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15第一百一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15第一百一十五章字體大小: A+
     

    定國公被說服,閔氏再不高興也拿周斯年沒轍。

    回程的路上,周伯庸不解地看向閔氏:「你近來到底怎麼了?」這三個月來,閔氏上躥下跳地折騰,他實在不懂她在折騰什麼,「先前不還挺喜歡夏氏那丫頭?怎地去了一趟徽州回來就惡了她?」

    「此一時彼一時,」閔氏冷哼,「先前我只當夏氏是個安分的,誰成想到心這麼貪?」

    「貪什麼了?」

    周伯庸沒管內宅的事兒,問她,「我瞧著挺安分的啊……」

    「她安分?你又知道什麼啊!」閔氏利眼一翻,嘭地將杯盞放到桌案上,「她安分能鼓動你兒子不娶妻?她安分能攛掇著淑妃拿捏周家?自個兒蠢笨出去傷著了,還敢怪旁人?威風到是大得很!」

    「你怎知是她背後耍心眼?」

    周伯庸揉了揉鼻樑,頭疼,「周斯年什麼性子你不清楚?人家淑妃護妹心切也在常理之中,你怕是想多了。」

    閔氏心想女人家的心眼兒,你個粗漢子你懂什麼!

    反正閔氏就認定了是夏暁背後耍心機,八頭牛都拉不會來。

    周伯庸無奈嘆氣,又鑽牛角尖兒里去了。

    ……

    人一走,西府又復幽靜。

    周斯年看著兩漂亮兒子,眉宇里糾葛更深。

    博藝一個月前就已經會開口喊爹娘了,眉眼靈動,可見往後聰慧;永宴晚些,但也能蹦出以兩個字,生得比仙童都不差些。兩個胖糰子這麼盤腿坐在小榻上仰了脖子看他,周斯年哪個都捨不得。

    若過繼給旁人他自是不會妥協,但若是給兄長……

    周斯年嘆息,夏暁那邊,他不是很篤定。

    次日上午,聽聞了國公府動靜的鐘敏學夏春攜子上門拜訪。

    鍾敏學身為大理寺少卿,雖說根基尚還薄弱,但出眾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周伯庸欣賞他年輕有為,更欣賞他行事恰到好處。正好覺得周斯年老在西府呆著不是事兒,特意派了人來請他回去相陪。

    大理寺少卿的夫人,閔氏對夏春要客氣的多。

    夏春雖也貌美,但生的溫婉大氣。人也比夏暁更會來事兒,進退有度。

    其實這麼看來,如今夏暁的家世確實合適周家。朝中新貴,娘家姐妹又身在皇家,但若不是後來的事兒叫她心生間隙,閔氏不至於這樣反感夏暁。

    夏春今兒來,是來看夏暁的。

    皇家秋獵,因鍾敏學有案子在身便沒跟去。但夏暁出了事兒夏春還是聽說了,聽說差點丟了命,夏春心中一直擔憂。

    這不等了一個合適時機,夏春一家子前來探望。

    「妾身那妹子幼時被幾個姐姐慣的多,性子有些嬌氣,這兩年多虧國公夫人照看她。」夏春說話不疾不徐,如春風拂面叫閔氏生不出厭煩來,「不知暁兒此時身子可養好了?肚裡孩子可還穩妥?」

    閔氏手一滯,被她問得有些啞口。

    這些時日為了娶大房媳婦忙得腳不沾地,哪裡曾問過夏暁肚子養得如何。她挑著眼尾睨向夏春,心道這少卿夫人莫不是在暗諷?

