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39番外二(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39番外二(3)字體大小: A+
     

    張氏入宮一趟,自是一番哭訴。

    未央宮裡,昭陽皇后看著她跟病歪歪的明郡王小世子,神色有些複雜。

    蕭戰跟明郡王妃之間的官司,昭陽皇后多少知道一點。私心裡,她是有些噁心這個張氏的。但身為一國之母,後宮妃子已不甚凡幾。張氏這樣見不得光的,礙不著她什麼,她樂得展示大度。

    「娘娘,」張氏捏著帕子拭了拭眼角,「妾身當真是命苦啊!」

    她話一落,室內靜了一靜。

    「……瞧這孩子小臉瘦的,這幾日身子可好些?」昭陽皇後轉過話鋒道。

    張氏不在乎將自家的事兒往外傳,昭陽皇后卻不好當眾接張氏的話茬,憐惜地看了眼小世子,「這般天兒也冷,可別是路上灌了風。」

    張氏聞言,轉頭去看了孩子,小臉兒上確實有些青白了。

    小孩子才病了一場身子骨還未好透。這般大冷的天兒被帶出來,早起外加路上顛簸操勞的,小孩子的身子骨又受不住。

    此時靠在寬大的方形椅上,小臉兒都青了,嘴巴都紫了。

    張氏慌了,連忙請皇后叫太醫。

    她也知道這時候帶孩子出門不好,但張氏存了心的找公道。她心想著,有孩子在,蕭戰多少會對她更憐惜些。畢竟這孩子從出生就被太醫斷了活不了。是蕭戰流水似得賜金貴藥材給他,才拉扯到五歲。

    在張氏心中,蕭戰十分疼惜這個沒名沒分的兒子。

    只是這次冒險好似冒得過了些,張氏慌慌張張地跟在內侍身後,額頭開始冒汗。若是孩子被她弄巧成拙給弄得病更重,討巧不成,蕭戰怕是會怪罪她。

    張氏確實被遲來的蕭戰給狠狠斥責了一番。

    小孩兒底子本來就虛,心脈生下來較之常人就弱上半截。這般病中再凍了一遭,真是把他半條命都去了。

    蕭戰也確實如她所想,對這個嬌弱的兒子懷有愧疚之情。

    聽了太醫的話,這般指著張氏就一番怒斥。

    張氏嚇得魂都要飛了。

    不過蕭戰還需要她的衷心,斥罵了一番,轉而又軟了口氣:「不是朕怪你,鳴兒存下來本就艱難,你做母親的難道不更經心些?這好歹是叫太醫給救了回來,若是救不回來呢?你就不曉得心疼?」

    打一棒給個甜棗兒,張氏才勉強露了個笑臉。

    「陛下,妾身也是覺得鳴兒太久沒拜見過陛下,這次進宮便帶來給陛下磕頭……」她盈盈拜下,淚水點點,「是妾思慮不周了。」

    「起身吧,這次便罷了。」

    蕭戰將她扶起來,半真半假的嗔道:「若鳴兒再出事,朕拿你是問!」

    張氏立即應是。

    沒討著公道,反倒受了一場驚嚇。

    回府後,張氏就病了。

    蕭衍將此看在眼裡,指尖轉著夏花的墨發心中冷笑。

    再過幾日,蕭衍納青樓妓子為妾的事兒就傳了出去。大康有官員不得狎妓的限令,蕭衍這般明目張胆將妓子贖回府中的舉動,頓時引發一陣酸腐文人的口誅筆伐。

    短短一日的功夫,弄得滿城風雨。

    有幾位言官將此事奏稟惠德帝,怒斥蕭衍舉止放蕩,藐視大康限令的威嚴。更有激進者進諫,直言蕭衍寵妾滅妻,挑釁宗法禮法。

    這般言論一出,蕭戰次日便將蕭衍宣召進宮。

    疾言厲色地一番呵斥后,罰俸祿半年,勒令閉門思過三個月。

    蕭衍受了處罰,即便早料到如此,被人指著鼻子呵斥的情形卻也叫他心中憋了一口惡氣。

    他回府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文錦院。將屋內的丫頭趕出去,拉著近來獨寵的夏侍妾白日宣淫了一下午。

