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36番外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36番外一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夏暁眼一動。猜想這人大約是這出院子的掌事嬤嬤。於是低眉順眼地應了嗯,抬腳隨丫鬟進了屋。

    進了正屋,果然見一個身著墨綠色褙子的嬤嬤立在屋正中間。

    五十歲左右的年紀,白白胖胖的。平常的五官,面上十分白凈。一頭花白的頭髮梳得很整齊,肅著臉立在一旁,背脊挺得筆直。她瞧見夏暁進來,目光不著痕迹地打量了一下她的胸臀,眼裡快速閃過了滿意。

    「見過夏姑娘,」姜嬤嬤雙手交疊放在腹部,低頭給夏暁行了個屈膝禮,「老奴夫家姓姜,姑娘只管稱姜嬤嬤就是。」

    一舉一動,十分的有儀態。

    夏暁心裡小小吃驚了下,一個下人都這般氣度,她不禁好奇起收她之人到底是個什麼身份來。

    「嬤嬤多禮了。」

    夏暁不是蠢人,立即打起精神來應付。她學著電視里女人笑不露齒,朝姜嬤嬤輕彎了嘴角笑了笑。上前兩步,扶了姜嬤嬤手一把客氣道:「夏暁初來乍到的,許多事兒不清楚,往後還麻煩嬤嬤你多加看顧。」

    姜嬤嬤的眼睛一直在夏暁臉上轉,聞言也笑了。

    原以為從小門小戶找來的姑娘上不得檯面,送來伺候,委屈了他們世子爺。現下一瞧夏暁本人,見她姿色難得不說,還胸大臀翹,一看就是個好福氣的。這姑娘年歲不大,跟她說話也眉目舒朗,沒有半點忸怩畏縮之氣,頓時眼裡的笑意又深了深。

    「姑娘言重了。」

    笑著,她推開緊跟著的小丫鬟,自己親自送夏暁進內室。

    「林老闆都與老奴說了,夏姑娘家裡的事兒她早已安排妥當,」姜嬤嬤走在夏暁身側,跟她敘話,「請姑娘不必擔憂,往後就安心服侍爺。」

    最後一句,加重了語氣。

    夏暁倒是有心想問一下怎麼安排的?可一看姜嬤嬤這意思,她也明白。就是叫她跟了他們爺,別太惦記著娘家人。

    夏暁想著自己臨走之前夏老漢能坐起身了,也只能將問話壓下,笑道:「那真是太感謝林老闆了!只要爹娘安好,我的心愿也就了了。」

    姜嬤嬤也是笑:「理當如此。」

    然後,轉口跟夏暁交代起他們爺的事兒。

    幾步路的功夫,她向夏暁交代了好些那位『爺』的生活習性。又見夏暁一一應著,說話口齒伶俐,鶯歌兒似得嗓音十分悅耳,當即就更滿意了:「姑娘是先用膳還是先沐浴?現在才申時三刻,爺許是要夜裡才能來。」

    剛剛才洗洗刷刷被抬進來的夏暁看了她一眼,心裡默默告訴自己,做一行愛一行。

    轉頭朝姜嬤嬤微笑:「先用膳吧。」

    姜嬤嬤一想也是,現在沐浴了,到了晚間定還要再梳洗一番。

    於是,朝夏暁行了個禮,帶其他人下去準備膳食了

    姜嬤嬤也算貼心,怕夏暁一個人呆著悶得慌便留了一個丫鬟服侍。留下的丫鬟,剛好是方才要攙夏暁進屋的那個。

    屋子裡的人都走了,夏暁才鬆了口氣,坐在床榻上打量起屋裡的擺設來。

    說是正屋,其實這該是一棟建造得十分精巧的小樓。房間各處擺了青翠的盆景兒,打理的十分雅緻。地板是木質的,擦拭的十分乾淨。鋪著整塊兒的深棕色織花圖案的氈墊,從門口一直鋪到了內室。

    夏暁仔細看了看,沒看出織得什麼花兒,只覺得十分高級。

    正對面的牆上一排隔窗,隔窗邊掛著輕薄的紗幔。此時隔窗一排的大開,徐徐的風穿過紗幔,攪動的薄紗輕輕擺動。床榻左手邊靠牆扣出一面書櫥,擺了滿滿的書。書櫥前是一方跪坐式的書案,上面還擺著幾本攤開的書。