    「應當養好了吧,」閔氏掖了掖嘴角,笑,「淑妃娘娘將人接進宮中去小住,有太醫一旁照看著,身子哪有養不好的道理?」

    夏春笑了笑,低頭喝茶。

    這般寒暄了一會兒,夏暁的人沒見著,兩個外甥也沒見著,夏春便去陳氏處見了個禮便以家中還有事告辭。陳氏不喜夏暁,瞧著夏春溫婉大方。這般,反倒是對夏暁的印象好了些。

    閔氏也不多留,笑著叫人送客。

    夏春來了這一趟什麼多話沒說,卻是給閔氏警了個醒。一個淑妃在宮裡,還一個姐姐在外頭,夏家確實起勢了。

    周斯年這夜沒回,順勢住在府中。

    只是他沒料到,夜裡又發生了一件事,叫他徹底地惱了。

    彼時周斯年才在書房將公務整理完,正準備回房休息。才起身,今日轉寰了態度的閔氏就過來了。

    她好像想通了,特意提了湯水來與他談談心。

    到底是自個兒母親,周斯年也不想鬧得太難看,順水推舟請她進屋坐。

    聽她說得句句釋然,為表度,當著面兒將她送來的湯水全喝了。洗漱的時候發現身子不對勁,火燒心似得,叫他血液都躁動起來。推了正屋門,就見新進門的大嫂衣著清涼地坐於他的榻上。

    周斯年無比震怒,也不管王氏衣不蔽體,命李嬤嬤毫不留情地將王氏趕出去。

    被一群下人目睹此事,王氏羞憤欲死。當場就不管不顧地鬧著要撞牆尋死。周斯年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爆發了,他母親竟然這樣無所不用其極!

    這一鬧,雙禧院和榕溪園也驚動了。

    陳氏年紀大了起不來,就叫了貼身伺候的羅嬤嬤過來。閔氏與定國公才歇下,連忙披了衣裳趕過來。人過來,周斯年滿臉的暴戾不曾收斂,氣息沉的可怕。

    李嬤嬤張口就將情況與兩人分說,周伯庸臉色當即就變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閔氏,不是已然商量好了過繼,還搞這些下作手段做什麼?!閔氏自己也是一臉震驚之色,直問到底怎麼回事。

    周伯庸見她這般,也煩了。

    他就想不明白了,好好兒的閔氏到底鬧怎麼樣?蕭媛才趕走,家裡好難得安寧下來,她自個兒非要沒事找事的鬧騰有什麼意思!

    閔氏被父子兩質問,一時間有苦說不出。

    她就是再急,也不會周斯年才回府中就下手。今日送來的湯水,是王氏親自熬的,說什麼面薄怕羞請母親送與二弟嘗嘗。閔氏哪成想這王氏竟會這般小家子氣,下藥的手段都使出來。

    盯著梨花帶雨的王氏,閔氏眼裡都淬了毒汁。

    可若要跟一個五品侍郎的庶女爭執分說什麼不是她下藥,閔氏又放不下身段去,梗著脖子,一口氣差點喘不過來。

    周伯庸見她不否認,頓時一臉失望。

    磊落了一輩子的定國公旁的小打小鬧可以睜隻眼閉隻眼,給兒子下藥這事兒,委實太下作。他心想,必須叫閔氏清醒清醒。

    於是,夜裡就搬出了雙禧院。

    周斯年怒極,冒夜衝去了馬廄,飛身上馬便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

    閔氏只覺得冤枉的不得了,這都什麼事兒啊!

    相公兒子都走了,她轉頭盯著尋死沒死成正在下人們輕聲勸慰下嚶嚶哭泣的王氏,差點嘔出了一口血。

    ……

    次日一早,夏暁正在喝著葯膳,周斯年帶著一身的狂躁沖了進來。

    他走得快,宮人攔都攔不住。

    她皺眉:「怎麼了?」

    周斯年暴怒的模樣十分嚇人,駭得一種宮人全僵持了不敢動,緊緊盯著他。世子爺快步走到夏暁身邊,抓著她的肩膀,突然問她:「夏暁,若是爺叫你在兒子與爺之間選一個,你選誰?」

    「什麼?」

    莫名其妙的,夏暁沒弄懂他說得什麼意思。

    「爺問你!」

    周斯年幽沉的眸子森森地盯著夏暁的臉,不願錯過她一丁點的神色變換,他咬著牙又問了一遍,「若是叫你放棄兒子,你願意嗎?」

    夏暁臉色一變,以為周家人拿捏永宴博藝,不準備還她。

    「憑什麼!」夏暁沒料到會這樣,什麼叫放棄兒子?頓時不可置信地驚呼,「憑什麼叫我放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

    周斯年被她這一句堵著心口劇痛,抓著她,不管不顧地親了上去。

    他太憤怒了,胸中的委屈如滅頂的潮水一般漫上來,他覺得要溺斃了。所以他抓住夏暁,兇狠而霸道地吻她。偏殿里的宮人都驚呆了,面面相窺,個個猶如見鬼似得迅速退了出去。

    長寧侯,是不是瘋了?

