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99第九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99第九十九章字體大小: A+
     

    老大夫立在一邊,嬌羞地捂著老臉:「哎喲,小年輕還要不要救命?不著急的話,老朽先喝上一杯茶?」剛才被人拎著后領子提留過來,他脖子都勒疼了,「慌慌張張的,連口水都沒喝上。」

    侍劍腦門都是汗,進門一口氣都未喘勻。

    將老大夫拎進了門他就默默立在一邊盯著床榻,儘管面無表情,卻能叫人一眼看出他的心焦。

    夏暁看見大夫人頓時一喜,連忙拍掉世子爺的手起身讓開:「大夫你快看看!」

    抓著夏暁的手背被拍得一麻,世子爺抬起眼,目光幽幽的鎖定了夏暁。

    沒得到肯定的回答,他心中憋了一口氣。世子爺盯著夏暁,快要合上的眼睛此時奇異地發出犀利的光彩。老大夫老眼昏花的,邊撫著鬍子邊搖晃地走上前,阻斷了他目光:「身子何處不適?說說看。」

    世子爺索性閉了閉眼,重重喘息了起來。

    老大夫背著藥箱子走得慢悠悠的,夏暁急得不行,「大夫,你快點進來看看吶!」正是要命的時候,誰還有空聽你玩笑?她上前一步,扯過老大夫的藥箱把人往床邊推:「你看他嘴唇都黑了!快點!」

    大夫眯著老眼上前,周斯年的臉色已經青得了。

    當即肅下臉,眉頭一皺湊過來:「誤食了什麼還是怎麼?胳膊伸出來,我看看!」

    夏暁連忙將周斯年的胳膊抓過來,解釋說是被兵器割傷,刀上塗了毒|葯。老大夫聽罷心中一凜,抓起他的胳膊便號起了脈。

    傷口不深,顏色看著頗為可怖。

    號了半天脈,老大夫沒開口說一句,眉頭越皺越緊。

    夏暁被他這表情嚇得不輕,心怎麼也靜不下來,圍在大夫身後轉:「大夫,可要先清晰傷口?」雖說電視里用嘴去吸的法子不靠譜,但處理傷口總該是要的吧,「你要不要開個清毒的葯,這由外入體的,是不是得先清毒?」

    老大夫瞥了她一眼,起身去寫方子:「耽擱的時辰太久了,不過叫人去熬個清毒的葯吧,聊勝於無。」

    世子爺的眸光極力纏在夏暁身上,意識已漸漸模糊,瞳孔漸漸闊散了開。只能模糊地看見夏暁纖細的身影再晃,連大夫說的什麼也聽不清。

    夏暁拿了藥方就遞給侍劍,叫他去抓藥來。

    侍劍不敢耽擱,飛身衝出去。

    姜嬤嬤熬好了綠豆水來,煮好了便端過來,還冒著熱氣。

    顧不上其他,夏暁端起還有些燙的綠豆水就要去給世子爺灌下去。恰好這時候別院下人爺送來了牛奶。夏暁在綠豆水跟牛奶之間猶豫了瞬,換了牛奶。

    唇色發黑,也許是金屬中毒。

    夏暁是憑著一點現代人的直覺做的決定,將一大碗的牛奶給世子爺端過去。老大夫沒攔她,一眨不眨地看她的動作。不過世子爺卻已經半昏過去,喂不進去。沒辦法,只能口對口喂。

    世子爺的牙關閉得很緊,夏暁費了些勁才撬開。

    周斯年從未遇到過這樣危急的時候,姜嬤嬤侍劍都有些慌神,此時夏暁表現的冷靜,好歹是安定了些人心。

    無論如何,世子爺不能出事!

