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53番外二(1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53番外二(17)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能這般幸運,多虧了夏家爹娘給的皮相好!

    夏暁沉吟著,不管那摘星樓的媽媽是個什麼心思,叫她家花兒多學些本事也好,等得起她來贖。心中思量,夏暁瞥了眼巴巴瞧著自己的姐姐,也將臨走之前家中的情形避重就輕地跟她說了說。

    知曉家中已然妥帖,要債的事兒也了了,夏花心中懸著的大石頭也就放下了。

    「那你呢?」

    夏花涼涼地看著齜一排牙笑的夏暁,她是愛哭,可也不是好糊弄的:「老實交代,銀兩都從哪兒來的?」

    這個問題就不好回答了!

    夏暁哈哈地笑了兩聲,反正錢的事情解釋不清楚,她乾脆不解釋。油嘴滑舌的,亂扯一通。夏花半點不上當,可又沒從她嘴裡撬出一點東西來。氣得掄起了軟拳捶了夏暁一頓。

    「總會被我抓到的!你且等著!」

    夏暁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那就下次再說咯~」

    外頭柳腰在張望了,夏花也沒功夫逼問她。只是手指擰著夏暁腰間的一點細肉用了巧勁地轉圈兒,疼得她齜牙咧嘴地嚎。

    夏花又氣又笑,掄拳頭又捶了她一頓。

    「花兒,你把這些銀兩帶著。」

    夏暁覺得那塊肉肯定紫了,撇了撇嘴,將身後藏著的小盒子摸出來遞給夏花:「我現在用不上錢,放在身邊也白費,你拿回去打點。」

    夏花哪會要她的錢,斜著眼斥罵:「你先把銀兩的來處給我交待了再說!」

    交代什麼啊!

    夏暁無奈:「來處絕對正派,你放心啦!」

    夏花仔細見她神色坦蕩,抿了抿嘴角,還是推:「我也不用銀兩,你都帶回去給爹娘吧!你姐姐資質好著呢,整個樓里也找不出第二個比我姿色更好的,驪媽媽著急往下砸錢還差不多!」

    自古魚龍混雜的地兒都是小鬼難纏,你懂個屁!

    夏暁不跟她廢話,把盒子的鎖一開,抓起裡頭的銀兩就往夏花身上塞。夏花沒她手腳俐落,擋都擋不及。

    銀子剛塞好,柳腰就施施然走了進來。

    財帛動人心的道理誰都懂,顧忌著柳腰在場,夏花閉嘴了。

    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一個勁兒的跟夏暁使眼色。夏暁不理她,只扭臉笑眯眯地跟柳腰打招呼:「這位姐姐啊,我們家花兒性子有點軸,往後若是得罪了誰,還請你多多看顧啊。」

    柳腰看在剛才的十兩銀子上,點了點頭。

    夏暁當即一笑,笑容明媚不染半分陰霾,一點不像個家中遭了難的人:「那回去路上還請你多費些心,她太惹人惦記啦~」

    柳腰眼睛閃了閃,笑道:「自然會經心的,小夏姑娘放心。」

    說罷,她的一對兒眼珠子在姐妹兩身上轉了轉,心下有點可惜。若是進來的是這個小夏姑娘,怕是更好調.教。這姑娘識時務,而且,笑容也太招人喜歡了!就連她一個見慣了爭鬥的女子,對這姑娘也難生起防心。

    「這樣啊,樓里不是要安排姑娘學舞?」

    夏暁握住夏花的手,不給兩人反應時間推著夏花就走:「那我送你們出去吧。學舞這事兒要勤勉,耽誤不得,咱們邊走邊說。」

    柳腰對上她的眼睛,識趣地落後兩步。

    夏暁笑眯眯的,貼著夏花耳朵極小聲地說著話。

    柳腰慢吞吞的跟兩人拉開距離,漠然的眼睛瞥了眼拐角處。倒塌的佛像後面偷伸出腦袋瞄著這邊的綠蕊猛一下被抓到了,仿若受驚般眼睛瞪大,瞬間縮了回去。柳腰疑惑了下,快步跟上了姐妹兩。

    夏暁還在跟夏花解釋銀子的事兒。保證了好幾遍銀兩是多餘出來的,並不是特意攢給她,叫她儘管放心了花。

    夏花皺著眉不信,夏暁乾脆又從腰間摸了個銀錠子出來。

    分量很足的銀子,總算叫她放了心。

    夏花確實急著回去練舞,在柳腰眼神催促之下,只能紅著眼兒跟夏暁告別。

    夏暁擺了擺手,話是對夏花說眼睛卻看著柳腰:「哭啥?下次再見就是了!」

    柳腰被她逼著,也開了口:「跟媽媽說清楚,就可。」

    夏花眸色一閃,當即破涕為笑。

    目送著夏花柳腰離開,夏暁含笑的嘴角也拉了下來。她心裡默默計算著,按照如今的收入狀況,她要多少時間才能籌足銀兩將夏花贖出來。

    這麼一計算,神色有些沉重。

    綠蕊從佛像後面竄出來,站在夏暁身邊沒出聲。看著難得一臉嚴肅的夏暁,她有些不適應,默默對靠過來的阿大阿二擺了擺手,示意她們等會兒。

    夏暁垂著眼帘,快速地盤算來錢的法子。

    想了會兒,又憶起那位爺隨手送她的白玉簪。夏暁思量著,或許不該這般散漫,既然木也成舟,她也沒什麼自尊心不自尊心的顧忌。府里人也挺好的,她該多費些心思在那人身上才是……

