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05第一百零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05第一百零五章字體大小: A+
     

    回程的路走了十多天,侍劍不敢將馬車趕快,拖了幾天。

    到了慶陽府是傍晚,進了巷子,侍墨跟侍劍發生了點眉眼官司。最後,侍劍直接將馬車趕去了夏家門口。世子爺買的院子在斜對面,但如今跟夏主子都和好了,肯定不樂意自己一個人住。

    果然下了馬車,世子爺臉上沒有半點不適之色,很自然就扶著夏暁下來。

    侍墨奇了:……這廝鐵定是裝傻的!

    夏老漢正抱著他胖金外孫在外放風,小糯米糰子長得快,一個月變一個樣。現在更是漂亮得像個小仙童,鄰里鄉親門有時候碰巧見著,稀罕得不得了。

    遠遠看見了有馬車在門口,夏老漢眯著眼連忙回來:「這是誰來了?」

    「是我,爹。」夏暁從馬車後面冒頭。

    夏老漢一看幺女回來,驚喜不已。

    立即沖院子里喊話:「老婆子,暁兒回來了!快叫孫婆子做飯!」喊完話轉頭問夏暁,「沒吃呢吧?先進屋歇歇,一會兒就好。」

    夏暁將近兩個月沒見著兒子了,有點擔心他認不得她。

    圍在夏老漢身邊轉,沒想到博藝自己先伸了胖胳膊要抱抱。夏暁先是一驚,心口的一股暖流涌了上來。為人母的感情很難理解,但夏暁這一刻十分感動,抱起小博藝就猛地親了他一口。

    世子爺跟夏老漢打招呼,不是正經岳父,但這次他卻行了晚輩禮。

    夏老漢心裡一驚,有點不知所措。往旁邊瞥了眼自家閨女,沒想明白出去了一趟這周世子怎麼謙遜了起來?

    小博藝還認得他娘親,被夏暁親了幾下就咯咯地笑起來。他年紀小,一笑手腳喜歡亂動,才動了兩下,世子爺臉就變了。

    幾步走過去,將大兒子抱走。

    周斯年走之前日日來抱兒子,父子倆親近過,小博藝覺得他熟悉。小鼻子嗅了兩下就在他懷裡安穩了。

    夏暁看他草木皆兵的,有些好笑又有些暖。

    ……周斯年這個人真的很彆扭啊!

    用了晚膳已經夜裡,周斯年施施然漱口,沒有要走的意思。

    夏老漢的心氣兒有些不順,他還記恨著先前的事兒,總覺得不能這麼便宜就放過了。夏老太卻不管,對世子爺是滿心歡迎的。

    夏老漢還要說話,被小老太太一個掐給掐沒了。

    夏老太只覺得老頭子是人越老越糊塗了,就這事兒還有什麼可計較的?人這一輩子不就活那麼長日頭?吃得苦吃了,受的罪業已受了,非較真兒不放,不是給自己找罪受?且她就覺得,這周世子對她幺女不只那點子情分!

    有了夏老太堅持,於是,世子爺就這麼在夏家住下了。

    次日一早,夏家兩老聽說了夏暁又懷上之事,又驚又喜。

    夏老漢這回再沒反對了,既然兩人又有了孩子,他再從中作梗就真是老糊塗了。夏老太喜得面色發紅,連連念叨阿彌托福,佛祖保佑。還是她家暁兒有福氣!

    老一輩人看來,多子多孫就是福氣。

    夏老太私心裡覺得孩子就是女人立足的根本,一個姓氏傳承的擔當。她家暁兒帶肚子就三個了,因此對著周斯年底氣又硬了許多。就是將來再有個什麼,周家也不能輕看了她的幺女。三個漂亮的孩子,不論在誰家都是大功一件!

    這般情況下,夏家兩老是認下周斯年這個人了。

    ……

    夏家的客房其實不少,世子爺沒去,就住夏暁的屋子。

    不過夏家的屋舍與周家是不能比的,沒有雕欄畫棟,夜裡燈火也不太明亮。夏暁的屋子雖乾淨,一數用具也不破舊,但在姜嬤嬤看來卻還是簡陋了些。不過世子爺沒說話,她不會自作主張。

    不過他沒有說什麼,不代表他不會做什麼。

    世子爺的潔癖,是無處不在的。

    從他住進來不到兩天,屋裡的洗漱用具換成了他常用的。衣櫃里本來就只有夏暁跟博藝的衣裳,現如今一大半是他的。窗邊夏暁常發獃的軟榻,也被換成了可看書習字的書桌。屋子裡甚至熏起了他喜歡的香……

    夏暁才發現,默不吭聲地就被他侵佔了大部分空間。

    謙謙公子的周斯年骨子裡一直有種悄無聲息的霸道,對上夏暁,他毫不掩飾。

    夏暁:……可要點臉吧。

    正在作畫的世子爺抬眸,冷眼看她挑了眉,有何不對?

