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49番外二(1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49番外二(13)字體大小: A+
     

    「比上個月,晚了六日。」珠翠立即回道。

    避子湯喝水似得連喝了好些日子,夏花的月事從來不準。貼身伺候的都知道,所以此次晚了六七日也沒人放心上。謝太醫這突兀地一問,不僅夏花,在場所有人心都砰砰跳了起來。

    「謝太醫有什麼話還請直說。」

    謝太醫捻了捻鬍鬚,搖頭道:「現在還不好判,且等再過半月再號一次脈。」

    夏花的眼睛亮了起來。

    沒聽到準確的脈象,她壓抑著歡喜,生怕空歡喜一場:「謝太醫這是何意?」

    「娘娘的脈象還不顯,」被一屋子人急迫地盯著,謝太醫有些哭笑不得,說,「總歸不算壞事,娘娘不若再等半月,脈象會更准些。」

    這話便是沒下定論,也十之八.九了。

    「那這些時日可要注意些什麼?」夏花心口滾燙,眼角也有些泛紅,「太醫不若一一寫在紙上,本宮這次定會嚴苛按著醫囑來。」

    若真懷上了,就是叫她立即放了宮權她也願意!

    「娘娘莫急,」謝太醫道,「您如今的身子還虛得很。加之連日的操勞,憂思過剩,底子實在太差。如今這情況臣不能十分斷定,可若是懷上龍胎,坐穩胎不太容易。此後還請娘娘萬事當心,切不可再操勞。」

    他不便說不吉利的話,但這事大意不得。

    夏花心裡有數。

    抬了頭,不叫落淚的模樣被人瞧見,她縮在衣袖裡的手都在微微地顫。

    蒼天保佑!當真是蒼天保佑她心想事成!

    這般就算新人進宮,她也不必再日夜焦心了。

    自打從進了宮起,夏花身上的一根筋就綳得緊緊的。許是嘗過了權勢的滋味,從泥潭裡爬上來,她就再也不想跌落下去。尤其在知道蕭衍決定選秀之後,她連日來那種焦灼之感,無人能體會。

    命人重重賞了謝太醫,夏花心中一片明朗。

    好好平復了一番,她又道:「謝太醫,本宮有一事相求。此次診脈,太醫可否別記錄脈案?」

    宮中傳太醫有規矩,不論大小主子,出診過後必定要寫上脈案。越是身份貴重,脈案寫的越詳細。這般一來看診有跡可循,二來若病情複發或生出其他併發症,沒尋到相熟的太醫也能立即看診。

    「沒定下確切結果之前,本宮不像鬧出動靜來。

    三月之後方能報喜,謝太醫自然懂,點了點頭:「娘娘放心,微臣省的。」

    這般他照先前脈案謄了一遍,攜著藥箱離開。

    人一走,夏花便叫來內務府的管事。

    既然事情有變,許多事就該分發下去叫內務府的人操持。選秀之事才到第二輪,還得有一番忙才能定下最終人選。其中瑣碎貓膩之事夏花如今沒心思管,但叫來管事敲打一番是必要的。

    淑妃娘娘將權利下放,內務府的管事們雖心中好奇,卻沒有一個往外推的。

    這般分好了權責,夏花接下來半個月都專心地休養。

    好在蕭衍近來因晉州水患一事,忙得沒功夫進後宮。便是偶然抽了空,也只在鍾粹宮坐一坐就匆匆走了。這般倒是省去了夏花不少麻煩,不必跟他解釋太多。

    耐著性子等了半個月,謝太醫如期而至。

    診斷的結果十分喜人,懷上了,一個多月。美中不足的是胎像不太好。不過這也無法,趁母親的底子還虛的時候就冒險懷上,胎相委實好不起來。若不趁著月份淺好好調理安胎,孩子生下來怕是身子骨不行。

    夏花被這定論嚇得不輕,連忙保證:「本宮必定好好安胎!」

    這次謝太醫依舊沒有記錄脈案。他來時沒有驚動旁人,只當此次並未出診。夏花命釵環送上謝禮,謝太醫推辭了一番還是受了。

    大喜的事,就當是討個喜氣了。

    號出了喜脈,夏花身邊幾個伺候的歡喜的不知如何是好。珠翠作勢要送謝太醫出去,謝太醫笑著連連擺手,叫她不必送。留下了好幾個調養的法子,囑咐夏花一定遵照上面寫的行事,萬不可懈怠。

    「謝太醫放心,本宮曉得。」

    謝太醫撫了撫鬍子,由杜內侍送出去。

    四月一過,選秀進入最後一輪。

    這最後定下人選,夏花是一定要出面的。不僅夏花,就是蕭衍也得來看上一眼才合規矩。不過蕭衍實在是忙,根本沒空來看。於是便拿秀女名冊圈了四個必留的人選,其餘交予夏花來定。

    夏花看了,武家的武琳琅是頭一個不能動的,另一個是帝師府的嫡長孫女李氏,再一個是南疆州牧錢家的嫡次女,最後一個是名不見經傳的趙氏。

    內務府的管事瞧了眼,笑著投了個好:「娘娘,這個趙氏容色驚人。」

    夏花眼眸一動,闔上名冊:「哦?好到何種程度?」

    那管事有些為難,躑躅了許久不知道該怎麼說。

    「本宮恕你無罪,你且實話實說。」

    「……與娘娘您,不分上下。」

    夏花臉上一變,嘴角抿緊了:「陛下如何知道她容色驚人的?」

    儲秀宮離御書房可遠了去,蕭衍近來忙得連半步都未曾踏入後宮。他又如何知道眾多秀女中藏著這麼個絕色的人兒?!

