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22第一百二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22第一百二十二章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夏暁趴著看桌上少一半的吃食,疑惑地問綠蕊:「爺吃過了?」

    「爺不是走了么?」

    「哎?」

    綠蕊眨巴了下眼睛,瞪大了眼睛詫異地看向眼珠子粘在食物上的夏暁,驚奇:「昨夜姑娘不是在么?爺走的時候還跟你說話來著,姑娘不記得了?」

    啊?有這回事?

    夏暁勉強從飯上移開眼,看了眼神色鄭重的綠蕊,回想起昨夜的情形。

    好像,是有這回事來著……

    估計是突然解了禁,那位爺最近頗有些食髓知味。夜裡若不是實在不能,恨不能夜夜笙歌,這將二十多年積攢的勁兒全往她身上使。

    昨夜裡,又是鬧到很晚才歇。

    夏暁當時暈暈乎乎的,腦子裡糊成一團,好像是聽到那人跟她說了什麼。不過實在太累,她完全沒聽進去。

    他說了什麼來著?

    呃,想不起來了。

    聳了聳肩,夏暁無所謂:「哦,那我自己吃吧。」

    少了一個人吃飯,夏暁的食慾也沒降多少。哼哧哼哧的,也將桌子上的東西吃了個乾淨。

    姜嬤嬤看著毫無反應的夏暁,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心大好啊,心大才能在爺身邊呆的久。

    吃完早膳,丫頭們將盤碟撤下后,夏暁歪在羅漢榻上無所事事。

    因著主屋是周斯年的住處,除了姜嬤嬤與伺候的三個大丫頭,向來是不允許旁人進出的。屋子裡沒留什麼人,就只剩下綠蕊陪著她發獃。

    姜嬤嬤安排好瑣事,就領著內屋的三個大丫頭進來。

    一個叫侍茶,一個叫侍酒,還有一個侍書。幾個姑娘各有風姿,長得或溫婉,或清麗,或我見堪憐,聽名字看長相就知道,三個丫頭不是外頭的端盤子擦椅子的粗使。

    夏暁睜著一雙水靈靈的眼兒一聲不吭地看著姜嬤嬤,那懵懂無知的小模樣,無聲地示意她繼續。

    姜嬤嬤看她這麼沒心眼,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有些嘆氣,只好把話說通:「姑娘,這三個是爺主屋裡伺候的三個一等丫頭。」

    「哦。」所以呢?

    夏暁當然知道,她第一天來時還試著跟這幾個姑娘搭訕,奈何幾人眼睛都長在頭頂上,理都沒理她。

    「嬤嬤叫幾個姐姐過來,有何事?」

    姜嬤嬤手下一擺,示意幾個丫頭跪下。

    話出口那一瞬,侍茶侍酒幾個臉上立即就有了屈辱難堪之色。一個個揪著衣角,咬著唇角,直戳戳站著誰也沒跪下。

    她們都是置私府時候,從侯府帶過來的。當初侯府老太夫人將她們幾個賜給世子爺是什麼意思,大家心知肚明。

    不過,世子爺收下她們卻沒受下她們,是另一回事。

    世子爺沒受下她們,侍茶侍酒幾個卻不曾死心,畢竟這天底下,難有比她們世子爺更出色的男子了。

    日日近身看著,眼裡哪裡還容得下他人。

    姜嬤嬤也清楚她們心思,侍茶侍酒等人雖沒沾到世子爺的身,卻也不是沒指望的。

    姜嬤嬤想著爺早晚要有人,就一直拿輕便的事兒應付著,盼著哪日主子開了竅,看上了身邊這幾個。

    眼見著幾個姑娘都十九了,世子爺還是連正眼都不給的,怕是往後也不可能看得上。加之新來的夏姑娘很得世子爺的心,姜嬤嬤這小半月看著,心下有了抉擇。

    她當然樂得做好人,於是,率先將這幾個大丫頭交給新主子處理。

    夏暁歪著頭看幾個臉色難看的姑娘家,姜嬤嬤的意思她明白。但說實話,她並不想收下這幾個。她有手有腳,根本用不著三四個多人伺候。

    而且,誰樂意花心力去收服啊!

    夏暁不上進地想,綠蕊一個就很好了啊!反正姜嬤嬤把綠蕊的賣身契給她了,等她存夠了私房,領著綠蕊偷溜不是更輕便?她們家愛哭的花兒還不知道在哪兒呢,誰樂意跟這群人做長期抗戰準備!

    姜嬤嬤臉拉下來,刀子似得眼光戳著侍茶侍酒三個:「怎麼?來爺身邊端了幾年茶水還真把自己當主子了?跪下!」

    三個丫頭嚇了一跳,眼眶都紅了。

    侍酒性子最火爆,忍不住就跟姜嬤嬤嗆嘴:「嬤嬤你這般急著作甚!」

    她手指一指軟榻上懶散的夏暁,小臉怒得通紅的:「這麼個泥腿子出生的能有什麼出息?爺也就貪她新鮮,你看著吧,要不了多久定會被爺拋到腦後的!」

    侍茶侍書雖然沒說話,但那同仇敵愾的神情,心裡想的也差不離。

    姜嬤嬤氣的不輕,嘴唇都在哆嗦:「住嘴!馬上跪下!」

    她顯然沒想到,在自己手下管著的院子竟還有這麼多沒眼色的蠢貨!她叫她們來給新主子磕頭,是害了她們不成?

