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字體大小: A+
     

    周家叔祖父上京這日,京城大雨。

    王氏那日的說法閔氏私心裡是贊同的。儘管她看不上王氏,但養孩子,確實從自己肚子里爬出來才親近。況且,既然周斯年願意讓一個爵位出來給大房,閔氏自然更希望子嗣的血脈偏大房這邊。

    開宗祠過繼一事,定在十日後的吉時。

    閔氏心想既然有時間,那過繼一事還有的運作。所以琢磨著,王氏這麼會作,若是周斯年在此期間真被王氏給成了事,她就順水推舟一把。

    ……

    一早,周斯年去城外接人。

    夏暁簡單梳洗了下,帶著兩個胖糰子在屋裡玩益智遊戲。

    永宴太久沒見夏暁,對她有些陌生。有時候鬧起來,夏暁不一定哄得住。不過她一點不著急,自己孩子,總有辦法把心養回來。

    博藝聰慧外顯,護娘從小就護得厲害。

    永宴有時候鬧起來小爪子打到了夏暁,他爬過去就是一爪子。偏永宴對博藝是心大的很,被打了好幾次也不哭,傻兮兮地咧嘴笑。

    夏暁看得扶額,安慰自己,愛笑的孩子討喜。

    王氏這個人委實算個強人,至少臉皮上面,夏暁承認比不上她。

    夏暁才陪孩子玩了一會兒,扶桑便進來說大少夫人過來了。扶桑才說完,王氏的人就已經踏進了門。

    身上穿著正紅的直裾裙,妝容比昨日更精緻一倍不止。

    「今兒天氣陰鬱,沒甚好消遣的,來找小弟妹敘敘話。」

    講真,若不是她的身份是大房正妻,綠蕊都想拿棍子趕人。

    王氏進門就開始張望,見屋裡除了夏暁跟兩個孩子以外都是伺候的下人。眼裡失望一閃,她拂了拂鬢角,嘴角含了笑地跨進來:「小弟妹這是才起?妝容還未梳呢?也是,身子重了怕是諸多不便……」

    紫衣紫杉瞥過去一眼,默默將兩孩子抱遠了一點。

    夏暁的頭髮只簡單地綁了綁,三千墨發有不少灑落在耳側,身上衣衫也是為了方便緊著鬆弛的穿。聞言回頭看了王氏一眼,半分沒顯窘迫。反倒清水出芙蓉的容顏,叫心存比較的王氏嘴角笑意一滯。

    「是呢,才起沒多久,您見笑了,」夏暁將耳側的散發別到耳後,「大少夫人怎麼過來了?」

    吩咐綠蕊立即備茶,轉身請她上座。

    「紫衣紫杉,將孩子抱進去吧。」

    孩子一抱走,屋裡就安靜下來。

    目光在王氏一身正紅的衣衫上滑過,夏暁眼眸微閃,弄不明白她今日來所為何事。難不成就是穿個正妻衣裳來刺一刺她?不過昨日當眾才丟了那麼大一個丑,今日還能若無其事地來明熙院找她說話,夏暁免不了警惕又上升一截。

    「小弟妹可想好了?」

    王氏染著鮮紅的豆蔻,指甲映著白瓷茶杯,香艷非常。她開門見山道:「自己親身骨肉過繼給旁人,想必在小弟妹心裡不亞於割肉。若是你著實不願,妾身自不會做那等惡人,教你們母子分離。」

    她挑著眼角,道:「左右妾身就求一個孩子,小弟妹若勸好了小叔,你我都得償所願。」

    夏暁:「……大少夫人為何會想到叫妾勸我們爺?」

    王氏眼中厲光一閃,心想為了你都能跟閔氏對上了,賤人還裝什麼裝!

    「還不是小叔院里沒個當家作主的,母親便再是親近,也不好老是插手小叔的房裡事兒,」王氏淺淺飲了一口,放下杯盞,「小弟媳就不同了,你是小叔房裡人,又是兩個孩子生母。日日與小叔相對,也好說話不是?」

    夏暁呵呵一笑,這般看來,王氏是個裝瘋賣傻的了。

    沒想到高門大戶里,也出來一個亂打的。只不過,王氏大約把她當成沒什麼主見的小婦人,隨便拿點話就想唬她。

    夏暁眯了下眼睛,笑道:「妾確實捨不得孩子,不過大少夫人怕是多慮了。大少夫人您進門不足月余,便是身份毋庸置疑,孩子過繼過去,夫人約摸也不太會將交予你養……」

    直戳要害,王氏臉上一僵,竟不知怎麼接。

    「怎……怎地這般說話?」

    王氏瞪著夏暁,面上又青又白難掩尷尬。

    夏暁笑得單純,一副不知事的模樣:「大少夫人為何會覺得,妾要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幫你勸我們爺去你房裡?」

