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13第一百一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13第一百一十三章字體大小: A+
     

    周斯年沒料到淑妃竟不準備將夏暁還給他?接連去了幾趟,都被攔在帳外不讓進。硬闖了一次,才動手就將蕭衍的御前侍衛給招來了。

    夏花真如她所說,請了蕭衍作主。

    「淑妃娘娘這是何意?」

    為了照顧夏暁,夏花又設下另一帳,將她移過去靜養。周斯年立在座下,營帳內沒有夏暁的身影。幾次三番鎩羽而歸,他難掩暴躁,「本侯多謝你及時施以援手,本侯的女人,本侯自可親自照看。」

    「侯爺要怎麼照看?」

    夏花撇著茶末,低頭輕吹了一下,「繼續當個上不得檯面的妾?」

    她抬眸似笑非笑,「你們周家的門檻可真高,叫未來的皇子公主的嫡親姨母當個妾,當真是高不可攀。也是,一門雙爵位呢,長寧侯你覺得呢?」

    這句話委實太重,淑妃這是把他周家架在火上烤。

    一雙眸子驟然眯起,他不悅:「淑妃娘娘,你意欲何為?」

    夏花卻不理他,徑自點點頭道:「你們國公府家大業大的,國公夫人庶務繁忙顧不上暁兒也是應當。」她笑了笑,滿是諷刺之意:「就是不知國公夫人忙些什麼,竟連聽一聽旁人求救都沒功夫……」

    自己母親,周斯年即便心中惱怒了她,旁人的指謫依舊聽不得。

    「母親所做之事,為人子無從指責,」周斯年很暴躁,「淑妃娘娘,本侯只問你,何時將夏暁歸還?」

    夏花眉頭蹙起,呵地一聲冷笑:「還你?就這麼讓你帶回去?周斯年,你是不是還當我夏家無人可依?」她直言道,「此番若不是暁兒機靈,怕是沒得機會叫長寧侯你在這裡跟本宮要人!」

    周斯年臉色頓時十分難看,說不出的心疼。

    說到底,這些事兒都是因他而起。只是他也沒料到蕭媛對夏暁的殺意還不曾消掉,出了太廟就對夏暁下手。

    「侯爺不覺得你該還我妹妹一個公道?」

    該討的公道已經討了,蕭媛的將來定要為她此時的行為付出代價。但這些事兒周斯年覺得沒必要信誓旦旦跟夏花做保證,日後會自現。如今夏花這般越俎代庖的舉動,令周斯年十分反感:「夏暁之事,本侯自有主張。」

    夏花眼神犀利了起來,她很不滿:「長寧侯的主張本宮怕是不會滿意,不若這樣,長寧侯寫封放妾書吧……」

    「住口!」

    周斯年瞬間火起,厲聲道:「淑妃娘娘,本侯敬你並非代表你可以對本侯的家事指手畫腳,夏暁是我的人,她的事只有本侯能作主!」

    「你且看看本宮是否能作主!」

    夏花的火氣被他逼出來,「珠翠,釵環,送客!」

    說罷,根本不給周斯年見夏暁的機會,轉身便進了內帳。侍衛們適時衝進來,個個握著兵器,請周斯年出去。

    周斯年眸中的暴戾掩都掩不住,黑著臉離開。

    夏花聽見外間兒的響動,冷冷哼了一聲,轉頭去了夏暁的營帳。

    夏暁這幾天有太醫照看著,身子已經好多了。見夏花進來,笑嘻嘻地招手叫她過來坐。夏花嘆氣,她真是佩服她妹妹的氣量,好像什麼事兒都不能影響她的心態。

    「哎,你說你這丫頭到底像了誰?」

    明明夏家都是正經人,怎麼就出了夏暁這麼個玩世不恭的性子?「周斯年方才來過,我給趕走了。說吧,你到底什麼打算?」

    「什麼什麼打算?你叫他寫放妾書了?」夏暁半坐起身子,見夏花點頭,靠在床柱上一臉若有所思,「他不給對吧?」

    「你不是說答應你了?」

    夏暁怎麼一猜一個準?夏花皺眉,想不通這兩人到底打得什麼啞謎,「這事兒他順水推舟不是更好?怎麼反應那麼大,提一句就暴怒。」

    夏暁聞言低頭琢磨了一會兒,突然笑了起來。

    「沒事,花兒,還剩幾日秋獵結束?」

    「最多四天吧。」

    「哦……」夏暁沉吟,「可以幫我拖幾個月嗎?我暫時不想回國公府。」

    放妾書,她懷孕這個時期是不可能要到的。不說周斯年怎麼想,就是周家人也不會同意的。夏暁只想明確傳達一個信息過去,就是叫周家人知道,夏花一直在看著。若是閔氏要遷怒於她,最好掂量清楚。

    夏花沒弄懂她在想什麼,但夏暁開口了,她自然是答應的。

    ……

    周斯年回到營帳,忍不住發了一通火。

    閔氏聽聞他去淑妃那處又沒能將夏暁接回來,砸了好些東西,氣得胸口疼。

    她就不解了,夏氏姐妹怎麼就這麼難纏?誰曉得蕭媛又出幺蛾子,出了這事兒也能怪她?這個淑妃,當真好大的威風!這夏氏也是,她就不信淑妃這一番動作她會不清楚,明擺著知道。

    作這一番動作,不就是故意拿捏周斯年?

