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

    夏家舉人老爺夏青山年少成名,天資聰穎。原以為進了京便會一路高歌猛進,哪知去歲秋闈氣運就止於此了。

    名落孫山,夏青山至此之後一蹶不振。鬱郁消沉,整日流連酒肆。

    接觸了幾個同樣落榜的「知己」,一來二去的,又沾上了個賭的惡習。

    本就是個小富之家,雖說薄有家產,那家產也就夠全家老小吃喝開銷維持生計。哪經得住這麼賭場里送?夏家的小子賭場跑了四五回,把家裡輸了個底兒朝天。眼看著家門風雨飄搖,夏家小子還不知錯,舉債又去賭了兩回。

    這麼一鬧,差點把小命搭進去。好容易將人撈回來,夏家卻從此永無寧日。

    這次來夏家打砸的,都是些賭場的人。

    黑壯的賭場打手堵在夏家院子里,一左一右地架著死狗樣兒的夏青山。布滿橫肉的臉說話是一顫一顫的,凶神惡煞地叉著大門不給關:「呸!今兒哥兒幾個要是看不到銀子,你家舉人老爺這雙手就別留了!」

    說著,幾人掏出刀作勢就要剁手,嚇得夏家老小抖擻地撲過來就要攔。

    幾個壯漢唬的一楞,反應過來當即怒了。他們只想要錢,不想背上人命官司,夏家這老的小的不要命地往刀口上撞,就是逼他們不給臉。黑著臉抬腳就一輪地踹,夏家老的老弱的弱,差點沒叫他們給踹昏死過去。

    眼看著夏青山手腕子被割出血,歪在地上的夏家人魂都嚇飛了!

    夏老漢六十的人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撲跪在地上,看得外頭的街坊鄰居都於心不忍。枯槁的手抖了抖,夏老漢巴拉壯漢拿刀的手喃喃:「行行好,求你們行行好!銀子一定會還上的,你們放過我們山子啊……求求你們了!」

    「放過?」這麼多銀子,還想放過?菩薩都沒這麼仁慈的!

    打手當即鬨笑起來,腳尖踢了踢夏老漢的腳:「三千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你磕個頭說放過就放過?美得你!」

    「三,三千兩?」夏老漢膝蓋磨在地上,聞言差點沒被這債務給嚇厥過去!「怎,怎麼會這麼多?前兒個不才五百兩,這才幾天……」

    「這不是你們不還嗎,」打手眉毛一挑,翻了個白眼冷嗤道,「我說夏老漢,這京城可不像你們鄉里,利錢可不就滾著滾著就大了。」

    「那也沒這麼滾的!」

    夏老漢也不是一點見識沒有,氣的直哆嗦:「你們這就是明搶!」

    這分明就是欺負人!

    「我們山子可是有文書的舉人,功名在身,你們,你們敢!」

    兒子讀書習字這些年,夏老漢對官家也不是眼前一抹黑,科舉裡頭的門道兒他多少知道一點而:「告訴你們,別太過分!逼急了,老兒帶著一家老小去敲鳴冤鼓,求官家給我們主持公道!」

    「敲鳴冤鼓?喲!」

    京兆尹就是他們東家的親家,還擊鼓鳴冤?打手們當即哄然大笑。

    夾著人的壯漢趁機唬一巴掌在夏青山的臉上,手落下抬起來,臉就腫了老高,「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就是官家老爺也管不了!你們要拿不出錢,咱們就是將你們這舉人老爺剁了手,進大牢裡頭去也使得!」

    說著,他又踹了一腳:「老子倒是瞧瞧,沾了官司上身,你們家這廢物老爺將來可還能再考得科舉!」

    夏家老小面面相窺,只覺得偏體生寒:「那你們剁了手也要不到銀子啊!」

    「不若,不若給我家點籌錢的時間,」夏母的臉煞白,要不是兩個女兒攙著站都站不穩,「我們家都是老實人,你們只管放心,我們一定還的!」

    「我呸!」

    一個黑臉蒜頭鼻的粗壯大漢一腳將夏老漢踹到一邊,搓手就是一口痰:「你們還得上?三千兩雪花白銀啊,你以為是三兩?我呸!窮的三百文都掏不出來,老子就是把你們家拆了都還不上!」

    「大爺啊!」

    夏母憋半天忍不住嚎啕大哭,推開攔在夏暁夏花姐妹衝出來跪下,「可你就是把我們山子的手剁了也拿不到銀子啊!你們行行好寬限寬限吧!」

    「山子啊!我們山子啊!」

    皺巴巴的小老太太佝僂著腰還沒案桌高,腳步不穩一下子栽在地上起不來。她也顧不得其他,索性就躺在那兒哭:「你們來了這麼多回,該拿的也拿走了,我們家真是什麼都不剩了啊!你,你打死我們吧!!」