    好在夏暁的直覺敏銳,過了一會兒,世子爺緊皺的眉頭鬆弛了點。

    屋內人具是鬆了口氣,賭對了。

    老大夫覺得驚訝,起身去摸了周斯年的脈,果真比方才好些。

    他立即想問夏暁為何,不過屋裡還有一群人焦心便歇了這心思。等侍劍的葯抓了煎好還有好久一會兒,老大夫見周斯年的呼吸困難,有喘不過氣的跡象。開藥箱,準備給針灸施救。

    「準備烈酒,紗布,熱水,」他頭也不回,吩咐道,「還有方才那女娃子你上前來,幫我解了他衣裳。」

    姜嬤嬤立即下去辦,夏暁也過來幫忙。

    ……

    汲汲忙忙了一天一夜,世子爺的脈象終於穩定了,人卻並未有清醒的癥狀。

    老大夫累得不輕,收手時,腳下都打著顫:「只要人醒來,再喝上幾貼解毒散,便不會有事了。」

    夏暁連忙連聲底感謝,命侍劍一定好生將大夫送回去。

    人走後,夏暁伏在床頭,眼底一片青黑。

    姜嬤嬤看她這憔悴模樣,將吊了一夜的雞湯放到她手邊,囑咐她快喝點。轉身去了隔壁,將耳房的床榻給收拾出來:「夏主子,你快去歇歇吧,這裡有奴婢跟侍劍看著,出不了事。」

    一屋子的藥味兒,夏暁開了點窗戶散味兒:「沒事,我還行。」

    「就在隔壁,不遠。主子您去眯一會兒,」姜嬤嬤嘆了口氣,「爺身子不便,許是還要您來主事,可別累壞了身子。」

    夏暁心想侍墨回來也在這幾天,不知周斯年醒不醒得來。

    看了眼床榻,他的呼吸已經平穩了。素來沉靜強勢的男人此時蒼白地躺在床上,露出了柔弱之態,夏暁捏了捏他修長的手指,心情很複雜。

    頓了頓,她點了頭:「若有什麼事兒,立即叫我。」

    青一趕回來,世子爺還在昏迷中。

    壽縣那邊的鑄鐵坊,已經確證了有鑄私幣的事實,且青一還查到了關鍵人物。不過他們是私下查證的,並未驚動這些人。此時正需要錦州官府出具搜查令和逮捕令,抓一個措手不及。

    「夏主子,爺何時能醒來?」

    侍墨還在壽縣盯著,事不宜遲,儘早為好!

    消瘦的青年不出聲時,氣息消薄得幾乎叫人注意不到。夏暁對青一不熟悉,但看侍劍態度熟赧且隱隱以他為首的做派,便知這人是周斯年暗中的心腹:「要誰出具才有用?宜城太守董大人,還是羅司馬?」

    孫長芝被革職查辦,錦州正經的主事人沒了,職責便難分了。按理說,壽縣是隸屬錦州的郡縣,可宜城又是錦州的州府,到底誰才最具權威……夏暁沒搞明白。

    「不必,」青一搖頭,沉聲道:「只要爺的手令便可。」

    夏暁皺眉沉吟片刻,謹慎道:「你且先等等,我去看看。」她不清楚事情始末,不能貿貿然做主,「最遲明日,若爺沒醒,我給你答覆。」

    青一單膝跪地:「是。」

    夏暁擺擺手,眉頭皺的打結。

    周斯年公務上之事,她從來沒關心過。但如今他深陷昏迷,很多事無法開展。夏暁考慮了片刻,叫侍劍將案牘都搬過來。

    錦州刺史孫長芝一案,所涉資料卷宗周斯年都整理得十分清晰。夏暁不是個純粹的后宅女子,這般照著他的思路看下去,立即意識到事態的嚴重。稍有不慎就要丟命,怪不得前些時候周斯年去哪兒都將她帶著。

    不可否認,夏暁心中觸動,周斯年比她預料得更在乎她的安危。

    次日,世子爺未醒,夏暁用世子爺的印章發了一封手令。

    青一去駐兵營調了一支隊伍,連夜抓了董文遠。他的動作十分突然,董家大亂,小楊氏立即要逃,不過還未出府便被官兵拿下。董家吵嚷哭喊鬧了一整夜,動靜太大,宜城人心惶惶。

    轉而,青一又快馬加鞭奔去壽縣的幾個據點。

    風向一吹,氣氛一夜之間緊繃了起來。

    侍劍自此之後守在周斯年和夏暁身邊,寸步不離。夏暁當日便去信給宋英,讓她派來人保護。宋英正愁無處感念夏暁,立即應允。她花了大價錢,請了頂級的賞金刺客來護衛別院。

    然而夏暁的心一直不安定,總覺得這樣還是不太保險。

    當日夜裡,她睡到一半,突發奇想地叫人將周斯年搬去了西廂的下人房。自己一併過去,命一暗衛裝成周斯年躺在正屋。

    果然,她的預感應驗了。

    三更天時,正房那邊刀劍聲便半夜突然划空而過。然後便是劇烈的打鬥聲響,尖叫聲,驚動了整間別院。睡得不安穩的夏暁驚醒了,冷汗浸透了背脊。她小心地擁著周斯年,心口怦怦跳,半點不敢往外張望。

    打鬥直至三更天才銷聲。

    期間,若非夏暁請了宋英的人幫忙,別院怕是會一個活口不留。侍劍看著滿地的屍首,只覺得驚險無比。

    收拾完,天色已經亮了。

    等侍劍一身血地過來請他們回正屋,夏暁才手軟腳軟地鬆了口氣:「那邊都收拾乾淨了?傷亡如何?」

    侍劍此時看著夏暁的眼神尤其得複雜,頭一次見到直覺這般神準的人。

    「回主子話,」侍劍單膝跪地,有史以來第一回這般鄭重地給夏暁跪下,「院子已經肅清乾淨,屋子裡用具也換過,您且與爺過去正屋歇息。」

    「這樣啊,那好吧……」

    「對了,叫姜嬤嬤備水,」鬆弛下來才感覺背後滑膩膩的,夏暁長長的吁出了一口氣,「唉呀……可嚇死我了。」

    侍劍彎了彎嘴角,立即應是。

    他人走後,夏暁晃了晃昏沉的頭,清醒了些。低頭的時候,發現不知何時清醒了的世子爺睜開了眼。此時正一眨不眨地盯著她看,眼底閃著耀眼的光。

    「……你何時醒的?」

    世子爺眼裡暗芒一閃,頓了頓,道:「……剛剛。」

    夏暁:「……哦。」

    沒能叫這人直面她的英勇睿智,突然心塞……

    世子爺將她的失望納入眼底,嘴角翹了翹,眼底的光芒越來越耀眼。淡淡挑著眼角,他的聲音里有著長時間未開口的黯啞。

    他說:「夏暁,你還未曾回答爺,你愛慕我嗎?」

    只想翻白眼的夏暁:「……」

    ……真是服了!這人怎麼這麼執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