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03第一百零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03第一百零三章字體大小: A+
     

    宋英敢說,於安卻不敢。

    姓夏的那女人這次會出事全賴他於府出得紕漏事兒,但鑄錯之事卻不是於家人本意。上去承認是比被揪出來好,但於安十分猶豫,他沒那個勇氣直面長寧侯的怒火。

    宋英瞧他這副模樣,只當他還想保住那個表妹,氣都不想生了。直接甩開了於安的牽扯,徑自去院子那邊看看。

    護衛還在門口處攔著不讓進,將將老大夫出來,她立即上前問裡頭出了何事。

    老大夫看了眼宋英,擺擺手,別人家事他不方便說。

    「大夫你直說便是,」宋英知道夏暁一身血被抱回來,心想好不容易有個合脾氣的伴兒,她是真的憂心,「傷得可重?可有哪裡不好?」她就怕夏暁傷了臉,夏暁不是正頭夫人,若傷了臉她可得內疚一輩子……

    「沒,人沒傷著。」

    老大夫活得年歲長,眼力也是有的,見宋英是真心詢問人家情況並非要攀扯的樣子。想了想,稍稍跟她說了句,「就是嚇著了,肚子月份淺,差點沒了……」

    宋英的臉刷地就白了,天,傷著孩子了!

    「大夫,你看看她可需要些貴重藥材?」

    宋英自己流過產,心中最忌諱這個,急忙拉住老大夫的胳膊,說:「我家中正好有好些珍貴藥材,你說說看,指不定我拿得出來!」

    老大夫被她拉的一趔趄,連連擺手:「別別別,孩子還在,叫她好好靜養著就是!好端端的沒得亂吃藥反傷著了,是葯三分毒!」

    孩子還在就好了!

    「你也莫打聽了,」老大夫說,「人在睡著,你進去也沒用。」

    說罷,背著要向晃悠著走了。

    宋英知道夏暁人沒事,很是鬆了口氣。不過轉瞬想傷到了子嗣,長寧侯怕是更不會善了了。不過這樣也好,她倒要看看,於安還要怎麼情深義重!

    於安從宋英離開就坐立難安,這一看她回來就立即迎上去。

    「可見到人了?」於安轉寰過來,面上凝重的狠,「長寧侯什麼情態?」

    宋英瞥了他一眼,不想說話。

    於安心裡著急,扯著宋英的袖子就把人往一旁拉,不悅道:「你莫要在這個時候置氣!都這個份上了,還吃什麼味兒?你就不憂心長寧侯因這事兒記恨了於家?」

    早想到長寧侯會記恨於家,你又作甚把什麼都告訴吳玲玲?!

    宋英說不出話,只覺得於安怎地這麼會強詞奪理:「我吃味兒?於安,若不是暁兒替我受過,我一身血被帶回來,你又當如何想?」她心寒的不得了,「是不是只要我人還活著,你就還想護著那毒婦?」

    吳玲玲做出這事兒,於安也沒想到。

    畢竟這表妹是一塊兒長大的,於安先前只當她是嫁人後日子過得太苦才一時糊塗。現如今才對她的心狠有了認知。他自不願在宋英跟前承認是自己的錯,冷著臉斥責宋英莫要因小失大。

