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23第一百二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23第一百二十三章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

    蕭媛找他一向不會有好事,但周斯年管不住自己的腿。

    踏上朝暉堂主屋的台階,就見長公主身邊的兩個一等嬤嬤都站在長廊燈籠下滿面焦急的。看著他的身影近了,不顧身份體面地急喘喘地跑過來,胖墩墩的臉頰肉一顫一顫的,看著更顯焦慌。

    周斯年以為出了什麼事,心下一凜:「怎麼回事!」

    「世子爺,世子爺!」

    張嬤嬤附身行了一禮,急忙道:「殿下說是打聽到漠北那邊有斯雅公子的遺物,她從昨兒就茶飯不思,盤算著向陛下請旨親自去漠北。漠北那地兒太遠了,沿途又危險,世子爺您快去勸勸殿下啊!!」

    方嬤嬤也急得滿嘴燎泡:「殿下兩天滴米未進了,世子爺您快去勸勸,再這樣下去她身子受不住的!」

    因為長公主從未認可周斯年駙馬的身份,連帶著她身邊的嬤嬤宮女便不曾改口。周斯年早已習慣了這樣,聞言只是皺了眉頭,大步踏入主屋。

    蕭媛半趴在羅漢榻上,墨發披散在肩頭,不曾洗漱也不曾梳妝。

    手裡握著個匕首,她專心致志地撫摸著。周斯年進來,甚至站在了她的身後,長公主也連回頭看一眼都沒看,就像是沒他這個人一樣。

    周斯年見她這般作態,焦灼的心被一盆冷水兜頭澆下,涼透的心只剩下麻木。

    「這次又想胡鬧什麼?」

    周斯年突然覺得很疲憊,年少的愛戀在三年寒冰般的冷漠澆灌之下,只剩下令人難堪的殘渣,「蕭媛,你莫要忘了,你早已不是高坐豐興殿的公主殿下。你是我定國公府的世子夫人,周氏的宗婦。」

    然而,他並沒有得到丁點兒回應。

    蕭媛痴醉地看著懷中匕首,手指摸著上面的紅寶石。一雙冷漠的鳳眼此時正細細地觀著上面的紋路,溫柔而神情,就像在看當初那個鮮衣怒馬的驕傲少年。

    「蕭媛!」

    周斯年也不知道素來能忍的他為何今日忍無可忍,他冷冷地盯著長公主,矜淡優雅的表情裂了縫。三年來的點點滴滴彷彿在眼前轉,質問便脫口而出:「若是不願背叛長兄,你當初又何必嫁我!」

    長公主撫摸的手指一滯,終於分出一絲心神到身後的人身上。

    「你也可以拒絕不是嗎?」

    艷麗的嘴角緩緩勾起,冷漠又諷刺,「本宮說過,若是不願,你大可拒接懿旨。」

    「而且,宗婦?本宮並不稀罕!」

    蕭媛緊握著匕首,看著周斯年的眼神像在看一個小偷。若不是斯雅戰死,定國公府世子爺哪裡輪到他周斯年來當!

    「像你這樣只會耍弄心計手段的酸腐文人……」

    蕭媛看著處處清雅處處尊貴的男人,只覺得越發刺眼,斯雅征戰沙場一身傷疤,直至戰死沙場。而這個人,卻頂著別人用血肉拼來的權勢在背後攪弄風云:「哪比得上斯雅一絲一毫!」

    周斯年呼吸一窒,廣袖中手漸漸蜷握了起來。

    他的長兄,定國公府嫡長子周斯雅,是他們周氏一脈人心中提都不願提起的傷痛。驚才艷艷的少年死在飛騰的開始,這麼沉重的傷口,府中長輩花費十年才艱難癒合。而蕭媛的做派,時時刻刻在撕周家人傷疤。

    周斯年覺得厭惡,厭惡這個充滿壓抑的地方。

    「現在不是在跟你吵,」不願在看長公主那雙壓抑的眼睛,周斯年側過身,「漠北沒有長兄的遺物,你不必過去。」

    「本宮要做什麼,是你能置喙的?」蕭媛斜過一眼,眼中凌厲盡顯。

    「由不得你!」

    周斯年手一揮,幾個粗壯的婆子衝進來:「看住了長公主,不準去漠北!」

    婆子立即應聲:「是!」

    周斯年就是周斯年,即使再憤怒,面上依舊風輕雲淡,「身為定國公府的宗婦,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希望長公主殿下注意分寸!」

