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清穿之茗后 » 第4章 引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清穿之茗后 - 第4章 引導字體大小: A+
     

    大雪飛揚,落在佳茗家的小四合院里,堆疊成一層層的雪白。

    院里樹木,都被雪給覆蓋,再也看不到一點綠。

    但那與廚房連著的房子里,卻是一片綠意盎然,絲毫不見冬天,恍若春天。

    「額雲,你真厲害。」瓜爾佳佳桓看著屋裡綠油油的青菜,讚歎道。

    他長這麼大以來,冬天最多吃吃大白菜、乾菜,這還是第一次大冬天能吃到這麼多新鮮的青菜。

    想想若是這個冬天沒有青菜吃,他們又要守孝,不能吃葷,再想想冬天那單調的菜譜,佳恆心裡當即就無比慶幸起來。

    旋即他又有些遺憾,「要是咱們滿人也可以經商就好了,這些菜賣出去,肯定能得好些銀子。」

    他雖然才八歲,但不是有句話叫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么,父母過世后,佳恆就負擔起家裡對外的交際。

    雖然他還小,家裡對外交際也沒有什麼,但多多少少也接觸過,自然知道自個家裡目前的境況。

    家裡的收入只有每個月正白旗里發放的丁銀,支出上,柴米油鹽醬醋茶,哪樣不要錢,何況還有穿衣什麼的呢。

    佳茗看他一副小大人似的操心家裡,心疼的同時,也為佳恆的懂事自豪。

    不過,到底還是年紀小,懂得少,當即引導道:「其實,咱們家的菜是可以拿出去賣的,不過,不能咱們出面而已。」

    佳恆若有所思,「額雲,你是說讓下人去做買賣。」

    佳茗點點頭。

    佳恆皺眉:「可惜,咱們家沒有下人,這法子不行,要不,額雲,咱們買個回來?」說完,他越想,越覺得是個好主意。

    佳茗搖搖頭,拒絕道:「不行。」

    「為什麼?」佳恆錯愕,這明明是個好主意。

    佳茗並不直接解釋清楚,而是一點點引導地問:「冬天的青菜,稀少嗎?」她打算利用這件事引導佳恆,讓他看清楚這件事里的利與弊,從中教育他。

    「少啊,都說物以稀為貴,所以才要趁此機會賣些菜,賺取家用。」他實在不懂額雲到底顧慮著什麼。

    「的確是這個理。」佳茗點頭表示贊同,然後在佳桓「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能賣」的質疑目光中,很淡定問了句牛馬不相及的話:「東珠稀少珍貴吧?」

    佳恆點頭,肯定道:「稀少珍貴。」

    佳茗繼續問:「那它們在誰那裡?」

    這個問題,問得佳恆皺眉,在哪裡,他只知道大部分都會被進貢給宮裡,其它的,當然是在民間啦。

    但在民間哪裡,他怎麼知道,額雲怎麼問這種沒答案的問題?他眉頭攢得更為厲害了。

    見他久久不答,佳茗也不催促,當即給出答案:「大部分是在宮裡,要不就是在宮外一些大戶人家那裡。」

    「沒有吧?」佳恆很明顯對這個答案不贊同,「說不定還有一些落在小戶人家手裡呢。」

    「那他們敢拿出來嗎?」佳茗當即問了個問題。

    佳恆脫口而出:「很明顯,不能。」這話很是斬釘截鐵,但一出口,他當即意識到了點什麼,卻一下子想不出來,於是皺眉沉吟。

    佳茗任由他自個思考,自個卻提著個菜籃子,邊採摘青菜,邊用體內木屬性異能仔細感受被採摘蔬菜的一點一滴,好讓她待會根據其情緒採取相關行動來照顧它們,比如是缺水了,還是缺營養。

    摘菜是個非常簡單的活,佳茗沒一會就摘了一籃子菜,但她並未停止,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今天要多摘點,好用來送禮。

    冬天送青菜,可不是什麼拿不出手的禮物,正好適合他們家這種沒錢沒權的家庭。

    正想著是送一籃子,還是再多送點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弟弟佳桓的聲音「啊,我明白了」。

    佳茗聞聲轉頭,「明白什麼了?」

    佳恆哪裡看不出額雲的考教,「額雲考慮得周到,是我想的少了。」

    「嗯?」佳茗停下手中摘菜動作,看著他,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咱們家這大冬天的蔬菜,就跟那東珠一樣,都是珍貴的,被外人知道了,肯定會引起外人的覬覦。就咱們家的家世,背後沒有人,根本抵擋不住。」

    佳茗很是欣慰,「你明白就好。」說完,手上動作加快,刷刷刷的又摘起菜來。

    佳恆眼角餘光掃過旁邊採摘好的另一籃菜,皺眉,「額雲,吃不了那麼多,不用摘了。」小少年對於這種摘了吃不完,又不能賣掉的浪費很是心痛。

    「不是咱們吃的,是給你鄂碩大哥家送的禮。」佳茗繼續摘著菜,頭也不抬地說道。

    「什麼?」佳恆驚呼:「這怎麼可以?」

    佳茗抬頭皺眉,停下摘菜動作,疑惑道:「你這是,有意見?」不就是送倆籃子菜么,雖然冬天的菜珍貴了點,可她明明記得,兩家感情挺好的,都是阿瑪他們那一輩起的交情,她和鄂碩的婚約也是他們定的,阿瑪額娘過世后,鄂碩經常過來幫襯他們。

    上次她生病,若不是鄂碩在軍營不在家裡,哪用得著佳恆一個人著急。

    他們滿人家庭,特別是他們這種底層,根本沒有那麼多漢人的規矩,什麼男女間要避嫌,有婚約的要避免見面,那是大戶人家的事,有些大戶人家照樣沒理會。

    話扯遠了,總之弟弟他和鄂碩感情挺好的,和鄂碩弟弟鄂林感情也很好,不該有意見呀?

    「額雲,你想什麼呢?」佳恆無語了,「你弟弟我是這樣的人嗎?」

    佳茗搖搖頭,「不是,不過為什麼?」

    佳恆沒好氣道:「你不是和我說這菜不能賣,不能泄露出去,不然會被人覬覦嗎?」

    言外之意,你這菜當禮送出去,還不是一樣會將自家能在大冬天種菜泄露出去。

    聽了這話,佳茗恍然大悟,當即搖搖頭,解釋道:「這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了?」佳恆不服氣了。

    「這菜,賣出去了,別人會以為咱們家有很多,也就是能在冬天大規模種菜,就算咱們解釋說不能,他們也不一定會相信,可能會施展各種手段找,找不到方法,說不定以為咱們隱瞞,很有可能會採取非常手段將咱們兩人弄去給他們種菜。」

    佳恆一聽,臉色不好的同時,也深覺有理,也為自己剛剛想得過淺而皺眉。他剛剛只想到會被人覬覦,但想過種菜方法會泄露,卻沒想過還有這種可能。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