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96第九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96第九十六章字體大小: A+
     

    前院之事,下人們知道分寸半點沒敢傳到男賓那邊。宋英趕過去,那男人的怒氣還未下去,見著主事之人過來,張口就問她要人。

    「於大人莫不是見色起意,扣了玲玲的人不放?」

    男人是個讀書人,即便氣急敗壞也不曾破口大罵,「自打今年玲玲進了你們府,小生就不曾再見過一面,這位夫人,還請你們將玲玲還給小生!」

    這就好玩了!

    宋英有些玩味,指了一個小廝道:「去,將老爺請來。」這事兒她可不好管,交給於安親自操心比較好,「表姑娘的事兒本夫人做不了住,這位公子你且稍候片刻,等我家老爺來了再作分辨。」

    那書生見宋英好說話,並未有野蠻驅逐之舉,便冷哼一聲去一旁座位上坐下等。

    片刻后,於安匆匆趕來,臉上怒意難掩。

    玲玲素來單純,莫不是有人惡意設計:「怎麼回事兒?哪裡來的人?」他一進門便厲聲呵斥,「什麼人都放進來,府中養你們是幹什麼吃的!」

    下人們沒成想他竟會發這麼大火氣,頓時跪了一地。

    宋英原還看熱鬧,此時冷下臉:「老爺還是聽了人家怎麼說再訓斥吧!」她一指旁邊白白凈凈的書生,道,「這位公子找上門,質問本夫人是否因表妹貌美,老爺見色起意扣留了人,正叫我們將人交還與他呢。」

    「老爺您來的正好,」宋英一副不插手的模樣,與於安心裡猜想完全不同,「表妹之事我一個外人也不好管,您處理吧。」

    於安有些訕訕,有人在也不好說什麼,轉頭將怒火對上那書生。

    「你是何人?怎地來我府上胡鬧!」

    那書生心裡正覺得不齒,見於安盛氣凌人,頓時說話便沒了謙和態度:「小生姓林,家住滄州輝縣,此時來此尋心儀女子回家。」

    滄州輝縣,吳玲玲夫家所在之地。林書生這話,等於在說吳玲玲與他有私情。

    「一派胡言!」

    於安這哪裡能忍,喝道,「玲玲為人素來規矩清正,她對妹婿也情深意重。爾等宵小之輩,竟膽敢敗壞她的名聲!」

    於安這態度,在林書生眼裡就是妄圖霸佔吳玲玲的鐵證。當即也顧不得其它,面紅脖子粗地著惱了:「於大人你這話是何意?小生不是那等地痞無賴,玲玲一直對小生頗有照顧,小生應了娶她之諾,此行自然是來娶她的!」

    書生生的斯文端正,此時也言之鑿鑿,不像作假。

    於安氣得直喘氣:「你有何證據?」

    那書生立即從袖子里掏出一疊子信件,半分不讓道:「這是玲玲寫於小生的信件,小生字字句句均都屬實。於大人你莫要找借口,玲玲也曾說過你對她頗為愛重,但您家中既然已有嬌妻,就將玲玲交還於小生!」

    書生這話一出,於安滿面通紅,也不知氣得還是羞得。

    他半天說不出話,抓過那些個信件仔細看,確實是吳玲玲的筆跡。

    不僅筆跡是,就連說話口吻也是。吳玲玲在信中字字訴說心意,句句道盡情腸。這番變故,實在的一個巴掌響亮地打在了於安的臉上。什麼對妹婿情深意重,什麼性子單純規矩,都像個笑話。

    宋英諷刺地看著他面上青了又白,心想事兒還沒完呢!

    這不,林書生的事兒還沒掰扯明白,又有下人匆匆跑來尋宋英。那人似乎沒注意到有旁人在,張口就說牡丹園那位出事兒了。

    宋英忙道:「帶我去看看。」

    於安臉上也是一變,順手將信件揣到了懷中。也不理會那書生,轉身快步跟上。

    林書生不明所以,怎麼突然就走了?

    玲玲之事還沒給個交代呢!

    他模模糊糊聽到下人交頭接耳說表姑娘什麼的,頓時心中一凜。此時也顧不得合不合禮,抬腳便跟了上去。

    吳玲玲鬧得事兒挺大,不僅驚動了女客,也驚動了男賓那邊。

    宋英於安才走到水榭外,那處便圍了一群人,不巧的是都是錦州的貴重夫人。夫人們看著兩人走過來,雖沒說話,那眼神著實微妙。於安心中隱隱有些不妙,快步穿過人群,就看到梨花帶雨跪坐在地的吳玲玲。

    一進門,他整個人都傻了。

    吳玲玲衣衫半褪,垂眸慌慌張張地遮掩著胸口,白皙的面頰上酡紅一片。她身後是同樣神色慌張的宜城太守董文遠,他身上的衣裳都解了,半敞著的領口有明顯的點點紅印,嘴角還沾著胭脂。

    用腳趾頭想,也知兩人發生了何事。

    「發生了何事?」這是宋英今天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她站在門外沒有踏進去:「怎地表妹又哭上了?」

    那厭煩的語氣,明明白白告知在場的人這狀況不是頭一次。

    誰家都有點事兒,在座的夫人就沒有傻的,宋英的態度擺出來,哪兒還看不出兩人之間的官司。住在宜城的人家,各家什麼情況彼此都有耳聞。這嫁出去的吳玲玲怎麼又回了於家,說沒點情況都沒人相信。

    這下好了,好大一處戲!