    「走吧,回府。」

    說罷,轉身就走。

    綠蕊跟阿大阿二招了招手,立即跟上。

    夏暁不開口,綠蕊也不知說什麼是好,四人一路靜默地回了西周府。

    綠蕊還好,若不是家中遭難,夏姑娘大約也不會被送來。阿大阿二則面上略有些糾結之色,顯然沒想到還有這一層故事在。主子跟青樓的姑娘有聯繫,這關係到名聲,可不是小事,到底要不要跟世子爺報告?

    夏暁若有所察,警告地瞥過去一眼。

    阿大阿二眼神閃了閃。

    第一次貼身當差,還是莫要觸了新主子的霉頭。說起來,那青樓的姑娘也不是外人是夏姑娘的親姐姐,姊妹之間的骨肉親情,只要旁的事兒沒過分越了界,都是情有可原的。

    這麼想著,兩人準備把看到的,咽到肚子里。

    ……

    時間一晃兒就過去了,四人踏入明園已是午時。

    綠蕊忙跟夏暁道了告退,小跑著去了后廚。只是剛往走廊上走,就差點撞上了尋常不露面據說是爺的貼身長隨的侍劍。

    冷冰冰的男人身高體長,一言不發地俯視著綠蕊。

    綠蕊嚇一跳,剛要說什麼,就見那高大的長隨長腿一邁,直奔夏暁而去。利落地行了禮,他言簡意賅:「夏姑娘,請儘快收拾東西跟屬下走。「

    夏暁:……哈?

    「主子爺有事要往南邊走一趟,」姜嬤嬤適時從屋內出來,神色有些鄭重,「姑娘您快去用膳,東西老奴會安排妥當。」

    出,出了什麼事兒?

    夏暁茫然,看了看侍劍跟姜嬤嬤,兩人似乎都沒有詳細解釋的意思。撓了撓手腕,她乾脆隨他們去,踏進主屋就等著用膳。

    侍劍面無表情地跟姜嬤嬤頷了頷首,轉身離開了明園。

    等周斯年準備妥當,掀開車帘子上車看到裡頭躺著夏暁之時,吃了一驚。

    「怎麼回事?」

    他這次去南邊是有正事兒處理,怎地夏暁會在馬車上?

    「回爺,」侍劍冷硬的臉上閃過一絲無奈,「姜嬤嬤聽說,這次您一走要四個月,想著主宅這邊定是不會安排的,就叫屬下把夏姑娘接來了。」

    周斯年眉心皺成了川字,當即怒斥:「胡鬧!」

    侍劍也是姜嬤嬤看著長大的。難得老人家放肆一回,他怎麼也得幫著在周斯年跟前描補描補:「這也無法,姜嬤嬤看著爺長大。您這般歲數了還沒個子嗣,她私心裡總覺得愧對周家之恩。」

    周斯年頭疼,怎麼一個個這麼操心他子嗣?

    揉了揉眉心,他又掀了帘子看裡頭睡得臉紅撲撲的人:「想法子將夏暁送回去。」

    他正煩著,誰知裡頭人睡覺也不老實。懵懵然一個翻身,本就鬆散的衣裳領口裂了大開。墨黑如緞的髮絲漏了一小縷進衣領里,領口露出了一小片白皙的鎖骨肌膚。

    周斯年一驚,刷地放下帘子。

    他極快地扭頭,侍劍已經轉過頭去了,只是耳尖有點紅。

    周斯年的臉,頓時黑如鍋底。

    他陰惻惻地瞄著專心趕車的長隨,隱隱怒道:「罷了!走吧!」

    ……

    夏暁氣的要死,她雖是來當小蜜了,但他娘的她又沒簽賣身契!

    腦子一熱,她齜著小銀牙就狠狠一口咬下去。

    周斯年一滯,頓了頓,更是不留情面!

    ……

    她攀著周斯年的肩膀,感覺十分不好受。哆哆嗦嗦的,夏暁心裡憋著氣,抿嘴往後退。

    直到後來,夏暁的氣全忘了。

    一顫一顫的,她抖著胳膊環住周斯年的脖子。想著反正都到這個地步,再什麼好矯情的了。於是,心中小小唾棄了自己一下便放任自流了。

    ……

    清涼的風穿過擺動的紗幔吹進屋內,並沒有送進來一絲清涼之意。昏黃的燈火因著清風也搖曳擺動著,窗外的蟲鳴聲叫囂個不停,遮掩不住內室男女纏綿的聲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