    一家子老弱病殘,抱團痛哭。

    外頭看著的鄰里唏噓,小聲的聲討起來:「可不是,就是逼死人也不是這麼個逼法!」

    這群打手要債都見慣不怪,哪裡還有什麼同情心。

    嘴一歪,笑:「誰說你家沒東西了?」

    另一個粗脖子的矮胖漢子踢了一腳閉著眼不動的夏青山,暗暗啐了一口沒種。轉頭淫邪地打量起夏花夏暁姐妹兩,意有所指:「這不是還有兩個如花似玉的閨女?」

    「嘖嘖!依老子看,」胖子伸出四根手指頭,沖著夏老漢晃了晃,「就家這兩個,賣到怡紅院四千兩不在話下!端看你們家舍不捨得了!」

    夏花原本還抱著夏暁哭,聽他這麼一說,驚得眼淚都掉不下來了。

    說起來,這夏家也是奇了。

    吃的一樣的粗飯,可一家子人就是生的漂亮。早在鄉里嫁了的夏春什麼樣兒不清楚,眼下這夏花夏暁兩姐妹,那真是漂亮的叫人移不開眼。才十六七的年歲,臉嫩的跟春花似得,早惹得外人眼饞心癢了。

    話音剛落,倒在地上哭喊的小老太太驚蟄一般跳起來抱住了兩個閨女:「這不行!不行!花兒暁兒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啊,不行,不給!」

    夏老漢也差點沒一口氣背過去,兒子他們寶貝,閨女那也是心肝啊!為了兒子就把女兒往火坑裡推,這不是剜他們老兩口的心嗎!

    「大爺啊,我閨女都定親了,」老漢強了一輩子沒哭過,為著兩個女兒硬是把給逼出一把老淚,「求你們再寬限寬限吧,等我這屋子典了一準還!」

    還?拿什麼還?!

    打手們冷笑:「一破屋子,四百兩都當不下來!」說著,幾個人眼色一通,張手就要去抓夏花夏暁兩姐妹。

    夏花生的柔弱,被夏暁拽著跑還是被人給抓到了腿,扯著胳膊就往外拖。

    夏花被人拖著掙不開,見夏暁還固執地抓著她手,心中快速思量,一咬牙抬手就打開了夏暁。餘下她自己,眨眼間就被拖拽了出去。夏家人被這一變故嚇懵了,下一刻反應過來立即將小女兒往裡屋裡推。

    「曉兒啊,曉兒快躲啊!」

    小老太太此時出奇的靈活,哐當一下關了裡屋門,死堵著門不放:「蒼天啊!青天白日的搶好人家姑娘,天理難容啊!」

    ……

    一場鬧劇,以三女兒夏花被抓走結束。

    惹了一身債的夏青山被丟下了,爛泥一般軟癱在院子里,半天沒動彈。

    夏老頭夏老太見人終於走了,鬆了一口氣。綳著的玄兒一松,整個人都軟在了地上,好半天沒能歇回神來。等看熱鬧的鄰里也陸陸續續走了,他們在才盯著自家曾經引以為傲的兒子,忍不住恨得心裡滴血!

    他們家三兒啊,貼心的三兒啊,就這麼被人抓走了……

    可又能怎麼辦呢?

    老頭老太太抹著淚將兒子抬回屋,心口像大冬天裡灌了風,哇涼哇涼的。

    聽到外頭沒動靜了夏暁從裡屋出來,看著佝僂著腰相互攙扶的夏父夏母,心酸的厲害。轉頭再瞧著滿屋狼藉,每一塊好地兒,心緒幾番迴轉複雜難辨。

    屋子裡靜悄悄的,只剩小老太太壓抑的抽泣聲。

    夏暁最聽不得這個,嘆了口氣,抬腳去后廚給兩老煮些茶水壓驚。

    看著水汽汩汩地往上冒發著呆,夏暁心裡不禁悲從中來。上輩子孤身一人打拚過勞猝死,好不容易穿到了個幸福的殷實之家。父母慈愛,姐妹親昵,兄弟爭氣,哪兒曾想到,這樣的好日子卻是兩年都沒享到。

    唉!

    柔聲安撫好了兩老,夏暁端了盆熱水,坐在床邊給夏青山擦臉。

    說起來,也談不上恨誰。這兩年吧,夏暁也是把這便宜哥哥的聰慧看在眼裡。這明明就是個少年天才,聽說做的文章當今大儒都是誇過好的,怎麼才考一回秋闈就失心瘋了呢?瞥了眼躺著丟了魂的兄弟,夏暁暗嘆,國考害死人啊!

    ……

    悲苦的一天囫圇地過了,被拽走的夏花是要不回來了。

    夏老漢求爺爺拜奶奶的小半月,終於打聽到了三女兒的音訊,可聽得的卻是夏花已經賣入青樓的消息。

    回來后,一病不起。

    這夏家本就是風雨飄搖,賭債抵了一個夏花,夏老漢的醫藥費卻是再沒錢出了。

    夏暁攙著顫巍巍的枯瘦小老太太,看著床上枯槁的男人忍不住眼淚撲簌簌地下。雖說才給夏老漢當兩年的女兒,夏暁卻是享受了兩輩子都沒得過的父愛。久旱逢甘霖,再沒有比這個更叫她割捨不下的了。

    夏老漢躺在床上進氣出氣,剩下的小老太太差點也沒倒下。

    夏青山還在失魂,整個家就夏暁一個人撐著。

    饒是夏暁再是能幹再事獨立,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也不過就是個未出閣的姑娘家。賭場的人來鬧的當日,她這一張招惹麻煩的臉也被看了去。連日里來,瞧著夏家沒了頂樑柱,什麼髒的臭的都要往她跟前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