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41番外二(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41番外二(5)字體大小: A+
     

    進明郡王府這一個多月,蕭衍時不時會跟她說些事兒。夏花沉默地聽著,漸漸地,耳目也聰明起來。

    這日,明郡王府來了客人。

    蕭衍饒有興緻地瞥了夏花許久,叫她陪著一起去見。

    來人是個二十四、五的貴公子,天神下凡似得俊美無匹。一身硃紅色廣綉長袍,頭戴玉冠,腰間束著玉帶。身量又長又挺拔,目如點漆,美如冠玉。一身清貴出塵的氣質,叫夏花不敢直視他。

    這公子性子好似十分冷淡,從進門開始,眼神到舉止都透露著疏離。

    不過蕭衍似乎很喜歡這個人,總拿話調侃他。只要看到這公子眉間輕擰或面上露出了點異色,他就彷彿贏了一籌似得笑得開懷。

    夏花乖巧地坐在一旁,兩耳不聞窗外事般盯著煮茶的紫砂壺。

    聽兩人說著一些雲里霧裡的話,夏花儘力讓自己少聽一些。畢竟這類的事兒,她知道的越少越安心。

    蕭衍才說了一會兒,忍不住又拿話刺那定國公世子。

    那公子似乎很厭煩別人拿他的妾調笑,蕭衍才提了一句,泰然不動的眉宇當即一蹙,神色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蕭衍聳了聳肩,適時住了嘴。

    「這便是外界傳瘋了的『你的新寵』?」周斯年放下手中玉杯,挑起一邊眉頭,「她一人能應付得了?」

    夏花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周斯年很懷疑她的能力。

    蕭衍漫不經心:「若是不行,本王再換個就是。」

    他的嗓音輕慢得像屋外的風,夏花心中倏地一抖。

    袖籠裏手指顫了顫,夏花更堅定了要守住心的決定。也是,後院的美人不知凡幾,她除了相貌稍微好看點,確實沒甚特別之處。眼帘垂得更低,她謹記自己對蕭衍來說是個什麼斤兩。

    「對了,你府中那病歪歪的王妃打算何時處置?」

    周斯年只瞥了一眼,而後,連個眼風也沒給過夏花。裊裊的水汽暈染了他的面容,讓他看著更加沉靜與仙氣。

    他出口的這話,叫夏花立即繃緊了神經。

    與他相對坐著的蕭衍不同於他的端正挺直,身子懶散地倚在桌案上。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卷著夏花的髮絲,聞言,面色倏地變冷。

    提起張氏,也算與自己息息相關,夏花默默豎起了耳朵聽。

    她的視線極快在兩人身上掃了下,收回來。蕭衍對張氏的厭惡,夏花早已心知肚明。這般,本以為兩人會順勢吐露什麼。誰知蕭衍只是露了一瞬的嫌惡之色,便又懶懶看不出情緒。

    他說:「……誰知道呢?許是在花兒有了身孕之後?」

    夏花被這話刺得心口一跳。

    濃密的眼睫下,她眼神閃爍不定。

    蕭衍這是何意?

    暗暗驚疑了許久,夏花沒弄明白兩人打得什麼啞謎。不過她捕捉到了一個重要的信息——蕭衍有意讓她受孕。這是不是就意味著,她其實可以堂而皇之地拒絕張氏的避子湯……

    夏花心口砰砰跳著,若是有子傍身的話……

    然而,後來幾次她試探地與張氏因避子湯之事對上,蕭衍並沒有站在她一邊。夏花這才驚覺,蕭衍沒有叫她受孕的意思。

    為此,夏花心中憋了一口惡氣。

    她忍不住地暗惱自己大意,順杆子爬得太不走心,猜錯了蕭衍的心思。

    不過很快夏花就又發現,不僅她,整個明郡王府,除了張氏自己都在喝避子湯。

    王府除了蕭衍,王妃為尊,避子湯不喝也得喝。

    可張氏這般絕人子嗣的行為,不說蕭衍身為郡王,就是不論於哪個身份的男人都該深惡痛絕才是。畢竟這有違人倫。可蕭衍似乎默認了她的行為,這就意味著蕭衍並不想有孩子出生。

    夏花對自己這個發現,感到難以置信!

    有男人不在乎子嗣嗎?

    夏花覺得沒有。

    所以蕭衍到底在做什麼,她想著想著,莫名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日,李氏又找上門。

    蕭衍才在她屋裡歇了兩回,就又回到了這個賤人身邊。李氏耐著性子等了四五日,蕭衍去了,就沒再去過惠豐堂。她便不承認也猜到,前幾日蕭衍之所以會去她那兒,怕是文錦院姓夏的賤人身子不便伺候。

    這個念頭一冒,叫她臉上臊得通紅,莫名生出一種跳樑小丑的羞恥。

    對於這些日子的自得,李氏越是想越覺得氣悶。於是便只把吃獨食的夏花給恨上了。都是那個賤人,若非她狐媚子,她又如何會被如此冷落?!