    果真紅顏禍水!

    她恨恨嗤笑,討要放妾書?大著肚子還要什麼放妾書?

    閔氏氣得輾轉了幾夜睡不好,起了一嘴的燎泡。她心想,既然這夏氏姐妹給臉不要臉,那她非叫這姐妹兩竹籃打水一場空!

    直到秋獵回城路上,她終於又琢磨出了一個『兼祧』的主意來。

    周斯年不是不願娶妻嗎?行!她不叫他娶,她為她們斯雅娶妻。可憐天妒英才叫她們家斯雅英年早逝,落了個後繼無人。周斯年這個做兄弟的,兼祧兩房,為自己親兄長留個后總行吧?

    越是這般琢磨,閔氏心裡就越火熱。

    當初她們斯雅年僅十七就去了,孑然一身,什麼都沒留下。這是她周家人心中十多年不願提起的傷痛,現如今周斯年的子嗣有了,美妾有了。憑什麼斯雅卻連個祭拜的子嗣都沒有?他周斯年難道能忍心?

    之後的狩獵她無心去看,坐立難安地等著狩獵結束。

    她心裡卯了一股勁,決心要挑一個身份適中品貌雙絕的女子出來。男人不是都好顏色嗎?她就不信了,天底下的好顏色難不成就夏家姐妹?她這回,非得找個更好的,將那夏氏襯得粗俗不堪不可!

    閔氏學聰明了,這次她不會在把消息往外露,叫周斯年提前跟她鬧。悶頭挑到了合適的人拍板定下來,再與他分說。

    ……

    周斯年這邊,動了武也沒能將夏暁從夏花那邊帶走。

    淑妃委實難纏,周斯年雖然強行闖了進去夏暁的住處,卻也是付出了代價的。他被蕭衍當場抓住,拖去一旁狠狠訓了一頓。

    罰杖責了三十下,閉門思過三個月。回府之後再執行。

    夏暁鬆了口氣,可算是先不用回府了。

    事實上,這幾日她那極准無比的直覺告訴她,這次回去閔氏怕是不會善了的。夏暁在等,也是在拖,拖到周斯年下定決心。

    不過周斯年好賴是見到人了,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氣得要死。

    兩個帳篷離得這麼近,他就不信她一點動靜聽不見。淑妃這般日日阻攔,時時對他步步緊逼,半點毫不留情。周斯年甚至覺得,這背後,少不得夏暁這女人煽了點風點了些火。

    然而,周斯年為此氣了好久,本以為夏暁會哄他,結果夏暁的態度比他還冷淡。

    夏暁面無表情地閉著眼裝睡。心想她都沒委屈,他倒是先委屈上呢?

    闖過一次之後,後面便沒有見到過夏暁人了。

    臨到回程,淑妃直接表明了把夏暁接到宮中去,而夏暁默認了安排。

    周斯年又驚又急,莫不是不曾開口解釋,她對他寒心了?他驀地想起前車之鑒,於是彆扭解釋道:「蕭媛以後不會再出現在京城了。一月後,她與喀什王子定親,之後朝賀結束,便隨喀什使者離京去和親。」

    「爺不會讓她再傷到你的……」

    夏暁垂著眼帘看立在馬車下的清雋如修竹的男人,眸色沉沉,面色淡淡。

    他又嘗試著與夏暁說了幾句話,夏暁一律不給回應。周斯年心裡一咯噔,抿了抿嘴,意識到事情嚴重。

    夏暁看著他,沉默了。

    許久才問了一句:「周斯年,是不是因為我出身低微,所以在你們周家人眼裡就命如草芥?」

    這話一出,周斯年臉唰地就白了。

    然而,不等他反駁這句話,馬車便跑動了起來。周斯年怔忪了許久,心口像被什麼東西蟄了一下,疼得他心慌。

    回到府中,蕭衍的罰執行后,周斯年便卧床了。

    閔氏沒料到周斯年會被閉門三月。他人在府中,她在弄些什麼動靜少不得會被發現。閔氏氣得咬牙,只覺得這淑妃莫不是專來克她的!

    但主意已定,她是輕易不會改。

    閔氏照常去交際,還親自請老王妃辦了一場詩會。這番動靜不算小,果然被周斯年發現了。周斯年還當她不死心,冷著臉去攔了她,再次鄭重表示他決不會再娶。

    閔氏冷笑:「誰叫你娶?我這是為斯雅娶妻!」

    周斯年眉頭微蹙,以為自己聽錯了。

    「兼祧兩房,」閔氏此刻半點不心虛,他周斯年不想好她隨便他,「可憐我斯雅孤身一人長眠地下,將來連個燒香祭拜的後人都沒有。我做主,娶一房妻。」

    周斯年不可置信:「母親!」

    「你身為他嫡親的兄弟,為他留個血脈怎麼了?」閔氏不以為然。

    周斯年眼睛瞬間猩紅,怒極暴喝:「絕無可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