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50番外二(1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50番外二(14)字體大小: A+
     

    珠翠釵環跟在夏花身邊久了都摸得清她的心思,她一倒便默契地一個扶住人一個尖聲叫人。蕭衍近來埋頭政務忙得昏天暗地,好難得出來鬆快鬆快又遇上這等事兒,臉立即拉下來。

    涼亭里一團亂,一堆人圍著夏花跟天塌下來似得叫喚。

    蕭衍心裡一突,臉色突變。

    他看也沒看氣紅臉憋屈的要死的武琳琅,大步走上涼亭,把軟靠在珠翠懷裡的夏花抱起,便匆匆往鍾粹宮方向去。

    珠翠等人沒他走得快,一個去太醫署傳太醫另一個小跑著跟上。

    被落在甬道另一頭的福成領著帶著幾個太監氣喘吁吁地小跑著追來,還沒趕上,蕭衍已經抱著夏花都走了個沒影兒。他扭頭斥了撞到他背上的小太監一句冒失,倉促給武琳琅行了個禮又扭頭跟上。

    報信的人還沒到鍾粹宮,蕭衍就已經到了。

    宮人跪了一地,蕭衍冷著臉抱著人穿過長廊二門,直往主殿內室而去。

    釵環跟不上他的腳程,便將哭訴的話與追上來的福成等人說了,氣得臉色都泛白。

    福成一聽說,眼睛溜了一圈兒。方才涼亭里的動靜御花園好些人看見,此時看著這邊藏不住眼神。福成心道,鍾粹宮的人沒那麼蠢,大庭廣眾之下的事兒應當不會作假,眉頭就擰了起來。

    未來皇後娘娘跟寵妃對上,淑妃娘娘被氣昏了?

    這叫什麼事兒!

    留下兩個小太監打探消息,他追著蕭衍的方向,抬腿直往鍾粹宮去。

    幾人趕到門口,將將好跟太醫碰上。

    兩邊來不及寒暄,匆匆往主殿而去。

    這次不是謝太醫,謝太醫有事不在,是太醫院院正親自過來。

    進了殿他要行禮。蕭衍心裡有些莫名的慌亂,嘴角綳得有些緊。也不用他行禮,擺了手示意他趕緊診脈。

    打量蕭衍臉色不佳,徐院正不敢耽擱,立即開了藥箱便走到榻前。

    趁著診脈,福成小碎步到蕭衍耳邊把大致的事由說給他聽。

    一個是未來皇后,一個是盛寵加身的寵妃,福成說話不敢偏頗。他壓著嗓子,只把從釵環那兒聽來的原原本本複述一遍。

    蕭衍聽完,臉立即鐵青了。

    兩個人爭口角也能氣昏,當真能耐了啊!

    雖然這麼想,蕭衍心裡還是存了氣:「……此事當真?」

    雖說兩月前儲秀宮鬧的一出被蕭衍強行壓了下來,但武琳琅在他心中已然落了個蠢鈍魯莽的印象。如今又多嘴多舌氣昏了夏花的一項,蕭衍的心情可以想象,「武氏呢?人帶來了嗎?」

    福成垂下眼,面上立即露了難色。

    蕭衍看他這般,心中陡然生了些厭煩。罷了,武氏的冊封就要下來,福成也不敢輕易對待武氏:「馬上把武氏帶過來,你親自過去傳!」

    這個武氏,當真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福成連忙應是,躬著身小跑著出去。

    徐院正正好診好脈,才放下手轉頭便跪了下來,壓低了聲音喜道:「陛下大喜啊!淑妃娘娘已有兩月余的身孕,陛下大喜!」

    蕭衍正煩著武氏行事不堪國母之位,琢磨著是不是不該定下她。冷不丁被巨大驚喜砸中,刷地站起身:「徐卿說什麼!」

    徐院正額頭貼著地面,跪在床榻邊,聲音穩穩地從他身下穿出來:「回陛下,淑妃娘娘已有兩月有餘的身孕……」

    珠翠鬼機靈,沉寂給屋裡伺候的使眼色。屋裡人都是知情人,此時也只當頭一回聽說全露出了又驚又喜的神色。霎時間,內室伺候的都一併跪下來賀喜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明明屋裡熏得是一樣的味道,蕭衍卻覺得今日格外的清新。

    瞥見床榻上夏花的眉心緊蹙了下,他忙壓低了聲音又道:「淑妃的脈象如何?她方才受了些刺激,可有何處不妥?」

    夏花的身子總的來說是比旁人虛上不少,憂思過重,氣血自然不暢通。

    既然蕭衍說了她受過刺激,徐院正自也順著他的話說:「情緒波動大了,難免會動胎氣。懷了身子的人受不得氣,若是一個不好就傷及肚中子嗣。況且,娘娘的身子又比旁人虛上許多……」

    一聽夏花身子虛,蕭衍就緊張了:「可要緊?」

    「如今的胎相不算好,時日尚短,坐穩胎還需費心調養安胎。」

    「朕知道了。」

    蕭衍心中有了主意。

    女人的爭風吃醋無傷大雅,鬧得花兒動胎氣就是武氏的大錯了。

    蕭衍坐到床沿上,撫了撫夏花有些泛白的臉頰。目光順著她的身段落到平坦的小腹上,他一雙瀲灧的眸子里,那尋日里慣會勾引的萬千小勾子瞬間化作溫柔的春水。邪氣的男人露出了難得一見的慈愛神色。