    「馬上給夏姑娘磕頭認錯!」

    姜嬤嬤念著四五年共事的情分,陰著臉,最後提點一次,「住在主院的就是西周府的主子,你們若看不清身份,就都別在主院呆了!」

    她這話說得委實越了身份,但上首能說這話的人一副懵懂無知的模樣,姜嬤嬤也只能把這話說開:「爺認了夏姑娘住主院,她就是西周府的女主子!」

    侍茶侍酒幾個還要不服,外頭立即衝進來幾個粗使婆子,一把將三個大丫頭給壓跪在地上。

    木質的地板上,膝蓋磕在地面上發出砰砰砰三聲脆生生的響。侍茶侍酒侍書的眼淚唰地就落下來。

    一是沒做過重事細皮嫩肉磕得疼,更多的是,她們三人往日威風都擺的大大的,這麼眾目睽睽之下跪著,難堪的麵皮子都要燒穿了。

    姜嬤嬤冷冷看著,還要再說。夏暁眨了眨眼,突然插了一句:「她們既然這麼不願意,嬤嬤莫不彆強迫了。」

    姜嬤嬤一愣:「姑娘?」

    夏暁齜開牙燦爛地笑:「雖說我哥哥是個秀才,我家確實是耕讀之家,」她指了指自己鼻子,大大的眼兒眯成一條線,沒心沒肺的,「她們說的泥腿子沒錯啊……」

    「反正我皮糙肉厚的不用伺候,不若你將她們送走好了~」

    周斯年端坐在高台的一邊,明亮的燭光照亮了高台各處。一身朱紅的外衫,白玉冠束髮,襯得他眸色極黑唇嫣紅膚色如玉。

    此時,幽州城的重要人物及其家眷們,都在高台不遠處的樓閣廂房裡眺看著。不僅女眷們,就是男人也一眼就看到了靜靜執盞飲茶的周斯年。

    舉手投足之間清貴出塵,莫不是幽州城來了大人物?

    幽州城知府,趙芳疑惑地沖師爺耳語詢問。

    師爺猶豫地搖了頭,直說沒見過這人。

    廂房內有不少富商陪酒,幽州城第一富商王卓察覺兩人耳語,立即舉了杯:「大人,高台上那人,王某人知道一些。」

    「請說。」

    趙知府素來對城內事務盡數掌握,猛然發覺了有疏漏,總是很在意。

    王卓知道周斯年,也是在南邊外室處歸來時,恰好遇上了周斯年扶著夏暁下馬車。而他,一眼看中了貌若春曉之花的夏暁。他自來於女色上葷素不忌,回府後,命人儘快查了這對小夫妻。

    王卓笑:「那人是京城來的富商,此次來幽州,只是為帶家中美嬌娘遊玩。」

    「哦?」

    趙知府面上疑惑更深,顯然不太相信,「商賈之家哪裡能養出那般氣度?你可有打聽到他家中做的什麼買賣?」

    「做古董生意的。」

    王卓篤定一笑:「那位公子,於古董鑒定上很有造詣,王某人親眼所見。」

    趙知府還是覺得奇怪,但轉頭又想,這般氣度也不太像是官場打轉的。許是哪家貴公子吧,怕身份貴重路上不方便,才強稱自己是行商。

    於是頷了頷首,勉強將心中疑惑壓下,舉了杯繼續飲酒。

    而此時隔壁廂房,一水兒富家千金擁簇著趙明珠趙明玉兩姐妹,趴在窗檯邊往下看。她們的眼睛,不出所料的全集中在了高台之上。直至周斯年放下杯盞抬起了眼眸,閨秀們齊齊紅了臉。

    趙明珠趙明玉兩姐妹對視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了勢在必得。

    侍劍守在周斯年身側,安靜地聽著四周的動靜。

    許久之後,直到捕捉到不遠處廂房窗邊冒出來的趙府姑娘的臉,他才瞬間瞭然了主子坐這兒喝了半壺茶的目的。

    不知道他瞭然了何事,周斯年手指搭在案几上緩緩地敲著,似乎耐心不多了。

    又過了片刻,侍劍終於見他們世子爺主子起身,緊繃的心弦鬆了松。

    「走吧。」

    清冷的嗓音如悅耳的琴音,又惹得周圍偷偷瞧著這邊的姑娘家臉紅心跳不已。周斯年的目的已然達到,頭也不回地下了高台,走人。

    侍劍瞥了眼對面二樓窗里晃動的人影,轉身跟上。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