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46番外二(1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46番外二(10)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

    兩人還在大門外站著,雖說周圍沒什麼人,但正經了二十多年的世子爺跟被雷劈了似得,霎時間耳朵根都羞紅了!連忙將人撕下來,他極快地斥了句沒規矩,扭臉翻身上馬就頭也不回地駕馬走了。

    夏暁抱著小盒子,遙遙地跟他揮手:「謝謝爺啊~~」

    眼睜睜看著馬上的人身子一僵,馬騎得更快,她齜著牙心滿意足地轉了身。

    小心地摸了把懷裡的簪子,眼睛都要笑眯了縫。唔,雖說對首飾玉器沒什麼欣賞之心,但不妨礙她有眼力勁兒,曉得這支簪子值錢。

    攢資本吶攢資本~~

    忍不住又摸了摸,笑眯眯地將簪子鎖進了小盒子。

    守在一邊的姜嬤嬤看著半點不知愁滋味的夏暁,又好笑又嘆氣。這姑娘的心,真是大到快沒邊兒了。來西府伺候了大半月,爺的任何事兒不問也不管,長了張嘴也不知道討要東西,半點不為自己謀划。

    不過,想著世子爺那一人一馬跑得比平時快了一倍的背影,她忍不住笑。

    福氣這事兒,誰又說得准呢?

    所以,夏暁繼續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混日子。

    混吃等死的日子總是快,轉眼就到了十六。

    一大早,不用綠蕊來叫她,夏暁自己就收拾妥當。用了早膳,就乖巧地去了前院找姜嬤嬤給她安排護衛。

    姜嬤嬤也不為難她,世子爺都親.口交待了說夏姑娘年歲小,貪玩不是錯,她哪裡敢攔著不叫夏暁出去?

    停下手頭的事兒,扭頭就叫手邊的小丫頭去把前幾日周斯年送來的兩個護衛招過來。

    沒一會兒,兩個身高體壯的青年女護衛就跟著小丫鬟進來。

    夏暁嘴巴張得老大:「……給我的?」

    姜嬤嬤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點了點頭:「這兩位是侍墨前幾日特意送來的,正式名字還沒有。夏姑娘給娶個名兒,往後就跟著伺候您了。」

    「你們之前叫什麼?」

    原創名字真是太難為人了,她可以在原來的基礎上再加工。

    兩個人高馬大的女護衛對視一眼,齊齊抱拳:「屬下青二十一(青三十九)!」

    ……代號啊?

    夏暁吞了吞口水,覺得自己貌似攤上大事兒了。

    電視里不都這麼演的么?代號什麼的,基本上不是私兵就是暗衛。可這家中有暗衛私兵的,不是王孫貴族就是朝中權臣吧……她睡了的這位爺,看著那麼講究,該不會是什麼王爺王孫之類的吧?

    「名字太長了,哈哈……」

    夏暁瞥了眼姜嬤嬤的臉色,想看看有什麼端倪沒有。

    半點沒看出什麼異樣,她有點悻悻,大概是她想多了。舔了舔嘴角,夏暁依次指著丹鳳眼的和人中長的分別道,「那你就叫阿大,你就叫阿二好了。」

    兩個護衛一愣,立即應是。

    姜嬤嬤臉上古怪之色一閃,嘆了口氣,這也太隨便了!

    互相見過,夏暁就帶著她的新晉護衛走了。

    想著上次答應了再出門要帶上綠蕊。夏暁臨走到外院大門,扭個頭又領著兩個人回了明園。

    再出來,身後跟著三個人,大搖大擺從正門出了西府。

    前呼後擁的,走路都帶風,莫名就多了不少橫行霸道的底氣呢!

    「既然都是我的人了,那就以我的話為準。往後不管什麼事兒,我不准你們說,你們就當不知道曉得嗎!」

    馭下夏暁沒做過,但事前警告總是沒錯的。

    綠蕊雙眼亮晶晶的,當下應了是!

    新來的護衛有點為難,面面相窺的一時沒應聲。她們雖說被世子爺挑出來給夏姑娘,但主子早認定了就是周家人。

    頓了頓,丹鳳眼的,也就是阿大先低了頭:「屬下謹聽姑娘吩咐。」

    枕邊人,也算一家人,夏姑娘仔細算起來是周家人沒錯。左右她們貼身看顧,往後若是真出了什麼紕漏,再稟告世子爺也不遲。

    阿大應了,大二糾結了片刻也抱拳:「謹聽姑娘吩咐。」

    夏暁眼珠子咕嚕嚕地轉,點了點頭:「這樣,那我們出門吧!」

    *********

    西南城郊的破廟,夏花還沒有來。

    夏暁抱著一盒子銀兩,心裡有點急。還沒賺到銀子,花樓里的老鴇肯定不會放她家花兒出門,就不知道她要用什麼法子偷溜。

    夏花素來膽小,夏暁免不了擔心她還沒出了大門就被裡頭的龜奴丫頭刁難。

    夏花確實怯懦了些,但還真不像夏暁擔心的那麼沒用。

    寫的信一直沒能遞出去,她心裡明白這摘星樓怕是被人管的跟鐵筒一般,心下也就歇了自己偷溜的念頭。

    暗路走不通,那就乾脆走明路。

    曉得驪媽媽一直對她別眼相待,夏花知道驪媽媽在她身上求的什麼,也清楚自己素來在外人看來是個什麼模樣。

    思量了片刻,她決定裝傻到底。

    揉紅了雙眼,她直接去驪媽媽的屋子裡,求她給放行。

    說哭就哭,是夏花從小到大最大的毛病,此時卻給了她大大的方便。

    她一進屋,撲進驪媽媽懷裡就哭得站不直身子。也不管其他,顛三倒四的張口把要出去的緣由倒了個乾淨。說什麼家中妹妹打探到自己消息,眼巴巴叫人遞了信進來,在外頭盼著見一面。

    哭哭啼啼沒主見的樣子,看得驪媽媽既憂心又欣喜。

    驪媽媽當然曉得要做好人,這麼個好苗子,現在抓住容易往後成長起來就難了!

