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45番外二(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45番外二(9)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可不得逾越么!

    她看著世子爺從丁點兒大長到如今,都二十二了。別說子嗣,身邊連一個貼心人都沒有。旁的世家公子,不說孩子能滿地跑,家中子嗣也能開口說話了。她們世子爺倒好,那麼一個菩薩擺在家裡……

    「老奴瞧著夏姑娘是個好的。生得好,身子骨也強,性子還不嬌氣,」姜嬤嬤昨夜親自給夏暁擦洗,那一身觸目驚心的青紫看得真真兒的,「姑娘家的初次都難熬著呢,沒聽夏姑娘叫喚,她就這麼受下了。」

    周斯年愣了愣,恍然大悟。

    想起了三年前洞房花燭夜之時,龍鳳床上,他才剛進了個一點點,就被蕭媛冷著臉一把推了下床。他埋在心底已久的狼狽不堪,終於有了點豁然。

    皺著眉頭,他問道:「初次真的有那麼疼?」

    姜嬤嬤不知他心裡所想,只想著誇大些好叫他多顧念屋裡這個別老惦記著那尊菩薩,鎮重地點了頭:「可不是!」

    「夏姑娘身上青青紫紫的,許是要擦一天藥膏子才能完好。」

    周斯年聞言沒說話,若有所思。

    姜嬤嬤見他點頭應了,也不多畫蛇添足描補什麼,喜滋滋地就走了。

    想起了蕭媛,周斯年也失了性致。

    他冷著臉沐浴好,穿著褻衣便上了床榻。眉心微蹙著,連姜嬤嬤自作主張將夏暁的東西都安置在主屋也沒注意。夏暁躺在床裡頭,他扯了點被子蓋上,背對著夏暁朝外躺著便睡了。

    夏暁一貫是個心大的,可容百川那樣大。

    肚子里吃食消了好睡得很,頭一沾床就睡著了。

    慢慢的,院落里恢復了安靜。

    周斯年輾轉反側了半宿,睡不著。

    手摸到了夏暁的身上,感受到手下那溫熱的細膩肌膚,剛有些意動,想起姜嬤嬤的囑咐又拿了下來。

    一整夜,他滿腦子裡都是蕭媛那張冷漠的臉。

    毫無疑問,長公主蕭媛是美麗的。艷麗精巧的五官,處處張揚而濃墨重彩,周身一股子烈火一般的美,是與冷靜自持的周斯年是完全相反的兩個極端。

    然而這樣熱烈的燦爛,從兄長過世之後就結了冰。反覆嚼著她這三年拒人千里之外的言行,周斯年心底因姜嬤嬤幾句話才冒起來的一點點火星子,在窗外麻麻亮的天色中又熄了下去。

    夏暁是被熱醒的。

    迷迷瞪瞪的,彷彿被火爐子包圍的窒息感刺激得她睜開了眼。

    哦,是那位爺。

    夏暁被困著有些憋屈,眯著眼打量了下窗外得天色,心裡更鬱悶了。真是的,她還沒睡醒呢!伸手推了推身上壓著的人,想叫他下來。只是剛一動就被人給箍住了雙手,抬起來壓到了頭頂。

    周斯年垂著眼帘,鴨青色的濃長眼睫毛顫顫的,清冽的呼吸噴在夏暁鼻息間,擾的人心都亂了。

    夏暁憋紅了臉,昏暗的房間只看得到影子又看不到周斯年的表情,只感覺,此時他的動作尤為的急切。

    暗暗翻了個白眼,為了不吃虧,夏暁忙嗲著嗓子喚他:「爺,爺,這天色還早著呢,你莫急啊。你這樣我有點勒得慌。「這人於某事上一點技巧沒有,只會蠻幹,」若不你放開我,我自己來可好?「

    周斯年不理她,呼吸粗重而濃烈,慢慢染上了火熱的溫度。

    夏暁忍不住嗚咽了一聲,周斯年動作一滯,繼而變本加厲的揉弄了起來。

    突如其來,又豪不講理鬧,到天色大亮才停歇。

    夏暁累的不輕,眼睛都睜不開了硬撐到姜嬤嬤進來給她收拾乾淨才閉上眼,蒙頭大睡。

    周斯年一夜沒睡,此時卻神采奕奕,清雋的眉眼裡滿滿的饜足之色。

    敞著衣襟半靠在床柱上,男人胸前白皙緊實的肌肉半遮半掩著,十足的引人臉紅心跳。綠蕊等人低著頭臉羞得紅紅的,眼睛不敢卻又控制不住地往帳中人身上瞄。周斯年支著一條長腿,淡淡凝視著夏暁的粉撲撲的臉頰。