    說話間,她漂亮的貓眼兒亮的恍若星晨,王氏看得直咬牙,心裡暗罵狐媚子。

    這般看來,想通過忽悠夏暁達到目的是行不通的。王氏胸口起起伏伏的靜不下來,憋得難受。也沒心思與夏暁敘話了,隨意寒暄了幾句便說告辭。

    夏暁立即起身,笑著送客。

    直至看著她走遠才鬆了口氣,王氏方才打量她肚子的眼神,著實令人害怕。

    大雨下了一上午,雨勢不曾減弱。內室里兩個孩子已經熟睡。夏暁靠在窗邊,託了腮看著窗外的大雨陷入沉思。

    王氏看樣子不會善罷甘休,夏暁想了又想,把紫杉叫了出來。

    從徽州回來,夏暁把阿大阿二紫衣紫杉都帶了回來。平日里紫衣紫杉守在博藝永宴身邊,阿大阿二看著明熙院。這四個姑娘不愧是暗衛出身,防死了院子,叫外頭的手伸不進來。

    近日因為跟閔氏鬧翻了臉,周斯年又調了不少暗衛守著院子。

    夏暁琢磨了半天,叫紫杉去盯住王氏。

    ……

    紫杉宮廷暗衛出身,若貼身盯著誰,沒點真本事絕對發現不了她。這般盯著盯著,還真叫紫杉給盯到了點兒東西。

    夏暁將手裡的撥浪鼓一丟,臉黑了個徹底。

    王氏這個人是當真的渾不吝,拼著一鼓莽勁也要對周斯年下手。真不知她對周斯年到底哪裡來的執念,非要這麼上趕著噁心人。只是叫夏暁更煩躁的是,沒想到閔氏居然不嫌下作,從中還插了一手。

    沉思許久,夏暁幽幽地笑了起來。

    宅斗她不大會,但論噁心人,夏暁自認天賦異稟。既然她們自己都這麼放得開,那就看誰更下得去手唄……

    「一會兒紫衣也一併去盯著吧。」夏暁看了眼氣得要命的綠蕊,說,「綠蕊,叫阿大阿二進來,我有話跟她們說。」

    ……反正她本就是沒規沒矩的泥腿子出身,下手沒輕沒重也是應當的,對吧?

    ……

    ***

    周斯年接到叔祖父回府,已經是日落時分。

    周家叔祖父進門便被周伯庸派人請走了。自從周伯庸一支被朝廷責令返京之後,兩家人已有二十年沒見過面。周伯庸見到他時,老淚縱橫,激動的連連念叨著一起暢飲個夠。

    洗塵宴設在酉時,周斯年個潔癖狂受不了臟,趁機回了院子換衣裳。

    去內室之時,順手給了夏暁一封信。

    是宋英寄來的。

    宋英在信中告訴夏暁,她年後便會上京。並告知夏暁,她和於安和離之後,直接回了宋家接任了第五代家主之位。十分感激夏暁曾經出手相助。她上京之後會在京城招贅,屆時再與夏暁續姐妹情誼。

    夏暁十分高興,她就知道宋英是個很厲害的女人!

    周斯年換好衣裳出來瞥了一眼信的內容,詫異地盯著夏暁看了許久。須臾,搖了搖頭嘆道:「……你可真是個好運的。」

    宋家的財力,不容小窺啊……

    前院來人,周斯年才坐下就被人喚走。

    叔祖父這次上京除了兩個兒子,也帶了女眷來。原本閔氏是不大願意叫夏暁出去見禮,覺得不恰當。但叔祖母明言說要見夏暁,閔氏便只能派人來請。

    叔祖母的年歲不大,娘家姓李。約摸跟閔氏差不了多少,一副剛硬長相。

    李氏是長輩,閔氏自然不敢叫她坐下首。如此,她便與陳氏一同坐於上首。背脊挺直的像一桿槍,十分有軍人的風範。

    她見到夏暁挺著肚子過來,立即就叫隨身的下人過去攙了夏暁一把。

    「這真是奇了?」

    李氏瞥了眼夏暁突然放下杯盞。饒有興味地看了眼捏著帕子坐在閔氏下首的王氏,又扭頭瞥了眼夏暁,挑眉的動作有點豪邁的味道,「我怎麼瞧著這小丫頭跟大房的小丫頭,模樣有點像?」

    閔氏掩嘴的動作倏地一僵,王氏面上也有些尷尬。

    陳氏原本未曾注意過,被她這麼一提,打眼看去確實有幾分相像。

    眼一轉她就知道閔氏打得什麼主意,心裡有點不高興,但當著李氏的面兒笑著接了個話茬:「你不提,我還真沒瞧出來……」

    「許是京城的女子都生得貌美吧……」

    ……

    寒暄敘舊,到了酉時準時開宴。

    陳氏照顧著夏暁身子不便,叫她給李氏敬個酒就准她回去了。

    夏暁人一走,李氏才直言提了一句:「我瞧著斯年那小子寄來的信里提過,這就看中這丫頭了?往後都不變了?」

    閔氏連忙擺擺手,連說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裡能叫周斯年自己作主?

    漠北那邊沒這麼多彎彎繞繞,見慣了生死的李氏覺得只要人正派就行,出身如何都是虛的:「我打量著,這丫頭眼神清正的很,不像個心思歪的……」

    閔氏笑笑,自不會反駁她的話。

    不太願意說夏暁的事兒,她便隨便敷衍了兩句,笑著把話轉移到旁的上頭。

    陳氏年紀大了,以茶代酒地與李氏喝了一杯便回去歇息。由閔氏王氏陪著李氏一行人,寒暄來寒暄去,沒甚好絮叨的。李氏一家子在漠北粗獷慣了,風捲殘雲地將菜品吃了便叫她們莫陪了,散了罷。

    夏暁回院才用完膳,就聽綠蕊說女眷那邊散席了。

    點了點頭,她說:「叫侍墨去二門那處等著吧,這裡有你們幾個在就行了。一會兒前院散席了,好叫他把爺給扶回來。」

    綠蕊興奮地點頭,一溜煙小跑出去叫侍墨了。

    再過一個時辰,前院散席了。

    夏暁聽說幾個大男人都喝得伶仃大醉,國公爺更是醉的東西南北都分不清。她齜牙笑了笑,叫紫衣去通知紫杉,可以動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