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95第九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95第九十五章字體大小: A+
     

    既然周斯年都說了可以來往,夏暁便放下心與宋英相交。

    因著碰巧被撞見府中之事,裡子都在夏暁面前攤了開,宋英尷尬不已的同時也有了個可以說心裡話的人。之後,她索性放開矜持,隔了幾日又將夏暁請了去。她實在太苦了,沒人訴說,都要憋出病來。

    夏暁到於府之時,宋英已然洗漱了,只是兩隻眼睛腫著看得出哭過。

    她掩了掩臉,僵硬地扯了嘴角笑:「暁兒你說我這人是不是不頂用?堂堂一個正頭夫人,一個投奔而來的表妹都料理不清楚。」

    夏暁連忙說怎麼會,快步走過去她對面坐下,低聲安慰了兩句。

    宋英搖了搖頭,整個人萎靡不振。

    於府的表妹又出幺蛾子,上次的溫泉莊子一事未果,她這次又折騰出『宋英容不下她孤寡一人,處處打壓她』之事。這回宋英倒是辯解了,不過於安不信任她,覺得她說什麼都是在狡辯。

    「暁兒,他現在心都偏到那人身上去了,」宋英將屋內的下人都揮退下去,捉住夏暁的手說,「是不是只要那姓吳的哭一哭,就錯都在我?」

    她是個要強的性子,當面對峙之時做不來哭訴之事,只在背後抹眼淚:「她姓吳的就那麼柔弱?我大點聲兒就嚇壞了?」

    她眉眼生的英氣,看得出是個很硬氣的女子,這般抹起眼淚來十分的戳人心。

    夏暁在一旁看著,心裡免不了也有些戚戚然。

    按理說,她不是身在事中,實在不該對旁人家的家務事發表什麼意見。可宋英這樣子,委實有些可憐,夏暁忍不住側影之心。

    她心想反正姜嬤嬤不在,她自個兒也不是個規矩之人,乾脆也別守什麼規矩了。宋英這般,她能幫就幫上一把。

    「阿英,你這般與我不見外,我也端腔拿調,」夏暁輕輕拍了拍宋英後背,「我就問你,你對這姓吳的表妹到底是個什麼心思?」上次聽宋英的說辭,似乎對於吳玲玲她還留了情面。

    「什麼心思?」

    宋英臉上閃過狠戾之色,再沒了猶豫:「不瞞你說,先前想差了,是我糊塗。」

    她本是存了好心,念在吳玲玲年紀輕輕守了寡確實可憐,處處忍讓於她。想著她與於安兩人之間並未有過不當之舉,自己便大度些,不予理會。可吳玲玲如今的一舉一動,哪裡是把於安當表兄弟!

    「由著她再這麼挑撥下去,我怕是要給她讓位了!」宋英冷笑,「她自個兒一點廉恥不顧,我還跟她客氣什麼?」

    夏暁心裡唏噓,君子遇上小人,要臉之人哪裡斗得過不要臉?

    「今日請你來,是想請你幫個忙當見證。」

    宋英能憑一己之力管住萬貫的家財,自然不是個好欺負的,「我就想叫於安親眼看看,她吳玲玲到底是個什麼貨色!」

    「你有何打算?」

    「這時候我也不方便說,」有些怕夏暁不信她人品般,宋英苦笑,「我只能跟你交底,手段怕是不太磊落。」

    夏暁點了點頭,一點不反感就接受了。笑話,跟小人講什麼磊落?

    宋英有些詫異她這反應,回神后,又覺得有些暖心。

    笑了笑,宋英又覺得諷刺。才相識不到一月的友人信任她,同床共枕了八年的相公卻不信,真不知說是於安不好,還是她自己太失敗。

    「過幾日是我老爺生辰,不知可否說動長寧侯過來飲一杯酒?」宋英勾著嘴角,目光有些森然:「先前我顧忌府中名聲,他們自己都不顧忌府中名聲,那我又何必費心思遮掩?」

    夏暁懂了她的意思,這是真傷了心了。

    「也是多虧你點醒,」宋英有些不好意思,枉她自詡聰慧,卻在自己的事情上一葉障目了,「若不然我還得由著她……」

    夏暁擺擺手,直說哪裡哪裡,自己不過旁觀者清。

    「我們爺那邊,你且等我回去問問。」

    周斯年最近正忙孫長芝的案子忙得不可開交,不一定撥出空閑。但夏暁覺得,於安的生辰少不得宴請錦州的官員,周斯年正在查這些人,去不去,還真說不準。

    回去之後,夏暁便跟周斯年提了這事兒。

    世子爺無可無不可,夏暁提了他便點了頭,左右順便去問些事兒。

    夏暁得了準話,指使了個下人去給宋英說。

    世子爺忍不住扶額,對別人家事兒這麼上心,自己相公的事兒卻不聞不問,腦瓜里成天不知在想什麼。他又想起夏暁先前有的出其不意的舉動,不放心地囑咐一句,「你熱心可以,莫要過了界。」

    夏暁點點頭:「我有分寸的。」

    世子爺沒說話,幽幽地看著夏暁心卻想,你什麼事兒干不出來啊?你還有分寸!