    她作勢感同身受地扶起夏花,抽了腰間的帕子,一臉心疼地替夏花擦了擦眼淚:「可憐見的,樓中姐妹哪個不是這般凄苦的?花兒你還算有幸,妹妹能找上來……也罷,媽媽叫身邊的柳腰陪你去可好?你一個人,偏又生的這般弱氣,著實難叫人放心啊……」

    夏花瞥了眼她身後站著的瘦高丫鬟,喃喃的似乎害怕:「可,可柳腰一個夠么?我們兩個都是女子,會不會不太穩妥?」

    驪媽媽見她不排斥,放心了。

    輕輕拍了她一下,笑罵:「傻姑娘,我尋常應付刁客蠻漢,這麼些年完好無損。身旁伺候的人,能弱了?」

    夏花懵懵懂懂的:「哦,那就叫柳腰陪我。」

    柳腰接過驪媽媽一眼,暗暗點了點頭。轉身便跟夏花行禮:「夏姑娘,有奴婢陪著,你且放寬了心。」她淡淡笑了笑,嚇得夏花後背一陣涼意,「奴婢一個打十個壯漢不是問題。」

    夏花抽抽搭搭:「……哦。」

    等夏花柳腰兩人過來,夏暁抱著銀兩快睡著了。

    夏暁不敢叫夏花知道自己賣身的事兒,早早將阿大阿二支在破廟後頭藏著,剩下一個綠蕊縮在破廟的角落裡,假裝不認識夏暁。

    夏花一進來,撲到夏暁身上就扶著她肩膀嚶嚶嚶地哭。

    夏暁一邊哎哎哎地亂叫一邊輕拍著她後背,嘴巴胡亂地說話:「哎喲哎喲,大水漫金山咯!天災人禍天災人禍!快別哭了喲喂,看我這身金貴的衣裳,都能叫你的眼淚洗澡澡了花兒!」

    夏花被她這麼一嗓子嚎的,哭都哭不下去。

    沒好氣的一巴掌拍在她後腦勺上,噗嗤一下笑了:「沒正行!」

    兩人身邊靜靜站著的柳腰見著了夏暁,卻是驚得說不出話!這夏家姐妹是個怎麼回事兒,怎地一個個都生成這樣?!

    夏暁瞥了柳腰一眼,眼裡暗芒一閃:「這是誰啊花兒?怎麼咱姐妹兩見面說個體己話兒,也不知道避避?這麼沒眼色!」

    柳腰被斥了也不惱,老神在在的站著沒動。

    夏花低垂的眼帘里眸子暗暗的,袖子下的手指捏著夏暁腰間一塊細肉,猛地一擰。張口說話卻怯怯弱弱的:「哦,哦,這是樓里一個善心的媽媽借給我壯膽的丫頭。多虧了她,我才敢過來……」

    卧槽!好疼!!

    夏暁被她擰的臉一抽,她家花兒還是這麼蔫兒壞!

    於是,她瞬間換了個臉孔:「這樣啊,那真是謝謝你了哦!」

    在腰間摸出了一個銀錠子遞過去,笑盈盈的彷彿剛才凶神惡煞的人根本不是她:「快請你收下,以後我們花兒,還請你多照顧~~」

    柳腰看到足足有十兩的銀子眸光閃了閃,沒敢動手拿。

    過了片刻,還是沒忍住,接了。

    夏暁笑看著她,柳腰耷拉著眼皮,轉身出了破廟。

    夏暁沒注意到這位主子爺近日裡的奇怪眼神,混吃等死地糊了小十天,終於某天睡到日晒三竿起來,發現每日都等她一起用膳的人不在屋裡。

    綠蕊伺候著她洗漱好,外頭的膳食也已經擺上了。

    夏暁趴著看桌上少一半的吃食,疑惑地問綠蕊:「爺吃過了?」

    「爺不是走了么?」

    「哎?」

    綠蕊眨巴了下眼睛,瞪大了眼睛詫異地看向眼珠子粘在食物上的夏暁,驚奇:「昨夜姑娘不是在么?爺走的時候還跟你說話來著,姑娘不記得了?」

    啊?有這回事?

    夏暁勉強從飯上移開眼,看了眼神色鄭重的綠蕊,回想起昨夜的情形。

    好像,是有這回事來著……

    估計是突然解了禁,那位爺最近頗有些食髓知味。夜裡若不是實在不能,恨不能夜夜笙歌,這將二十多年積攢的勁兒全往她身上使。

    昨夜裡,又是鬧到很晚才歇。

    夏暁當時暈暈乎乎的,腦子裡糊成一團,好像是聽到那人跟她說了什麼。不過實在太累,她完全沒聽進去。

    他說了什麼來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