    然後當日下午,十分理直氣壯地在夏暁的屋裡按了個書架。並將自己此行所帶的書籍擺了進去,毫不心虛的理直氣壯。

    夏暁:「……」

    ……

    案子結案了,世子爺在慶陽府的日子便清閑了起來。

    旁人不曉得他身份,上門邀請做客的沒有,世子爺日日過得很寧靜。他這人性子也喜靜,很享受這種無需算計的日子,愜意無比。

    這一晃兒,就過了五天。

    再過兩日是八月十五,中秋節,安靜的慶陽府起了喧囂。

    大康這節日各地有些不同,在徽州這地兒,反倒有些像七夕。

    慶陽府的房子更不同,還摻合了花燈節的節目,這日就是閨閣中的少女們也可以自由上街遊玩。城內在這天沒有宵禁,徹夜聚市。官府會掛出滿街道的紅燈籠,紅彤彤的,熱鬧非凡。

    夏暁來古代這幾年,日子太平淡,如今對節慶日的盼望度是越來越高。

    這日入夜,夏家一家子都要上街。

    太久沒好好陪陪博藝,夏暁琢磨著跟她兒子穿了特意叫綉娘做的母子裝。世子爺在一旁冷眼看著,默默氣了。

    都備了這麼多,作甚不備著他的?!

    然而他沉默了半天沒說一句話,夏暁卻沒事人一樣根本沒發現他生氣了。世子爺一氣未平一氣又起,心裡暗罵夏暁是個榆木腦袋!

    夏暁不知道,就是知道了怕也沒話說。畢竟是他自己從來都寡言少語的,沒人發現怪得了誰?

    臨出門前,世子爺看了眼月牙白的狩衣,默默換了個跟兩人顏色相近的常服。

    ……

    才將將用罷飯,外面街市就開始了。

    鑼鼓喧天,吟唱送晚,外面燈籠一起頓時亮如白晝。小博藝不喜生人的習性跟他爹一個樣兒,除了夏家人,連姜嬤嬤都沒辦法抱他。夏暁想自己抱著,但世子爺不許她抱,單手夾在了自己臂彎。

    不得不說,這一家子相貌太顯眼。

    夏暁還好些,她身材嬌小,走在路上被擋著看不分明。世子爺身高腿長,高出了眾人一截,鶴立雞群地立在人群中,出塵的氣質委實引人矚目。

    慶陽府這日,少男少女若是看上心儀之人,是可以大膽表明心跡的。

    沒一會兒,姜嬤嬤就發現,男主子跟女主子的手上被塞了一堆的花。可憐她們家小主子那麼漂亮一張小臉蛋,跟沒人看見似得。

    夏暁看著菊.花有點哭笑不得,即便過了這幾年,她對菊|花的感官還是怪怪的。

    慶陽府的西南邊有個月亮湖,節慶日熱鬧總聚在那一處。而這日的夜市就設在那處的湖邊,幾人穿過街區往那邊去,黑壓壓的一片人,人頭攢動。

    侍劍侍墨兩邊護著,生怕有人不長眼撞了夏暁。

    世子爺也很警戒,半張著臂膀將夏暁隔離人群。但他吸引爛桃花的體質很驚人,總有欲語還羞的姑娘家路過他,不是丟了帕子就是崴腳,花樣都沒個新樣的。投來的含情脈脈目光,看著也很讓人上火就是了。

    周斯年煩不勝煩,恰好兩人站的位置在牆角,燈火只照亮了一半。他與夏暁換了個方向,將自己隱在了陰影里。

    不可否認,夏暁就是喜歡他這一點。

    看了一會兒熱鬧,小博藝看到攤子上擺著的小零嘴,啊啊地要。世子爺疼兒子,叫侍劍去買,一行人就站在牆角等。

    然而,夏暁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看見熟面孔。

    就那個在幽州非要贈她花燈的公子哥兒,叫什麼她忘了,就是做派記憶猶新。此時他一身文雅打扮,正搖著摺扇四處搭訕。

    搭著搭著,莫名其妙地又到了夏暁身邊。

    「姑娘如此面善,小生莫不是見過?」齊佐拱了拱手,斯文又鄭重道,「哦,小生想起了,你我曾在夢中相見……」

    夏暁:「……」

    世子爺一聲冷哼,隱在陰影里的身軀走了出來。

    齊佐一看周斯年,溫文爾雅的笑容直接裂掉。世子爺耳力深厚,聽到他低低地咒了一句,說隔兩年才好難得又遇上個絕色的,他娘的又嫁人了!

    然後,悻悻地轉頭走了。

    周斯年盯著他的背影,眼眸眯了起來:喀什王的七兒子,為何又出現在大康?

    ……

    案子了解,沒住幾日,京城的來信就送至了周斯年手中。

    蕭衍招他回去。

    世子爺瞥了眼床上睡著的一大一小,將信件又塞回了信封。他才想起來,這些日子的融洽他都忘了,夏暁這邊還沒有明確同意隨他回京,至今都沒有!

    想到此,世子爺的心口又不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