    這般一想,她就找上門來找回場子。

    夏花正在屋裡練字,是她特意請求蕭衍教她的。自從進了王府,夏花就有種必須將各方面能力抓起來的緊迫。她迫切地想成長,迫切地要證明自己的能力,好叫蕭衍『如若不行,再換一個』的話不會成真。

    從蕭衍出去至今,夏花已經練了一個時辰的大字。

    李氏妖妖嬈嬈地走至門前,這回杜若沒敢攔她,她直接掀了門幕踏入屋內:「夏妹妹在呢?天氣轉好,我來串串門兒。」

    夏花擱下筆,便從書桌笑著走過來。

    李氏下意識地眼睛在屋內溜了一圈兒,沒看到蕭衍身影,眼裡失落一閃:「妹妹在做什麼呢?我打量著,你從進府就沒怎麼出過院子,都不嫌悶?」

    蕭衍不在,她也懶得做妖嬈姿態。

    帕子掖了掖嘴角,李氏走到屋裡的主位上坐下。

    夏花看了她一眼,轉頭又走回書桌邊坐下。

    她不過來陪坐,李氏有些不渝:「難不成姐姐我來的不是時候?夏妹妹這是有什麼要緊事忙,都顧不上客人?」

    夏花提起筆捻袖,繼續臨摹著蕭衍給她寫的範本。她抬眸羞澀一笑,淺淺的紅色在她臉上如花綻開:「李姐姐見諒。王爺為妾布置了功課,直言說要親自檢查,妾這般是有些著急……」

    李氏聽了一愣,放下茶盞:「功課?」

    「是呢。」夏花復又低下頭繼續寫,笑意連連的模樣:「王爺愛重,親自為妾寫了字帖,妾自當用功感念王爺一番心意。」

    李氏膈應得不行,坐不住了。

    她立即起了身,掀了珠簾便進來瞧瞧。

    這一看,臉色就變了。

    蕭衍是很少在後院女人住處動筆,置辦書房更不可能。李氏進來這才發覺,夏花這屋子裡有個單獨辟出來的小書房。裡頭放了不少書,她也是認字的,看榻上桌邊擺了好幾本少見的孤本,臉黑了又沉。

    這種特例叫她受不了,李氏憋著一口氣,又轉過來看夏花在寫什麼。

    桌上攤了一副字帖,字體飄逸蒼勁,一看便是男子的字。

    李氏沒見過蕭衍的字,可她就是知道這字出自蕭衍之手。字如其人,蕭衍的字帶著他身上特有的氣質。

    「……妹妹怎地才在練字?」李氏氣得捏著綉帕的手都顫,她問,「自小沒開蒙學過女戒女德?」

    夏花對她的身份看得很開,也不忌諱旁人說。

    「妾與姐姐不同,」夏花慢慢地寫,十分專註的模樣,「妾出身低微,能識得一字半句已是造化,這般日日拿金貴的筆墨紙硯練,是沒有的……」

    說著,她又低頭一笑:「如今幸得王爺垂憐,親自教導妾讀書習字,妾心中歡喜自當加倍努力。」

    夏花的這番又是嬌羞又是感激的,膈應得李氏差點沒將那墨糊在她臉上!

    賤人,賤人!

    有甚了不起?以色侍人的草包罷了,得意什麼!

    「……哦,這般吶,」李氏笑不出來了,僵著嘴角許久,不知說什麼來反駁夏花。

    夏花彷彿寫迷了神似得,低著頭徑自練字。

    這般將李氏晾在一邊,若是個臉皮薄些的,早就該羞憤地自行告辭了。可李氏偏硬坐著,半點沒有走得意思。

    屋裡靜得一根針掉下來都聽得見。

    夏花眼裡厭煩一閃,也不指望李氏的臉皮了。

    擱下筆,夏花叫來釵環傳水。

    便凈手,夏花笑:「……真是不湊巧呢,妹妹從早練字到如今,已有一些時辰。身子疲累,要進屋去歇一歇。不若李姐姐下次再來?妹妹招待不周,怠慢了,還請李姐姐見諒。」

    李氏沒料到她竟然直接趕人?!

    臉上又青又白的,她下意識地扭頭看向身後。屋裡的下人個個頭低得跟鵪鶉似得,哪敢看她的笑話?

    李氏還是覺得被下臉子了,扯了扯嘴角,假笑都扯不出來。

    夏花也算摸到這李氏的脈了,這個女人打蛇順桿上,不能給臉。夏花自覺她雖然沒資格將明郡王爺捆在她一個人的身邊。但若李氏這種上門來叼食,臨走還踩一腳的,真沒必要虛與委蛇。

    「釵環,送李姐姐。」

    釵環立即上前:「李主子,請。」

    夏花沖李氏歉意地笑笑,扶著珠翠的胳膊就轉身往內室去。

    人送客的話都說出來,她再賴著不走就真委實難看了。李氏氣得咬牙,恨恨地跺了跺腳心道,夏賤人你等著!

    夜裡蕭衍過來,夏花就把這事兒說笑話似得說與他聽。

    她自嘲:「……妾可真是個上不了檯面的。」

    蕭衍不會罰她,但夏花估計多少會有點不悅,畢竟聽說是她沒來之前最受寵的侍妾。可誰知蕭衍非但沒不悅,根本連管李氏半點都沒有。抓著她的手捏著玩,兀自勾唇笑得開懷。

    「花兒啊,你可真是個活寶!哈哈哈……」

    夏花害羞地低下頭。

    她眸子里的眸光閃閃,心中差不多有了個底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