    「那你當如何?」宋英不與他分辨,只問他,「人都抓了帶過來,長寧侯怕是什麼都弄清楚了。你當如何?」

    「去承認,」雖沒有勇氣,於安卻並非不會權衡,「當眾認了這是誤會。」

    ……

    世子爺冷著臉過來之時,於安首先從台階上下去截住了人。

    「侯爺,此事皆因於家之事所起,」於安還未開口,宋英先道,「您若是要怪罪,我於家定當承擔。」

    於安背後的冷汗又在冒,雖說覺得宋英這話說得太滿,可這個時候也不能反駁,只能認下她出口的這話。

    世子爺有些詫異,沒成想這於家的宋氏還是個有擔當的。內眷之事不便與眾人紛說,偏廳那幫人還得打發回去:「先上去,此事稍後再說。」

    世子爺的身影一出現在偏廳,人立即就圍上來。

    一個個都是口舌伶俐之輩,變著花樣地表示關切之意。周斯年聽得心煩,夏暁的事兒他最是不願被人掛在嘴邊說,態度十分冷淡。

    侍劍適時上前表示了感謝,硬梆梆地直說今日不便會客。

    此話一出,旁人也意識到急功近利令人反感了。

    他們自是知道今日上門不妥,但錦州刺史之位可還沒定下來,想著這位爺在聖上面前說話可是舉足輕重的。加之都知曉長寧侯不日便要離開錦州,這不一聽說有個事就趕緊來冒個頭。

    羅丕笑容訕訕的:「是我等打擾了,如夫人沒事就好。」

    這些人中他說話分量最重,他張口了立即有人接話:「是呢是呢,想來侯爺事務繁忙,那我等就先告辭了。」

    世子爺點了點頭,瞥著侍劍:「侍劍,送客。」

    周斯年態度擺得這樣鮮明,再留下去,就要惹人家怒了。官員們夫人們心中窘然又尷尬,立即站起身一一上前道告辭。

    人一走,侍墨將吳玲玲拎過來丟到地上。

    吳玲玲眼睛都哭腫了,一見到於安,立即就要撲過來:「表哥!表哥你救救我!這人不明不白地就將我抓過來,你快救救我呀!」

    於安被她突然喊話驚得一抖,倉促地瞄了眼上首周斯年,立即別過臉去不應聲。

    侍墨單膝跪下,嗓音天生有種冷兵器的銳利感:「主子,夏主子被人劫持就是這婦人指使,這些是證據,請主子過目。」

    他話一出,吳玲玲急了:「你這奴才胡說八道!我何時指使人劫持你家主子?我與夏氏無冤無仇,作甚要做出此等喪心病狂之事?!你莫要亂污衊人,」說著,她轉個方向跪倒世子爺跟前,「大人你千萬別信他!」

    還未聽見上首之人說話,她跪坐在地上,抬起翦水眸搖搖欲墜的看向周斯年。

    世子爺端坐在那兒,眸色漆黑,幽沉沉地盯著她。

    她這一抬眸就驚了,耳郭臉頰迅速紅透。

    一旁的宋英看得分明,心中被她這做派噁心得不行,吳玲玲這女人真是賤人,生死攸關的時刻還要在男子面前造作一番。當即冷冷一笑,上前道:「你是沒膽子動到貴人頭上,那些人是你招來對付我的吧?」

    宋英本身不是個好欺辱的性子,為了於安才忍了這些年,如今她不想忍了!

    於安嚇了一跳,趕忙看周斯年的臉色。世子爺的視線恰巧跟他對上,於安心裡頭一抖,也開口道:「玲玲,你真叫我失望!」

    世子爺沒說話,翻看著侍墨遞上來的東西,周家的下人都有記錄的習慣。

    吳玲玲的手段在周斯年這裡是不能看的,粗糙又經不起查證。

    雖說此次之事不是針對夏暁,但他的女人是真正受了害的。世子爺冷冷地瞥了眼於安,銳利的目光直叫他無所適從:「於大人這般內闈不修,本侯實難再信任你的能力。今日這事,交由官府處理吧。」

    此話一出,於安大驚,當即站出來:「侯爺!」

    周斯年這話的未盡之意,於安自然聽得明白。先前周斯年將宜城之事交由他暫管,他約摸也猜到了自己怕是得了青眼要上位。可今日,周斯年竟然說再難信他能力?這是要改了主意?

    萬萬不可!

    「侯爺,吳氏之事是下官失察,」於安盯著吳玲玲,眼神要射出利刃來,「下官此次定會嚴懲不貸,請侯爺息怒!」

    世子爺的反應很冷淡,周身的冷凝氣勢是誰也能感受得到的。

    吳玲玲大驚,她表哥這話什麼意思?不救她反要置她於死地的意思?!

    「表哥!!」

    吳玲玲臉上的那點子薄紅褪盡了,她不可置信地看向於安,「就算找了劫匪的人是我,可他們抓錯了人又不能怪到我頭上!這件事都是宋英的錯,若不是她,我怎麼會弄錯人!!」

    於安怎麼能不管她?她當逃犯他還偷偷給她置了院子,這才找幾個人嚇嚇宋英就要她死?瘋了嗎!

    於安看也不看她一眼,一眼不錯地看著上首之人:「侯爺,下官於公務上的能力,下官自認尚足以值得稱讚,內闈之事是下官照看不周,此次之後,下官定會……」

    「那是你的事,」世子爺掀起眼帘道,森然的眸子黑漆漆一片,「侍墨,將這女子送官。侍劍,送客吧!」

    於安被他這眼神看得心中一悚,張了張口,再說不出辯解的話。

    他遠遠沒想過,會因為對吳玲玲的一時心軟,斷送了自己的晉陞之路。頓時心裡涼得如揣了冰,嗖嗖地冒著冷氣。

    宋英看他面如土色,冷冷一笑:活該!

    宜城典獄司不用侍墨特意打招呼,自覺地將吳玲玲安排進了重犯牢房。旁的事兒不用他交代,看守牢獄的獄卒們自己有眼色。

    被斷了青雲路的於安悔不當初,還特意去獄中呵斥了吳玲玲。

    他這態度一表明,本就『照顧』吳玲玲的獄卒更是上了心。一夜下來,直叫吳玲玲受盡了人間苦楚。偏生她又貪生怕死不敢自盡,都哭不出眼淚來還巴巴地想活下去。

    夏暁睡了一夜好多了,就是接連幾日不說話。

    世子爺心氣兒不順,對著日日上門的於安,多年的涵養都維持不住。於安這時候到顯得十分執著硬氣。不過因著他的做派,世子爺一行人滯留的這幾日,他怒起來可將宜城的官員們嚇唬得恨上了於安。

    夏暁其實已經回神了,之前她幾日的不適之感消退下去,漸漸也恢復了生氣。老實說,她倒不是怕什麼,畢竟見過。她只是吃驚於自己的狠辣,滿手的血和腦漿,讓她一時轉寰不過來。

    不過倒是宋英,做了件事轟動了整個宜城。

    幾日前,她向於安提出和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