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10第一百一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10第一百一十章字體大小: A+
     

    喀什王子才進京便鬧出了個笑話,叫人好生笑了一陣。齊佐這『神來一筆』的,倒叫喀什使者連原打定主意的求親都不好意思開口。

    齊佐無所謂,這時候想求到一門好親根本不可能。

    皇室公主能和親的,只有兩位公主。一個是孀居在南山別院的武安公主,另一個就是長寧侯剛和離的前妻蕭媛長公主。老實說,這兩個,他一個都不想要。一個年過三十,老女人一個,另一個雖然小一點,也差不了多少。

    齊佐樂得鬧笑話,最好叫阿布他們對和親之事張不開口。

    接風宴過後再過半月,便值皇室秋獵盛事。

    鑒於夏花說過一次宮裡悶,蕭衍在詢問了太醫之後,特意帶了她去獵場散心。還給周家遞了口諭,說淑妃對妹妹甚是想念,讓夏暁與雙胞胎前往獵場陪伴淑妃。

    淑妃這般得聖眷,倒是叫閔氏等人心中吃了一驚。

    周斯年則是對口諭不滿。夏暁還懷著孩子,獵場人多手雜的容易亂,若是有不長眼的碰了她哪兒,得不償失。所以接了口諭后,臉就一直拉著。

    閔氏注意著他的神色,看了只覺很不高興。

    周斯年對那夏氏太上心了,往後若又變成前面那個那樣可如可是好?閔氏琢磨著,還是得找個女子來分散分散周斯年在夏暁身上的用心。

    不過此刻,皇家秋獵盛事才是緊要。閔氏再心急,娶新婦之事也得等秋獵之事過了。

    ……

    十日後,京城北郊獵場。

    蕭衍一早知曉了喀什國一行人進京是為結秦晉之好而來。誠如齊佐預料的,皇室能和親的只有兩個。但武安公主的年歲大太多,拿不出手。於是特意下了口諭至太廟,讓蕭媛務必參與秋獵一事。

    太廟裡關了將近一年,蕭媛想出來想得發瘋。

    接到聖諭之後,立即激動起來。不管蕭衍是出於何種目的傳口諭給她,蕭媛沒心思去考慮,只想緊緊抓住這惟一一次離開太廟的機會。

    蕭衍見她聽話,心裡才有了分滿意。

    ……

    北郊獵場說是京城的郊外,實則駕車最少得半天的功夫。浩浩湯湯的車隊出發,折騰到目的地安營紮寨,至少是傍晚。

    陳氏年紀大了沒來,晴天與閔氏在一輛馬車上。

    博藝往日與她最親近,閔氏是最心疼他的。可如今小博藝認生不讓抱,閔氏無奈,這才叫夏暁抱著孩子與她共乘一車。

    夏暁上了車就發獃,時不時眨巴著大眼睛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樣。

    沒有太多殷勤,閔氏看著她與永宴極為相似的臉,心中複雜。她心知周斯年拒絕娶妻之事真論起來,是怪不到夏暁身上的。可人啊,心都是偏的,閔氏自己也知曉她對夏暁的行為是遷怒。

    「夏氏。」

    閔氏突然開口,嚇了夏暁一跳,立即轉頭看向她。

    「你在閨中之時,怕是沒想到會進國公府為妾吧?」閔氏笑了笑,問她道:「不知家中可曾教導過,女四書?」

    夏暁不是很懂她的意思,眨著眼搖了搖頭。

    「女四書是教導女子如何成為一個合格女子。自古便傳承下來,寫得十分精妙。主要是叫我等女子自覺約束好自己的行為舉止,更好地輔佐相公成才成人。」閔氏好心地與她講解道:「所以啊,女子定該事事以夫為先。夏暁你覺得呢?」

    「世子爺足智多謀,妾能幫他什麼?」雖不知閔氏打得什麼注意,夏暁繞開不接茬。

    她謹慎道:「妾的學識有限,見識也淺薄,不求幫到世子爺,只求不拖他的後腿就好。」

    要這麼說也可以,閔氏眼角眯了下:「我實話跟你說吧夏氏。」

    「周斯年他年近二十有六後院卻無主事之人,是不成體統的。」她指望夏暁是個識禮識趣的,於是語重心長,「若盼著夫主好,你不若勸勸他,叫他早做決定。」

    「早做決定?」

    夏暁蹙起了眉頭,不解:「什麼早做決定?」

    不知真傻還是假傻,她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還聽不懂?

    「早做娶妻決定。」

    「周斯年不能無妻相伴,娶妻是事在必行的。他犟一天兩天三天又有何用?早晚要妥協,不若你與他分說,儘早辦了這事兒。」閔氏拍拍夏暁的手,保證道,「你且放寬心,將來新婦進門,就是周斯年不護你,我自會護你周全!」

    夏暁:「……」

    ……叫她去勸周斯年?!

    「如何?」

    夏暁:……呵呵。

    閔氏放緩了態度,語重心長道,「你為周家的功勞,我與國公爺都記在心中。放心,定不會叫你受委屈的。夏氏,你覺得如何?」

    「妾,怕是勸不動世子爺的……」她去勸?怎麼可能!「世子爺的決定素來不容他人質疑,妾不敢觸他霉頭……」

    「你莫要妄自菲簿!」

    「我兒最記恩,你的恩情他記在心上,」閔氏眨眼就將周斯年對夏暁的態度定位成記恩,「何況我未出世的孫女還在呢,他自然要好好聽你說。」

    小博藝被馬車晃悠得睡著了,夏暁將人往壞里摟得更緊,接都不接她的話茬。

    「妾覺得,這事兒還是夫人親自與世子爺說比較好,」能找到她頭上,怕是周斯年那廝早就拒絕了,他什麼人夏暁心裡門兒清,「夫人是長輩,說得話爺自然會聽。您叫妾去,妾實在沒膽子開口……」

    這夏氏滑不留手的,怎麼就不聽話!