    事不關己,夫人們看得興緻勃勃。

    吳玲玲這回著實倒霉,直犯到了小楊氏的頭上。董文遠可是她費了大氣力從大楊氏手中搶過來的,吳玲玲插了這一腳,就是在動她的命。

    若非有人攔住,小楊氏恨不得衝上去抓花了吳玲玲的臉。

    「不,不是這樣的……」

    董文遠已經被人扶出去了。

    吳玲玲跪在地上哭著搖頭,淚水盈滿雙眸,「定是有人害我!表哥,我好好兒的在此悼念亡夫,不知怎地就……定是有人害我!」

    說罷,她雙眼狠狠瞪著宋英,就差明言是宋英害她。

    表哥生辰之日她卻悼念亡夫?

    這話說得委實可笑!

    不過此時也沒人注意這個,只見她的手邊還擺著一架琴,桌上也放著兩杯新茶。又令於家生辰宴未開酒也未開始喝,吳玲玲與董文遠兩人具是神色清明的,水榭里更是一個貼身伺候的下人也不曾留。一看就是事先作的準備。

    這般狡辯,是打量誰沒眼力呢?

    說句難聽的,男女之事若非你情我願,自會鬧出動靜。又怎地會一聲不吭在此親熱,直至被人撞破了才叫屈?

    眾人看著哭泣的吳玲玲,眼底具是鄙夷之色。

    若是外門沒有林書生那一出,於安聽她這般說或許還會信她。只是這般袖子里還揣著她寫給旁人的情真意切的書信,這邊又是這般狀況,此時看著吳玲玲,於安的眼裡儘是失望之色。

    「玲玲,你……」

    畢竟青梅竹馬,於安說不出太絕情的話:「……你還有何話說?」

    吳玲玲有些沒反應過來,她明明接到表哥的手信在此地等候,怎地就不明不白與旁人親熱上了?還恰巧被人抓個正著?

    惶惶然四處看,正好瞥見了立在門邊的夏暁。她想起來,方才正是這個女人領的頭!

    她認得夏暁的臉,那日衝進宋英院子她看到過,吳玲玲瞬間反應過來。纖細的手指指著門口的宋英叫道:「表哥,定是宋英!是她,一定是她啊!」

    可她叫囂了半天,於安沒有動,卻拿古怪的眼神看著她。

    從未在於安的臉上見過如此神色的吳玲玲慌了,她的表哥素來是站在她一邊的,心中一急頓時原形畢露:「她嫉妒我受你愛護,是她設計我!」

    宋英沒說話,如往日一樣半句話都不辯解。

    她甚至沒有進來落進下石,只是轉頭跟夫人們連連道歉。宋英表現的十分大方,一邊引著人將夫人們帶出水榭,一邊吩咐了牡丹園的人來替吳玲玲收拾。

    她的這幅做派與往日無數次一樣,這般兩相一對比,於安只覺得心中複雜。

    往日面對吳玲玲的指責,宋英不說話他便以為是默認。如今看著宋英行事,他忽然感念宋英的識大體,遇事顧全大局。

    宋英人都走遠了,吳玲玲卻還在哭訴。

    「你莫要吵了!」

    於安臉上陰沉,表妹傷了他心還是小事,這回鬧一次鬧得整個錦州都知道,他於家的臉面算是丟盡了!

    他不願聽,吳玲玲卻非要他聽。

    這種事最不能放,過了時辰就不能挽回了!

    「表哥,表哥你聽我說,我平日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又何曾會認得董大人?」

    吳玲玲頗有些急智,此時口齒清晰的,完全不復平日里說一句嘆三下的模樣,「且方才領頭的是宋英的朋友,她怎麼旁的地方不去,偏偏來了水榭?還一下子領了這麼多人過來?」

    「你說誰?」於安額頭突突地跳。

    他願意聽,吳玲玲立即如抓到最後一根稻草般急切道:「就那個最貌美的!什麼京城高官的如夫人!我上回見過她,在宋英的院子里……」

    於安瞬間意會,但宋英宴客那日他都不曾事先知曉,吳玲玲怎地這麼清楚?

    「你為何去宋英的院子?」平時都聽吳玲玲說宋英上門去欺辱她,於安還不曾聽說吳玲玲主動去過宋英的院子。

    「我……」吳玲玲喉嚨一窒,答不上來,「表哥你也知道那女人,她跟宋英好,就是她幫宋英領人過來……」

    「那是長寧侯府的女眷,才相識不過半個月,宋英有那本事指使她?」於安不想聽她攀扯,乾脆一指才抱著乾淨衣裳過來的王婆子問:「你來說。」

    王婆子好似沒明白髮生什麼事兒,慌慌張張的:「啊?」

    頂著於安與吳玲玲兩人的視線,她搓了搓手,艱難道,「主子在夫人院子里有相熟之人,夫人有什麼動靜,主子都會知道一二……」

    吳玲玲眼瞬間一凸。

    她轉過頭來,臉色大變:「你住口!」

    王婆子此話一出,於安的臉頓時變得十分難看。

    王婆子是吳玲玲的奶娘,打從吳玲玲出生便伺候在她身邊,是伺候了她半輩子的人。再怎麼樣也不會為了宋英撒謊……

    「她胡說八道!表哥,她一定被人收買了!」

    吳玲玲沒想到自來給她出謀劃策的奶嬤嬤會突然捅她一刀,此時勉強穩住的陣腳又全亂了。

    正準備辯解,就聽王婆子接下來的話叫於安臉黑得徹底,「那日去夫人的院子,是主子叨念說自己手腳冰涼,身子不太爽利,問夫人討要西郊的溫泉莊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