    夏暁恍然間意識到,這不像個新騰出來的屋子:「那個……」

    那守在內室門口的丫鬟聽到她聲音,立即走了進來:「姑娘,奴婢綠蕊。」

    「哦,綠蕊,這個屋子……」

    夏暁意識到這屋子有人住,才注意到床幔上瀰漫的那股子若隱若現的清冽竹香。心裡有點尷尬,想站起來吧,一想她被送來的原因又只能把屁股給坐穩當了。

    她舔了舔唇,「那個綠蕊,你可以跟我說說這院子的情況么?」

    坐以待斃不是她風格,雖然現在只能坐以待斃。

    綠蕊看著眼前從容的不像從小戶人家出來的姑娘,想著這位往後就是她的主子。也沒得好隱瞞的,張口便把她知道的都說了。

    夏暁專心地聽著,若有所思。

    原來那位『爺』,果然是個已婚的。不過呢,跟家裡妻子的感情不睦。為什麼不睦不知道,但似乎是女主子的原因。所以尋常一個月里,男主子有十多天都是要出來小住的。

    而這院子是那位的私產,清靜無人打擾,他最常住這兒。

    至於方才的姜嬤嬤,則是這兒的掌事。

    據說是那位『爺』的奶嬤嬤,在主子面前很有幾分臉面。現如今是年歲大了,家裡也沒甚親人,就送來這兒榮養。

    姜嬤嬤說的話,在這小院里十分有威懾力。

    夏暁在娛樂圈混了多年,畫外音哪裡聽不出來。抬頭瞄了瞄綠蕊一臉嚴肅的神情,她領了綠蕊的好意。以後會多用點心,跟姜嬤嬤打好關係。

    雖說這裡只是小院,準備膳食卻也十分講究。

    一桌子精細,夏暁真正用完膳都酉時一刻了。

    下人們收了餐盤,姜嬤嬤見碗盤空了大半,看著坐在椅子上就不動彈的夏暁,笑眯眯的。吃得多好啊!姑娘家就要養的好!

    「姑娘若是撐了,叫綠蕊陪你出去消消食。院子里的景兒是爺親自布置的,清幽雅緻著呢。」

    夏暁摸摸肚子,點了頭頭。

    這些日子夏父夏母相繼病倒,夏花又被抓去了那等場所,她哪裡還有胃口吃喝。這不是林芳娘將她家裡人安頓妥帖了,心裡少了顧慮才開了胃口。一不小心,吃的有點多。

    當然,這裡的飯菜好吃也是原因。

    溜了食回來,姜嬤嬤就安排沐浴。

    夏暁由著丫鬟們又搓又洗還熏香的,收拾妥當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

    屋子裡的燕盞燈全都灌滿了燈油,案桌上還擺著燭盞,走廊上的燈籠也全都點上了,照的整棟小院兒燈火通明。姜嬤嬤望著燭火下眉目如畫的姑娘,滿意地領著下人們離開了。

    連綠蕊也沒留下,只剩夏暁一個人坐在床榻上等。

    臨走之前,特特交代夏暁那位爺愛潔,行動間注意點兒,莫不懂事觸了他霉頭。

    夏暁點頭應了。

    等人都離開了,才無聊地起身去書櫥那邊看看。整整一面牆的書,字體都差不多,字又沒有彩印,看的人頭昏眼花。

    夏暁看了一會兒,放棄從上面找閑書看。低頭去看書案上攤著的兩本書。隨手撿了其中一本拿起來,是本山川遊記。

    說起來,夏暁來了這個世界兩年,出門的機會少之又少。又因為容貌異惹禍,別說了解這個世界的律法民風了,她就是連京城的全貌都沒看全過。

    想著總不會永遠縮在後院,夏暁對遊記起了興趣,坐下便翻看了起來。

    隔窗的帷幔被夜風吹拂著上下輕微著,小屋裡除了搖擺不定的燭光,四周靜悄悄的。夏暁一不留神,看入了迷。

    許久之後,直到門扉發出吱呀一聲響,她才猛然驚醒般抬起了頭。

    半闔的門扉旁,立著一個身量修長高大的身影。

    屋內火光輕輕搖曳著,只見那人頭束著白玉冠,一身細滑的月牙白廣袖常服。袍子就袖口綉了點青竹紋樣並無多餘點綴,腰間束著玉帶,整個人如修竹般挺拔而安靜地浸沒在燭光里,彷彿瑩瑩地發著光,越發地面如冠玉。

    夏暁看清他人之時,驚得失聲。

    那一瞬,她腦子裡快速地閃過一句話: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夏暁這個上輩子混了一輩子娛樂圈的人,見過美男無數,卻第一次明白了古成語中,『芝蘭玉樹』一詞的定義。

    周斯年瞥了案桌邊的女人一眼,轉身輕輕將門闔上。袖子因他抬手而滑了下來,露出一隻猶如最好白玉雕刻的修長大手。

    不等夏暁再細看,他邁開長腿,已然走到夏暁的跟前。

    這人的影子完全籠罩在她身上,夏暁仰起臉,這才驚覺這人竟生得這般高碩。清雋俊逸的眉眼,皮膚白皙細膩不見一點毛孔。高挺的鼻樑下,一張薄薄的唇。一舉一動,從容而優雅,都有種刻在骨子裡的清雅無雙。

    夏暁有種天上掉餡餅的飄飄然:「爺?」

    周斯年看她手上拿著他的遊記,眼裡快速閃過一絲不悅。

    他不喜歡旁人碰他的東西。

    夏暁全部的心神都被眼前的美色給吸引了,根本沒注意到。此時,她正捏著書本絞盡腦汁地找話題,奈何第一次見面,她根本不知道說些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