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01第一百零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01第一百零一章字體大小: A+
     

    「明日離錦州,今早夏主子跟於夫人約了東市小聚,突然衝出來一夥兒歹人,」姜嬤嬤跟在世子爺身側,飛快地解釋事情始末,「馬車被歹人搶了,夏主子的人還在車上,被一起帶走了!」

    「侍劍人呢?沒跟著?」他不是告誡過出門一定要帶護衛?夏暁那女人又拿他的話當耳旁風,「人追上去了沒有?」

    世子爺飛快地走過去,搶過暗衛的馬:「往什麼方向走的!」

    「北面!」姜嬤嬤跌跌撞撞的,「於夫人回去叫人,應該追過去了。」

    「青三去府衙領人,姜嬤嬤立即回去召集侍墨侍劍過來,」馬韁一扯,駿馬揚蹄嘶鳴,世子爺的人與馬飛快地消失在巷子盡頭,「要儘快!」

    ……

    夏暁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一群烏合之眾給劫持了?

    馬車停在了一個林子里,四周荒無人煙。

    一共六個人,都是壯年男子。

    或蹲或站的,臉沒蒙,身上穿著短打,背脊佝僂。或痴肥或瘦成麻桿,腳步虛浮,一看就是混跡市井的二流子地痞。幾人顯然是沒做過綁架這種事,夏暁坐在馬車裡,幾人連綁住她的意思都沒有。

    夏暁不信去逛個街,劫匪就剛好劫到她身上:「……誰派你們來的?」

    「老實呆著!」

    看她動了下,馬車外的人立即緊張起來。

    他們這麼一緊張,夏暁更確信了自己的猜測,這群人就是當地的地痞流氓。

    王大柱哥幾個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跟仙女下凡似得。一個個搓著手站在馬車外面,有點不敢碰夏暁的樣子,「實話告訴你,只要你這娘們兒老老實實從了哥幾個,老子保證留你一條命!」

    夏暁心中一凜,劫色比劫財難辦多了。

    馬車的帘子被扯掉了,幾人是立在馬車外面緊緊盯著夏暁看。

    夏暁縮在軟榻上,一雙大眼兒警惕地看著車窗車門,生怕他們不留神就衝上來。

    眼波轉動間,不自覺光華流轉。這天生的風情叫望而卻步的幾個地痞頓時露出了淫|邪的目光。

    赤|裸的打量,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夏暁默默摸到懷裡的匕首,心弦綳了起來:「誰指使你們來的?付了多少銀兩?只要你們放我走在,我回去后給你們兩倍!」

    她的聲音清甜,在寂靜無聲的林子里響起撩人心扉。

    幾人又不自覺地靠近了馬車,逼得夏暁渾身的弦都綳直了起來。她後背濕了一片,兩隻眼睛亮得像獵食的貓。雙拳難敵四手的道理她最懂。

    對面六個成年男子,她只會點三腳貓,硬拼是不明智的。

    於是放軟了聲音:「幾位好漢,小女子在此發誓。說了給你們的銀兩就一定會給,只要你們放了我,銀兩自會雙手奉上。」

    然而夏暁這話沒人理會,反而眼睛更放肆地在她身上流連。

    「利誘?」一個兩撇小鬍子的瘸腿一瘸一拐地過來,對她的說辭嗤之以鼻,「小娘皮這小嘴兒挺會說呀?」

    「這是把我們當傻子了吧?」

    回去還能要到銀子?怕是要他們的命還差不多!

    「哼!」小鬍子打量著夏暁的穿著,冷哼道,「哥幾個就是在這裡弄死了你,你那車上的財物一樣得給我們!」

    說著,手猛地一扯車窗帘子,唰一下就拽下來。

    夏暁嚇得一悚,閉了嘴,連忙握緊了懷中的匕首。

    一個臉上覆著大片紅斑的瘦子臉出現在車窗里,他舔著起皮的嘴角,笑得眉毛鼻子都皺成了一團,十分猥瑣:「哎喲大柱哥狗爺!今兒個咱兄弟是撿到大便宜了,這小娘們的臉蛋、身段,麗春院的花魁都比不了!」

    他插了一句話,立即有人應聲。

    「可不是!」

    五短身材的禿頭踮著腳才將將巴上來,衣裳下擺頂出了一個包,「誰先來?大柱哥,是小弟先抓到的馬車,要不先給小弟嘗嘗?」

    小鬍子見幾人精蟲上腦,氣得跺腳:「一個個的蠢貨!蠢材!見著女人走就不動道兒!」

    可他的話沒人聽,盯著夏暁口水都流下來。

    「去去去,你是大哥我是大哥?」

    王大柱也顧不上聽小鬍子說話,眼巴巴看著下凡的仙女,只覺得能睡一晚要他命都行。

    他一腳將禿子踹倒在地,趕蒼蠅一樣要把圍在馬車邊上的人全都趕走,「都給我邊兒去,這娘們我先嘗嘗!」

    幾人不服氣,但挨了幾拳都老實了。

    夏暁被噁心的說不出話,但一個人比一群人要好對付,聽罷心裡稍稍鬆了口氣。

    眼看著其他五個人退出了一丈之外,夏暁的眼睛幽光一閃。

    「車上的財物自然是給你們的,」不死心,她盯著往車上爬的王大柱鍥而不捨:「劫匪大哥,小女子家中上有老下有下,是決計不能丟了性命的。你不若說,你們要多少銀兩才放過我?」

