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32第一百三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32第一百三十二章字體大小: A+
     

    安陽王妃上門之前,倒是有另一個媒人搶先上門探夏父夏母的口風。

    夏老太沒太聽明白,以為是周斯年的媒人提前上門,心想怎麼跟約好的時日不同。她跟夏老漢兩人琢磨了半天,叫個人去問問夏暁怎麼回事。

    人到門房之時,周斯年正好從府外回來。

    夏家下人心想這事兒告知姑爺跟告知姑娘是一個意思,於是也沒隱瞞,將夏老漢的話原話說與周斯年聽。周斯年點了點頭,示意他知道了:「並未更改時日,三月中旬媒人上門。」

    人一走,他的臉就沉下來。

    「侍劍,立即去查!」

    侍劍雙手抱拳應是,轉身便立即去查了。他面無表情的想,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兒敢在他們爺頭上動土,活膩歪了!

    韓家的動作並不隱密,想來韓昭也沒打算瞞著誰。侍劍沒花多少功夫就查到了明懷王府。周斯年呵地一聲冷笑,森氣悄然爬上了眼角。他撥了撥腕子上的佛珠,將卷宗往桌案上一扔,起身道:「侍墨,備馬。」

    韓昭近日沒出門,剛聽完媒人的回話,他正在思索。

    夏家收到放妾書沒錯,但聽兩老的口風似乎周斯年放了夏暁並不是膩歪了她,而是為了重新迎娶。

    想起周斯年的為人,韓昭眯了眯眼……

    周斯年人到明懷王府之時,韓昭還在思索著要怎麼辦。雖說他知道夏家把夏暁嫁給他的可能不大,他派媒人過去只是試上一試,興許成了呢?

    這般一想,當看到周斯年的人影出現在他書房門口,韓昭還是忍不住撫額。

    來的太快了!

    眼角一翹,他笑了一下:「你怎麼突然來我府上?」

    他整個人賴在寬大的玫瑰椅上,紫色的錦袍下難掩身材的精壯,懶散的坐姿叫他骨子裡的放肆都展露了出來。韓昭與周斯年站在一處,就是兩個極端。

    周斯年走進來,聲音極淡:「你去夏家提親了?」

    換了個坐姿,韓昭整個人倚在一邊的扶手上,長腿肆意地伸展著。他點了點頭,不否認:「你不是給了放妾書?」

    周斯年眼一厲:「那與你何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韓昭舔了舔嘴角,笑得肆無忌憚,「夏暁如此殊色,我一見傾心不可以?」

    「很好。」周斯年嘴角慢慢抿直了,說:「好久沒見,切磋一下?」

    若是往日,韓昭定會嬉皮笑臉說不必,然後把事兒拐到一邊不提。但今日他也不知道自己突然發什麼瘋,沒拒絕地起身:「去武場吧。」

    結果可想而知,韓昭就沒打贏過周斯年。

    周斯年自小便是個練武奇才,非常人能與他相比。這次周斯年下手就沒留情,韓昭癱坐在地上,後背依靠著兵器架子,形容有些慘淡。

    韓昭擦了一下裂了的嘴角,笑說:「下手夠狠的啊。」

    周斯年理了理衣袖,衣袂翩躚,眉目中卻不掩森然之色。他真的十分不喜歡旁人盯著夏暁,非常討厭!