    左右又沒事,下人們退下后,他也躺下了。

    這次倒是沒在想起那張臉,眯了會兒眼就囫圇地睡過去了。

    姜嬤嬤看著闔著的門,幽幽地嘆了口氣。

    *************************

    南郊的巷子里,夏家正準備搬遷。

    夏家原來的五口之家,如今就剩下渾渾噩噩的兒子,卧病在床的夏老漢,以及日益消沉的夏老太三人。兩個如花似玉的閨女,一個淪落青樓妓館,一個只留下隻言片語就不知所蹤。

    街坊鄰居們打量著夏暁離去后,夏家小院突然自請上門伺候的三個下人,以及隨她們一起來的幾大箱子財物,暗暗碎言碎語這夏家幺女怕是自賣自身了。

    夏老太每日被人指脊梁骨,眼淚不知道流了多少。小閨女的音訊半分也沒有,一家子上天無門下地無路的,只能將淚水往回吞。

    夏老漢被這麼一刺激,當下就眼前一黑,三天沒睜過眼。

    醒來后,這小院子是再住不下去了。

    夏老太忍不住又是哭:「老伴兒啊,咱們就這麼走了,往後花兒暁兒找回來,瞧不見人可怎麼是好啊!」

    夏老漢靠坐在床上,臉上也藏不住哀戚:「不能再住了,再呆下去保不准我活不活的過兩年。老婆子啊,那些碎嘴的專戳人心窩子疼,我還不能死呢!我要是死了,誰給我把我們家花兒暁兒找回來!」

    老兩口再不敢把盼頭寄托在夏青山身上,對視一眼,老淚縱橫。

    兒子往日有多叫夏家人自豪,如今就有多另夏家老兩口絕望。夏老太憋了憋滿是褶皺的嘴,忍不住嚎啕大哭。

    這都是個什麼事兒啊!

    說要搬遷,新來伺候的三個僕人倒是辦的一手好差事。

    才一天功夫,他們就給找了個精巧的兩進的小院子。夏老太跟著後頭看,屋子越精巧她瘦小的身子就越佝僂。手攥著荷包攥得緊緊的,契人說是交錢就能入住,給的價錢也公道,老太太硬是擺手沒應下來。

    在老太太眼裡,這些銀子是她暁兒的賣身錢,放在懷裡都咬手。若不是老頭子說得有理,她怕是連賃屋子都不會來。

    她可憐的暁兒,如今在哪兒都不知道!

    老太太紅著眼回了南郊小巷的院子,剛一進巷子口,就聽幾個買菜回來的婦人圍在一起說他們夏家的嘴。

    說完夏青山又說夏花,說完夏花又指責夏家幺女。那交頭接耳神神鬼鬼的做派,看得夏老太差點沒嘔出一口血來。

    老太太縮頭縮腳地回了院子,腫著眼泡子覺得老頭子說得對。

    再住下去,他們老兩口怕是要被這些嘴碎的逼死!

    於是,當天下午,一家人火速搬離。

    好在去了新住處,一直半死不活的夏青山終於從床上起來了。溫潤俊秀的臉瘦脫了形,眼底青黑青黑的,倒是眼神恢復了點亮色。

    夏青山坐在新屋子的門檻上,恍惚地望著佝僂成一小團的老父親老母親,縮在袖子里的手都在抖。家中再聽不見三妹細細弱弱的斥責聲,也再沒了幺妹沒心沒肺氣死人不償命的無賴話語。

    彷彿一夕之間,世界都變了。

    殷實的家如今殘破不堪,歡聲笑語的姊妹一個也沒有了。堂屋裡正在擦洗桌椅的一個婆子和丫頭,恍惚間意識到,這是他幺妹賣身換來的。夏青山緊緊閉著嘴,生怕自己一出口就是哽咽。

    一夕午夜噩夢,清醒時,物是人非。

    夏青山哆哆嗦嗦地爬起來,走兩步都要栽倒下去。可是他再不敢倒下了,蹣跚地走至父親母親身邊,嘭地一聲跪了下去。

    「爹,娘,不孝兒青山……」

    撐著不叫眼淚留下來,他重重一個頭磕在地上,「……清醒了。」

    夏老漢夏老太被突然的聲音嚇一跳,回過頭,頓時淚濕滿襟。

    夏老漢掙扎著坐起身,抓起手邊的瓷碗就往他頭上砸:「混賬東西!混賬東西!磕頭有什麼用,你妹妹回不來了!畜生啊小畜生!老頭子上輩子究竟作了什麼孽才養了你這麼個東西!混賬東西!」

    夏老太也恨,可見兒子被老伴砸的頭破血流,又忍不住去拉。

    老太太一邊哭一邊喊:「別打了別打了,再打就要死了!」

    剛喊完沒一會兒,瘦成皮包骨頭的夏青山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夏老太嗷地一聲撲過去,大喊著叫人救命。下人們急吼吼衝進來,看著地上碎瓷片上沾了血,七手八腳地將人抬到隔壁床上。

    再次醒來,夏青山不顧腦袋上血肉模糊,撐著又跪到父母床前。

    這一跪就是一個月,夏老漢抹了眼淚,終究是應了他那聲爹。

    此事,暫且不提。

    與此同時,周府的夏暁一覺睡到了下午。

    醒來的時候,與她同榻而眠的人這次沒走,正坐在窗邊的書案後頭看著書。

    夏暁老太太骨質酥鬆似得爬了起來,身上每一塊骨頭,猶如被車碾過似得發出咔咔的響聲。

    剛要掀開被子穿衣服,突然察覺到身後有一道若影隨行的視線。她面無表情地轉頭瞥向窗邊,窗邊的人也正在看她。芝蘭玉樹的男人淡淡地放下書,那自若的神情,禁慾得彷彿一切都與他無關。

    手抓住被子邊緣,夏暁勾唇冷冷一笑。

    然後,在周某人冰涼的視線中,刷一下掀開了,某一對兒寶貝duangduang地彈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