些葯在,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絕對不會有事的。」

    鄂碩低頭攬住懷裡的包裹,心裡暖暖的同時,又有些好笑,哪有什麼葯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能救過來的。不過,這些都是佳茗的心意,他收下就是,用或不用,她也不知道。

    邊上,牆角處,兩個小人頭湊在一起,時不時瞅瞅佳茗和鄂碩這邊,時不時互相咬耳朵嘀咕著什麼。

    佳茗經歷過末世,又有異能在身,身體也經過異能沖刷,感知很是敏銳,都不用刻意觀察,就發現這兩個小傢伙,但她也沒呵斥他們,將他們揪出來。

    只揶揄的眼神看向他們,這一看,這倆當壁角的小傢伙,一對上她眼神,當即不好意思的摸摸頭,尷尬呵呵一笑,溜了。

    鄂碩順著佳茗眼神看去,就看到他弟弟和未來的小舅子離去的身影。

    這一看到當事人,當即想到他這回過來告別外,還有別的事。

    「鄂林,就拜託你幫忙照顧了。」他家裡,除了他和弟弟鄂林再沒親人了,其他的都是出了五服的。

    而佳茗是他未過門的媳婦,比那些不了解的出了五服的親戚要可靠,現在,他要隨大軍開撥了,將家裡一切教給她,讓她幫忙照顧弟弟,照看家裡,那是再可靠不過的。

    「好。」佳茗想都沒想,直接應了下來。

    她額娘沒過世前,鄂碩入軍營后,不經常回家,鄂林就被她家照顧著,等她額娘過世了,一方面是她這邊忙著喪事,後來又生病,沒法照顧鄂林,他托給了其他人照顧;另一方面,後來他過年回家,鄂林他照顧就可以了,就沒送過來。

    但她沒想到,鄂碩竟然將家裡的一切都託付給她,這,這也太,太那個了吧?

    「你,你不怕我趁機竊取了你家的財產,虐待鄂林。」佳茗想不通,也不避諱委婉,直接問道。

    鄂碩坦然一笑,「不擔心,我相信你。」

    他比佳茗大幾歲,從小和她一起長大,比了解自己還了解佳茗,他很放心她。

    何況,除了佳茗,他想不到他還有誰可以託付,那些出了五服的親戚,他,信不過。當然這話,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幾天後,康熙帶著一,三,四,五,七,八六位阿哥,率軍出征,佳茗一手拉著弟弟佳桓,一手拉著鄂碩弟弟鄂林,站在茫茫人海里為大軍送行。

    康熙皇帝御駕在前,阿哥們騎馬在後,當他們在佳茗他們前面經過時,她隨大流下跪以示恭敬。只偷偷抬眼,偷覷著這大軍到底是怎樣,還有鄂碩在哪裡?

    不過,鄂碩沒看到,她倒是看到了四阿哥,四阿哥在茫茫大軍中很好認,首先,他裝束不一樣,阿哥嘛,當然著裝不同。其次,清俊的他,一身清冷氣質很出眾。

    至於她之所以知道他是四阿哥,而不是錯認為其他阿哥,那是因為她左後方有一姑娘正對著四阿哥激動著呢。

    她一直不消停地低聲嘀咕著,若不是她感官敏銳,還聽不到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