    夏暁也被他嚇了一跳,嘴裡周斯年的舌頭攪動風雨。

    周斯年的暴戾,委屈,失望,固執都在這個吻里。不留縫隙,粗暴又直接,夏暁差點窒息而昏過去。

    直到許久,周斯年才放開眼裡都起了霧的夏暁。

    他啞著聲說:「若是爺把博藝或者永宴過繼給大哥,我們一家人搬出國公府,你同意嗎?」

    說罷,他不給夏暁考慮的時間又道,「夏暁,我們還年輕,我們以後會有很多孩子。即便博藝或者永宴給了大哥,除了名分上歸了長房,依舊是我們的孩子,爺不會虧待他……」

    「什麼意思?」

    過繼之事周家未曾對外傳過,夏暁不明白,「什麼叫名分上歸長房?」

    「母親為兄長娶了一房妻,想要爺兼祧兩房,」周斯年問她,「……爺就問你,爺跟孩子,你要誰?」

    周斯年終於承認了,他就是個格格不入的怪人。他若心愛誰,他就會專註地只愛她一個,旁人再好,他也不想沾手。

    「夏暁,爺……我跟孩子,你要誰?」

    夏暁努力聯繫起來,終於明白他說得什麼,只是……

    她抿著嘴沒說話,似乎在思考。

    「你說話!」

    看她不說話,周斯年心裡慌,警告她:「爺就在這裡告訴你,你要是敢選了孩子,爺往後就決不會再踏入你屋裡半步!」

    許久,夏暁問:「新婦進門了?」

    「嗯?……嗯。」

    「長得好看嗎?」

    好看不好看,他怎麼知道!

    周斯年正等著她回答,聽她盡問這些沒用的,臉一沉就不高興道:「你閉嘴!先回答,你要選誰!」

    「若是給了大哥,還能養在身邊嗎?」

    提起這個,周斯年又想起昨晚一幕,眸色透露出幾分暴戾:「自然能……爺決不會叫王氏那種女人養爺的孩子!」

    夏暁「哦」了一聲,濃黑的眼睫染上了濕潤。須臾,她拄著唇輕輕咳了一下,突然抬起了頭,一把將周斯年撲倒在床榻之上。

    周斯年一愣,眼睜睜看她趴到了自己身上。

    夏暁肚子有五個多月了,隆起了一塊,看著莫名顫顫巍巍的。她跨坐在男人的腰上,大膽地俯視著他,然後俯身就覆上了他的唇。

    夏暁不是個溫柔的人,癖性也不乖。但此刻,她卻用了她畢生少見的溫柔去親吻周斯年。

    掐著他的下巴,吮吸,舔舐,纏綿而悱惻,極盡溫柔。

    周斯年仰躺在床榻之上,衣衫亂了,玉冠也掉了,墨黑的長發鋪滿床鋪。

    許久之後,親吻停了。

    世子爺一隻手捂在眼睛上,低低地輕笑出聲。

    夏暁被他曉得莫名,睫毛顫顫地睜開了眼看他。世子爺卻驀地抬手勾住了她的腰肢,將人又壓下來,環在懷裡。他撐著上半身坐起,下巴擱在夏暁的肩上,清冽的氣息密密地包裹著懷裡的人。

    呼吸灼熱地噴在夏暁的耳側,他聲音依舊輕輕淡淡的,卻叫夏暁聽出了濃濃的偏執意味。

    他說:「今日若你膽敢不選我,我必定打斷你的狗腿!」

    夏暁滿耳朵都是他陰森的警告聲,鼻尖也是他的味道,心跳聲卻響徹耳鼓,比上輩子初戀的心動來得還要熱烈和歡欣鼓舞。

    她說:「好吧,我選你了。」

    周斯年的眼睛倏地大睜,心臟像煮沸了的滾水般瘋狂的鼓動了起來。

    夏花早就告知她周斯年把兩個孩子都帶去西府的事兒。夏暁眼裡幽光微閃,只當不知地嘆息,「你說到做到,孩子必須養在身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