    「想要保住小命就好好服侍本大爺!」

    王大柱一聽這話,就知道這小娘皮怕死。嘿嘿一笑,齜出一口黃牙:「你服侍的本大爺高興了,本大爺等銀子到手了就放了你。」

    「究竟是誰要小女子的命?」

    夏暁一臉害怕的往車廂里縮,皺著臉像要哭的模樣,「小女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誰要害我啊……」

    王大柱慢慢往馬車裡挪,褲子那一塊都鼓出來了。

    漆黑的手都要摸到夏暁的臉上:「你們富貴人家什麼雞鳴狗盜的事兒老子可答不上來,小娘子啊,你要是哭丑了,老子可下手不會輕了~」

    感受到粗糙的手捏到臉上,夏暁更往軟榻裡頭縮。

    這眼紅紅的可憐模樣,王大柱哪裡還忍得住?嘿嘿笑著就撲了上來。

    夏暁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他的嘴,一手抽出匕首刺進了他胸口。

    王大柱雙眼當即一凸,還沒來得及叫喚,夏暁拔出匕首又立即割了他的氣管。

    鮮紅的血猛地噴了她一臉的時候,夏暁整個人都在發抖。

    她這時候特別冷靜,好像靈魂與肉身分離,靈魂卻飄出了肉體,冷靜地看著下面的自己費力地將王大柱藏到了軟榻下面。她甚至,貓到了馬車邊緣,等著下一個人上鉤。

    果然一會兒那小鬍子覺得不對勁,怎麼一點兒聲音都沒有?

    他瞪了一眼罵他急色鬼的紅斑臉,一瘸一拐地走過來。

    夏暁知道殺了一個就肯定藏不住,所以不等那瘸腿的爬上馬車,她探出馬車就朝這人的頭刺了一刀。

    小鬍子剛發出一點聲音,人就倒了下去。

    這麼一下子立即驚動了另外四個人,幾人快步跑了過來。入眼就是夏暁殺神似得一頭一臉血的模樣,一時間駭得手腳都麻了。

    夏暁的瞳孔縮了一下,趁幾人發獃,沖最近的瘦子又刺了一刀。

    瘦子捂著胸口猙獰地大叫,傷口泉眼一樣地往外冒血:「都愣著做什麼!這小娘皮就一個人,快弄死她啊!」

    說罷,就跌到在地上。

    被他這一喊,令剩下的三個人回神,立即向夏暁撲過來。

    夏暁把住了車門,冒一個就刺一刀。

    她動作快,位置又高,刺下去,血噴一臉,然後再刺,又是一身血。原本只為了自保才動手,到後面就忘了底下人毫無反手之力。就這樣不停地刺,把馬車下的三個壯年男人刺得滿臉血……

    ……

    世子爺追過來的時候,夏暁手裡的匕首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紅殷殷的全是血。

    他飛身過來迅速解決掉幾人,轉身卻見夏暁拿著匕首飛身向他刺了過來。

    「夏暁!」

    世子爺迅速撤開,抬眸一看,夏暁靈動的大眼睛此時空洞洞一片。

    她木木地盯著周斯年,機械地揮著匕首。世子爺眉頭打了結,上去就打掉了匕首,然後一把將人抱在懷裡。

    夏暁的裙子上大片的血跡,死潔癖的世子爺此時也沒在意臟,只覺得心口之處透心涼。

    壞事了,她嚇壞了……

    「是我,暁兒,爺來了……」

    他這話一出,夏暁的掙扎就停了。

    周斯年懊惱的要命,素來沉穩的手有些抖。

    他抱住夏暁,這一身血的模樣,要檢查她身上有沒有傷口。上下仔細檢查后,老天保佑,人沒傷著。

    盯著懷裡的人兒,了無生氣,世子爺的心跳越來越慢。於是抱著人飛身上馬,瘋了似得往城中趕。

    必須馬上看大夫!

    衝到了城內,顧不上城內不能駕馬,駿馬在街道上飛馳而過。到達別院更是沒下馬,直接從別院的大門沖了進去。

    一路橫衝直撞,直到正屋門口才停下。

    「姜嬤嬤備水!馬上備水!」

    周斯年抱著夏暁大步流星地踏入屋內,急急地大聲道,「侍劍,去請大夫來!」

    夏暁如今滿眼的紅,滿腦子都是血。

    她之前殺過刺客,但那時候有周斯年在,為了保護他她並沒覺得有多害怕。可像今日這般只有她一個人手上拿著武器,屠殺一般殺人,戳得血色腦漿四濺,夏暁從骨子裡感受到了恐懼。

    怎麼辦,她殺人了……

    世子爺看她連手腳冰涼,心裡又怒又心疼,急得火氣全冒上來。姜嬤嬤要碰夏暁,被他一巴掌打掉:「你莫管了,爺自會幫她收拾乾淨!要麼去準備衣裳,要麼去前頭看看大夫來了沒有!」

    姜嬤嬤自覺自己失職,主子爺怒了,她只能壓下心急退出去。

    水已經備好,世子爺緊緊抱著夏暁,輕聲地問她:「爺幫你洗漱,你乖乖聽話可好?」

    夏暁沒說話也沒反應,腦子裡重複她一匕首刺進小鬍子腦子的畫面,腦漿濺起撲在她臉上,比火星子還要燙人……

    世子爺只能抱起人,去了后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