    事後蕭衍撫著夏花細膩的後背,低聲告訴她:「還是你最貼心。」

    夏花窩在他懷中,翦水眸里幽光沉沉。

    次日一早,夏花便去了正院給卧病在床的王妃娘娘請安。

    張氏那日去宮中受了驚嚇,此時正坐在床榻上喝葯。聽說夏侍妾來請安,當即將手裡的葯碗砸了下去。

    「叫她滾!」

    張氏覺得自從這個女人進府,她哪兒哪兒都不順。

    捂著胸口便衝下人怒道,「就說本妃這兒廟小,叫不起她這樣的大佛請安!叫那個賤皮子別來我這兒,礙眼!」

    她的聲音不算小,夏花等在外門聽的清清楚楚。

    不過張氏能這麼說,下人可不敢這麼跟夏花說話。這位現如今就是王爺的心尖子,就是得罪後院哪個主子也不敢得罪她。

    於是,立即有人就要出來回話。

    張氏一看這個氣得眼前發黑,她說的氣話,這蠢笨的就真這般聽。

    汪嬤嬤一見張氏的臉色,厲眼便掃向了那個蠢笨的,壓低了嗓子就呵斥道:「回什麼話?就說娘娘還未起身,叫她在外頭等!」

    也是趕了巧兒,夏花請安的這日剛好大雪。

    正院的人不將她往屋裡請,存了心任由夏花凍著。夏花濃密的眼睫下眸色幽幽,她低眉順眼地等在廊下,這般站了有一個時辰才有人出來請她進去。

    夏花沖那個領路的丫鬟好脾氣的笑笑,弱氣的眉眼就是女子瞧了也忍不住憐惜。

    才一走進正屋,夏花就撫了撫額頭,昏倒在地。

    她這般一倒,屋裡人立即就驚了,慌成一團。

    張氏沒料到她突然有此舉,被這個做派梗得一口血都吐出來。她顧不得自己還卧病在床,掀了被子就趕緊下了榻。

    這可怎麼得了?!

    夏氏在她屋裡昏了,這是就差指著她鼻子說她苛責她?!!

    汪嬤嬤臉上劇變,一個箭步衝上來就要掐夏花的人中。

    珠翠釵環哪裡會叫她上手,兩個人擋著,愣是叫正屋裡頭的人沾不到夏花的身。釵環更是扯著嗓子喊叫:「快來人啊!叫大夫叫大夫!」

    這般動靜鬧出來,張氏少不得又落了把柄。

    蕭衍的後院牛鬼蛇神多了去,被張氏壓得透不過氣的也有不少,積怨頗深。但也不是沒厲害的,光是一個心眼兒跟蜂窩似得李氏,就叫她喝了好幾回安神茶。

    雖說夏花這段時日惹了眾怒,但這時候,誰都樂意給張氏的傷口撒把鹽。

    有人渾水摸魚,暗中使了手段將事兒往外傳,氣得張氏真肝氣鬱結,此時暫且不提。

    且說蕭衍聞訊趕來,當著眾人的面兒斥罵了張氏『善妒,不堪為大婦』。

    張氏被他斥責得羞於見人,這般慪了幾天,當真卧病不起了。

    夏花回了院子就醒了,坐在床邊,端著小盅喝湯。

    蕭衍帶著風雪踏進來,看她這般坦然的小模樣,眼裡的趣味濃得化不開。夏花見到他,立即放下了小盅。

    擺了擺手示意丫鬟們退下,小步過來給他福禮。

    杜若連日來見著蕭衍對夏花的溫柔,羨慕得眼圈兒都發紅。

    整個府邸,若說杜若最不服氣的主子,便是比她出身還卑賤的夏花,一個青樓妓子而已,竟也與龍子龍孫的王爺肌膚相親,當真是走了狗屎運!

    可珠翠和釵環退下,臨走前警告地瞥了她一眼,她也只能低頭跟著出去。

    人一走,蕭衍就跟卸了骨頭似得靠到了夏花身上。

    蕭衍太喜歡她身上的氣味,修長的手指捻起她身前的一縷頭髮放在鼻尖輕嗅:「花兒啊,你下手可真快……」

    這二十來日裡頭,他時常會有這般舉動夏花已經習慣了,於是站著沒動。

    柔軟的嗓音含著軟糯,她輕聲道:「王爺不是被氣了一場?妾去給你報仇了,怎麼樣?你心中可舒坦了……」

    蕭衍本來跟她說得玩笑話,聽了她這一句,心中陡然一動。

    「……你去給本王報仇?」

    夏花害羞地笑笑:「報仇是妾言重了,就是給王爺出口氣……」

    蕭衍眸光追著她避開的臉龐,幽沉如深淵。

    須臾,他突然一手捏著她下巴轉過來在她唇上親了一口,然後哈哈大笑:「好!好!往後本王受了委屈,花兒都給本王出氣!」

    夏花沒說話,低垂的眼睫一顫一顫的彷彿紛飛的蝴蝶。看得蕭衍心頭髮癢,他拿手指去撥弄她的睫毛。

    被夏花躲開了,他忍不住又笑:「沒想到花兒,還是個潑辣的性子呢……」

    夏花吃獨食吃得太久了,久到本還那她當笑話在看的後院幾個女人,這也都坐不住了。

    李氏本不想打頭陣的,但說實話,這個王府中,在夏花之前就屬她最得寵。旁人不一定能拉走蕭衍,李氏卻有這個自信。

    畢竟曾經,她就在好幾個人跟前截了胡。

    心中知曉蕭衍愛她的身子,李氏這日打定了主意要從夏花嘴裡截胡,特意挑了輕薄顯露身段兒的衣衫。

    她約摸也摸清了蕭衍入後院的時辰,掐著點兒的,穿著這身打扮就去了文錦院。

    雪已經停了,但府中依舊處處銀裝素裹。

    李氏一身水粉色細腰裙裾,這個顏色顯得她氣色好,更將她身段襯得婀娜多姿。遙遙地走在皚皚雪地里,彷彿盛開的牡丹花。

    將將好,蕭衍從前院過來。

    頎長的身影今日著一身華貴的硃色錦袍,骨子裡的肆意好似在張牙舞爪又好似根本沒有,奇異的吸引人。他悠悠然從長廊那邊走來,閑庭信步。

    李氏好似不小心聽見腳步聲,不經意間回頭看過去,對上了蕭衍的目光。

    她臉頰一紅,嬌羞地福禮:「王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