    閔氏不想告知夏暁周斯年為了她已拒絕了娶妻,怕她得意忘形,更怕會有恃無恐。可夏暁明擺著裝傻躲事兒,又叫她抓不到話柄。

    一口悶氣噎在喉嚨眼兒,她臉都青了。

    閔氏心情不渝了,接下來的行程都冷著臉明確表示不悅。然而一旁的夏暁就跟瞎了眼似得當看不見,老神在在地在一旁發獃。

    不得不說,閔氏又慪了一場氣。

    夜裡周斯年才進了帳子,夏暁便笑嘻嘻地抱上前就抱住他的腰。

    世子爺嚇得臉色一變,張了嘴便呵斥她:「你這丫頭作甚怎麼又這般橫衝直撞?!不曉得自個兒身子重?這麼莽撞要不要命了?!」

    夏暁笑眯眯地聽著,等他低頭看她之時,踮腳將唇覆了上去。

    香香軟軟的味道叫世子爺的臉倏地一愣,轉瞬,他的呼吸就沉了下來。

    算算他已經四個多月沒碰她了,這一沾上,等於得了一陣助漲火焰的風,吹得他體.內的火氣見風地躥了高。他小心地將夏暁打橫抱起來,放在榻上便輕巧一個翻身叫夏暁趴在他身上。

    而後急切地勾下她的脖子,薄唇便覆了上去。

    「你自己鬧得,別怪爺不憐惜你……」

    ……

    次日,世子爺拿了弓箭,神清氣爽地踏出帷帳。夏暁人還在睡,他囑咐了下人莫要驚動夏暁,便騎馬出去了。

    蕭媛是初來獵場沒睡好一大早醒了,出來轉轉。

    才在樹林的轉角便遇上了騎在踏雲背上的眉目如畫,身姿俊逸,恍若神祗的男人。太廟的無數冷寂教會了蕭媛重新睜眼識人,如今再看周斯年,她只為自己心盲眼瞎而追悔莫及。

    周斯年甩了下韁繩,駕著馬錯了身便噠噠走開。

    蕭媛不知出於何種想法,抬起腳便默默跟在他身後。周斯年眼尾的餘光察覺了,心中連嘲諷都升不起,只有漠然。

    幽幽地駕著馬,他心無旁騖地往獵場觀展台那邊去。

    狩獵還未開始,周斯年到時已經有不少人在。他的身影一出現,立即就有許多人上來寒暄。

    周斯年下馬與熟識的同僚寒暄,身後慢慢跟上來的蕭媛才發現場合不對,便又轉了身退回去。只是才走回兩步,就撞到了一個人後背上。

    硬硬的,撞的她眼花。

    齊佐才被下屬挖起來,此時還迷迷糊糊的。轉了身眯眼一看,一個火紅宮裝美艷姑娘正皺著眉冷冷地瞪他。姑娘的年歲看著不太小,但柳眉倒豎的模樣很有幾分味道。

    齊佐撓了撓後腦勺,咧嘴一笑:「你是哪家的姑娘?小生莫不是見過?」

    流里流氣的,舉止輕浮。

    蕭媛眼裡嫌惡一閃,昂著下巴冷聲呵:「你是何人?簡直放肆!」

    齊佐眉頭一挑,落在她身上的視線轉而落到了她腰間的玉墜上。

    傳聞蕭姓皇家子嗣,皇子生來便賜予龍型玉佩,是公主便賜予鳳尾玉墜。這姑娘腰間的玉墜是鳳尾,出現在獵場的公主看年歲,應當是那位偏年輕些的蕭媛長公主殿下。

    齊佐心想,這般模樣的話,求娶也是勉強可以的。

    ……

    獵場那邊,蕭衍的儀仗到了之後不久,圍獵便要開始了。

    「聖上有諭,此番狩獵以不獵物的數量為準,只比較誰的獵物更難得。誰的更少見,誰便拔得頭籌,」宣布比賽規則的宦官,尖細的嗓音在獵場高台上空遊盪,「最終拔得頭籌的,屆時由聖上親自宣布獎勵,欽此!」

    出發之前,齊佐背著箭簍突然走到蕭衍的跟前單膝跪下。

    蕭衍:「七王子,所謂何事?」

    齊佐抬起桃花眼,朗聲道:「齊佐想問大康陛下,若是此番狩獵齊佐勝了,大康陛下可否答應本王將長公主殿下賜予本王?」

    他這話說得委實囂張,一個大國的公主,竟然一場狩獵便玩兒似得要求『賜予他』?好大的臉面!遠在高台之上觀看的蕭媛臉都氣紅了。

    然而更叫蕭媛憤怒的是,她聽見蕭衍說:「自然可以。」

    於是齊佐行了一禮后,翻身上馬。

    喀什是馬背上的國家,齊佐的馬術更是出神入化。只見他的人與馬如離鉉的箭似得飛出去,眨眼就鑽進了林子深處。

    狩獵的時間設定為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之後,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陸陸續續有人回到營地。齊佐最後一個鑽出林子,他的馬匹後頭拖一隻兩人寬的花斑大虎。

    蕭衍看了眼兩手空空的周斯年,眼神問他為何空手?然而周斯年眼觀鼻鼻觀心,理都不理。

    蕭衍挑了挑眉,好吧,齊佐勝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