    說罷,他再不想在朝暉堂停留,一拂袖,轉身往外院去了。

    長公主氣急,嘩啦一下將矮榻上的杯盞全部揮至地上。

    門外偷聽動靜的紅椽,豎著耳朵等著。一見人出來,立即牽起裙擺跟上。周斯年腳下生風,很快就下了台階。紅椽怕來不及,咬唇奮力地跟他身後追。

    「世子,世子……」

    「殿下她不是故意的,只是突聞斯雅公子的消息有些情難自禁,」周斯年走得飛快,紅椽跟得吃力卻也不放棄,邊跑邊喘:「您莫要傷懷……」

    周斯年理也不理,一陣風似得轉身踏入二門處。

    紅椽剛要跟上,就被外書房的侍墨攔住:「紅椽姑娘,莫要跟了。」

    侍墨跟在周斯年身側久了,與他的主子一樣,從眼神到舉止都散發著疏離的氣息。

    紅椽才不怕他,她是長公主身邊的丫頭。

    跑得香汗淋漓,紅椽顧不得擦汗,急著避開侍墨去追。可是無論往那邊走都避不開侍墨,只得瞪著一雙大眼看冷麵的長隨。

    侍墨耷拉著眼皮,半點不為所動。

    紅椽咬牙丟下一句:「你等著!」

    憋紅了臉,悻悻地離去。

    世子爺與長公主又鬧得不歡而散的消息,很快就在府內傳了個遍。

    定國公夫人閔氏嘆氣,回房又抄了一份佛經供奉給觀音菩薩。她如今再也不奢求嫡孫,只求兒子能早日對朝暉堂里的人死了心。嫡庶也不重要了,早早有個子嗣就行。

    老太夫人陳氏與她想到一處,扶著芍藥的手,扭臉就問李嬤嬤:「要不要再送個可心的丫頭過去?年哥兒這麼耗著可不行!」

    李嬤嬤瞥了眼還未提就臉上先染了薄紅的芍藥,想著她素日的做派,暗中搖了頭。不過世子爺都二十二了,她也懂老太太心中焦急:「老夫人想送誰過去?榕溪園的丫頭年歲整好合適的,好像也沒有啊……」

    先頭不是送了三個,現如今人都不知道在哪兒。

    「難道從外頭找?」

    「可這外頭的人不知根知底的……」李嬤嬤一輩子沒嫁人就陪在陳氏身邊,看周斯年幾個,那是半點沒存假心的,「旁的不說,就說若是送了,世子爺他願意接嗎?」

    她話這麼一說,芍藥立即就急了!

    看著老太夫人真的在皺眉想了,她心中著急,忙將案桌邊的茶盞碰得叮地一響。

    陳氏確實在順著李嬤嬤的話考慮,榕溪園教養的好的丫頭確實少。但茶盞這麼一聲,她就注意到手邊低眉順眼的芍藥。看著芍藥撩起耳側的碎發,露出脖子上白皙細膩的皮膚,她眼神頓時一動。

    隨口問了一句:「芍藥今年多大了?」

    芍藥狀似一愣,不卑不亢地回道:「回老夫人,奴婢今年十八。」

    陳氏未說話,李嬤嬤適時那邊接了一句:「大了點。」

    陳氏點頭,她剛才真是病急亂投醫。

    芍藥見狀,身子夢一僵,低垂的眼帘刷地抬了起來,怨恨地飛了李嬤嬤一眼。

    李嬤嬤瞥到她的眼神,心中更篤定了自己阻止得對。

    她從前在陳氏還在閨中時候就跟在陳氏身邊伺候,如今四十個年頭,與陳氏的感情跟姊妹都差不了多少。素來在陳氏跟前說話顧及也少,徑自道:「而且,您身邊也少不得芍藥。」

    李嬤嬤搖頭說:「若您真叫芍藥送了世子,他怕是要愧疚,更不會接受了!」

    芍藥看陳氏有被說服的意思,腦子一熱,就撲通一下跪在陳氏跟前。

    「老夫人,奴婢願意去伺候世子爺!」

    陳氏剛才也就隨口問,並未動真心思。芍藥這麼一跪,她眉頭就立即皺了起來。

    陳氏臉色變了,芍藥沒注意到。

    因著貼身伺候陳氏,她在陳氏跟前很有幾分體面,膽子也就大很多:「奴婢尋常伺候膳食,知曉世子爺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奴婢日日伺候您身邊,更是清楚世子爺的喜好與習性,若是奴婢能有幸伴世子爺左右,定能……」

    她心跳如擂鼓,卻拼著磕下一個頭:「奴婢,奴婢願自薦枕席!」

    李嬤嬤的臉瞬間沉了沉,果然她看人錯不了。伺候人的丫頭,整日里將眼睛粘在爺們身上,就不是個安分的!

    「老夫人……」

    李嬤嬤剛要說話,陳氏抬手制止了她。

    她是惡了芍藥的行為,卻也想死馬當活馬醫:「你真要過去?」

    芍藥跪在地上,頭低著看不到陳氏的臉色,但聽聲音也知道陳氏語氣不對。但她顧不了,篤定地點頭。

    陳氏盯著芍藥,和善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

    不考查脾性的話,芍藥確實算個不錯的人選。因著伺候她的緣故,整個府上,她孫兒唯一親近一點的就是芍藥。論伺候人,芍藥算得上體貼,但若要送進孫兒的房中,就必須得慎重!

    這麼一看,芍藥也不夠貌美。

    想她孫兒芝蘭玉樹,就是天上的九天玄女也配得上,芍藥的模樣也不過白皙清秀。陳氏的眼神越發挑剔:身子也單薄,看著不太好生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