    勾了勾嘴角,他警告韓昭:「爪子膽敢伸到我的後院,你就得做好了被人剁掉的準備!」

    說罷,拂袖而去。

    這日,明熙院夜裡又傳了三趟水,此事再且不提。

    且說周斯年人一走,韓昭便慢慢滑躺了下去,仰躺在地上。他一隻手手搭在雙眼之上,呵呵地低笑了起來。

    許久之後,他將手拿下來,仰天看著屋頂。

    安靜的練武場,他喃喃自語道:「……真是倒霉,浪蕩了半輩子,竟然猝不及防栽在了別人家的嬌花之下,也不知是不是報應……」

    ****

    因為韓昭鬧得這一出,周斯年默默將提親之事提前。

    夜長夢多,這種事他再不想聽見。

    原定三月中旬上門,安陽王妃二月下旬便上門了。

    夏家對這親事滿意,兩家就此交還了庚帖。

    合八字這事兒,雖說走個行事,但夏老太還是決定親自去白馬寺找主持。看這天兒不好,等了兩天,天放晴,她便一早啟程去白馬寺。

    夏青山閑來無事,護送她一路上山。

    二月雖還有些寒冷,但卻已經邁入春季。小路兩邊的垂柳抽出了新芽,嫩綠的,嫩黃的十分喜人,瞧著很有些春日的模樣。

    白馬寺是京城香火最鼎盛的寺廟,每日都有不少香客來禮佛。

    夏家雖說如今的身份水漲船高,但到底是本分人家出身,出行做不來官宦人家的氣派排場。夏老太出門,只一輛青皮馬車,兩個伺候的婆子,並一個駕車的車夫。

    夏青山騎了馬,在一旁并行。

    也是不巧,夏老太的馬車才到山腳下,車轍便陷在了淤泥之中。

    試了幾次,拔不出來。

    奈何上山的路就只這一條道兒,夏老太為求虔誠特意趕了早。夏家的馬車這般擋在了路中間,後頭的馬車便上不來,將將好攔了一路人。

    後頭人在催,車夫與家丁著急便說要合力將馬車硬拉出來。

    夏青山下了馬,去搭把手。

    夏老太不在意其他,便下來在一旁等。

    將將好,排在夏家後面有兩家人。一家是去歲才隨著新帝一起提起來的武衛將軍家女眷,一家亦是去歲才起家的吏部侍郎家女眷。

    大清早上香卻被攔在路上等,確實有點心煩氣躁。

    侍郎家太太喝了一盞茶,見前頭馬車還沒個動靜就指了個婆子來看。

    那婆子一眼便看夏家的馬車不是什麼貴重馬車,以為是京城的商戶人家,態度有些不好:「怎麼回事兒?好好兒的怎地攔旁人路?」

    她看了一眼被婆子攙著的夏老太,見她瘦巴巴的沒個富貴之態就道:「若是誤了我家太太的頭香,你可看著辦吧!」

    夏老太沒跟人紅過臉,於是就有些慌。

    夏青山聽見動靜立即過來,眉頭一蹙:「你是何家下人?」

    那婆子一見夏青山蜷著袖子,身上穿著布衣,更是料定了自己的判斷。福了福禮,有些倨傲地說:「我是侍郎府中下人,這位公子,還請你們動作快些。莫叫我家太太等急了。」

    夏青山點了點頭,轉頭沖夏老太身邊的兩個婆子道:「照顧好老夫人。」

    兩個婆子一愣,懺愧地低頭應是。

    車轍現在泥裡頭卡到了石頭,扯半天,將將好扯出來。前頭馬動了一下,又卡了回去。

    耽擱的有些久,後頭武衛將軍家等不及,乾脆都下了馬車預備步行上山。

    武衛將軍家林三姑娘看幾個大男人弄一個馬車都弄不出來,她忍不住翻白眼。顧不得她娘拉扯她衣裳,邁開步子就過去幫忙。

    「這位公子,」林三姑娘頭上頂著個帷帽,隱隱綽綽看不分明,「你叫他們都讓開吧,我給弄出來。」

    她嗓音清脆,中氣十足,聽著莫名有股男孩子氣。

    夏青山轉頭,看到一個不到他肩膀高的小姑娘,身形似乎有點肉乎乎的。他一愣,還沒說話就被小姑娘給手一撥,撥了出去。

    夏青山:「……」

    然後他就見到這姑娘上前一手抓著車轍,旁若無人地蹲了個馬步。

    她哈地一聲嬌喝,肉肉的手爪子猛地一使力,眨眼就把兩個大男人拉半天沒拉出來的馬車給扯了出來。

    然後,夏青山又聽見清晰地咔嚓一聲脆響,馬車的車廂矮了一邊,他家馬車的車輪子,被扯折了。

    夏青山:「……」

    林三姑娘:「……」

    「那個,誒呀,對不住……」林三姑娘肉爪子揮舞的飛快,帷帽里小圓臉兒臊得通紅,她沒想到車輪子里卡了東西,使了蠻力扯出來就給人家弄壞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夏青山嘴角一抽,打量了一眼四周人,乾乾道:「……多謝姑娘出手相助。」

    林家夫人一臉不能見人的表情。

    這沒輕沒重的丫頭!

    她快速地走上來,扯了她家的倒霉閨女便拉到身後:「真是對不住,小女莽撞,辦壞了事兒。」

    知道主人家是這邊的老太太,她轉頭朝向夏老太,歉意地笑笑說,「請問夫人您府上貴姓,馬車之事,我定會賠償。」

    夏老太被這一番變故弄得說不出話。

    頓了頓,她才說:「我家中姓夏,承恩郡公府。」

    此話一出,倒叫坐不住也下了馬車的侍郎府女眷給聽了個正著。

    侍郎家太太臉色倏地一變,立即就抬腿走快了些。

    侍郎家太太本身是不信佛的。聽說郡公夫人來白馬寺很勤,為著唯一的嫡女,她是打定了主意來碰碰運氣。此時手邊正帶著她女兒,聞言,她便面上立即掛了笑款款走過來。

    「原來是郡公夫人,妾身有禮了。」侍郎夫人福了福禮,道。

    林家夫人也一愣,立即轉頭看向了夏青山。

    夏青山立在青皮馬車邊,容顏是少見的俊秀,沉穩有度,翩翩佳公子。想著方才自家閨女的行為,眼裡的糟糕一閃而逝。她也笑道:「郡公夫人還請見諒,小女年歲小,讓你見笑了。」

    夏老太擺擺手,只說不必多禮。

    一旁兩個官家姑娘看著夏青山,帷帽下,臉蛋紅了個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