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06第一百零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06第一百零六章字體大小: A+
     

    回京之事已經提上日程,夏暁不願回去成了最大的難題。

    周斯年決不會放她在徽州,人都找到不帶走像話嗎?兒子要帶走,兒子娘更要帶走。夏老太的態度從頭到尾都明朗,她站在世子爺這邊。夏老漢全憑夏暁心意,他閨女不是個不懂事的人,定有自己的道理。

    世子爺頭疼,肚子都揣上了還這麼犟,到底誰說她好養活?

    「莫要任性,」擱下筆,他捏了捏眉心,「爺走了,你在這裡住著像什麼話!」

    慶陽府這地方雖說寧靜祥和,但到底小地方。大夫、穩婆、廚娘的手藝都令人憂心,夏暁的身子上次受驚差點傷了,世子爺一直覺得有隱憂在,「收拾回京,爺請御醫給你把把脈。」

    夏暁一愣,沒想到他還記掛著這事兒。

    「我身子好了,不必看御醫。」

    她也不是不識好歹,周斯年對她怎麼樣她心裡清楚,「不是不能跟你回京,永宴還在周家呢,我心裡總是挂念他的。但要回去,該打算的就得打算。」

    她乾脆打開天窗說亮話,「爺,你知道我說得什麼意思。」

    周斯年怎麼會不知道,他心裡也明鏡似得。

    但這件事難啊,自古妾扶正在世家大族裡都算得極大的荒唐和醜聞。他倒是不介意背後指謫,可周家其他人就未必了。先不提其他,就說屆時鬧起來,受罪的只會是底子薄的夏家。

    世家大族行事自來如此,周家也不能免俗。

    「你先跟爺回去,其他事我們回京后再議。」

    「周斯年,在你們周家眼裡,到底什麼出身的女子才配得上你高貴的世子爺身份?」回京再議?那她僵持到現在是在鬧著玩?夏暁問他,「非得皇家公主?一等公爵之家的貴女?」

    「胡說八道!」

    「我周家不是那等勢利之家,」周斯年皺起眉,知道她心中害怕,軟了口氣,「你不必憂心這些事兒,爺自有主張,定會護著你。」

    周斯年這人怎麼這麼討厭!什麼話都藏在心裡,一句『自有主張,定會護著你』就想打發她?夏暁都懶得跟他辯解。

    「你說,此次政變成事從龍之功的世子爺你,為了周家掙了個一門雙爵位。」夏暁歪在軟榻上,眯著眼看沐浴在陽光下的清雋男人,「你再聯姻一個家底深厚的貴女,陛下會不會有其他想法?」

    世子爺眸色一變,閃過一瞬間犀利之色。

    「哦?」他本只當夏暁在糾纏些小女人家的事兒,她這話一出,就正色了起來,「這些話誰跟你說的?」

    「什麼誰跟我說的?」

    夏暁歪著頭,貓兒似得眼睛亮得像星辰,「曾有聖人言,『屁股決定腦子』,我覺得說得太對了。不管昔日何種情誼,人心易變是常理。登頂萬人之上后,心難道永遠不會隨龍椅而變嗎?」

    「慎言!」

    狹長的眸子慢慢眯起來,世子爺教訓她:「還有,不準口吐粗俗之語!」

    夏暁聳聳肩:「你難道沒考慮過?」

    他當然考慮過,若不然也不會慢慢疏離京城的權勢中心。世子爺的心跳得非常快,他盯著縮在榻上像只狡猾的狐狸一樣的女人,有些意外,更多的是驚喜:「說了這麼多,不過是不想爺娶妻罷了……」

    夏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真會抓重點!

    「你不覺得,我的身份最合適嗎?」

    夏暁指了指自己鼻子,半點不掩飾地說,「一個靠蔭蔽起家根基淺薄的二等郡公之女,以色侍人的迷惑男子的狐媚子。」

    話一落地,世子爺的眼裡頓時染了笑意。

    有這麼說自己的嗎!

    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夏暁,不過世子爺還真認真思索了起來。

    早在錦州之時,姜嬤嬤便提過夏暁之事。世子爺彼時已經琢磨著以意外身死為名,除了夏暁的妾身份,屆時再下聘重娶。不過夏暁的話讓周斯年心中有了思量,或許周家鬧些個笑話出來,會更穩妥些。

    百年周家的根系太深名聲太好,即便如今蕭衍不介意,不保證將來不會。

    不過這事兒還真不好跟夏暁說明白,世子爺沉吟道:「你且先跟爺回京,不會送你進國公府,你先去西府住著。」

    這話什麼意思?是說通了嗎?