    這句話問出來,就相當於問責了。

    當即管事們跪了一地,其中一個胖胖中等個子的太監汗如雨下。他臉上又青又白變了幾番,終於下定決心請罪:「淑妃娘娘恕罪,是奴婢失職沒管住秀女。十日前,趙秀女曾在御花園偶遇陛下,得了聖上賞識……」

    夏花一口氣堵在了心口,眉心突突地跳了起來。

    她深知這時候不能生氣,不能因小失大。可深呼吸了幾下,壓不住火氣砸了手中的杯盞。當真是……噁心!

    她一發怒,不僅管事們嚇得面無人色,便是旁邊伺候的其他宮人也一個哆嗦跪了下來。釵環連忙給她順氣,生怕她一個不好動了胎氣。

    經歷好一番自我勸解,才將這口氣壓下去。

    「罷了,事已至此,也算是這個趙氏的運道。」

    夏花也懶得在女色之事上計較了,一個巴掌拍不響。蕭衍本就是喜好美色之人,她就該一點期望別生出來才是,「都起來吧。去準備準備,十日後的遴選若出了茬子,本宮拿你們是問!」

    宮權夏花如今也放了一些,無事可做,日子卻好似過得快了些。

    一眨眼,就到了最後遴選的日子。

    這日一早,夏花便由著宮人伺候著梳洗。

    等擺駕過去,她也順道指了李婕妤一道看看。一個人做主不好,多些人為佳。舊宮的老太妃如今只剩了三個,於是也一併叫上。

    按照原定要求,夏花此次至少留下二十個。內務府作了最後甄選,留下三十個資質上乘的備選以便夏花等人親自相看。

    選秀很順利,除了個別姿色太盛的,夏花不想留就指著李氏做前鋒給攔下。

    到最後緊緊巴巴留了二十個,卡在最低限額上。

    之後便是為各宮秀女安排住處。內務府如今也無法作準確安置,只能根據秀女們的身份大致安排個住處。家裡底子厚實的,這時候都不要錢地把銀子往內務府使,就盼著給安排個離陛下更便宜的住處。

    未央宮是不能動的,等冊封分位的旨意下來。

    不過武家姑娘的住處沒經過內務府,直接由蕭衍指派了入主未央宮。武琳琅更是喜不自勝,當日夜裡就搬了進去。

    此事一出,後宮都震驚了。

    武家的這個姑娘,妥妥的鳳位的主人。

    夏花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頗為鎮定。她如今胎已經坐穩了,謝太醫來作了最後的診脈后,告知她可以多出門走動一番。

    她慢慢地勾了唇角,是時候叫蕭衍知道了。

    這日午後,她去御花園走動,特意去了蕭衍的必經之路等著。

    自從趙氏偶遇蕭衍得了垂青之後,秀女們紛紛效仿起來。如今御花園日日是一番熱鬧景象,花團錦簇,鶯歌燕語的。從早到晚,少不了有妝容精緻的秀女們風雨無阻地撲蝶賞花。

    夏花一路過來,遇見了好幾波。

    她由人扶著,避開了人走。才走到歇腳的涼亭坐下,恰恰遇上了臉上妝容厚的能刷下一道粉來的武氏。

    又是一個效仿趙氏的。

    住進了未央宮的人,還學這些小家子的做派,夏花當真看不上武氏!

    她看不上武氏,武氏卻是十分『看重』她。武氏打量著夏花的容顏,恨不得能像當初對付大將軍府的姑娘那樣,直接衝上去毀了這張天怒人怨的臉。省得看個賤皮子趾高氣昂的做派,叫她心氣難平。

    「喲,這不是淑妃娘娘?」

    武琳琅從另一條道兒過來,盯著夏花瞧。

    她勾起了嘴角,緩緩地笑了下,「淑妃娘娘今兒個好興緻,出來逛園子呢?可是聽說了趙氏在御花園偶遇了陛下,也來學學?」

    捏著綉帕走得娉婷,遠遠走來,武氏的面上難掩譏諷。

    諷刺她以色侍人,功夫還不到家。

    夏花往日聽到的難聽話多了去,根本不痛不癢。她此行不過是準備將懷孕之事爆出來。將將得了耳報神的消息,知道蕭衍馬上就要過來。

    心想,來的也是太巧。

    看著一臉囂張的武氏,她心中一動,立即有了個主意。

    「你說得什麼!」

    夏花作勢蹙起了眉,一臉被拆穿了的惱羞成怒,「大膽武氏!你不過一屆小小秀女,竟敢這般諷刺本宮!」

    扶著珠翠的胳膊,她撫著胸口臉上憋出一團怒紅,越發的嬌艷。

    「來人,給本宮掌嘴!」

    掌嘴?敢打她?

    武琳琅一面驚怒,一面打量著她的嬌艷容貌,嫉恨又起。

    聽夏花這般說,她心道這淑妃根本就是個空有美貌的草包!當即更露骨地諷刺:「哎呀,怪道人家說女子的出身教養十分重要。瞧瞧,淑妃娘娘這上不得檯面的做派,叫人委實不敢恭維。」

    她嘖嘖地搖頭之時,蕭衍的身影出現在甬道的一頭。

    夏花掐准了時機,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