    命人好好照看淑妃,他無聲冷哼了下,大步踏出鍾粹宮。

    武琳琅才不情不願地隨福成過來。

    她私心裡,對夏花昏倒一事是十分不以為然的。自小,姨娘之間鬥法就不知看了多少,夏花這類氣一氣就受不住的,才不值得她放心上。

    人走到半道兒,正好遇上攜著一身冷霜的蕭衍迎面過來。

    武琳琅從小聽過太多蕭衍的天資聰穎的話,雖有些懼怕他的威勢,卻掩不住心馳神往。

    如今聖眷在身,她只道,表哥也是喜愛她的。

    見著他一身紫金五爪龍袍,遂一臉嬌羞地屈膝行禮:「琳琅見過陛下……」

    福成被她這兩幅面孔給激的眼皮子一抽,不過這不是他說話的地兒。福成識趣地往旁邊走了兩步,空了場地給蕭衍走。

    蕭衍瞥了眼武琳琅,「福成,把人帶著,先回建章宮。」

    說罷,一臉戾氣地大步離開。

    武琳琅嬌羞之色僵在臉上,她恨恨地瞪向福成。福成耷拉著眼皮,手往前打開:「武主子,請。」

    主子說什麼是什麼,福成雷打不動地執行,領武琳琅再折回去。

    蕭衍徑自一陣寒風似得颳去了御書房。

    一路行過,宮人們駭得不輕,戰戰兢兢地退避三舍。他進了書房命人將早已寫好的冊封詔書給取了出來。蕭衍看了眼自己寫的『賢良淑德,可堪國母之位』幾個字,臉上又青又白。

    抬手一丟,他提筆又另寫了一封。

    國母之位?這等囂張的蠢貨,若給了還不把尾巴翹上天去?提了筆,蕭衍如今是連貴妃的位置都不願給武琳琅。

    武琳琅怕是萬萬沒想到,就這麼幾句話,把她皇后之位給作沒了。

    蕭衍改了冊封,想想,又提筆寫了另一封。

    此次夏花的身子若能平穩生下來,不論皇子公主,都將是他的頭一個孩子。蕭衍年二十有六,又哪能不重視?所以,封賞是必須要給的。不過這時候抬分位太扎眼,便轉而去封賞夏花的娘家。

    娘家立起來將來便是夏花母子的依靠,要比抬分位實在的多。

    這般一想,蕭衍忍不住嘖了嘖嘴。

    活到這個歲數,他還不曾對誰這樣用過心。希望花兒能聰慧些,莫糊裡糊塗辜負了他的真心才好。

    兩道詔書寫好,蕭衍才舒了口氣。

    武琳琅接二連三的賣蠢,蕭衍不得不放一放鳳位的歸屬。左右他有了子嗣,夏花管理後宮這段時日也未曾出錯,定皇后這事兒可以往後延一延。夏花的肚子爭氣,他這般舉措就當應他先前許下之諾。

    回了建章宮,蕭衍也沒去見武琳琅。只命人傳了口諭,叫武琳琅抄寫女戒一百遍,閉門思過三個月。毫不留情地直言斥責,叫她好好學一學女子的貞靜賢淑,管一管自己長舌的毛病!

    武琳琅羞得面紅耳赤。

    知道自己諷刺淑妃的話被蕭衍給聽見了,她一面臉上火辣辣的一面又懊惱不休。她這時候才知道錯,不該逞一時口舌之快,惹了壞印象。

    得了罰,武琳琅才掩面匆匆走了。

    三日後,冊封的旨意一一送到各宮,有人歡喜有人憂。

    武琳琅本以為自己皇后之位穩操勝券,冊封一到,只得了個四妃之一的惠妃之位,還連個封號也沒有。新晉武惠妃當即就白了臉,跪在地上好久起不來身,滿心滿臉的不敢相信。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她不是搬進未央宮了嗎?皇后不是內定了她嗎?

    她不想認為蕭衍是因為御花園一事就降了她的分位。但左思右想了好幾日,除了這個理由別無其他。武琳琅不覺得是自己亂說話討了蕭衍的嫌棄,就專註地把一腔恨意堆到夏花身上。

    定是那個賤人顛倒黑白,壞了她的前程!

    武琳琅憤怒難消,只盼著哪一日整死夏花出了這口氣。

    鍾粹宮裡,夏花才喝了安胎藥,苦得眉頭打結。珠翠連忙端來一盤子蜜餞,夏花塞了一個放嘴裡含著,這才覺得好受了許多。

    耳邊宮女明蘭繪聲繪色地說著各宮的冊封狀況,說到未央宮還哼了哼:「武家的那個才不是皇后,就得了個惠妃之位,跟咱們娘娘平起平坐……」

    夏花漱了漱口,揚起黛眉眼中含笑:「哦?惠妃嗎?」

    看來,蕭衍對子嗣真的很看重吶……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