    夏暁死死盯著周斯年的臉看,看不出到底說通了他沒有。

    蕭衍還未做出不信任之舉,但為人臣子的從來都伴君如伴虎,未雨綢繆總是要做得到位。世子爺琢磨了夏暁的話,有幾分道理。

    確實,周家的份量以及在漠北的勢力,廢帝恨不得拔出,蕭衍就未必不在意。

    看了眼手邊的信件,手指點了點,世子爺又寫了一份信飛回京城。

    蕭衍收到信時,歪在扶手上哈哈大笑。

    周斯年啊周斯年,枉你心黑手毒,怎麼就這麼栽死在女人手上?前一個蕭媛折騰十幾年,后一個夏暁,京城都懶得回。

    笑半天,他還笑不夠,又特意去鍾粹宮去尋了夏花,把這件事當笑話說給她聽。夏花一聽夏暁又懷孕了,喜得又要流眼淚。

    蕭衍心一抽,黑臉唬她:「不準哭!還懷著孩子呢,哭什麼哭!」

    夏花半個月前被個不知事的秀女頂撞,氣得昏倒。當場叫了太醫過來,一摸脈兩個月身孕。這是實際意義上,迄今為止他的頭一個孩子。喜得蕭衍這連月來,上朝都沒怎麼發過怒。

    然後就落了這麼個毛病,見不得夏花流眼淚。

    夏花拭了拭眼角,輕聲細語:「妾也是太高興,妹妹那傻丫頭過得苦,多子多福多虧了老天爺保佑。」

    蕭衍心想,苦什麼啊,周斯年把你那妹妹當眼珠子護著呢!

    別人不知道,他是最清楚不過了。當初發動政變之前,周斯年暗中給那妾什麼保命的路都安排妥當了。就這還苦呢?

    「你莫要操心別人,」蕭衍記得御醫囑咐了她身子弱,「先把自己顧好了!」

    「那長寧侯一行什麼時候回京?」夏花懷了孕就更想念家人,「若是能與暁兒見上一面,妾心裡也歡喜。」

    「這怕是要等得久了,」蕭衍皺起了眉頭,「聽周斯年的意思,他們怕是要滯留幾個月才回。」凝目想了想,「若是相見娘家人,叫鍾卿家娘子進宮來陪陪你。」

    京城肅清之後,蕭衍便力排眾議直將鍾敏學提升為大理寺少卿。

    一個為官不過一年的寒門子弟,一躍成為有實權的正四品。

    此舉一出,自然是有太多人不服。不過蕭衍跟蕭戰不同,他決定的事兒,就是三朝元老以死直諫都逼不回他收回成命。結果鍾敏學上任只后,只用了三個月,就叫暗中叫嚷之人閉嘴了。

    能力卓絕,手段老辣,完全不比混跡官場十多年的官油子差。

    「就這麼定了,叫鍾卿家娘子進宮陪你幾日。」蕭衍拍了拍夏花的肩,說道。

    之後,陪著她用了午膳才走。

    次日下午,夏暁又懷上了的消息不脛而走。

    定國公府抱著永宴的閔氏又怒又喜,恨不得周斯年就站在她跟前,叫他爹好好抽一頓板子解氣。

    這叫個什麼事兒?人找到了作甚不遞個消息回府?

    閔氏這時也顧不上想,為何夏暁會在千里之外。揣著手就在院子里團團轉,指使下人們趕緊從庫里搬好東西。她張羅著送些物品過去,省得回京路上太苦,苦著肚子里她未出世的孫女!

    不得不說是母子,閔氏也想要漂亮小孫女。

    國公下朝剛踏進院子就看見閔氏破天荒沒抱著永宴,在熱火朝天地說著什麼,好奇地問了一句。

    等問明白什麼事兒,他眉頭就皺起來。

    「怎地那夏氏在徽州?懷了幾個月?」就算那日太亂走丟了,也不至於丟這麼遠吧?「現如今是真跟在周斯年那小子身邊?」

    他這麼一說,閔氏發熱的腦子靜下來。

    「孩子是我們周家的,宮裡遞來的話。」閔氏臉色有些不好看,「不過隔這麼遠,真真假假還真說不清楚……」

    正當這時候,得了消息的陳氏拄著手杖過來。

    「我看那夏氏就不是個安分的,狐媚的很,」她一邊走一邊哼道,「離了府中幾個月,人還沒看到就又懷上了,哪有這麼好的事!」

    閔氏素來愛屋及烏,為著兩個金孫開口便辯駁了一句:「母親這是說得哪裡話?那夏氏的相貌是天生父母養得,您莫要這麼說。」

    「你是心善,看誰都是個好的!」

    陳氏被媳婦頂撞了有些不高興,咕噥道:「我這一輩子吃的鹽比你吃的飯多,哪裡有我會看人?」

    老太太這麼說,閔氏自然不好接茬。

    想了想,她道:「若是不放心……這樣吧,媳婦也很久沒出過京城了,這就去徽州走一趟。」

    所以當閔氏的人出現在夏家,夏暁傻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