    於安生辰當日,夏暁隨周斯年坐一輛馬車出得門。

    世子爺的馬車一到於府,於安親自出來迎。

    周斯年的身份錦州的官員都心中有數,於安見到他時頗有些受寵若驚。能把這位邀請過來,儘管於安此時對宋英頗有些嫌隙,也不得不認可宋英是個賢內助。

    夏暁隨後下了馬車,於安上次在她面前失了禮,對上她有些不自在。不過夏暁沒有上前,就遠遠地立在馬車邊上沖他點了點頭,算是見了禮。

    她這般態度,於安的臉上自在了些。

    「侯爺撥冗前來,下官不勝感激。」

    侍墨立即送上賀禮,世子爺笑了笑:「於大人生辰,不必多禮了。」

    世子爺卜一出現在門口,暗中就有諸多窺探的視線。他生的頎長挺拔,渾身一股子清貴出塵的氣質,俊美到十分引人注目。於府門口好些夫人看見他,心裡暗暗讚嘆不已。這人怎地就生的這般好看!

    於安接過賀禮,遞給身後的管家:「侯爺,快請裡面請!」

    說罷,轉身引世子爺進府。

    夏暁是女客,宋英特意遣了貼身丫鬟過來請。夏暁看了眼那丫鬟,轉頭跟周斯年說了一聲便提前進了內院。

    內院邀了不少女客,夏暁被丫鬟直接引到宋英的院子。穿過月牙門過來,撞見好些姑娘家在賞花說笑,夏暁心想宋英這次宴會辦得挺盛大的。

    阿英真是下了決心了!

    夏暁沒注意,她走過,留下了一路竊竊私語。

    此次來錦州,洗塵宴一過,好些閨閣姑娘都聽聞了她的大名。據說京城貴人特特帶在身邊的如夫人,寵得跟什麼似得。

    百聞不如一見,果真一副招蜂引蝶的妖媚相貌。

    宋英的院子坐著的都是錦州身份比較重的夫人,好些上次就見過,此次看到夏暁依舊客客氣氣的。宜城太守家的小楊氏也在,她好似被家中囑咐過,此次對夏暁的態度十分謙讓。

    宋英笑著與夫人們敘話,半點看不出前幾日的暮氣沉沉。

    夏暁過來,她立即起身相迎。

    正頭夫人們見狀面上有些微妙,她們雖然對夏暁客氣,心中卻並不是太看得起她妾的身份。宋英這般殷勤地迎接,在她們眼裡看著就有些鄙夷。心想商賈出身的女子,眼界到底差了。

    此時離開宴還早,女客們敘了一會兒話便各自起身出去轉。

    夏暁上次過來做客,時機不當便未曾久留,此次便跟隨夫人們一起去外間轉悠。宋英心裡存了事兒,人一走便落下臉來。

    「牡丹園那邊安排好了嗎?」宋英問悄摸過來的婆子。

    那婆子正是吳玲玲的奶娘,王婆子。

    說起來也諷刺,主子貪,身邊伺候的下人也不遑多讓。宋英別的不多就是錢財多,她想對付吳玲玲,指甲縫裡隨便漏點東西就能將吳玲玲身邊人籠絡得死死的。

    王婆子拍了胸脯保證:「夫人您請放心,老婆子都安排妥當了。」

    宋英盯著她,眼裡閃過一絲狠戾,「你且記住,這些事就算敲斷了你的骨頭也不能攀扯到本夫人身上,否則你外頭那爛賭的兒子……」

    王婆子打了個寒蟬,連連點頭:「老婆子曉得。」

    「那便自去吧。」

    ……

    於府的花園,打理的十分精緻。

    於安為官,院子修建是有規制的,總得來說,自是比定國公府差一個檔次。但院子的景緻不在規模,而在細處。這裡頭隨處可見的花草,夏暁本沒覺得怎麼,卻時不時聽有人發出驚嘆。

    夏暁對花草沒研究,也就是跟風看。

    夫人們一邊逛園子一邊低低咋舌。具都說這樣子的院子以於家的財力是修不出來的,宋英怕是填進去不少嫁妝。

    古代可不比現代,女方出銀兩替夫家修繕院子,那真是姿態放的很低。夏暁搖了搖頭,有點替宋英委屈了。

    正當這時,月牙門那邊傳來了吵鬧聲。動靜不小,引得在場的夫人都看了過去。夏暁也轉頭,只見好幾個下人被攔在那兒,面色匆匆的,急吼吼地說要見夫人。

    宋英聽見動靜從門內出來,眉頭蹙著,只問是什麼事兒。

    幾人都是外院伺候的,尋常不怎麼進內院。其中一個婆子急得滿頭大喊,扒著月牙門攔人的婆子胳膊便大嗓門嚷嚷了開。直說表姑娘在夫家的相好尋上門來,此時正在門房那兒鬧呢,叫宋英趕緊去看看。

    宋英面上詫異一閃,轉瞬換了一臉急切:「先別慌,本夫人這就去。」

    真好笑,她都還沒動手,吳玲玲倒是自己招惹上事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